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塗到死的唐中宗(三)

子正
font print 人氣: 13
【字號】    
   標籤: tags: , , ,

三、逼宮歸唐再為帝,乾坤回轉非己功

聖歷二年(己亥,公元六九九年),太后衰老多病,母性漸濃,開始思念李顯。左右忠臣乘間曉以人倫親情,太后隨即接回李顯,復其皇太子名位。

神龍元年(乙巳,公元七零五年),則天太后病勢沉重。太后男寵麟台監張易之、春官侍郎張昌宗兄弟居中用事,禍害朝廷。鳳閣侍郎張柬之、鸞台侍郎崔玄暐與中台右丞敬暉、司刑少卿桓彥范、相王府司馬袁恕己密謀誅殺張氏兄弟,進而逼迫則天讓位。

此事若要成攻,必須軍隊支持。於是,張柬之想到了右羽林衛大將軍李多祚,於是,乘間探其心意道:「將軍今日的富貴,是誰給的?」多祚明白張柬之所言,流涕說道:「都是大帝高宗所賜。」柬之說:「現今大帝之子為張氏二豎所危,將軍不思報大帝之德嗎?」多祚說:「如果這樣做有利於國家社稷,一切聽憑相公安排,我不敢顧及自己和妻子!」於是,指天地發誓,決意追隨起事。

李顯太子居住在北門。桓彥范、敬暉謁見,屏退左右,將誅滅二張計策稟告太子,太子同意了。

於是,柬之、玄暐、彥范與左威衛將軍薛思行等,帥左右羽林兵五百餘人至玄武門部署,遣右羽林衛大將軍李多祚、羽林將軍李湛及內直郎、駙馬都尉王同皎詣東宮迎太子主事。

太子前次被遊說同意舉事,但真要舉事時,忽然疑懼起來,吱唔著不敢出來。

同皎說:「先帝以神器付殿下,橫遭幽廢,人神同憤,二十三年矣!今日天祐李氏,眾臣同心協力,誅滅凶豎,復李氏社稷,願殿下暫至玄武門,以副眾望。」太子推脫道:凶豎誠當夷滅,然皇上貴體不安,恐怕受不得驚擾,還是以後再說吧。

李湛說:「諸將相不顧家族以徇社稷,殿下臨陣不出,不是把這一干忠臣放置到油鼎湯鍋裡了嗎!請殿下親自出來以絕禍患。」這樣,太子才決定出來。

但李顯實在是害怕,腿腳酥軟,遍體顫動。同皎只好扶抱其上馬,眾人簇擁李顯至玄武門,斬關而入。張柬之等斬張易之、張昌宗於廡下,進至太后所寢長生殿,環繞侍衛。

太后驚起,問道:「亂者誰邪?」張柬之道:「張易之、張昌宗謀反,臣等奉太子令誅之,恐有漏洩,故不敢事先稟告皇上。陳兵宮禁,罪當萬死!」

太后見太子立於邊上,問道:「真是你發起的嗎?小子既已誅滅,你還不回東宮去?!」太子本就戰慄,聽母后一說,立馬就要轉身出門。桓彥范扯住,進前說道:「太子怎麼能就這樣回去!以前,天皇以愛子托陛下,今太子年齒已長,久居東宮,天意人心,久思李氏。群臣不忘太宗、天皇之德,故奉太子誅賊臣。願陛下傳位太子,以順天人之望!」

