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陷牢籠不辱使命

原題:救命天使(4):飛燕凌空
蓮子

救人香蓮馨香遠傳 (攝影:王嘉益 / 大紀元)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

2006年6月,我和小紅、小君兩位同修在講法輪大法真相時被惡警綁架了,當晚被關入縣看守所。惡警們以從我們身上和家中搜出了真相資料為線索,試圖進一步查找資料點。惡警出手打了我和小君,並以要勞教我們相威脅、恐嚇。我們幾位同修堅決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正念對待邪惡的迫害,對邪惡所提問的一切不予配合,它們見問不出來啥,就非法拘留我們10到15天。為了抵制和抗議邪惡的迫害,我們從當天就開始了絕食。

到看守所的第二天,我和小紅就開始給警察和在押的人們講真相,到絕食第五天時,小紅已渾身發軟,站不起來了,我也心慌得厲害,渾身沒勁兒。大家開始切磋怎麼辦?小紅認為:如果再絕食下去,真相講不了,發正念也沒有威力,裡邊這麼多人可怎救?小君認為:要想突破出去,絕食是唯一的方式,我們應該堅持下去。

這時我想起了師父講過有學員一路喊著「法輪大法好」,走到哪裡就把法證實到哪兒的那段法,認為我們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兒,應該把證實法救度眾生放在第一位,在任何環境都別忘了救度眾生的使命和責任。

最後我們決定,停止絕食,先救人要緊。我們講真相救人做的是最正的事,沒有錯,更沒有罪,把我們關在這裡是非法的,我們不能吃看守所的飯。只吃了一點家裡人送來的麵包和水果。三個麵包我們吃了三天,自從吃點東西後,精神好多了,學法也能靜下來了,發正念感覺威力大增,也能站起來講真相了。下面便是我們在獄中證實法救度眾生的幾個小故事:

故事一:用大法的歌聲啟迪眾生

看守所裡邊的人都被關在封閉的屋裡,屋與屋之間見不上面,給講真相帶來了很大難度。怎麼辦呢?這時我想起了師父講過的關於天國樂團和腰鼓隊的法,對,就唱大法歌曲,「法鼓聲聲都是真善忍 三界除惡救世人」(《腰鼓隊 元曲》)。用大法歌曲清除看守所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因素,讓有緣人聽到歌聲後都能得到救度。

我一遍一遍的唱《法輪大法好》,唱著唱著淚水不由的流了出來,感覺到從我生命的微觀到洪觀每個細胞都在流淚,淚流滿面中我睜開眼,看到師父坐在蓮花座上,慈悲的微笑著看著我們。我馬上雙手合十和同修說師父在上邊看著我們呢,你們也一起唱吧。同修立即也跟著唱起來,唱著唱著也流下了淚。我們唱了一個多小時,歌聲在看守所的上空久久回蕩著,我感到歌聲震撼著整個寰宇。

各屋的犯人們聽到我們的歌聲後,也不說話了,都靜靜的聽著,到後來有人跟著我們一起唱起來,有的人為我們打著拍子,有的對著我們雙手合十,有的伸出大拇指表示著敬佩之意,連聲喊「法輪大姐」!有的說:「法輪大姐,你們歇一會兒吧,又沒吃飯,別累著。」

歌聲啟迪著人們的良知、善根和佛性,歌聲蕩滌著惡黨的邪惡因素,歌聲也鼓舞著我們救度眾生的信心。從那天開始我們天天唱大法歌曲,一直到我們離開那一天。同修說今天要走了,我們早點唱,把大法的歌聲永遠留在看守所的上空,從七點我們倆就開始唱,一直唱到我們離開。

故事二:身在牢籠給世人講真相

大法弟子身在牢籠,人身失去了自由,但牢籠困不住我們的心、我們的嘴和我們的手。我們就用心背法、發正念,用嘴講真相,用手寫勸善信。當下我寫了一首《獄中賦》贈同修:「身陷牢籠不傷哀,心想師尊救度恩;眼中看法佛恩蕩,嘴驅爛鬼滅惡盡;耳聽仙樂上青天,手執利劍救眾生;獄中有感贈同修,神在人中助師行。」

大家悟到既然我們來到了這裡,這裡關押的所有人都是我們應該救度的對象,那些不明真相的警察、武警也同樣是我們應該救度的人。小紅給犯人寫了兩封信,沒有紙,就寫在牙膏盒和衛生紙上。我也動手給警察寫了一封信,一邊寫一邊不由自主的流著淚。小君看後也哭了,就把我們寫好的信一筆一劃、工工整整地抄寫下來,然後傳給犯人和警察們看。在信中告訴他們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和做一個好人的道理。還告訴他們天要滅中共了,只有退了黨才能保平安,還把《洪吟》中的〈淘〉、〈濟世〉和〈做人〉等寫給他們,把〈預〉、〈魔變〉、〈劫〉、〈世界十惡〉等經文大聲的背給他們聽。離我們屋子近的就想辦法和他們講,離遠的就從小窗口大聲講給他們。

