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

中共內鬥的實質是什麼?(3)

人氣 3
標籤:

【大紀元2012年03月26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我們請康州陳先生繼續,陳先生您請講。

MP4下載收看

陳先生:您好,我想談一下,70年所謂的「強大」,那個破航母跟遠程導彈,根本還沒有發射就被人家干擾了。講民生,原來過去的中國是沒有賣淫、吸毒的,現在可以到中國去看一看,從那些政治局委員包二奶到小三到小八、小九,他們的貪腐淫亂已經使其道德到了極為淪喪。我想張先生、陳先生您有女兒,肯定一定不要放在中國,可以把他們放到美國培養,沒那麼壞。那共產黨內鬥會產生什麼結果呢?溫家寶他都在作秀,胡錦濤也是沾滿了西藏的鮮血,我認為共產黨他們就是應該鬥,他們那種鬥不代表他們本身的意志,代表天意。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陳先生。那我們再接下一位紐約陳先生的電話,紐約的陳先生您好。

陳先生:您好。我想講那個關於西藏、新疆或者是法輪功的看法,首先我要講一下就是中共應該有它的一個價值地位,為什麼?1943年蔣介石詩裡有說,要把外國不合理強加在中國人民頭上的那個21條、南京條約這樣子,瓜分、分裂中國的條約是要廢除的,但是任何一個國家都把蔣介石的話當作耳邊風,直到1949年,解放軍占領南京,外國人帶著他們家眷就從他們租界夾著尾巴就逃走,這是中共的一點功勞。但是以後科技的發展,它現在什麼破爛的航空母艦,導彈干擾,這個我們不知道,我們作為一個海外中間人,我看到關於西藏僧侶的事情,因為西藏人口95%以上都是奴隷,他們得到共產黨的解放,他們非常感謝,歡歌載 舞,所以這0.5%他們是非常不甘心。

主持人:好,謝謝您,時間已經到了。我們再接一位上海丁女士的電話,丁女士您好。

丁女士:你好。我想對汪先生說,好男人都有家庭責任感,如果你汪家出現了壞人壞事,你會覺得把這個家推翻了,還是應該覺得把這個家搞好了,推翻共產黨很可能是讓中國進步一個南轅北轍的方法,13億人走向民主和幾千萬人走向民主的方法可能不一樣,我覺得有必要去面對正視。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丁女士。我們再接一下紐約另外一位陳先生的電話,陳先生您好,您請講。

陳先生:我回應剛才那個紐約的陳先生。聽口音這個紐約的陳先生是福州人,他這個人是典型的毛澤東時代的愚民,他本身百分之百來美國是政治庇護拿到身分,他每次講話沒有守護美國,都是講共產黨的好話。這個人我勸他要懸崖勒馬,不要跟著共產黨走。

主持人:謝謝陳先生。我們再接聽下一位中國大陸王先生的電話,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你好。我對這個話題的看法是這樣的,這個東西也是一個「抓權」,這是我個人的認為。他們之間怎麼分配權力,誰把誰的權力吃了之後變成自己的權力,誰做大佬的問題,像黑社會內鬥一樣。還有一點,我認為如果下一屆習近平當政以後,感覺他可能是比較難做的一屆,他可能會成為中國的戈爾巴喬夫。

主持人:謝謝王先生。我們再接聽一位新澤西州彭先生的電話,彭先生您好。

彭先生:你好。剛才有位陳先生,這樣的人在中國大陸也不少,是因為他在中國大陸所受到的宣傳。中國大陸最成功的就是媒體的宣傳,它是共產黨的幫凶。他剛剛講那段歷史我不完全同意,他說1949年才把租界拿回來,美國人、英國人才逃回去;他搞錯了,那是美國領事館或者大使館走了,那時候不是它拿回了租界,租界是早在蔣介石時代已經拿回來,像山東租界;只有香港和澳門沒有拿回來。所以我覺得大陸的人可能要多看一些歷史書,大陸的媒體也要介紹一些真真實實的歷史。

主持人:謝謝彭先生。我們來回應一下剛才觀眾朋友們的觀點,楊先生先請。

楊景端:紐約陳先生所講的這些東西,如果你是在中國大陸我覺得情有可原;但是你已經身在海外,你有機會接觸到更多真實的史料,應該知道就在不久前,就在江澤民時代他出賣了中國與蘇俄邊界大批的領土,這是歷史上各朝各代包括蔣介石時代都不敢做的事情。共產黨在我們中華民族歷史上做了很多禍國殃民的事情。

