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塗到死的唐中宗(八)

子正
font print 人氣: 1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八、中宗縱惡斯文掃,惹恐奸佞終害身

韋后欲藉太子之事大行株連,又乘機請托索取,中宗雖不全從,但也盡力滿足。於是,韋后更加恣意妄行。

兵部尚書宗楚客、兼太府卿紀處訥依附韋后,禍亂朝野,串逐忠臣,賣官鬻爵,致使官員充盈朝堂,冗員羅列環伺,朝綱損廢,庫府空虛。

中宗不思治國,任憑韋后、安樂公主所為,只喜低俗娛樂遊戲。常與近臣觀宮女拔河。又命宮女為市肆,公卿為商旅,與之交易,因為忿爭,言辭褻慢,中宗則與韋后臨觀取樂。

中宗多次與近臣學士宴集,令各效伎藝以為樂。工部尚書張錫舞《談容娘》,將作大匠宗晉卿舞《渾脫》,左衛將軍張洽舞《黃獐》,左金吾將軍杜元談誦《婆羅門咒》,中書舍人盧藏用效道士上章。

中宗又嚐宴侍臣,使各為《回波辭》。眾皆為諂語,或自求榮祿。

中宗御梨園毯場,命文武三品以上拋毯及分朋拔河。韋巨源、唐休璟衰老,摔到在地上半天爬不起來,中宗及皇后、妃、公主臨觀,大笑取樂。

中宗在游芳林園時,命公卿馬上摘櫻桃以為娛樂。

中宗宴近臣,國子祭酒祝欽明自請作《八風舞》,搖頭轉目,醜態百出。中宗大笑放浪,從此,儒生斯文掃地。

定州人郎岌上言:「韋后、宗楚客將為逆亂。」韋后驚恐,巧言迷惑中宗,將其杖殺。許州司兵參軍燕欽融復上言:「皇后淫亂,干預國政,宗族強盛;安樂公主、武延秀、宗楚客圖危宗社。」

散騎常侍馬秦客、光祿少卿楊均因與韋後淫亂,害怕被誅,韋后、宗楚客害怕中宗發威危及身家,於是密謀害中宗。安樂公主因寵而驕,急於想當皇太女,只有韋后當上皇帝,才可能實現夢想,於是,一干人乃相與合謀,於餅餤中進毒,由安樂公主捧給中宗,中宗渾然不疑,食餅數枚,隨後一命嗚呼。

唉,親小人,遠賢臣,縱惡行,不預危,忘責任,去本分,是非不分,善惡不明,禍福不測,此中宗毀滅之道也。俗語有云: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中宗敗亡,實在是咎由自取。上天給予了他那麼好的機會,他卻屢次不珍惜,終於被親佞所害,實在令人噓唏。看來,報應是真實存在的,多行不義必自斃,這是亙古不變的真理。人無論在任何位置上,當體悟天意人心,儘自己所處位置的本分,尤其是身處高位者,更應該珍惜機會,用所掌握的權利和便利,多做好事,才算對得起自己。

由此想及孔子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箴言,真是明悟通達呀。為君者,就應有君的風範,保國家、正朝綱,當是其使命;為臣者,就應有臣的忠誠,佐君王,護黎民,當是其天職;為父者,教子女、護家園,當是其責任;為子者,孝雙親,篤志行,當是其本分。如此,君臣同心,家庭和諧,則天下大治,萬民有福。

而中宗,韋后,安樂,三思,楚客之流,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逆天叛道,危害朝野,天怒人怨,若不受惡報,那才是天理不容。(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平原御史劉公,年少時家境孤寒,在東村關聖廟設塾教課。農家年終歲暮準備過年,所以就散了塾館,入城去探視姊姊。姊以一隻雛雞相贈。回家之後把雞宰了,打算就這樣來對付這個年關。
  • 杜衍,字世昌,越州山陰人,北宋賢相。他少年刻苦磨礪節操,尤其發奮學習,進士甲科登第。杜衍任地方官時施政謹慎精密,既潔身自好,又明察秋毫,雖然不以威刑督促屬吏,吏民卻忌憚他的清整。
  • 王安石變法,實際上是王雱引導促成的。王雱有篇奏疏流傳於世,從中既可見他切中時弊的才智,又可見他尚力不尚德的法家為人。
  • 北宋熙寧年間,朝廷追求邊功。沈起認為交阯可取,禁止邊境貿易,徵召邊境壯丁,舉行邊境軍事演習,積極進行備戰。
  • 馬默,字處厚,北宋單州成武人。他家貧,徒步前往徂徠向石介求學。當時石介學生數以百計,馬默初來乍到就鶴立雞群。後來馬默學成下山時,石介對學生們說:「馬默他日必為名臣,應該送他到山下。」
  • 劉韐,字仲偃,北宋建州崇安人。中進士後歷任豐城尉、隴城縣令,王厚鎮守熙州後 陞遷他為狄道縣令、提舉陝西平貨司。
  • 黃興是辛亥革命時期革命派的重要領袖,與孫中山齊名。他在推翻滿清、建立民國的鬥爭中,功勳昭著,受到舉國上下的崇戴。而他功成不居,誠懇厚重,顧全大局的磊 落胸襟及矢忠革命的品質,更為世人所共仰。
  • 李彥仙,字少嚴,初名孝忠,北宋寧州彭原人,後來遷徙鞏州。李孝忠有大志,所交 結的都是豪俠之士,閒暇時就練習騎射。他家居極遠邊境,每次出門必定暗暗觀察山 川形勢,有時偵察到敵人放牧,就襲奪敵人的良馬而歸。
  • 李廷機官風清廉、嚴刻,《明史》記其「遇事有執,尤廉潔,然性刻深,亦頗偏愎,不諳大體。」他主持浙江鄉試與官吏考核時,杜絕舞弊。
  • 種師道,字彝叔,北宋名將。他小時跟從張載學習,因為祖上功勳得以補三班奉職, 經考試後改為文官,擔任熙州推官、主管同谷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