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許鞍華:拍《桃姐》我不再顧慮年老

《桃姐》導演許鞍華在2011金馬獎上獲獎。(攝影:宋碧龍/ 大紀元)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03月03日訊】許鞍華说,自己決定拍《桃姐》這部電影的原因是因為感同身受,并用夢寐以求來形容看到劇本後的感受。而意想不到的是,她拍完《桃姐》後,對於養老院和自己擔心的 「老得潦倒」 有了積極的、正面的認識。

劇情與自己境況相同

看了《桃姐》這個劇本後,許鞍華覺得自己既是李恩霖也是桃姐,她和老母親相依為命,但因為自己經常拍電影而沒時間陪母親,因此而覺得內疚。這也是她對李恩霖的經歷感同身受的原因。

許鞍華也認為自己就是即將孤零零老去的女人,終身未嫁的她,已經64歲,她坦誠自己開始擔心孤獨,怕老得太潦倒。而桃姐現實中也經歷了她內心所有的恐懼,這一點她們非常相似。

許鞍華透露,《桃姐》編劇李恩霖是曾與許鞍華合作過《女人四十》的老搭檔,故事主人翁 桃姐也就是李恩霖家裏的老傭人,她一生照顧了李家五代人。李恩霖先選擇舞台劇和電視單元劇的形式,又想做成電影,於是李恩霖約了許鞍華喝茶,想聽聽她的意見。

許鞍華聽罷竟用夢寐以求形容自己對這個劇本的興趣,她高興地說不僅拍,還要找大明星來演,比如現實的李恩霖一角要找劉德華,配角最好全是漂亮的「卡斯」。這一拍即合,為電影《桃姐》的成功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改變對養老院的看法

為了拍《桃姐》,許鞍華走訪了不同的養老院,她覺得她們的生活環境雖然一般,但卻活得很自然,並沒有之前認為的「老得潦倒」。她看到那些老人,護工讓他們張嘴吃飯,他們就張嘴;讓他們洗腳,他們就伸出腿來;沒事就坐著打牌,或者看街頭風景和路邊走過的行人。許鞍華很感動:「沒有人家說的那種慘,不是我想像中那樣受屈辱,老覺得需要人家憐憫。他們介乎不高興跟高興之間。」

許鞍華透露自己在拍完《桃姐》後改變了對養老院的看法:「如果有需要,也不要硬撐著,就去老人院了,不要怕接受他人的幫助。」

糾正了「老」的觀念

許鞍華透露自己在拍完《桃姐》之後解除了自己之前對老來潦倒的顧慮,她說:「過去我很怕自己老境潦倒,我認為的潦倒,並不完全是人們所說的孤獨、沒有人照顧、經濟能力差等等,而是喪失了做喜歡的事情、過自己的生活的權利,這在我看來是非常恐怖的。拍完了《桃姐》,我真的泰然了,因為我想明白了,比如金錢、兒女這一類所謂防老的安全措施其實都是於事無補的,即便你有兒 女,他們不一定可以照料你,即便你很多錢,確實可以僱最好的護士來照顧你,但到頭這還是僱傭關係,那感受未必就比孤老好,所以潦倒不可避免,是種自然,葉 枯葉落,那就不需要擔心了。」

許鞍華說,自己有時是藉助攝影機找到直面的勇氣,而直面之後,找到更本質的存在。

責任編輯:艾薇

評論
2012-03-03 2:2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