第二個,剛才有一位上海的女士談起共產黨,我覺得她也是滿遺憾的,把共產黨當做自己的家人。你想想,其實共產黨跟你沒有什麼關係、跟中華民族也沒有什麼關係,它完全是西方馬列主義的東西強加在中國人的頭上。它們綁架了中國、中國人民,奴役了我們這麼多年,讓你得不到真實的信息、讓你獲得不了自由的選擇、讓你的生活資料和生活環境都受到控制。它跟你的家長完全是兩回事,也更不是你的家;中國、中華民族才是我們的家。如果真的要讓我們中華民族興旺發達,就必須驅逐馬列、解體中共,這是我們中國人民最後必須作的一種選擇。

主持人:汪先生?

汪北稷:楊先生幫我回答了這位丁女士的話,所以我就不多講了。因為中共是帶著一個被西方淘汰的思想、極權思想的一群邪惡的人,它是來占領我們家園的人、來破壞我們家庭的人。我的想法是把這種邪惡的思想和這些做惡的人趕出中國、趕出社會權力的頂端。

我重點想說一下,大陸的彭先生提到2、3點。一個他說中國人民很有皇權思想。這也是中共一貫的說法,比方說中國人民的文化水平低、收入也低,不能普選。我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我想彭先生就明白了。為什麼烏崁村的農民都不接受共產黨指派的這種皇權呢?連我們海邊打漁、種菜的農民都有這個覺悟,我想您在上海的話,應該不要去誇大中共灌輸給老百姓的這種皇權思想。如果中國大陸的老百姓非常有皇權思想的話,他們去奉誰為皇帝?在1989年全國人民都來反抗共產黨,到現在全國各地都在不斷的起來反抗共產黨,像楊先生所說的,維穩費用超過7千億人民幣;如果維穩費用不是7千億,共產黨立刻就被老百姓推翻了。

另外一個講中產階級很薄弱,這個問題我想和另外一位觀眾朋友的問題結合起來講。有些觀眾朋友說中共大陸現在的經濟好像挺行的,老百姓得到實惠。但是不可忽視的是中共大陸的經濟發展它通過稅收、通過國企、央企、通過各種各樣的路費、油費各種情況,把大部分經濟發展的利益放到了它的兜裡邊和放到了高幹子弟的兜裡邊;給老百姓一點可憐的好處是不穩定的,住宅的價格也非常貴,生活指數也非常高,甚至比很多西方發達國家指數還高。而且這種表面的好處是隨時可以收走的,最近油價都漲到8塊人民幣以上,所以這種好處不是實實在在一個博弈的結果,而是一種我經常說的「發霉的奶酪」。

另外彭先生說中國沒有中產階級,所以中國的變革是很困難的。我一再反覆講我的觀點,就是「政治」是很簡單的東西。像一塊餅乾,我們買來就吃掉它,我們要開一個店幹什麼呢?所以政治一旦簡單了,就不需要中產階級。蘇聯解體的時候也沒有中產階級,它是一個物資很匱乏的社會,房子都是國家的;最後也是變化了。所以我覺得不要把政治神祕化,只要共產黨離開這個權力,老百姓就立刻獲得權利。

主持人:我想很多的中國人對政治不政治倒是沒有什麼樣的感覺,他觀念是:我能不能在一個很自由的、安全的、身心舒暢的環境中生活?像剛才有一位陳先生說共產黨應該有它的價値地位,而且說西藏人民都是在歡聲歌舞?

汪北稷:用30名僧侶的自焚來慶祝他們獲得的農奴翻身?這是全世界人民都在眼看中共怎麼處理的一個極端悲慘、極端違反人類本性的統治方法。如果一個地方的人民是特別幸福的,您問一下全世界哪一個國家的人民會用自焚來慶祝這種翻身、解放呢?