給警察們除了講真相之外,還告訴他們惡黨卸磨殺驢的歷史,準備殺一批警察來充當替罪羊。警察們聽後絕大多數都明白了真相,做出了最明智的選擇。而且我們在裡邊無論背法、煉功、唱歌還是講真相,他們都不再有意去管了,看見了也裝著沒看見。在十多天中,凡我們給講過真相的有42人都明白了真相並退出了邪黨組織,望著這些在這個特殊的環境中得到救度的生命,我們從心裡由衷的為他們祝福。

故事三:世人明白大法真相真有福報

獄中有兩個人那幾天正處在要確定刑期的時候,按刑法衡量,可能一個要判5年,一個要判3年。講真相中他們不但退出了邪惡組織,還每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把寫給他們的經文〈做人〉和〈苦其心志〉等都背會了,晚上靜坐那裡念「法輪大法好」。有一個在聽真相時流著淚說:「大姐,我活了三十多歲了,我爹死時我都沒有掉一滴眼淚,已多年我不知眼淚是啥滋味,現在才知道眼淚是鹹的。」他不知道是他明白的那一面在哭啊!過了幾天,刑期確定了,只判了一年和半年,兩個人高興得不得了。我告訴他們說:「因為你們相信大法了,退出邪黨了,念了『法輪大法好』了,才會有這樣的結果,才會得福報。你相信神佛,神佛就會保佑你。」其他犯人對他們判那麼一點刑期都覺得不可思議。

故事四:正念闖出魔窟 見證大法威力

當絕食到第五天時,我們的身體已經非常虛弱了,但為了證實大法仍然堅持到鐵柵欄裡邊去煉功。這時我看到空中出現了數不清的大小不一的法輪,像跳舞一樣上下翻飛跳躍,非常好看。我悟到了這是師父在慈悲點化我們,只要基點站在證實大法、救度眾生上,只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就一定能闖過去這一關。

到第八天上午聽說外邊同修正在貼標語、發正念、講真相營救我們時,我激動得流下了淚水。我們開始靜下心來向內找自己,認識到了雖然過去幾天在絕食,但基點沒有擺正,單純為了出去而絕食是為私的,沒有把基點放在證實法、救度眾生上。而且絕食中也沒有做到堂堂正正。聽說要灌食,又產生了怕心,怕吃苦,怕承受不了。

通過向內找,在認識上我們三人形成了整體,要堂堂正正告訴他們:我們向世人講真相救人沒有錯,更沒有罪,關押我們是非法的,只要一天不放我們,我們就一天不停止絕食。從那天開始,家人送來許多好吃的,我們一口也沒動,直到回來的那一天。

前幾天為了時刻警醒自己,我把師父講過的「把心一放到底像個堂堂的大法弟子,無怨無執、去留由師父安排」(《洛杉磯市講法》)和「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的法寫在看守所的牆上。

當時並沒有悟多深,現在看這段法,我才悟到信師信法不是停留在嘴上的,只有做到才是真正的修啊!當我們真正從法上悟上來,提高上來,形成整體之後,我又看到了第五天時出現許多法輪的景象。在發正念時,還看到小紅、小君兩位同修的身體都被紅光罩著,接著看到三個單手立掌、腳踩蓮花的女佛緩緩升上天去。我明白這是慈悲的師父在鼓勵我們做好。

之後我寫了一首〈只為了洪願〉來表達當時自己的心情:「紅燕君是仙,萬世結機緣;隨師下凡間,只為了洪願。難中同精進,《濟世》銘心間;滿載眾生歸,穹蒼再相見。」

當裡邊的人們知道我們今天就要回家時,有一人激動的說:大姐,你們今天要走了,我送給你們一首歌吧,然後唱了起來:「法輪大姐好,法輪大姐好,法輪大姐告訴我: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呀,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佛光普照。」唱完後又說:「祝你們萬事如意,心想事成,早日圓滿。」還有一人說:「大姐,這回你們走了,我以後見著人就告訴他: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我給你們洪法。」看著這些真正得救的生命,我說:「祝你們早日脫離苦海,因為你們都是為法而來的生命,以後一切好事好運都在等著你們。」

