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紅塵迷霧

王金丁
font print 人氣: 24
【字號】    
   標籤: tags:

一、小和尚還有這門功夫?

薄霧散去後,從徑山寺山門迤邐下來的楓樹由白色成了灰綠,現在又回到驕恣的褐紅色了,可仍不見小和尚蹤影。小箭子抬頭望向徑山寺,只見巍峨的山門孤寂的聳立天空,心裡沒了性子,就點起腳尖躥上了一棵高大的楓樹枝杈。

五里坡從擎天的峭壁下鋪陳至徑山寺山門前,也只是村裡郊外方圓百十幾里的村莊,攀在楓樹上,小箭子長眼第一次從徑山寺腳下看清楚了五里坡的樣子,這時卻急著撥開楓葉,找尋今兒個陪小和尚買燈油的地方。楚婆婆的油坊子村子裡早熟透了,逢初一十五的,也常望見山前山後、東村西莊的油舖、寺廟、商販子盡趨往那油坊子的路上,只聽說在莊東外緣河邊上,可自己從沒照探過。小箭子眼珠子細細的往那河緣睃了一圈,才發現坊子藏在一片桃花林裡,屋前隱約能瞧見堆了個大桶子。

小箭子從楓葉間看到了街道上南來北往的車馬,夾雜著摩肩擦踵的人群,雖然聽不見聲音,卻能感受到街坊上正吵嚷著。越過紅牆綠瓦往前邊望去,毗著一片矮屋,飄忽間能覷見清風客棧擎起的旗旛。再穿過村尾的月彎橋,往右邊樹林望去,一輛驢車正搖晃著車篷子,踱過一段淺水的便橋,小箭子瞧出是海二叔的驢車,後面還尾隨了幾匹老馬,都馱著滾圓滾圓的包袱,這趟車程是快活了海二叔了。

忽然,耳邊傳來一聲呼哨,小和尚總算在山門出現了。小和尚腰間裹著個小褡褳正下著石階,小箭子待要溜下樹來,卻看見小和尚已一股煙飄至腳下,嚇得小箭子張大了嘴巴,心裡叫著,小和尚還有這門功夫?就順著風勢滑了下來,腳尖在小和尚頭上點了一下,一聲「誰拍我的頭」還沒落實,小箭子已站在小和尚面前。

二、從沒嘗過的滋味

「逛集子去!」小箭子拽著小和尚手臂就望鎮坊上奔去,小和尚冷不防踢著了石頭,翻了兩個筋斗,叫了一聲,從地上爬起來時,已吃了一臉泥土。看著小和尚狼狽樣子小箭子嘴上嘲笑著,心裡卻仍然狐疑著,這和尚可有功夫啊?

經過燈籠鋪時,燈籠掛滿了天空,師傅正低頭瞇著眼翻看一只半成型的燈籠,幾個小孩兒從燈籠下嬉鬧著跑了過來。這時,旁邊茶館裡傳出來一陣吆喝聲,小箭子瞧見館裡圍了一堆人正賭在勁頭上,就把小和尚按在燈籠鋪前石頭上,指著燈籠師傅說:「您跟這師傅聊聊,我去玩它兩把,撈了燈油錢就回來。」小和尚正待喊住他,小箭子已經擠進了人群裡。

