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服刑人員在獄中得法修煉的故事

  人氣: 20
【字號】    
   標籤: tags: ,

我在獄中接觸到一個服刑人員,叫伏車平(化名),三十多歲。由於犯攔路搶劫罪被判有期徒刑十三年。在監獄中服刑期間,右腳關節嚴重傷殘,成了一個跛腳的殘廢人。我剛入獄時,他知道我是因煉法輪功而遭迫害的,就很想和我接觸。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他問我:法輪功是甚麼?中共為甚麼要迫害法輪功?我根據他的接受能力,給他作了詳細解答。最後他問我:既然中共要迫害,為甚麼你還要堅持煉?我問他看過《西遊記》沒有,他說看過。我告訴他:法輪功可以使人修成神。他頓時眼睛大睜:「真的?」我嚴肅而又認真的說:「這是千真萬確的!如果你想修,我可以介紹你入門。你回去想想再談。」

過幾天他對我說:「我想好了,修煉法輪功。我這輩子身體已經殘廢了,沒有甚麼希望了,我決定修煉法輪功。成神仙!怎麼煉?」我說這個功法是高德大法,是以宇宙特性「真善忍」為標準指導修煉的,要求心性極高,處處事事都要按照「真善忍」標準做好人,做最好的人。現在監獄不能煉功,所以動作暫時煉不了,出獄後再煉動作,你出去後,只要找到法輪功學員,他們都會教你煉動作的。現在你就著重在提高心性上下功夫,打好心性基礎,出去煉功,功會長的很快。

我又給他講了甚麼是心性,怎樣提高心性,給他背了師父的法:「心性包括德(德是一種物質);包括忍;包括悟;包括捨,捨去常人中的各種慾望、各種執著心;還得能吃苦等等,包括許多方面的東西。」(《轉法輪》) 「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精進要旨》〈何為忍))

他不斷的點頭。我問他:你聽懂我的話了嗎?他說聽懂了!過後我又把《轉法輪》的《論語》、目錄和《真修》經文抄給他,叫他背下來,每天都要背幾遍。我告訴他,只要真心走進大法修煉,大法師父就會管他,就會給他從新安排今後的修煉道路,我告訴他要做好思想準備,遇到任何矛盾都要「忍」。

在監獄中除法輪功學員外,可以說都是社會渣子、垃圾,各類刑事、經濟犯罪人員,這類人心地狹小,狠毒,報復心極強,當個人利益受影響,互相之間是不寬容、不饒人的,打架罵人經常有。有一天中午吃肉,伏車平剩了點肉未吃完,用自己的飯碗把肉蓋起來,準備晚上吃,誰知到晚上發現他的剩肉連碗都不見了,而其他人的剩肉都在,就他的沒了。他找了半天也沒找著,他問我:怎麼辦?我告訴他:忍!這是提高你心性的機會來了,看你動不動心!他當時說:我不報告,也不罵人,忍了算了。第二天早上,他去拿碗,發現盛肉的碗又回來了,只是肉沒了。我又對他說,師父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轉法輪》)他笑了笑說:「就是。」

伏車平為學背師父經文,晚上在被窩中借燈光背,因室內燈暗,看不清楚,恰巧他的床臨近操場邊,他想:如果在操場上安上一個燈就好了,可以借用燈光看法背法了。他就這樣隨便一想,奇蹟發生了。「我的法身甚麼都知道,你想甚麼他都知道,甚麼他都能夠做。」(《轉法輪》)第二天監獄在操場上安裝了一個強光燈,照亮整個操場上空,說是預防服刑人員夜裏逃跑。這燈一安上,他的床頭被照得很亮,正好是他晚上學法背法的好地方。過後他問及此事,我告訴他:這是大法師父的巧妙安排。他點頭。

因他是真心修煉大法的,在學法背法的過程中,師父就把他的天目打開了。他告訴我:他每天都可以看到監獄上空中有很多像細麥草節一樣的發亮的東西,從天上降下來。還看到樹是重重疊疊的,一棵樹在他的天目中看是很多樹重疊在一起的,而且一層比一層顏色綠,很好看。我告訴他:好好修,師父把天目給你打開了,讓你看到這些東西,目地是增強你修煉的信心。他說:我知道。

