救命天使(3)

為救人花甲老太幾走遍全縣的山山水水

原題:身背真相資料的花甲老太
蓮子

天使來救人 斑斕滿星天(印象圖像取自: NASA )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 ,

我是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今年六十八歲了,認識的字不多,好多字都不會寫,但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九九年七二零前我聽師父的話,學好法提高心性,為正法修煉奠定了基礎;零四年前我和同修們一起證實大法,反迫害,講清真相;零五年後我傳《九評共產黨》,講法輪大法真相救眾生,兌現師父賦予我的偉大的歷史使命。十三年風雨艱難的修煉歷程中有驚無險,隨師父一直走到了今天。

兌現救人使命,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我們地區是一個山區,不足三十萬人口,大部分分布在鄉村,講真相比較困難。我就利用自己的有利條件,首先在親朋好友中講真相、勸三退(退出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這個範圍講完後,就在親戚朋友所在地的鄉村講。三年多來,我除了在本縣講真相外,還到有親友的外地的三個縣講真相,發資料。本縣的鄉鎮我去過三分之二,聽我講真相的世人中,有八千多人明白了真相或退出邪黨組織。

《九評共產黨》出來以後,我一直在做著講真相勸三退,無論外出還是在家裡我只要有機會就從不會落下一個有緣人,不論遠近,不管天氣好壞,不怕吃苦,心裡裝的是眾生。只有一念,那就是我要盡我所能的去救度眾生。

一次我去鄰縣找已經多年互不聯繫的姨娘家,結果到那裡一看不是這個地方,我又坐車到另一個村,還是找不到。我想我來講真相連人也找不到,天黑了今天住哪裡啊。於是我在心裡求師父,果然有個過路人告訴我的姨娘家的住址。我到了那裡,碰到了一個表現比較邪惡的人,我就發正念解體他背後操控的邪惡生命與因素,然後再講真相,最後他全家四口人都退出了邪黨組織。

還有一次我到離縣城不遠的一個村辦事,遇到熟人,是過去在法院工作的一個幹部,還有一個在公安局上班的人。我給他們講法輪大法教人做好人,祛病健身還被迫害,講共產黨成立以來運動不斷,八千多萬人被其整死害死,講現在天要滅中共,災禍連連不斷,只有退出邪黨組織才能保命保平安,他們明白真相後主動退出了邪黨。

看了師父的經文《志不退》我悟到救人不能停,一定要抓緊時間救人啊,於是又到本縣的某鄉親友家退了好多人,回來的路上沒趕上班車只好住在了另一個親友家。真是師父安排,當晚又退了六、七個人。我悟到講真相一是心正、心靜,盡量抑制自己的人心;二是有難處多發正念,求師父加持,師父慈悲不落下一個有緣人,作為弟子也不應該放過任何一個講真相救人的機會。

二零零六年九月份,我兒子突然亡故了,當時年僅三十九歲。兒子的死對我打擊太大了,有一個多月我沒有出去講真相。在兒子剛過世三十五天的時候我再也坐不住了,就要出去救人。孩子們都不讓我去,有的同修也勸我不要太急,怕我心態不好講不好。我想兒子死了不能復活,可那麼多的眾生得趕緊去救,我怎麼能執著於情中脫不出來而耽誤了救人的大事呢?我毅然帶上大包小包的資料坐上公共汽車去了鄰縣的親戚家。在那裡我呆了十八天,把幾個親戚家所在的村子都講了,共帶回了四百多人的三退名單。後來我也時常想念兒子,心裡特別難受,但想到救人的緊迫,我就努力逐漸把這個情放下,抓緊時間一次次的去救人。我悟到:我是來救度眾生的,無論有多麼艱難也得兌現自己的誓約。雖然我修得不太好,還有好多人心在,特別是對兒女情還沒有徹底放下。但一想到世間的什麼事也比不了救度眾生這件事大的時候,就一下清醒了。我是師父的弟子,不能辜負了師父的慈悲苦度,只有完成了救人的使命才算真正的做到了沒有辜負師父。