這裡桌上幾個人正往大磁碗裡擲著骰子,小箭子蹲在桌旁,偏著腦袋只顧聽著碗裡輕脆的聲音,也不看眾夥一眼,悄悄的掏了碎銀子往桌上押了,頭一回輸了,又押了一點,做東的黑漢子斜著眼睛睨了他一眼,小箭子也不理他,還是歪著腦袋,這回銀子又被搜走了。小箭子換了腳蹲踞著,喉裡輕咳了兩聲,從懷裡掏出兩個晶亮的大銀子往桌上放了,搓著手掌攥起碗裡三個骰子,望眾夥睃了一圈,就把骰子拋進碗裡。三個骰子嘩啷嘩啷轉著不肯停下來,看著第一顆骰子先停在六點上,小箭子手指尖暗暗運起功來,兩個骰子也慢了下來,碗裡的聲音跟著小了,那兩個骰子晃啊晃啊,好像要停下來的意思,大夥睜大眼睛看清楚了閃的正是六點,這時,桌面上只聽得眾夥呼吸跟骰子轉動的聲音。小箭子不動聲色,拿手指在空中點著骰子,嘴裡老道的喊了一聲「六」,骰子就定住了,碗裡三個六點,眾夥一陣譁然。小箭子一語不發,將桌上的銀子掃進袋裡,轉身就往外走,那夥人那肯放他,都追了出來把小箭子圍住,小箭子不理不睬,正要飛身躍起,卻被一個聲音給懾住了,只見小和尚撥開人群,立在圈裡,拉起小箭子手臂說:「把銀子還給他們。」小箭子想不到這和尚會來這一招,只好悻悻的把銀子撒在地上,正驚訝著摸不著頭緒時,已被小和尚攛到了燈籠鋪前,那師傅身旁正吱吱喳喳的圍了一群小孩,這時,小箭子還在狐疑著,小和尚這趟怎跑得這麼快?

小箭子越想越不是滋味,心裡窩著股悶氣,就在路邊買了兩根棉花糖,分給小和尚一根,自己沾了一口,就拉著小和尚拐進巷弄裡,逕自來到石廚子的麵攤前。給小和尚叫了碗素麵,自己要了牛肉麵。那石廚子掀開鍋蓋,鍋裡冒著煙霧,一下子,素麵先端了上來,湯上還有幾片青菜葉片飄浮著,小箭子就叫小和尚先吃了。一會兒,牛肉麵也來了,小箭子正拿起湯匙,見小和尚彎過身子瞧著對街一家畫鋪,就趁機舀了牛肉湯,摻進小和尚碗裡,自己捧起碗大口吃了起來,一面催著小和尚吃麵,卻打心裡竊笑著,抬起頭從碗邊上看到小和尚喝了湯,眉頭突然皺起,湯下了肚,臉色卻又舒展開來,小箭子問:「小師父,好喝嗎?」小和尚望著小箭子說:「好喝,這可是從沒嘗過的滋味。」

三、鈴聲裡帶著桃花香氣

小和尚領著路往楚婆婆的油坊子裡去,小箭子才知道,原來是出東門外往河邊的小徑走。過了河果然看見一片桃花林,路上有挑著擔的,有提著桶子的,三三兩兩從林子裡出來,都是從油坊子買了燈油的,經過時還和小和尚招著手,看來小和尚是這裡的熟客了。小箭子眼尖,飄來飄去找著了那條小河打桃花林裡竄出來,看到滿地掉落的桃花,一時心情輕鬆起來,就跑進樹林裡,去尋找小河的源頭了。小和尚趕上去,交待循著腳跡的路上走,小箭子還是林裡林外四處竄,一忽兒撿了幾個爛桃子給小和尚,一忽兒又不見了蹤影。

小和尚步上幾個台階,一爿茅屋出現眼前,轉過側首矮牆角門,就有一片綠草從腳下斜坡綿延至桃花林旁的水湖邊,遠看那湖面籠著一團煙霧,靜寂中忽然傳來一串串銅鈴聲,小和尚往那湖邊望去,卻見小箭子正敲著湖邊涼亭裡的風鈴。「小師父,這裡景致可真好,您早不帶我來。」小箭子朝小和尚奔了過來,說著,原來從桃花林盡頭的岩石上瀉下來一泓澗水,匯成小河,流到了桃花林外,一些竄不出去的小水流就圍成那圈碧綠的湖水了。聽小箭子這一說,小和尚彷彿領會了什麼,銅鈴聲一圈圈迴響著,聲音裡還帶著桃花的香氣,小和尚一時沉靜了下來,跑了這麼多趟楚婆婆的油坊子,今兒才得在湖邊聽這銅鈴聲,心裡想著,這可是小箭子才做得來的事了。

