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基因改造滅種黑幕:改變你的飲食

傑佛瑞.史密斯(Jeffrey M. Smith)

人氣: 36
【字號】    
   標籤: tags:

改變你的飲食

一九九六年,有人提供給葛瑞格‧布列特豪爾(Greg Bretthauer)一份他認為應該會很棒的工作,擔任威斯康辛州阿普爾頓(Appleton)中央非傳統性高中(Central Alternative High School)的教務長。

但是當他拜訪該校,親眼看見學校的情況後,他就完全不想要與這所學校有任何瓜葛。

他說那些青少年「不僅無禮、令人厭惡,而且態度惡劣」,整間學校已經陷入失控狀態。他們的員工編制需要增加一名警員來維持秩序,以及處理槍械問題。

不過到了一九九七年,這所學校開始出現近乎奇蹟般的變化,這都要感謝《食物與行為,一種天然關聯性》(Food and Behavior, A Natural Connection)一書的作者芭芭拉‧李德‧史帝特(Barbara Reed Stitt)。

她竟然在擔任出人意料的假釋官期間發現到食物帶來的深厚影響。當時對於每一位交給她照管的人,她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改變他們的飲食。一次又一次地,這些人的生命都有了轉變。

史帝特說:「自從我開始實施飲食治療計畫後,在一九七○到一九八二年間出現在我面前的假釋犯,超過八成都變成社會上既健康且具生產力的一份子。」

他們生命中的改變非常明顯,正如一位法官經常會對新來的假釋犯說:「我會把你交給芭芭拉‧李德,接著你要按照她告訴你的飲食指示去做。要是做不到,你的麻煩可大了,下次就得要進監獄。」

史帝特認為現在美國的學校面臨到很多問題,都是源自不良的飲食習慣。根據改變罪犯行為的經驗,她相信很輕易就可以影響這些高中孩子―或者根本不費吹灰之力。

她與身為生化學家的丈夫保羅來到當地的學校,一如往常提出不尋常的慷慨建議。搬走自動販賣機,拿掉加工食品,為學生準備營養豐富的新鮮食物,並看著他們的行為日漸改善。

史帝特夫婦會負擔這些費用。事實上,因為史帝特夫婦擁有天然烤爐(Natural Ovens)這家健康食品烘焙坊,他們的公司會把許多健康飲食送到學校,同時派駐他們的其中一位廚師到學校廚房。

學校的管理階層也欣然接受這項沒有附帶條件的提議,甚至期待能看見一些改變。他們獲得的是一次徹底的變革。

學校方面宣稱,孩子們表現良好,不再有逃學曠課的問題,也很少出現爭執的情況。成績進步了,教師們可以把時間花在教學上,而不必老是費心管教學生。

「開始這項飲食計畫後,現在我上課不會被打斷,也不會發生過去經常有學生找麻煩的情形。」瑪麗‧布魯葉特(MaryBruyette)老師這麼說。

就連那些最愛惹麻煩的學生也在這次變革中變好了,成果令人印象深刻。自從五年前計畫實施後,便沒有再發生械鬥、輟學、退學、自殘或吸毒等事件。

在布列特豪爾回絕該校教務長職務的四年後,他再次訪視這所學校,結果對眼前所見感到非常驚訝。

他說:「我碰巧因為另一項職務再次回到這裡面試,卻發現整個氣氛完全不一樣了。」他決定接下這份工作,最後還是成為該校學生的教務長。

位在同一區裡的其他學校也想有類似的改變。愛因斯坦中學(Einstein Middle School)做了一些適度的改變,按照校長的說法,孩子們變得「比較機靈也比較專心了」。

學校教科學的老師說:「我在這裡教了將近三十年的書,但我認為今年孩子的心比較靜,較容易溝通。他們似乎更懂事了。我本來打算今年退休,但原則上現在應該會再多教一年,這種感覺真的太棒了!」

學生們發現這些改變都來自比較健康的飲食。

一個女孩說:「現在我變得更加專心,同時感覺自己比較容易與人相處,因為現在我會用心聽對方要說些什麼,而不是只想著自己應該要對他們說的話。」另一名學生說:「如果你要準備大考,就會想要吃得好一點。」

「學生們明白在吃了健康的食物後,他們的表現就會變得更好。」督察長湯瑪士‧史庫倫(Thomas Scullen)說:「這讓他們變得比較專注,也讓他們變得比較快樂。」很多學生還當起健康食品的代言人。

這所學校轉型的新聞成為全世界好奇打聽的對象。他們每天都會在網站上收到詢問的請求,故事還被〈早安美國〉(Good Morning America)節目、紐西蘭的廣播電台,以及義大利的雜誌等眾多媒體製作成專題報導介紹。

幾年前,有一位該學區的教師進行一項類似的老鼠試驗。在一個籠子裡,有三隻吃垃圾食物的老鼠;另一個籠子裡的三隻老鼠則是吃健康食品。結果這兩組老鼠顯現出的差異十分驚人。

垃圾食物組的老鼠,根據史帝特所述:「變得非常孤僻而且不愛交際。」當牠們有互動時,通常就是在打架。

兩個籠子都放置了取自捲筒紙巾內圈的紙管。垃圾食物組的老鼠把牠們的紙管撕成碎片,而健康食品組的老鼠,則是一同蜷曲在紙管裡睡覺。

吃垃圾食物的老鼠似乎還捨棄了牠們正常的夜行習慣,在白天四處跑竄,逼得老師得要拿一塊布把籠子蓋起來,以免噪音太大影響到上課。

吃了兩個月的垃圾食物後,兩隻老鼠就合力把第三隻給殺死吃掉了。

三個月的實驗期結束時,他們讓兩隻吃垃圾食物的老鼠換吃健康食品。大約三個星期的時間,兩隻老鼠的行為再次回復平靜及溫和的狀態。

當擔任教師的路薏‧費里戈修女(Sister Luigi Frigo)得知這樣的老鼠實驗後,決定和她位於威斯康辛州庫達希(Cudahy)二年級的班級一起重複這項實驗,並且要連續七年不間斷地進行。

不過為了保護這些老鼠,她將食用垃圾食物的時間限制在四天之內。剛開始,她和學生們觀察老鼠一週的時間,把牠們的行為記錄下來。

接下來他們便餵食其中的三隻老鼠像是蜜糖玉米片、糖果或餅乾,以及健怡汽水等東西。隔了一天,她說:「牠們的行為產生徹底的改變。」

吃垃圾食物的老鼠,從善於社交、活動力高的動物變得懶散、反社會化。他們比較常清潔自己的身體,看起來神情緊張,會隱藏食物,同時也不再表演先前常做的「把戲」。

要用健康食品讓牠們恢復吃垃圾食物前的狀態,得花上兩到三個星期的時間。有一次,這個班級想要用同一批老鼠來重複做實驗,結果那幾隻動物根本連碰都不碰垃圾食物。@(待續)

摘編自 《欺騙的種子:揭發政府不想面對、企業不讓你知道的基因改造滅種黑幕》 臉譜出版社 提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