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

中國國有銀行賺錢為何太容易?(3)

【大紀元2012年04月11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我們再接一位觀眾朋友的電話,紐約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MP4下載收看

王先生:你好!我完全同意廣東李先生講的話,他講今天中共政權是在搶錢,利用銀行的機構在搶錢,我不但完全同意,我要把它加大,所有的共產國家不但是搶人民的錢,不但是剝削人民,還剝削人民的一切創造力。你看北韓,如果他死去的時候,你不哭,他就把你槍斃,連你哭不哭他都要剝削你。

在共產主義之下的人民,哪一個國家的人民有自由?沒有一點自由!不管你做什麼事都要聽黨的指揮,黨也不是神仙,像中國當年聽毛澤東的指揮,現在要聽黨的那幾個大老的指揮。人民什麼創造權都沒有了,都給它拿走了。所以我們唯一的目的就是叫溫家寶登高一呼,把共產黨完全給它幹掉,把毛澤東的屍體給它丟到海裡去,給鯊魚吃。你這麼一搞,中共馬上就政改了。如果你不敢這樣做,就像李先生講的一樣,中共改來改去、改來改去,都改到共產黨的褲襠裡面去了。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王先生。我們來回應一下,杰森先生。

杰森:李先生、王先生都談到一個問題,其實中國的經濟問題從來都是政治問題。我們知道在西方國家,它的經濟是獨立運作機制的,西方政府它只是一個社會秩序的管理人員。某種意義上講,經濟它是一個獨立的生命體,它可以有自己的運作方式,所以說有經濟學嘛,因為它是獨立的生命,它有它的特性,你才有立了一個經濟學來學這個行業。

中國它這個經濟其實是中共操縱,它就只是一個皮偶,它只是像布娃娃這樣抽著動的那種,它本身沒有任何的特性,它的特性只是中共的意志,一個在經濟領域的延伸,所以沒有必要去研究中國的經濟,因為它的經濟是政治,是中共的意志,經濟的一個展現。

所以中共一切都是為了生存,它控制輿論是為了生存,它搞政治鬥爭是為了生存,同時它在經濟領域所有的操作也是為了生存,生存為了什麼?為了它的利益集團能瓜分中國的經濟利益。這就是它整個目前在中國一切問題的根本點。

所以你要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是的,如果中共目前的管理方式、控制方式不改變,中共的利益集團的利益就不能打破,誰會願意放棄利益來把這個利益還利於民呢?這是不可能的。所以這個皮偶本身,你不能說皮偶這個動作錯,那個動作錯,你得看皮偶後面控制的人,你把它這個人訓練好了,那個皮偶的動作才能做對。

主持人:所以您剛才提到就是說,國際上這些經濟學的理論在中國很多時候都不靈。我記得前幾年說中國很快就要發生房地產泡沫了,但是又堅持了好幾年,好像還在漲,因為仍然是受政治的控制,就讓它去漲。所以人就說:你不是說要降價,要大跌了,怎麼還在漲呢?就很難理解。

竹學葉:最近我有看一篇文章,章家敦,就是寫《中國即將崩潰》這本書的作者,最近很多人就質疑他,你說10年內要崩潰,這已經10年過去了,怎麼中國還沒有崩潰?我覺得他所面臨的困境,就是剛才提到的,就是說中國的經濟它不是一個自然的、正常的經濟活動的一個表現,所以你怎麼去預測它?

如果你不能對中共的本性能夠準確的把握的話,你去預測經濟完全就像剛才杰森講的,是一個皮偶,你分不清,你沒法預測下一秒鐘它會怎麼動作;但是你要理解了中共的特性,你知道它怎麼回事的時候,它萬變不離其宗,它所有的活動它都是用政策來調控。政策調控的時候,它會說的冠冕堂皇,是為了老百姓,為了發展經濟,為了這個為了那個,說的都很多,但是最後結果達不到這個。為什麼達不到這個呢?很多人就以為你看,中央的政策是好的,其實是底下人做壞了,或者不聽上面的這個政策。

其實這個問題還是表面,你如果再往後面去的話,本來它的政策調控本身是為了某一個利益集團服務的,達到了這個目地才是它真正的原因。那麼如果說你老是要去研究它……我有一個朋友就是搞經濟學研究,他說在華爾街銀行的一些經濟學家呢,他們對中國的經濟表面上發表的文章都說怎麼怎麼樣,但是他說他們自己從來不相信它這種預測,因為沒辦法預測,因為它實在是一個怪物,中國的經濟就是一個不符合常規的。

但是你如果從中共這幾十年來看它怎麼控制中國經濟就可以發現,從建政之後,殺地主啊,表面上是為了分錢,老百姓當然要支持,可是最後發現生產力是大倒退;那麼後來的公私合營,把這個民族企業家的經營權、所有權故意國有,一般人當然也無所謂,也不是我的錢。但是歸為國有之後發現,這個就是公私合營,最後就是變成了不死不活,最後文化大革命到了這個崩潰的邊緣;然後說算了,讓你們自己搞去吧,就是自由化了一點。那麼中國經濟就上來了。