當我們在絕食十多天後,仍能自己抱著被子、提著東西、邁著穩健的步伐堂堂正正地離開看守所時,人們都感到非常驚訝,我們再一次向世人見證了大法弟子是超常的。

十多天的風雨行舟,使我感受最大的就是「佛恩浩蕩」四個字,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在時時刻刻地呵護著弟子,弟子無言表達叩謝師恩的心情。感謝海內外同修的慈悲合力營救,正念加持我們闖出魔窟,回到同修們中來。

這次魔難中,還有好多沒有做好的地方,我們會牢記師尊:「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洪吟(二)》)的教誨,把三件事同時做好,穩健的走好每一步,走正每一步,更加清醒,理智、成熟起來。

--摘轉自正見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一對年輕夫婦推著嬰兒車徑直向法輪功學員走來,諾雅女士一上來就說:「我們等了很久,想要學煉法輪功!我們是在網上發現法輪功的,你們能教我們煉功嗎?我們最少有五個人想學煉。從二零一零年十一月開始至今,芬蘭法輪功修煉者越來越多,他們在修煉後感覺很好,就又帶來親朋好友學煉。每一次煉功結束後,他們都感到身體很舒服,有的還能感到很強的能量場。
  • 修煉十餘年,名、利、情依然還這麼強烈,想想都慚愧啊!就在我向內找後,奇蹟出現了…我不僅體會到向內找的美妙,也更加深深體悟到師父說的一段法:「常人不知道「相由心生」的這一層意思,其實就是自己的因素改變了自己的環境。修自己、向內找,這些話我說的都特別明白、特別清楚了,(笑)可是沒有多少人能夠重視這件事。就包括大法弟子做的事都是這個情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 我是一位具有高職稱的演員,修煉法輪大法已有十四年了,大法給予我的是脫胎換骨……修煉前,自己的專輯在全國發行,觀眾的反饋也很好,在同行中也算小有名氣。然而人生無常,就在我的事業如日中天之時,我被確診為「聲帶兩面小結」,手術後更是唱不了了…如果說身體上的變化是奇蹟,那我心靈上的變化就是翻天覆地。通過學法我知道了「返本歸真」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明白了今後怎樣做一個好人,做一個無私無我的修煉人,我的身心等於是被大法淨化後重新復活。
  • (shown)一九九六年中秋,我四十六歲,找了師父四十年,終於得法了。修煉十五年來,經歷了人間天上無數魔難,我用全部生命「助師正法」,期盼師父多一些欣慰。我發願苦修。我要修到無形。無形的境界是很高的,要修到那,一定要做很多事情,有非常巨大的威德。…差不多第二次出勞教所的時候,我修到了無形的境界,師父把我演化成一朵很大的蓮花。在勞教所三年,我不但在這個空間過關,同時在另外空間做很多很多事情…
  • (shown)一九九六年中秋,我四十六歲,找了師父四十年,終於得法了。修煉十五年來,經歷了人間天上無數魔難,我用全部生命「助師正法」,期盼師父多一些欣慰。我發願苦修。我要修到無形。無形的境界是很高的,要修到那,一定要做很多事情,有非常巨大的威德。…差不多第二次出勞教所的時候,我修到了無形的境界,師父把我演化成一朵很大的蓮花。在勞教所三年,我不但在這個空間過關,同時在另外空間做很多很多事情…
  • 宇宙中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滅盡著天體中一切的邪惡…突然在我上山的左上方,轟隆隆一陣巨響,從山頂滾下來一個龐然大物,…巨蟒隨機化作了黑黑的龍捲風,追趕著刮向我和師父,一會又變成黃黃的沙塵暴。師父架著我越飛越高、越飛越高。風已經刮不著我和師父了,我看到師父右手臂從天上伸到地下,…宇宙中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滅盡著天體中一切的邪惡。
  • 我以前是一位美術教師,因身體不佳提前退休。一九九八年初我喜得大法。十幾年的修煉,大法把我這個體弱多病、膽小怕事的弱女子造就成了一個能獨當一面的正法弟子,宏願慈悲救世人…
  • (shown)三位波蘭年輕人在看似非常偶然的情況下認識了法輪大法,並開始修煉法輪功。瑪麗亞看到靜坐的平和,還有免費教功的無私,因此嘗試了法輪功,她感受到能量場很大,所以就開始修煉了,煉法輪功後,瑪麗亞找到了內心的寧靜,她加入遊行、講真相讓更多波蘭人民知道在中國發生的事情,讓他們能夠採取行動來幫助;托馬斯有一些奇異的經歷,他在尋找答案,找到了法輪功,他參與將《轉法輪》中文翻成波蘭文出版;馬丁在尋找生活的意義,法輪功書中的哲學幫助打開了他的心…他說法輪功來自中國,法輪功無條件的幫了我,所以我也希望能幫助中國人,他建立了網站,並向中國人發送刊載法輪功訊息的報紙。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