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一頁 「四‧二五」專訪

話說當年四二五:法輪功是社會穩定的基石
明慧記者英梓渥太華報導

紀念「四二五」十三週年,渥太華法輪功學員在中國駐加拿大使館前請願,並呼籲停止迫害。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逾萬名法輪功學員到位於北京中南海附近的府右街信訪辦公室集體上訪,希望政府釋放天津警察無理抓捕的四十多位當地法輪功學員,並停止自一九九六年開始的對法輪功的打壓,「四二五」上訪翻開了法輪功學員十三年和平理性反迫害的第一頁。

紀念「四二五」十三週年,渥太華法輪功學員在中國駐加拿大使館前請願,並呼籲停止迫害。記者採訪了加拿大參議員康希格里奧‧蒂尼諾(Consiglio Di Ninio)、資深政治家、前亞太司司長大衛‧高和當年經歷過四二五的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學員是社會穩定的基石 迫害元凶應受到審判

談到法輪功學員的和平上訪,加拿大參議員康希格里奧‧蒂尼諾(Consiglio Di Ninio)對此讚譽有加,他說自己有幾個朋友是法輪功學員,他說:「他們都是非常好的人,他們是出色的加拿大人,我非常尊敬他們;他們誠實可信、勤勤懇懇,我對他們的感覺都是正面積極的。」

對於中共並以社會穩定等藉口打壓法輪功,大衛﹒喬高在接受採訪時說:「這是中共的宣傳,相反,法輪功才是社會穩定的因素,他讓人們健康、讓人做更好的人,不論是在加拿大,還是在世界其他一百多個國家,法輪功對社會只有益處;很顯然,法輪功給中國帶來了巨大的積極影響,因為那裏有大量的人修煉。但是偏執的獨裁者江××發動了迫害,他無法容忍任何他不能控制的事,他控制不了法輪功,就對中國人民和國家做了極其可怕的事。如果他還活著的話,我希望他在反人類罪的國際法庭受到審判。」

四二五的親身經歷者:請願群眾被便衣帶領

來自北京的李暮霞女士,十三年前的今天參加了萬人上訪,她每次回想起來當年的請願,十三年前的情景都歷歷在目,她說:「上訪的前一天晚上,大家學法後,輔導員給我們讀了被稱為『科痞』的何祚庥寫的一篇不實的、污衊法輪功的文章,而且那時天津的警察還非法抓捕了一些法輪功學員。為此,我感到應該去上訪,向政府反映情況。」

她說:「因為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發生的,對法輪功的騷擾從一九九六年就開始了。他們今天能抓天津的人,明天就會抓上海的人,後天抓北京的 人,……能讓這樣的事繼續發生嗎?我們要講清相,我們相信政府才去上訪。」

「第二天,我和院裏另外的兩名同修一起到了信訪辦。下車後,我們被一個便衣帶領到了國務院上訪辦西門附近的一個幼兒園門口。當時,年輕的法輪功學員整齊地排隊,老年人在後面。那麼多人卻一點聲音都沒有,走的時候,連垃圾都收走了。我想,只有法輪功學員才能做到這一點,我們是修『真、善、忍』的。如果大家都像法輪功學員的話,這個社會才真的穩定了。」

因四二五與法輪功結緣並走入修煉

蒲槐林女士來自台灣,在加拿大生活多年。她是在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和平請願活動之後才知道法輪功的。她回憶說:「我是在CBC上看到法輪功學員上訪的新聞的,覺得很好奇,法輪功學員面對那樣殘暴的政權,能夠那樣平和理智。之後就想去進一步了解法輪功。」

「那時我身患紅斑性狼瘡,醫生說是絕症,我中醫、西醫、氣功所有的治療方法都看遍了,還是不見效。聽說法輪功之後,我開始嘗試到公園煉法輪功,並開始讀《轉法輪》,十三年過去了,身上的所有疾病都消除了。」

蒲女士修煉後,為了幫助停止發生在中國的迫害,她也經常參加各種和平請願活動,她說:「我是憑著自己的良心走出來的。法輪功無條件的讓人淨化身體、祛病健身,又教人向善,做真善忍的人,這是社會最穩定的因素,到哪裏去找這樣好的功法?江澤民集團打壓這樣一群人,甚至採用像活體摘取器官這樣的殘酷手段,它們真的比魔鬼還邪惡。」

