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寧】看看大陸武警醫院如何掙黑心錢

楊寧

【大紀元2012年04月20日訊】曾經在大陸不少家醫院的網站上都可以搜尋到器官移植的廣告,有些不僅有中文版,而且還有針對國際市場的英文、日語、韓語等其他語言版本。比如,設在瀋陽的中國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的國際移植(中國)網絡支援中心(www.zoukiishoku.com)2004年曾經在回答外國患者諮詢時,多次提到「活體腎臟移植」,並稱「肝臟移植,最快只需一個月,最慢不超過 2個月左右;腎臟移植最快一週,最長不超過一個月即可以尋求到相匹配的供體」。

器官移植的高額利潤

如此「高效」的移植手術,自然價格也不菲。據該支援中心的費用表顯示:腎移植6萬多美元(約合40 多萬人民幣),肝移植10萬美元(約70萬人民幣),肺和心臟器官更貴,要15萬美元(約合120萬人民幣)以上。

另據《鳳凰週刊》2006年報導,隨著國外患者與日俱增,移植手術費用也逐漸上漲。2004年初,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又稱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的肝臟移植手術費用為3.2萬美元(約合人民幣25萬元)左右,到2005年,治療費用已經超過了4萬美元(約合人民幣33萬元)。

那麼每年有多少人做器官移植手術?以天津的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為例,根據《三聯生活週刊》2004年報導,大陸來此做移植手術的除了有錢的生意人和官員外,還有數萬海外病人。「除了韓國人外,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還有來自日本、馬來西亞、埃及、巴基斯坦、印度、沙特阿拉伯、阿曼和港澳台等亞洲近20個國家和地區的患者前來就診。在該醫院4樓,經常可以看到圍著頭巾,穿著長袍的阿拉伯人,病區中心的咖啡廳儼然成了『國際會議俱樂部』,不同膚色、不同種族的人在此交流看病心得。

再看看東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兼2001年成立的武警部隊肝移植研究所所長的沈中陽的「驕人」數據就知道上述描述不虛。截至2004年4月,沈完成了肝臟移植1000餘例,佔全國總例數一半以上。至2005年3月,沈完成了第1600 例肝臟移植手術,居世界前列。

高額的收費 (背後是廉價的供體來源)後面是高額的利潤,以沈中陽做的1000例肝移植手術為例,每例單是手術費為25萬元計,收入就高達2.5億,而且從2004到2005年一年的時間,就完成了600例肝移植手術,收入達1.5億。器官移植無疑成為暴利行業。2007年7月18日的《南方週末》亦披露:「急劇膨脹的業務,讓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獲得巨額營收。據此前媒體報導,僅肝移植一項,一年即可為中心帶來至少1億元的收入。」

巨額的收入使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繼續擴大。2006年9月,東方器官移植中心新大樓啟用,這棟大樓投資1.3億、擁有500張病床,總「病床年週轉率」可達上萬次,外科手術中心可同時進行9台肝移植及8台腎移植手術,也因此成為亞洲規模最大的器官綜合立體移植中心。

而通過網絡搜索,我們發現,在《中華醫藥雜誌》、《武警醫學》、《新疆醫科大學學報》、《人民醫學》、《寧夏醫學》、《護理研究》等多家雜誌上登載了來自軍隊、武警醫院醫生及護士有關器官移植手術方面的文章,文章均沒有披露器官的來源。如2005年2月出版的《武警醫學》登載了北京武警總醫院一名叫雷志禮的麻醉師的一篇文章《肝移植手術的麻醉處理》。該文透露:2002年中國完成肝移植手術600例左右,2003年僅武警總醫院就完成103例肝移植手術。也就是說,武警總醫院一年就獲利2千多萬。

另一家頗有名氣的解放軍總參謀部總醫院(也稱解放軍第309醫院)器官移植中心在其介紹中稱「移植中心是我部重點效益科室,2003年毛收入 1607萬元,2004年1-6月份為1357萬元,今年(2005年)有望突破3000萬元。」

從事器官移植的多是軍隊武警醫院

在中國大陸,從事器官移植手術的多是軍隊武警醫院或與之有合作關係的器官移植醫院。據悉,器官移植是中共軍隊、武警醫院發展最為活躍的領域之一。據《三聯生活週刊》2006年4月報導,「中國98%器官移植源控制在非衛生部系統」,也就是控制在軍隊武警系統。

解放軍總後勤部衛生部部長、原第二軍醫大學校長張雁靈2008年12月也曾在新華網上說:「1978年,全軍只有3所醫院能做腎臟移植。現在全軍能開展肝臟、腎臟、心臟、肺臟移植和多器官聯合移植的醫院已經有40所,佔全國總數的四分 之一。」