我離開監獄時,他只剩一年的刑期了。我想,他出獄後,一定會按照大法的要求堅修到底的。

一個判重刑的服刑人員,當他真正認識了法輪大法後,在監獄惡劣環境中就能用「真善忍」的標準來衡量自己的一言一行,能做到與人為善,不爭不鬥,連犯人與獄警都覺得吃驚。而中共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逼好人「轉化」,它要把人們引向何方?這個問題不值得深思嗎?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19/一個服刑人員在獄中得法修煉的故事-255860.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以前是一位美術教師,因身體不佳提前退休。一九九八年初我喜得大法。十幾年的修煉,大法把我這個體弱多病、膽小怕事的弱女子造就成了一個能獨當一面的正法弟子,宏願慈悲救世人…
  • (shown)三位波蘭年輕人在看似非常偶然的情況下認識了法輪大法,並開始修煉法輪功。瑪麗亞看到靜坐的平和,還有免費教功的無私,因此嘗試了法輪功,她感受到能量場很大,所以就開始修煉了,煉法輪功後,瑪麗亞找到了內心的寧靜,她加入遊行、講真相讓更多波蘭人民知道在中國發生的事情,讓他們能夠採取行動來幫助;托馬斯有一些奇異的經歷,他在尋找答案,找到了法輪功,他參與將《轉法輪》中文翻成波蘭文出版;馬丁在尋找生活的意義,法輪功書中的哲學幫助打開了他的心…他說法輪功來自中國,法輪功無條件的幫了我,所以我也希望能幫助中國人,他建立了網站,並向中國人發送刊載法輪功訊息的報紙。
  • 經營歐式餐坊的一對年輕夫婦,呂升財和簡嘉美,每天開門總是滿面笑容迎接客人,男主內(掌廚)女主外(招呼客人),生意火熱的很。除了美食,店內還提供法輪大法修煉相關訊息給客人。來過一次的人,幾乎就成為歐式餐坊的常客,客人都很喜歡來這溫馨祥和的小餐館用餐,總覺得在這兒用餐,心情有說不出的美好感覺。六年前這對夫婦的處境可不是這麼相敬如賓的溫馨,一天見面經常是你罵我一句,我就回你十句…
  • (shown)用現在網絡上通用的說法,我是典型的八零後「草根」出身……半輩子在工廠勤懇工作(一直是「勞模」)卻弄得一身病的母親在買菜回家的途中,看到了一群人煉氣功(法輪功),聽這音樂怎麼就這麼舒服呢?再聽輔導員說可以強身健體,就也想跟著煉功祛病。這看似偶然而簡單的念頭,徹底改變了家人和我的命運。從在大法中受益,沐浴著法光,感受著師父的慈悲,到邪惡強加迫害後證實大法,我和母親分別在拘留所、勞教所、監獄等黑窩裡遭受過迫害(這些故事以後我也會寫出來)…我從向同修尋求援助,到現在年收百萬,在突破舊勢力經濟迫害,大法的無邊法力和對生命的改變就這樣看似無聲無息,卻又無處不在、無所不能的展現在我們的身上。
  • 我家在加拿大某地諧和街1號,我相信這是老師的一種點化,我想告訴大家大法的威力是如何給我家帶來和睦,尤其是大法如何改變了我父親,而他不是大法學員。
  •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誣陷,我和同修集體進京被截;集體走出去煉功被抓,被騙進洗腦班。幾進幾出黑窩,都以法為師,維護大法、證實大法,反迫害講真相(法輪大法洪傳慈悲救度世人的真相、法輪功受誣陷的真相、大法弟子反迫害的真相…)。
  • 一個德國人用德語譜寫的歌詞所傳達出的心境,與使用中文的中國大法弟子們的心境,沒有甚麼不同:法輪大法使修煉者越來越清澈,越來越與宇宙特性「真善忍」同化。其實,世界上所有民族的人們,都可以在法輪大法中找到完美的真正的幸福體驗。 因為法輪大法的原著文字雖是中文,但是真理的福澤之力是從來不受語種制限的。
  • 加拿大法輪功學員沿著通往國會的通道鋪上了50多個玻璃盒子,每個盒子裡都有一個加拿大人親屬、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證據和故事。國會議員安德斯先生來到集會現場並與在場每一位曾遭受中共當局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或家屬握手、擁抱。聽了法輪功學員講述的在中國遭受迫害的經歷時,他落淚了。
  • 1999年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台灣的法輪功學員人數卻增加了十多倍,突破數十萬之眾。在北美洲的美國和加拿大,成千上萬的人加入了修煉法輪功的行列;在地處南半球的澳大利亞和新西蘭,法輪功煉功點遍布各大城市;在歐洲,從冰島到希臘,從法國到烏克蘭…上億人修煉法輪功是西方以至全世界裡一道獨特的風景線。在南美洲和非洲,你同樣可以看到法輪功。跨越民族的語言阻隔、文化差異和宗教藩籬,各民族的法輪大法弟子收穫了修煉之福,當找到大法的那一刻,他們似乎都有著尋覓千百年,一朝親得見之感。
  • 悲痛之餘,有一句大法弟子唱的歌總在腦海裏縈繞「大法能解心中憂」(《洪吟三》〈清醒〉),於是我開始認真閱讀大法書籍,當時的心豁然開朗,看法前後判若兩人,關心我的人看到我的變化,也寬慰了許多。從此以後,每當我有事或心裏感到苦惱時我都會拿起大法書看。啊,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這樣大法幫我排除了無盡的煩惱,解開了我許多心結,伴我度過了最艱難的歲月。使我的心死灰復燃,重新找到了生命的真正意義,成為了一名真正的實修的大法弟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