環境專家:四二五上訪為世人樹立了榜樣

環境學專家雷適中博士接受採訪時說:「中共打壓在先,法輪功學員上訪在後。法輪功學員的上訪是完全和平、理性的。」

「法輪功學員是在實踐信仰真善忍;給中國人,也給世界上的人樹立了榜樣。包括本地的華人看到報導,看到法輪功學員上訪後,最後連垃圾和廢紙都帶走了,都對法輪功學員很敬佩,有的人甚至有人因此而走入修煉。如果每個人都能像法輪功學員那樣處理矛盾衝突、表達心聲,這個社會才是真正穩定 的。當時,甚至是西方的媒體報導都是很正面的。」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27/話說當年四二五-法輪功是社會穩定的基石(圖)-256293.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家住武昌中山路的周建剛,在修煉法輪功後,不僅使其身心受益,道德昇華,還使其原本已破裂的家庭開始變的和睦。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輪功被中共邪黨迫害後,因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周建剛先後數次被非法抓捕、關押,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十年重刑,在琴斷口監獄重管隊,周建剛被暴打致高位截癱。武漢市「六一零」和監獄方為了封鎖消息,在周建剛刑滿到期之日,將他秘密劫持到一個隱蔽的地方,並且威脅家人,不許將周建剛的去向告訴法輪功學員。
  • 現代的很多人,往往面對工作壓力很大時,吃不好睡不好,弄得精神緊張,家庭關係亮紅燈,生活中仿佛隨時有顆不定時炸彈會被引燃,弄得身心俱疲,苦不堪言。任職於台灣中山科學研究院的曾先生曾經是其中一例,幸運的是,曾先生於人生低潮時遇見法輪功,人生從此獲得改變。
  • 我在獄中接觸到一個服刑人員,叫伏車平(化名),三十多歲。由於犯攔路搶劫罪被判有期徒刑十三年。在監獄中服刑期間,右腳關節嚴重傷殘,成了一個跛腳的殘廢人。我剛入獄時,他知道我是因煉法輪功而遭迫害的,就很想和我接觸。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他問我:法輪功是甚麼?中共為甚麼要迫害法輪功?我根據他的接受能力,給他作了詳細解答。最後他問我:既然中共要迫害,為甚麼你還要堅持煉?我問他看過《西遊記》沒有,他說看過。我告訴他:法輪功可以使人修成神。他頓時眼睛大睜:「真的?」我嚴肅而又認真的說:「這是千真萬確的!如果你想修,我可以介紹你入門。你回去想想再談。」
  • (shown)趙連浩先生,韓國人,外表樸實、隨和沒有架子,今年五月底來台灣師範大學學習中文。「因為我很渴望參透大法,而師父李洪志先生是中國人,並且有關大法的書都是用中文寫的,所以我來台灣一邊在大學讀中文,一邊跟台灣同修一起修煉大法。」趙先生訴說著來台的原因。…他身體也很敏感,在學煉功法時,他發現前方有法輪一直轉。他說:「每天學法煉功時,四週都有法輪一直轉一直轉的。身體被調整清理,一個禮拜後我就出去弘法了。」趙先生感到法輪大法真是太大了,太好了。他覺得現在得到真理了,知道了人要返本歸真,每天學法、煉功與講真相的生活過得很充實,很有意義。
  • 黃明勝說:「那是一九九七年的一月,去上了法輪功九天學習班,看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並且學會五套功法。每次煉完功後,感覺身心很輕鬆愉快,很舒服。」不知不覺的,他再也沒有背痛的困擾了。修煉法輪功,對於祛病健身有著意想不到的神奇效果,這種實例在法輪功學員中俯拾皆是,沒有甚麼稀奇。黃明勝說:「我受益最大的是心性方面的提升。還有很多從小到大所遇到或聽聞到的,現代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在法輪大法中都找到了答案。」
  • 作為一名法輪功學員,我時刻按照師父的教誨,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大法師父叫我們要修成無私無我,凡事為他人著想,所以在修煉之後的行醫生涯中,我對每一位病人認真負責,並且根據他們的身體狀況合理的提供治療方法,而不是多用藥、濫用藥,不需要吃藥能好病的,我就建議病人休息或者教他們一些物理療法,吃點藥就可以治癒的病人我就不給他們輸液,同樣能治病的藥我選最便宜的,這樣幾年下來我贏得了無數病患的信任和依賴。
  • (shown)我悟到信師信法不是停留在嘴上的,只有做到才是真正的修啊!當我們真正從法上悟上來,提高上來,形成整體之後,我又看到了第五天時出現許多法輪的景象。在發正念時,還看到小紅、小君兩位同修的身體都被紅光罩著,接著看到三個單手立掌、腳踩蓮花的女佛緩緩升上天去。我明白這是慈悲的師父在鼓勵我們做好自己的使命。
  • (shown)本故事中的主人公雨蓮是一位九五年得法的年近古稀的老年大法弟子,這場邪惡的迫害發生以來,雨蓮在偉大師尊的慈悲加持和呵護下,身背真相資料到親友中、到農村中去講真相救世人,幾乎走遍了全縣的山山水水,成千上萬的世人從她那裡得到了福音,喜得救度。下面就是她在同修幫助下自己寫出來的一篇感人至深的體會。
  • 台灣宜蘭縣蘇澳法輪功學員游本育在一九九九年時,因為看到「四•二五事件」的新聞報導後才走進法輪功修煉,他說:「回想當時報導提到法輪功學員去上訪時,沒有口號,沒有擴音喇叭,沒有投擲雞蛋,也沒有帶甚麼抗議的東西,還很規矩的排隊,有的在煉功,我就覺得可笑,心想這樣能使上甚麼作用?同時覺得在共產黨極權社會裏面的人連抗議都這麼奇怪。但是電視上卻報導說他們離開時,沒有留下垃圾,甚至連警察丟的煙蒂都撿起來帶走,這讓我很驚訝,心想一定要了解法輪功到底是甚麼。」
  • 但是她想,個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法上的事再小也是大事,何況救人這麼十萬火急的大事呢。從那以後艷艷經常和同修們一起到外地鄉村去講真相救度世人,早上早早走,晚上很晚才回來,一天往返二、三百里。有時晚上到外地鄉村去散發真相資料,第二天早晨才能回來。聽說講真相小組在前後半年多的那段時間中,先後去了一百多個大小村落,有一萬多人明白了真相,六千多明白真相的世人退出了邪黨組織。艷艷和我說,她在和同修們一起整體出去講真相救度世人那段時間,感到了從來沒有過的提高和昇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