我講真相一般都是一個人去,住在親友家比較方便,在那裡勸三退,晚上出去到周邊沒有親友的村子發真相資料。到外縣有時要帶幾十斤重的資料,下了車後還要走好幾里地的路,對我這個六、七十歲的老太太也不是易事。可我一想到是去救人,渾身就有使不完的勁兒,我知道這是師父慈悲加持弟子。一次我帶一大包資料去外縣,下了班車就打了個車,一路上那個司機老盯著我的包,我就發正念,最後終於安全到了目的地。後來為了安全,我再去親友家就讓我女婿開車送我去。到親友家也有很多考驗心性的地方。比如有的親友對大法不認同,有的怕受牽連,表面上不好意思拒絕就給我臉色看,其中有很多鬧心、受委屈的事。對此我從不計較,因為我只抱一念,只要為了法為了救度眾生,什麼委屈我都能受,什麼苦我都能吃。

用正念解體邪惡對救度眾生的干擾

在救度世人中,我也遇到過很多邪惡的干擾,對此我就發正念和運用師父賦予我的神通去清除干擾、解體邪惡。一天我到同修家學法切磋,發現後面有警車跟著,後來又開到我前邊停在那裡。我就發出強大的正念,清除另外空間操控警察和警車的邪惡,讓警車壞在那裡。果然那車真的壞了,街上五、六個人幫著推車。我又一想,警車不走影響我去同修家,我又發正念讓警車快離開,沒幾分鐘那車又發動著開走了。又一天我在街上發傳單,見一個婦女一直在後邊盯著我,我就想如果她不走我就把她定在那裡。剛想完就見她真的像電視裡演的那樣一動不動的站在那兒了。我發完傳單見她還站那不動,就拐了個彎離開後想了一下「解」。

我體會到修煉中只要正念正行,按照師父的要求和大法弟子的標準去做,真修實修走正,不帶有人的認識,任何邪惡都不敢靠近你,不敢動你,也不敢考驗你。因為你的心正,師父的法身和正神都會保護你。每次遇到邪惡干擾時,我就一遍遍默念「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請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和「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的維護法」(《大法堅不可摧》)。心想大法弟子的意志堅定不可動搖,任何邪惡的表現都嚇不倒我,師父就在我身邊,誰也不敢動我。我悟到:常常想師父就在我身邊,這本身就是正念。就會立即讓我正念十足。幾年來無論邪惡的迫害如何瘋狂,我講真相救人就沒停下來過,也沒有受到干擾和迫害,因為師父就在我身邊,加持我正念,賜予我智慧,時刻保護著我。我要更加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啊!

奧運會開始前,本地區好多同修被邪惡監視、看管起來,有的還被劫持到鎮裡或單位非法辦班。我聽到這些消息後發出一念:這是舊勢力的安排,我不能承認,我要解體它。兒子回來說:「如果有人來要身份證,你就給了他們,不然的話就要把我們給弄走了。」我當時就想:舊勢力的安排我不承認,身份證也不能給它們。老伴說來要的話就給吧,我說你的也不能給它們。我每天堅持發正念,邪惡因素被解體了,整個奧運期間沒有一個人上門找我,我該幹什麼還幹什麼,沒有受到干擾。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能被舊勢力的安排牽制,也不能被常人的心牽制,時刻用法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儘管我還有修的不足的地方,但我會按照新宇宙的標準要求自己,歸正自己。對於舊勢力安排的一切迫害干擾因素我就全部否定、解體。

我雖然快到古稀之年了,但我不承認自己老了,在法中我就是永遠年輕的。在正法修煉的最後最關鍵時刻,我會抓緊時間更好的做好三件事,完成師尊賦予我救度眾生的偉大歷史使命,向恩師交一份滿意的答卷!