為什麼?就是中國人的勤勞,他符合這種自然發展的規律,那麼數以億計的人不停的勞作,它自然就會有財富創造出來。這個過程中,中共如果順應自然,你只是一個管理者的話,那就像美國社會一樣,它自然各個行業蓬勃發展;你如果去控制它,你要它按照你規定的方向發展,那必然是損害了相關運作的機制,那這個社會就是畸形的,就會出現現在這個狀況。

主持人:好,我們再接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紐約的劉先生,劉先生您好。

劉先生:你好。中國這個銀行實際上是一個貪污腐敗的總根源,怎麼說呢?我講兩、三件事來說明這個事情。我看過一個材料,就是江綿恆曾經跟台塑集團王永慶的兒子王文洋在上海搞一個宏仁集團。結果這個銀行就給他貸款了64億美金,就等待這個台塑來給錢,但是台塑之後沒有錢來,但是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也不知道通過什麼手段就在銀行把這64億拿走。拿走以後中央也在追這個事情,究竟這個外商投資在哪裡?最後問王文洋,王文洋說這是假的,他是借我的名去弄,實際上我沒錢。這個事情就說明,這個事情並沒有人去追。

主持人:謝謝劉先生。我們再接聽下一位廣東的程先生,程先生您好。

程先生:我想說的是,銀行是貨幣的供應中心,中國的官員們不會把這一塊蛋糕分給其它企業,所以在中國除了國有銀行以外,其它銀行都發展不了,這是一個問題。另外一個問題,銀行很多錢都被官員拿走了,到底銀行裡面的儲備資金有多少?我們大家都不知道,而中共也不會讓我們知道這個數目。如果吳英這一類集資的人,國家能夠給他們集資成功的話,以後也有很多人會來集資,那麼國有的銀行裡面就少了很多錢,特別是對大陸的官員來說是很不利的。

主持人:謝謝程先生。我想程先生說的這個情況是不是也是一個原因?外資銀行也不讓進入中國呢?

杰森:程先生剛剛談到的是「蛋糕不願意分」,這很明顯。你敢分蛋糕,槍斃你,說你是民間集資就定性成詐騙罪。根本原因是什麼?因為它手中有槍桿子、有權力、有國家暴力機器,同時它又要賺錢,是一群人。這一群人又要賺你的錢,又有暴力機器,而法律又是它們制訂的。所以你可以看到,它可以用任何方法去做;中國很多問題就是這樣出現的。

我們反覆說一切的根源就是中國沒有經濟問題,中國只有政治問題。中國目前所有經濟領域裡的問題,歸根結柢都是政治問題。這就是溫家寶反覆的也在說要政治改革。其實中國改革已死,這種論調不但在經濟領域存在;在政治領域同時存在,是因為中共的存在。

你不去掉中共,中國沒有地方改革。因為它的利益已經固化了,整個利益集團已經固化;這個固化的利益集團擁有一切的時候,它絕不會把利益讓出來,你沒有壓力誰會把利益讓出來?

竹學葉:剛才講到沒有經濟問題,主要是政治問題。其實政治問題要嚴格說起來,也是中共的本性所決定的。歷史上任何一個朝代,你要說它是政治問題的話,那麼那種政治都是為了讓這一方土地上的老百姓能夠休養生息、能夠延續它的統治,能夠用符合自然的狀態去統治。你要強為的話,我們都知道強權不長久。但是中共本性就是強權,它沒有辦法符合自然狀態;它就像是一個毒瘤,你叫它不要毒害人,要與其它正常細胞和平共處,它做不來。

因為從一開始它所有的宣傳都是欺騙,它所有採取的政策都是為了維護政權,它這一路做過來了。一個人要是犯了一點錯誤,改正還是容易的;犯了一點大錯誤,改起來比較難一點;你要殺人放火了,你說我再改一改,可能就不允許你改了,因為你殺人了;你要殺的很多了,你說再允許少殺一點行不行?那當然也是不允許的。

如果把中國經濟這幾十年的本質給剝開的話,尤其是最近這十來年,從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之後,他拿出相當的國力用於支付迫害機器來維持迫害,如果把這種經濟的窟窿給抖出來的話,沒有人能夠原諒江澤民,也沒有人能夠原諒共產黨。所以共產黨的改革,它所謂「希望要改革」,到了今天這個地步它要想改,它自己都知道它沒有辦法把這個癥結給解開;它沒有辦法向公眾說:我們原來花了多少多少億迫害法輪功,現在我們不迫害了,我們就回頭吧!這個問題造成的傷害是沒有辦法彌補的。

