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拋憂鬱 擺脫名利羈絆

明慧記者黃宇生

曾先生(後排戴眼鏡者)修煉法輪功後,擺脫憂鬱的人生,生活變得踏實而有意義。

  人氣: 17
【字號】    
   標籤: tags: , ,

現代的很多人,往往面對工作壓力很大時,吃不好睡不好,弄得精神緊張,家庭關係亮紅燈,生活中仿佛隨時有顆不定時炸彈會被引燃,弄得身心俱疲,苦不堪言。曾先生就曾是其中一例,幸運的是,曾先生於人生低潮時遇見法輪功,人生從此獲得改變。


曾先生(後排戴眼鏡者)修煉法輪功後,擺脫憂鬱的人生,生活變得踏實而有意義。(圖:明慧網)

憂鬱籠罩 得法契機

曾先生目前任職於台灣中山科學研究院,兩年前因為個人投資失利,工作上的壓力加上家庭關係一度緊張,晚上不易入睡,最後因為憂鬱而就醫,住院治療。

有一天清晨,他在居家附近的公園散心,被一陣悠揚的音樂吸引,原來是法輪功學員們的晨煉,他駐足觀望一會兒,熱心的學員上前打招呼,於是他便加入了學煉的行列。

曾先生表示,說起和法輪功的緣份,可以追溯至七、八年前,他上過九天學法教功班,他回憶當時看師父講法錄像時,就覺得師父很無私,法理也教得很清楚,他當時就挺喜歡的,只是因緣關係,當時並沒有真正開始煉。如今回想起來,萬事皆有安排,沒想到這看似人生的低潮,卻有更重要的意義在其中。

於是,曾先生從新參加九天學法煉功班後,深深體悟到師父於最後一講所提到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的法理,很多困難只要堅持走過去,回頭看就沒有甚麼了。當他再回去處理單位的工作,就想到師父的法理,真的咬牙堅持下去做,困難實際上也沒那麼難了。

學習向內找 家庭關係變好

漸漸地,曾先生的憂鬱好轉,精神狀況恢復得很好,當問題的衝擊上來時,他就會先靜下心來,不像從前,用情緒很激動地處理事情,緊張的婚姻關係日漸變好,與兒女的關係也緩解。現在,如果太太較為不理智地與他對話時,他會想到師父講的「向內找」法理,先想到自己說出去的話、做的行為是否有刺激到對方,也就能理解、包容妻子的情緒。

以前孩子問功課,曾先生會很不耐煩地說:「這不是以前講過了嗎?」現在修煉了,對於小孩也較有耐心。曾先生的改變,看在家人的眼裏,是很明顯的。雖然妻子是學其它法門的,但是非常支持曾先生修煉法輪功。

自身受益 開始講真相

曾先生從法輪功這裏找到人生重生的喜悅,他也慢慢了解到,法輪功學員為甚麼要熱心地向人講真相。因為不忍看到善良的人受到中共謊言的欺騙,誤解法輪功,他由衷期待了解「法輪大法好」的人們能有美好的未來。

於是,曾先生鼓起勇氣,向單位的同事、長官介紹法輪功,包括揭露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等等,他一開始講得不順,到後來,就越講越順。此外,他也參加台灣舉辦的聲援一億中國勇士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的遊行,期望更多人認識中共的邪惡本質,並支持中國的退黨大潮。

放下名利羈絆 明白人生方向

曾先生表示,中山科學研究院很自由,中午午休的時候可以與同事一同煉功。他是學理工的知識分子,對於《轉法輪》及其他經文的理解上,認為師父的法理講得清晰,如果只就科學角度去看問題會容易被侷限。

未修煉前,他在單位的壓力有一方面是來自對於升遷的追求,因此影響到身體健康。如今他從法理中想明白了,該是自己的不丟,不是自己的強求也求不來,他不再逃避工作的困難,因為面對與解決問題的過程中,就是在提升自己。這樣正面樂觀的思維,也在交談中,無形的影響著血壓高、工作壓力大的主管。