--轉自正見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師父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證實大法,改變家庭修煉環境;面對面給世人講真相勸三退。
  • 大法給了我智慧,給了我行醫的真正本領,這不是靠我醫術解決的問題,而是靠大法法力幫助我救人。常人得病都是有因由的,有些病,用醫術是無法治好的;有些病,即使能治好,也會給病人帶來很多痛苦。我深深體會到,師父讓我得到大法,就是要我在自身的環境中救人。行醫本是救人,但治表不治根;只有大法,才能真正救人。
  • …裏面的犯人讚揚的笑著說:你這老婆婆被提審回來還笑瞇瞇的,我們要是被提審嚇得兩腿發抖。我就趁機給他們講真相。他們說回家也要學法輪功。
  • (shown)在殘酷的迫害中,我走過了常人無法承受的歲月,正信正念中時時都顯神跡。常人是絕對承受不了連續長達半個多月日夜不睡覺的摧殘,在折磨中我看來還白裏透紅…神看護的人是不同於常人的,正信正念中神跡隨時顯現。
  • (shown)2011年10月9日,韓國佛學會在首爾的果川市民會館舉辦了二零一一年韓國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來自韓國各地的大法弟子相聚在這裡,分享了十位大法弟子感人的修煉心得。當天,整個會場寧靜祥和,充滿了慈悲的能量,甚至會場外面的松樹上也盛開了三千年才一開的優曇婆羅花,像是鼓勵大法弟子們勇猛精進,完成好史前大願。…蔡先生是今年三月剛得法的新學員,他是大學教授,博覽群書,但是,第一次在網上看《轉法輪》就被深深的吸引,用了十多個小時,一氣讀完了整本書。他說,用一句話形容就是震撼,有種一生尋尋覓覓,如今終於找到了的感覺。…來自首爾的樸先生交流了他利用自己開出租車的工作環境講真相的經歷,在講真相過程中,他雖然認識到「有分別心不是慈悲」…
  • 有一對年輕夫婦推著嬰兒車徑直向法輪功學員走來,諾雅女士一上來就說:「我們等了很久,想要學煉法輪功!我們是在網上發現法輪功的,你們能教我們煉功嗎?我們最少有五個人想學煉。從二零一零年十一月開始至今,芬蘭法輪功修煉者越來越多,他們在修煉後感覺很好,就又帶來親朋好友學煉。每一次煉功結束後,他們都感到身體很舒服,有的還能感到很強的能量場。
  • 修煉十餘年,名、利、情依然還這麼強烈,想想都慚愧啊!就在我向內找後,奇蹟出現了…我不僅體會到向內找的美妙,也更加深深體悟到師父說的一段法:「常人不知道「相由心生」的這一層意思,其實就是自己的因素改變了自己的環境。修自己、向內找,這些話我說的都特別明白、特別清楚了,(笑)可是沒有多少人能夠重視這件事。就包括大法弟子做的事都是這個情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 我是一位具有高職稱的演員,修煉法輪大法已有十四年了,大法給予我的是脫胎換骨……修煉前,自己的專輯在全國發行,觀眾的反饋也很好,在同行中也算小有名氣。然而人生無常,就在我的事業如日中天之時,我被確診為「聲帶兩面小結」,手術後更是唱不了了…如果說身體上的變化是奇蹟,那我心靈上的變化就是翻天覆地。通過學法我知道了「返本歸真」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明白了今後怎樣做一個好人,做一個無私無我的修煉人,我的身心等於是被大法淨化後重新復活。
  • (shown)一九九六年中秋,我四十六歲,找了師父四十年,終於得法了。修煉十五年來,經歷了人間天上無數魔難,我用全部生命「助師正法」,期盼師父多一些欣慰。我發願苦修。我要修到無形。無形的境界是很高的,要修到那,一定要做很多事情,有非常巨大的威德。…差不多第二次出勞教所的時候,我修到了無形的境界,師父把我演化成一朵很大的蓮花。在勞教所三年,我不但在這個空間過關,同時在另外空間做很多很多事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