小和尚指著前面的屋坊說:「那就是楚婆婆的油坊子了。」小箭子往遠處望去,幾個漢子在坊子裡裡外外走動著,就跟著小和尚趕了過去。坊子裡還有層層的院落,這時,從院裡走出一個老婆婆來,見了小和尚就問:「這是小箭子了。」小箭子見過了楚婆婆,就跟著走進屋坊天井裡,早有一擔子燈油停在簷下,陽光從天井照進來,桶子裡還晃映著廊柱旁的一株桃花。楚婆婆向小和尚說:「小師父您找這清風客棧的小箭子是找對了,小箭子哥功夫了得,五里坡沒人不知道。」小箭子向楚婆婆躬了身說:「承婆婆看得起,寺院的這小小兩桶子燈油,我小箭子還幫得了忙。」小和尚摸著了小箭子心理,睨著桶子裡燈油還只盛了七、八分滿,就說:「憑著小箭子哥的功夫,今兒個這活兒還便宜了他,這燈油要再滿點,才夠小箭子哥味兒呢。」小箭子心上也跟著滿了起來,揚著眉四處瞧著來往的客人說:「小師父就儘管加吧,也讓我多積點功德。」楚婆婆看著說起了勁,就喚了個漢子提了燈油過來,給桶子裡添成了九分滿,說:「不收錢了,就煩小箭子哥多使點力氣,幫我這老婆子作點功德吧。」

這時有童子端了山茶過來,小和尚道了謝,接過來一口一口啜著,小箭子仰起脖子一口喝了,道了聲「好茶」,抹了抹嘴巴說:「起程吧。」就拿了匾擔挑起那兩桶子燈油,自己先站穩了腳步,瞧著燈油在桶子裡還自顧晃蕩著,心想這擔燈油重是不重,可要走個兩、三里路,還得叫那桶子裡的燈油不能亂竄,眼看一旁那老婆子跟小和尚還瞧著,口裡叫著:「還輕著呢。」就右手抓著匾擔,左手在腰間握緊了索子,身子墊了墊,試著走了兩步,暗暗用了兩分內力,就頭也不回,一步步踏出了天井,聽到後面楚婆婆還關照著:「看來小箭子哥功夫硬得很,慢慢走不要趕,這趟就煩小箭子哥了。」小箭子穩住腳跟,只能憋著氣回說:「婆婆的功德小箭子幫您做了。」小和尚看清楚了,掩著嘴不敢笑出來,也跟著出了坊子,走在桃花林旁的路徑時,見著油桶裡模模糊糊映著桃花,就隨手撿起地上的花瓣葉片丟進桶子裡,油面穩定了,桶裡的桃花就變得清晰了。

四、不要碰著寺裡的燈油

小和尚跟著小箭子走到了河邊,擔子可是穩得很,涓滴燈油都沒跳出來。過了河,小箭子就踅入了鎮坊上,這時,集子裡人潮正洶湧著,小箭子心裡估算著,我小箭子有多大功力,這油擔子是吃不了碰撞的。就整備了一下擔子,加強了內力,嘴裡一路嚷著:「好鄉親可不要碰著我小箭子啊,這肩上挑著的可是寺裡的燈油哦。」村裡誰不認識小箭子,這一嚷嚷,集上的人盡朝這裡望來,紛紛給小箭子讓出了一條小路,人群裡還傳出話語,有說「小箭子好樣的」、「小箭子好功夫」,也有酸著說「小箭子這回可發了心做功德了,該消消業啦」。這節骨眼上小箭子也不生氣,就揀喜歡的聽,心裡已自估量了,今兒個是碰上硬角兒了,如何也要過了這一關,就專心的挑著油擔子,一路躥將過去。

可這一刻是誰也抵擋不了了,小箭子只嚷了半句就張大著嘴吧,原來一群孩子追著一隻小仔豬,搖著屁股奔了過來。小和尚倒鎮靜了,站後邊囑咐小箭子穩著步子走,只要不讓小孩兒撞上就沒問題了。小箭子聽了小和尚的話,嘴裡又嚷了起來,小孩兒聽見了自然不敢奔進來。可是那莽撞的小仔豬是沒長眼睛的,眼看就要撞上油桶子了,小和尚不慌不忙,拈著指頭扶起小箭子肩上的匾擔,小箭子還正擔著心,那油擔子卻隨著小和尚手指浮上來,剎那間,小仔豬顛著肥胖的小腿從油桶下鑽了過去,一時小箭子肩頭輕飄了起來,轉過頭來看時,油擔子已落回肩上,桶子裡卻水波不興。