所以有些人不要再無睹中共所犯下的罪行,中共也不要為自己辯解。首先,政治就是一個很簡單的基本權利;自由是我們每個人都要擁有的東西,不要把它神祕化。只要中共離開中南海、離開權力的控制,我充分相信中華民族有足夠的智慧把這片國土、這個國家、這裡的人民照顧好;不需要它們。

主持人:我們再接聽一位廣東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您好。

張先生:你好。我覺得不可否認的事實是中共是主導中國現在主要發展、進步繁榮的主導力量。中國的發展一定要有一個主心骨、一個領導核心,擁有一個能夠凝聚民心、協調整合各方勢力共同力量的一個政治勢力,在中國沒有哪一個勢力可以取代中共,這是中國各方事實,不管大家喜不喜歡中共,這政黨沒有辦法可以取代它了。它主導經濟改革,多項改革,這第一點。第二點我覺得中國人思想現在還沒有開化,沒有一個公民的社會,思想還沒有啟蒙。

主持人:好,謝謝。今天時間也不多了,我們電話就接到這裡,那我們先回應一下剛才這位,好像是一開始的那位張先生,他所說的這個看法,他談到中國,我就不重複了。

楊景端:對,我想中國所謂「進步繁榮」等等嘛,這可能都是你自己的定義,因為在這個全世界我們都知道什麼是什麼是進步,什麼是繁榮,中國這麼多年,共產黨用腐敗,用汙染環境,用浪費我們的資源,用廉價勞動力,甚至用迫害自己的老百姓來獲得利益,做出這個形象工程,那麼這個如果也叫「繁榮」的話,那麼我想可能你對繁榮的理解是很不一樣。

至於說中共沒有人能取代它,那是因為它掌握著武力,有軍費有維穩費用,掌握著警察,它不讓你民主,不讓任何力量存在,並不是說沒有人能取代他;如果它敢放下屠刀,看看有沒有人能取代它?中國人民有智慧的人非常多,我看張先生你說話也有條有理的,我看你的資質就不低,那麼你為什麼不可以為中國的老百姓爭取民主自由呢?我想你完全能夠做到,只要中共的屠刀不架在你的脖子上。

主持人:您認為這一次中共的內鬥會不會給中國的人民,還有中國未來一個很好的機會呢?

汪北稷:我認為這是考驗中共現在當政的最高領導人的良知的最後機會,給他們戴罪立功,為人民來做正確的歷史推動的最後的機會。如果他們選擇正確,那麼人民將得福,將會把政治問題簡單化,和法治化的解決;如果他們選擇錯誤,他們會得到卡扎菲,或者是穆巴拉克那種不堪的下場,我對此有充分的預計。謝謝。

楊景端:在中共這個機體上,這一群毒瘤像江澤民、周永康、薄熙來、王立軍這些人他能夠存在,根本原因是中共的這個體制,胡錦濤、溫家寶如果說為了拯救他這個中國,或者他這個權力機構的話,不管它叫什麼,他必須最終認識到這一點,能夠徹底放棄共產主義和共產黨這一套體系,那麼他才能夠達到他希望達到的目地。

主持人:那您認為對中國人來說,中國的人可以做什麼呢?

汪北稷:中國的人應該積極的觀察事態的變化,特別是我在文章中呼籲的,比王立軍低或者比王立軍高的所有的官員,下一次逃跑的時候不要那麼匆忙,要直接到民主國家的領土上面去申請政治庇護,要直接的、有力的、簡單的去做摧毀中共的行為。王立軍之所以有他做的不成功的地方,就是跑進了一個離他很近的領事館,最終還是在中共的牢裡面關起來,所以他如果是直接到自由國家來,不管比他高的,我曾經呼籲過習近平就留在美國了,這個對他一定是一個善舉,一個非常好的舉動,他們要主動的,儘快的推倒這個中共。謝謝。

主持人:好,非常感謝二位,也非常感謝觀眾朋友的參與。我們還有觀眾朋友在線,非常遺憾今天沒有接聽您的電話。那我們在每個星期的星期一,星期二還有星期五晚上9點到10點(美東時間),以及星期天上午的9點到10點(美東時間),都會有《熱點互動》的直播,歡迎每一次都來觀看,並且打我們的熱線和我們一起討論,我們的新聞節目和其他的綜合評析節目也會對這個事件進行不斷的追蹤報導,歡迎您關注。謝謝各位收看,再見。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視頻:【熱點互動】中共內鬥的實質是什麼?(上)

視頻:【熱點互動】中共內鬥的實質是什麼?(下)

相關新聞
千美:薄被免職不過中共內鬥一角
【新紀元】中共內鬥延燒到香港
世界媒體看中國:中共內鬥秀
楊寧:器官移植會‧百度解禁敏感詞‧中共內鬥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中共宣布南海軍演 美航母過黃岩島
【西岸觀察】男人可進女廁 拜登恢復極左議程
【新聞大家談】神祕泰山會解散 德州奇兵贏一局
【財商天下】嚴苛防疫返鄉受阻 撕裂華人新年
【重播】美國務卿布林肯首次媒體發布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