李湛,李義府之子也。太后見之,對他說:「汝亦為誅易之將軍邪?我於汝父子不薄,不想竟然也有今日!」李湛慚愧不能回答。

太后又謂崔玄暐說:「他人皆因別人舉薦而陞官位,惟卿朕所自擢,亦在此邪?」崔玄暐回答說:「今日之舉,正是為了報陛下的大恩大德。」

太后喟然長歎,閉目不語。

於是張柬之等收張易之家族在官者,皆斬之,與張氏兄弟一併梟首於天津南。

是日,袁恕己跟隨相王李旦統領南牙兵以備非常,搜捕張易之黨羽關進監獄。

甲辰,太后下制,命太子監國,赦天下。以袁恕己為鳳閣侍郎、同平章事,分遣十使繼璽書宣慰諸州。

乙巳,太后傳位於太子。

中宗即位。赦天下,惟張易之黨羽不在其列。原先被周興、來俊臣等所枉者,鹹令清雪,子女配沒者皆免之。相王加號安國相王,拜太尉,太平公主加號鎮國太平公主。皇族先配沒者,子孫皆復屬籍,仍量敘官爵。

庚戌,以張柬之為夏官尚書、同鳳閣鸞台三品,崔玄暐為內史,袁恕己同鳳閣鸞台三品,敬暉、桓彥范皆為納言,並賜爵郡公。李多祚賜爵遼陽郡王,同皎為右千牛將軍、琅邪郡公,李湛為右羽林大將軍、趙國公。自余官賞不等。 二月甲寅,復國號,依舊為唐。(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大紀元記者方曉報導)中國傳統過年,民間古老習俗圍繞敬神的主題。正月初五有「迎財神」的習俗,迄今仍廣為流傳,成為重要的中國年俗。初五又俗稱「破五」,民間流傳送窮習俗。所以這一天非常重要。
  • 濟公活佛是中國家喻戶曉的神僧。這位南宋時期活躍於臨安一帶的高僧貌似癲狂,遊戲人間,不重清規戒律,卻留下了許多懲惡揚善,濟困扶危的神跡與傳說,是中國歷史上人氣最旺,影響最大的和尚。
  • 王忠是河北密雲縣汪參將的忠實僕人,自幼跟著主人汪參將,從家鄉揚州府,輾轉來到北方,他到二十多歲還沒有娶親。正好雲娘的父母在密雲縣城,開著一個小酒店,緊挨汪參將的住處。王忠經常到酒店,為主人買些酒肉食品,一來二往,就跟雲娘混熟了。雲娘的父母看見王忠是個老實後生,又與雲娘要好親近,便請人說合,讓王忠做了女婿。
  • (大紀元記者李明希美國亞特蘭大報導)帶著神傳文化的瑰寶,神韻來到美國南方城市亞特蘭大。2012年1月28日,神韻巡迴藝術團在美國亞特蘭大柯布能源表演藝術中心進行了兩場演出,其無與倫比的高超技藝,博大精深的文化內涵震撼亞特蘭大主流社會,滿場觀眾席上不時爆發出雷鳴般掌聲。
  • 貴溪有位書生,即讀書人,每次考試都不中,不知原因在哪裏。就去乞求張真人,張真人為他焚香、伏章、查天榜。
  • 他的一位親戚,有一天晚上,借住在他家中,半夜裡,在恍惚中,聽到地府裡有兩位神人在商議問題。
  • 一天,白老漢像往常一樣,起個大早,沿著馬路拾糞,不知不覺走到了十幾里外的小鎮上,看到村口一家木材廠堆放著新進的上好木料,不覺的左摸右瞧的。
  • 正當張曜志滿意得的時候,有一件事,使他受到了很大的刺激。當時有位御史,名叫劉毓楠,向清廷上本彈劾張曜,認為朝廷所用非人。
  • 成立6年以來,神韻藝術家們走遍世界各地,用自己的不懈努力把中國正統文化介紹給觀眾,為觀眾們打開一個窗口,去瞭解真正中國文化的美好與博大。這些年來,越來越多的觀眾通過神韻演出對中國傳統文化與五千年歷史產生了興趣,神韻也在不同程度上改變了他們的認識:原來中國傳統文化中所派生出來的藝術如此的美麗動人而內涵深刻。
  • 那天晚上,他們一行人來到一座小鎮,找到鎮上的一家客店,要求投宿一晚。店主人一看他們帶著沉重的木箱,便婉言謝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