小箭子心裡正疑惑著,小和尚笑著告訴他:「小箭子哥功夫神奇,只要靜心專志,這趟油程準是功德圓滿了。」

五、小和尚又幫了忙

小箭子挑著油擔子來到了鬧市裡,一邊閣樓上正敲鑼打鼓演著戲,閣樓下圍了一圈人抬著頭看著。小箭子覷著了空檔,就把油擔子歇在路旁,一邊揮著袖子擦汗,一邊買了兩碗泉水,一碗給了小和尚,自己端著碗,瞧著閣樓上熱鬧的戲台,一個臉上紅紅綠綠的姑娘正拉起嗓門唱著,一旁小和尚看著那姑娘跟著嘻嘻的笑起來,小箭子也不懂演的什麼戲文,就狠狠的灌了兩口泉水。

眼看村人都聚攏了來,小箭子拉起小和尚的衣襟,趕忙挑起擔子就往街尾走去。過了幾個街口,見路邊上有人捏著泥人,有男的有女的,有老漢有兒童,有種田農夫也有敲鐘的和尚,都上了顏色,個個栩栩如生,煞是好看,小和尚看得有趣,正待彎下腰細細瞧時,小箭子卻又扯著喉嚨喊著:「我小箭子挑著寺裡的燈油來了,讓讓路啊。」小和尚只能跟了上去。這時,前邊有了回應:「小箭子發了善心,還幫著寺院挑燈油呢。」小箭子遠遠瞧見是清風客棧廚房裡洗菜的李嬸子,心想要壞事了,這李嬸子準報舊仇來了,心裡只記著小和尚的話,也不理她,還挑著擔子順著步子走著。李嬸子怎肯放過這機會,看著小和尚走在後頭也不敢太放肆,盡拿話激著小箭子:「哎喲,那油都掉出來了。」小箭子心裡自然明白,可還是憋不住性子,看著李嬸子身旁那女兒小翠穿著水綠碎花長衫,頭上還簪著朵小菊花,就搶過去一句話:「嬸子您成天帶小翠逛集子,可找到了好婆家了?我幫您瞧著了,西街巷弄裡那石廚子煮得一手好麵,人老老實實的,就湊合湊合吧。」惹得小翠白著眼珠子瞪了過來,李嬸子嘴裡也稀哩嘩啦咒了一串,小箭子卻是不動聲色,小和尚生怕生出事端,就蹴前一步,手指拈起匾擔,小箭子忽覺肩上幾分輕鬆,這次頭也不回,知道小和尚又幫他了。

六、只覺五里坡好遠好遠

到了村坊南街,村人就稀疏了,渺茫中能夠看見村尾的月彎橋,小箭子騰出手來指給了小和尚看時,後背突然卻吃了一鞭,也不覺得疼,跟著傳來一陣驢車輾過石板的聲音,才知道是海二叔進了村了,小箭子頭也不回望天空喊著:「海二叔獎賞小箭子,這鞭子還搔著了癢呢,您看這回我可是辦正事了。」驢車經過小箭子時,海二叔揚起鞭子打在驢背上:「小箭子應行點善事了,待夜裡歇了驢車陪我喝兩杯,再重重賞你幾鞭子。」驢車領著一隊車子望村尾跑去,風塵中,小箭子聽得小和尚嗤嗤笑著。

小和尚跟著小箭子穿過側首一撮村落,又走過一段桂花小路時,已經看見左方天空裡飄蕩著清風客棧的旗旛,另一邊,遠處的徑山寺正矗立雲霧中。過了南街牌坊,又走了半里路就到了徑山寺山門前,小箭子微喘著氣,望著高聳的山門正待走上石階時,小和尚按著擔子,向小箭子說:「就到這裡了,小箭子哥一路辛苦了,您也做了功德了。」小箭子問:「誰來挑回寺裡去啊?」小和尚笑著說:「我自個兒挑回去。」小箭子驚訝著,不敢相信。