所以你一方面說沒有經濟問題,是政治問題;另外一方面,政治問題本身也是非常態的政治,不是一般意義上的所謂怎麼管理這樣的一個政治問題。

主持人:我們再接聽一位河北魏先生的電話,魏先生您好。

魏先生:你好。我想說的是只要共產黨執政,老百姓就沒有好日子過。共產黨批評當年國民黨通貨膨脹,搶老百姓的錢;現在的共產黨不過也是如此。有個最形象的比喻就是,現在共產黨統治下的老百姓就相當於牛馬。還有就是老百姓能活命就行了,政府它就是每年8%,它的8%說的是GDP,但是圈錢的比例正好也是8%。就是現在老百姓都對這個事情非常痛恨,但是也沒有辦法。

主持人:好,謝謝魏先生。那剛才魏先生談到老百姓很痛恨,但沒有辦法,那我們今天也在討論就是說,溫家寶是希望要打破這種壟斷,那麼老百姓也沒有辦法,您剛才談到溫家寶也是一種感嘆。那您覺得像這種壟斷是不是有可能被打破呢?就是這種政治格局所引發的這種銀行業的壟斷?

杰森:我首先回應一下魏先生這個話,中共GDP說是8%,它的圈錢絕不止8%,它的財政收入每年增加是3倍,或者是百分之二十幾的增加,事實上它是靠GDP來拼命的圈錢,這是一方面,就是說在回答你的問題上。如果說溫家寶這個位置的人都沒有辦法改,他就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在中國就是宰相嘛,你一般人幾乎做不到那個,那麼如果他在中共體制那麼高的位置上他都改不了,誰能改?你作為一方老百姓誰能改?

而且方方面面的利益,你要突破多少利益集團來做這個問題,而所有利益集團背後的這個因素就是那個黨,那個黨它在控制一切。所以當你看清這一點的時候,我們省長是好的、我們縣長是好的、我們這兒有一個好書記,事實上這些想法都是很可笑的想法,你那個能做到什麼事呢?

事實上中國現在的經濟問題已經不是一個腐敗給老百姓造成的痛苦了,不是腐敗的官員,是制度性的盤剝,包括它的金融行業是個制度性的盤剝,包括它的房地產是個制度性的盤剝,方方面面很多都是制度性的盤剝,這不是一個貪官、兩個貪官的問題,這是一個整體上下、整個一個巨大的體系的問題。

竹學葉:我想我們回顧歷史啊大家都知道,共產黨這些年給中國社會帶來了一波一波大的波浪,大家都是記憶猶新的,幾千萬人非正常死亡,在國際上,中國人到現在為止,即使說經濟總量達到了第二位,但是中國人到世界各地去簽證都是很困難的,為什麼?就是說國際社會對中國社會它是不看好的,它並不相信你是一個真正符合國際秩序的一個體系。所以中國人他到國外來,他才能感覺到國外是另外一個狀態。但是怎麼樣才能達到這個狀態?我們就回憶一下當初胡耀邦、趙紫陽作為最高位置上的一個人,照樣是黯然下臺,老死,就是監禁狀態嘛。

那麼溫家寶現在這樣去說,實際上我覺得我們明白人就可以看得出來,中共的官員、中共的任何人他不可能改變中共的特性,而中共的特性決定了中國社會現在這麼一個狀態。所以很多人是覺得我沒有辦法,是因為你在這個體系中;但是如果我們大家都覺得這個體系實在是不應該存在,大家都有這麼一個願望,都覺得這個不能繼續下去,我們中國人要想生活的像人一樣,那可能真的擺脫這麼一個體系、擺脫這麼一個中共強加於我們的一個枷鎖,可能才能真有出路。

主持人:好,非常感謝二位的分析和評論,也非常感謝各位觀眾朋友的高見,那我們還有觀眾朋友在線上,很抱歉無法接聽您的電話,您下次可以打來。新唐人電視臺在美東時間的每個星期一、二、五的晚上9點到10點,以及現在這個時間,就是星期天的早晨10點到11點,都有《熱點互動》的直播節目,您都可以參與,熱線號碼是:646-519-2879。感謝各位觀眾朋友的收看,再見。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視頻:【熱點互動】中國國有銀行賺錢為何太容易?(上)

視頻:【熱點互動】中國國有銀行賺錢為何太容易?(下)

相關新聞
北京清華教授:中國銀行業比預期更糟
空頭大師:中國銀行體系如沙雕般脆弱
中國四大國有銀行10天存款回落1,500億
中國經濟的宿命
最熱視頻
【直播】5.30疫情追蹤:全球確診逾600萬
【一線採訪視頻版】舒蘭爆首例死亡 公安局癱瘓
【一線採訪視頻版】舒蘭浴池爆確診 當局恐慌
【十字路口】中共入侵5步驟 川普檄文砲轟
【世事關心】班農:暴政即將崩潰
【直播回放】SpaceX龍飛船載人上太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