如今的他,不再陷於名利情的泥淖之中,知道人生的路該往哪裏走,生活充實,心裏踏實,所處的環境也變得平和。

的確,看完曾先生的故事,我們了解到,看似不順心的事情,其實背後卻隱藏著生機!朋友,您是否也願意給自己一次機會,來了解法輪功,或許會給你人生帶來意想不到的轉變喔!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23/得法拋憂鬱-擺脫名利羈絆(圖)-249384.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個德國人用德語譜寫的歌詞所傳達出的心境,與使用中文的中國大法弟子們的心境,沒有甚麼不同:法輪大法使修煉者越來越清澈,越來越與宇宙特性「真善忍」同化。其實,世界上所有民族的人們,都可以在法輪大法中找到完美的真正的幸福體驗。 因為法輪大法的原著文字雖是中文,但是真理的福澤之力是從來不受語種制限的。
  • 加拿大法輪功學員沿著通往國會的通道鋪上了50多個玻璃盒子,每個盒子裡都有一個加拿大人親屬、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證據和故事。國會議員安德斯先生來到集會現場並與在場每一位曾遭受中共當局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或家屬握手、擁抱。聽了法輪功學員講述的在中國遭受迫害的經歷時,他落淚了。
  • 1999年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台灣的法輪功學員人數卻增加了十多倍,突破數十萬之眾。在北美洲的美國和加拿大,成千上萬的人加入了修煉法輪功的行列;在地處南半球的澳大利亞和新西蘭,法輪功煉功點遍布各大城市;在歐洲,從冰島到希臘,從法國到烏克蘭…上億人修煉法輪功是西方以至全世界裡一道獨特的風景線。在南美洲和非洲,你同樣可以看到法輪功。跨越民族的語言阻隔、文化差異和宗教藩籬,各民族的法輪大法弟子收穫了修煉之福,當找到大法的那一刻,他們似乎都有著尋覓千百年,一朝親得見之感。
  • 悲痛之餘,有一句大法弟子唱的歌總在腦海裏縈繞「大法能解心中憂」(《洪吟三》〈清醒〉),於是我開始認真閱讀大法書籍,當時的心豁然開朗,看法前後判若兩人,關心我的人看到我的變化,也寬慰了許多。從此以後,每當我有事或心裏感到苦惱時我都會拿起大法書看。啊,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這樣大法幫我排除了無盡的煩惱,解開了我許多心結,伴我度過了最艱難的歲月。使我的心死灰復燃,重新找到了生命的真正意義,成為了一名真正的實修的大法弟子。
  • 我和春梅的緣是何時結下的不得而知,接下這個緣卻是在大法修煉中。早在九九年「七 •二零」 之前的一次集體洪法煉功活動時相遇,雙方都有似曾相識之感,又有相見恨晚之憾。從人這層面看,我和她的夫君同為軍人;她與我又都在大學任教。故此親如姐妹,情同手足,常在一起學法交流。然而好景不長,「七•二零」 之後我即退休,無奈離開南方之城去北方之都與兒女們生活在一起。雖身居兩地,常有電話相連,心是相通的。二零零一年初,聽說春梅因印發大法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惡人構陷,邪黨將她非法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12年後,我發現春梅比我想像的要好,好得多,與我倆十二年前臨別時相比(指外貌)沒有變化,甚至還年輕了。
  • 晴天霹靂,一向身體很健康的先生毫無預警的過世了。他在上班的途中昏迷在汽車裏,被路人發現,送去醫院搶救無效。這對蘇姍的打擊太大了,失去對家庭一向照顧無微不至的先生,她要獨自撫養四個幼年子女和負擔房貸。「為甚麼眼看好日子來臨卻發生了挫折?」「為甚麼苦難會發生在我身上?」這些問題總是困擾著蘇珊。在親人把法輪大法介紹給她後,她開始思索人生的深刻意義。她明白了人生的真諦,拋開一切糾纏不清的疑團後,她開朗起來。她說:「自從得法後,我對大法堅信不移。在修煉的路上,我不會停步,我要返本歸真。」
  • 二姐微笑著和我們說,剛開始出來講真相時,除了心性上的魔難之外,勞其筋骨也是很不容易的。我們那裡全是大山,有的地方柴草有一人多高,進去了出不來,走半天也找不到一條路。我一個女人家,從來沒有一個人走過山路,首先遇到的就是害怕。每當怕心出來時,我就提醒自己:你是大法弟子,你是神,你還有什麼可怕的?只要這樣一想就不怕了。有的村子需要爬三、四道山梁才能趕到,最遠的村離家有四、五十里遠。有時候天不亮就走,等趕回家都半夜了。到冬天山上的積雪有一尺多厚,鞋裡都灌上了雪,又化成水,再結成冰。有時也覺得苦得不行,但一想到山裡這麼多可憐的世人,如果我不去救他們,誰去救啊。就不覺得苦了。
  • 但是她想,個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法上的事再小也是大事,何況救人這麼十萬火急的大事呢。從那以後艷艷經常和同修們一起到外地鄉村去講真相救度世人,早上早早走,晚上很晚才回來,一天往返二、三百里。有時晚上到外地鄉村去散發真相資料,第二天早晨才能回來。聽說講真相小組在前後半年多的那段時間中,先後去了一百多個大小村落,有一萬多人明白了真相,六千多明白真相的世人退出了邪黨組織。艷艷和我說,她在和同修們一起整體出去講真相救度世人那段時間,感到了從來沒有過的提高和昇華。
  • 台灣宜蘭縣蘇澳法輪功學員游本育在一九九九年時,因為看到「四•二五事件」的新聞報導後才走進法輪功修煉,他說:「回想當時報導提到法輪功學員去上訪時,沒有口號,沒有擴音喇叭,沒有投擲雞蛋,也沒有帶甚麼抗議的東西,還很規矩的排隊,有的在煉功,我就覺得可笑,心想這樣能使上甚麼作用?同時覺得在共產黨極權社會裏面的人連抗議都這麼奇怪。但是電視上卻報導說他們離開時,沒有留下垃圾,甚至連警察丟的煙蒂都撿起來帶走,這讓我很驚訝,心想一定要了解法輪功到底是甚麼。」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