「我不是說只要靜心專志,就能功德圓滿嗎?」小和尚挑起那油擔子向小箭子揮了手,轉身往山門飄去,小箭子看得呆了,小和尚又回過頭來叮囑著:「上次老方丈送您的經書,您忘了帶走,記得來拿回去啊。」小箭子一時才醒過來,急忙奔上石階,到山門前時,只見幾片楓葉珊珊飄落,已不見了小和尚蹤影。

踏著石階一步步走下山來,忽然一團團雲霧從山上飄向五里坡,整個村坊已籠罩在雲霧中,只能看見月彎橋上冒出的海二叔的驢車篷子。此刻,小箭子只覺得五里坡離自己好遠好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跳下騾車後,小三子從車上拋給我一個大香瓜,指著朝南的黃土路說:「青河村從這裡走,個把里路就會有個歇腳的地方,這幾年不怎麼太平,您自己保重吧。」他坐在騾車上,揚起長長的皮鞭朝騾姑娘我下了西涼山
    我一邊擔著蔥一邊擔著蒜
    我搖晃著兩條長辮子
    我搖晃著一身的俏模樣

    姑娘我下了西涼山
    我一頭擔心著爹一頭擔心著娘
    我心裡頭搖晃著家鄉
    我要去集上找阿兄的俊模樣

  • 這一條街道跌跌撞撞的商店招牌,紅紅綠綠的遮蔽了整片天空,一路迤邐向街尾的北門口,下午軟軟的陽光不爭不鬧的鋪灑在市街上,菜攤子、行人塞滿了街道,一輛機車後座堆了高高的蔬菜,把騎車的人都遮住了,噗噗的彎來轉去,閃過一堆人後,帶著一股白煙,鑽進了路口那家文具行旁邊的窄巷裡。
  • 砰然一聲巨響,大師啊!我終於看見了那一道曙光;亙古繁衍的三千紋路被斷然劈開,鴻蒙渾沌中,赫然劃破宇宙洪荒的,就是這一道斧光。
  • 天空濛濛黑黑的,還看不清楚屋外的苦楝樹,大城就被站立在牆外斜坡上的公雞給叫醒了,「咕咕咕……」的長長啼叫聲,一年的日子裡就只這一天聽起來不吵人,若在往日裡不嘀咕幾句,心裡準不舒服的,可今天就過年了,各行各業都忙,米店掌櫃老大昨晚還叮嚀今天要提早個把時辰上工……
  • 候鳥南飛天經地義,而黑麵琵鷺這種全球瀕臨滅絕的鳥類,卻在各棲地吸引癡迷的鳥人每年不畏艱苦地忠誠守候、奔波追蹤。從愛牠、拍牠、研究牠,進而保育環境,守護自然,不同於獨佔的私愛,這些世界各地的黑琵先生的愛在擴展、延伸,越付出越富有!越堅持越快樂!
  • 部落的原住民想念禹海時,會抬頭望著天空尋找盤旋的老鷹,過不多久禹海就會走進他們的部落,這是部落族人聯絡禹海最簡單也是唯一的方式。那天在茶山村,禹海用平淡而嚴肅的語氣這樣告訴我,因為他行蹤飄忽不定,身上又不帶手機,行囊裏裝的只有筆記本、照相機及錄音機。
  • 大師茶藝工夫一流,這武夷大紅袍進了大師壺裡,才顯其意境高遠,端起茶杯即似聞風聲,茶一入喉又像看見高山清泉,及入腹頓覺熨人心脾,中國茶道文化深厚悠遠,大師的茶藝想必與修行相輔相成。
  • 牡丹把廚房的事料理就緒,抱著包袱輕聲的鑽出了張家宅院西角門,瞧見一輛牛車正奮力往上爬坡,傾斜的車軲轤顫危危的嵌住石板隙縫,車上高高堆著收割的稻子遮蔽了金黃的天空,駕車的榮貴伯嘶聲吆喝著水牛,水牛嘴裡「噌!噌!」的喘著氣。
  • 這江川一帶五鎮十八莊,任誰都稱讚咱們的胡琴好聽,真要這胡琴拿去了無妨,我早就想換把琴試試,這幾年來總覺得功夫上不去,一直停留在這節骨眼上,過不去這座山倒是滿痛苦的,只是這琴跟了我一輩,這樣一夕之間丟了,心裡也是怪難受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