衛生部2008年8月啟動的「腎移植科學登記管理系統」 (CSRKT,www.csrkt.org)的數據中心就是在解放軍第309醫院。軍隊醫院在中國大陸器官移植領域的地位可見一斑。

此外,如前文提到的中國醫科大學原來是軍隊建立的軍醫學校,因此與軍隊還保持著某種密切的聯繫,而東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沈中陽同時還是北京武警總醫院「武警部隊肝移植研究所」所長。

為何從事器官移植手術的多是軍隊武警醫院?這是因為醫院器官移植的發展,最重要的保障就是能掌握足夠的器官來源,而這正是軍隊武警醫院的優勢。

軍隊武警醫院器官的來源

從中共1949年建政開始,活摘死刑犯器官就由軍隊或武警的醫生執行。1999年7月,江澤民掀起鎮壓法輪功的運動後,在江的血腥政策下,在暴利的驅使下,軍隊武警醫院利用其便利條件,從利用死刑犯器官轉到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上。而一些能把器官移植做得規模很大的非軍方醫院,很大程度上也是由於主刀醫生與軍隊醫院關係緊密,甚至本身就是軍隊、武警醫院的醫生。比如沈與武警部隊的密切聯繫,是其所負責的幾個移植單位可獲得新的器官來源的重要因素。

為甚麼可以斷定軍隊武警醫院的器官主要來源於法輪功學員?根據2006年加拿大人權律師麥塔斯和前國會議員、人權活動家喬高的調查報告《血腥的活摘器官》顯示,死刑犯根本撐不起大陸器官移植市場。他們認為至少4萬失蹤的法輪功學員與器官移植有關聯。

以2006年為例,當年被處決的死刑犯為8000人,但接受器官移植人數卻有至少1萬2千人,中間至少4000人的缺口來自哪裏?很顯然,這與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是相吻合的。中國器官移植的發展有兩個顯著的變化時間點:一是2000年的突然增加,二是2007年的突然減少。2000年正好是法輪功被大規模迫害之後,而2007年則是在中共活摘器官在全球曝光,活摘條件被抑制。

而且至關重要的是,通常國外醫院器官配型平均時間為一到兩年,有些甚至更長,而在中國醫院對外廣告中的快速配型只有一週到二個月,這只能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中國醫院手裡掌握著足夠的供體。由此可以推斷,有一個活著的人群,他們十分健康,他們的器官可以隨時被摘取。符合這個條件的只有法輪功學員。顯而易見,關押這些人的正是軍隊和武警。

由於軍隊和武警對外保密的緣故,外界對於他們如何摘取器官和調配器官,所知不多,但幾年前據瀋陽老中醫披露,至少在瀋陽地區,有一個從關於法輪功學員的集中營到醫院的地下活體器官交易市場,而其中的推手正是軍隊和武警。《血腥的活摘器官》報告也顯示,中共軍方廣泛參與了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軍隊可以進入監獄,接觸犯人。他們的操作比民用醫院更隱蔽,法律影響不到他們。」

滾滾財源背後的罪惡

也正是從迫害法輪功開始,軍隊武警醫院財源滾滾,而這滾滾的財源背後隱藏的是「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而主導這一罪惡的元凶正是以江澤民周永康為首瘋狂迫害法輪功的邪惡之徒。

由於2006年活摘器官的罪惡被知情人踢爆,並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關注和譴責,中共衛生部於07年發文嚴格限制國內醫院為外國人實施器官移植手術。然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並未停止。

今年2月,王立軍投奔美領館時,將薄熙來指示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相關證據(錄音、密件等)及政法系統下達的對法輪功及異議人士的鎮壓文件交給了美方。作為回應,在兩會期間以及其後召開的中國人體器官捐獻試點工作會議上,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承認,死囚器官是大陸器官移植的主要來源,但仍迴避活摘法輪功學員的事實。

天理昭昭,疏而不漏,所有犯下如此血腥罪行的參與者在泯滅良心的同時,也將自己的未來交給了正義之神進行審判。期待著這一天早日的到來。

相關新聞
武警醫院盜賣活人器官 被害者有冤無處伸
深圳市武警醫院用法輪功學員做人體實驗
【投書】腎移植手術武警醫院做的多
大陸武警醫院都在做移植 中醫院也不例外
最熱視頻
【欺世大觀】「奇襲白虎團」翻轉 陳屍10萬主演打臉
【重播】專訪《蠶食美國》製作人鮑爾斯
【遠見快評】「移交」啟動 拜登「白等」?
【新聞看點】拜登選帶「病」閣員 墨菲遭死亡恐嚇
【拍案驚奇】阻川普連任 揭祕全球大重構計劃
【西岸觀察】拜登自命組閣「新瓶裝舊酒」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