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萊西市醫院李國恩醫師修煉故事

明慧山東特派員
  人氣: 831
【字號】    
   標籤: tags: , ,

山東省萊西市人民醫院李國恩醫師,修煉法輪功後,對病人更加認真負責,不亂收費,贏得眾多病患的信任。

然而,這樣的好醫生,卻遭中共當局迫害,被非法判刑四年後,又被單位無理開除。四年的冤獄使得原本意氣風發的他,開始變得蒼老、消瘦,熬出了白髮。

李國恩醫師自述他的經歷

我叫李國恩,是一名醫生,我從一九九五年開始學煉法輪功。自從我有幸學了大法以後,明白了做人的真諦,也明白了怎樣去做一個好人。在社會風氣低下、道德敗壞、醫德淪喪的當今社會,醫院裏的醫風更是烏煙瘴氣、黑暗透頂,人們信的是無神論,學的是中共的鬥爭哲學和拜金主義,可憐的是那些無錢治病的老百姓,可悲的是那些花高價治病的世人。

作為一名法輪功學員,我時刻按照師父的教誨,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大法師父叫我們要修成無私無我,凡事為他人著想,所以在修煉之後的行醫生涯中,我對每一位病人認真負責,並且根據他們的身體狀況合理的提供治療方法,而不是多用藥、濫用藥,不需要吃藥能好病的,我就建議病人休息或者教他們一些物理療法,吃點藥就可以治癒的病人我就不給他們輸液,同樣能治病的藥我選最便宜的,這樣幾年下來我贏得了無數病患的信任和依賴。法輪大法使我成為一個有仁心仁術的好醫生。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江澤民團伙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我所在的醫院領導也受邪黨的脅迫開始找我們的麻煩。當時以院長趙明言為首,動用醫院所有的領導班子,對醫院的法輪功學員進行騷擾、洗腦和攻擊,科室主任呂洪蘭強迫我寫不煉功的保證,讓我交出大法書。節假日還限制我休息,不讓我連續休班,還派人監視、經常開會點名批評,叫到會議室訓話,不給評先進,不給晉升職稱,讓社會上的人都歧視我們。那段時間每天的工作我都是在非常大的壓力下進行著。醫生的一思一念會涉及到人的生命和健康,稍有疏忽就會導致病人要麼殘疾要麼失去生命或者拖延了康復的時間,但是醫院的領導們從來不考慮這一點,因為害怕邪黨的株連迫害,為了保證自己的地位不受影響,而不遺餘力的打壓本院善良的醫生和護士。

在那種工作氛圍中我仍然沒有忘記自己是法輪功學員的身份,心裏沒有一絲的怨恨,我頂著巨大的壓力,仍然為病人盡心盡力地治療。直到二零零六年十月份的一天,我連做一個好人、做一個醫生的權利也被徹底剝奪了。

那天我正在內科門診值班,萊西市國保大隊惡警李為魁、隋國勤帶著青島路派出所共十多個人突然闖了進來,非法抓捕了我,並且馬上搜出我家的鑰匙抄了我的家,拿走我的電腦和大法書還有其它一些物品。在我被綁架十多天之前,這些惡警就到醫院問過我家的住址,而綁架我的原因就是我在自己家裏瀏覽海外網站,被邪黨的青島網警發現。


手腳連銬(原文轉載)

被綁架關萊西市看守所當天晚上,因為我不配合惡警,拒絕在筆錄上面簽字,看守所一個姓徐的副所長(外號「四不像」)就指使犯人對我拳打腳踢,他們還給我上了一種酷刑叫「打固定」,就是把我的手和腳用鐐銬固定在一起之後再固定在地面上,這樣我的腰部一直處於彎曲狀態,既躺不下也坐不起來,非常痛苦,腰像斷了似的。我被固定了一個晚上,家裏人找了關係,第二天才給我取消了「打固定」。

我被青島、萊西610操控法院非法判了四年,在萊西市看守所我被關了兩年多,每天六點起床,晚上十點睡覺,中午沒有休息時間,吃飯只有半個小時的時間,每天從事繁重的體力勞動。二零零八年底我又被轉到山東省監獄。在監獄裏面,十幾個人住著十幾平方米的房間,到外面放風的時間很少,有時兩、三個月見不到陽光,我活動少、吃的也少,體質越來越差。
在牢獄裏,身體上的承受還是次要的,最讓人受不了的是精神折磨。在監獄裏,獄警每天強迫法輪功學員看誣蔑大法的光盤和書籍,心裏明明知道大法和師父是最正的,邪黨卻顛倒黑白,不分是非,對我們進行洗腦。我心裏像被針扎了一樣難受。

監獄裏的獄警還故意給人製造恐懼,就是當著你的面對另外一個人動用酷刑。我曾見到一位法輪功學員,由於拒絕寫「五書」,而被惡警指使七、八個膀大腰圓的犯人對他進行毒打,一直到他昏迷。還有個法輪功學員因為牙疼,被送到監獄醫院,牙醫在不打麻藥的情況下,強行把牙拔掉了,拔完以後才發現拔錯了,又再次強行把真正的病牙拔去了,那個場面也真是慘不忍睹。

我由於害怕再遭到酷刑迫害,違心地寫了「五書」,這是我人生當中最大的恥辱,也是我修煉路上的一個污點,自覺對不起師父,愧疚的心使我久久不能釋懷,通過不斷的學法和同修的鼓勵才使我從困境中走出來。

二零零九年,萊西市衛生局局長張瑜派人到監獄找我簽字,我被單位無理開除。就因為擁有一個美好的信仰,我從一名公認的好醫生被邪黨迫害成了一個無職無業的人。

自從我被綁架以後,我的家庭就失去了原有的幸福和安寧,妻子為了營救我而四處奔波,孩子也面臨著高考,老母親和我岳母身體都不好,我岳母由於冠心病、心急梗死、腦梗塞反覆住院,並且轉院到青島做了心臟搭橋手術,我妻子既要照顧上高中的兒子,還要護理病重的老人,還要上班,還掛念監獄裏的我,她經常往返幾百公里到監獄去探望我,我妻子所遇到的困難可想而知,她吃不好、睡不好,人瘦的不像個人樣。家裏所有的重擔和壓力都由我妻子一人扛著,不僅如此,在我被非法關押的時候,我母親因為思念她的兒子病情開始惡化,直到她老人家去世我也沒有在身邊盡一份孝。

因為我的被冤判,有多少需要我治療的病人因找不到我而失去了信心,又有多少理解我的親戚和朋友為我的遭遇而大罵中共邪黨,又有多少認識、了解我為人的人們因為我的被關押而失去了對政府的信任,又有多少警察和官員們因為迫害法輪功學員而遭到天譴啊!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8/山東萊西市醫院李國恩醫師遭受的迫害-255326.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我想,也許人生中所有的磨難、遇見的親屬,其實都是來成就自己的;在這樣一場「人生大戲」裡,我知道不管是先生或是兒女都是一個個體,看起來他們是屬於你的但他們不是你的!我要遵循「真善忍」的標準來超脫凡塵,這是我可以預見的目標,也是我要感謝的過程。
  • 秀貞在婆婆極為強勢火暴的壓力下,結婚六年無法受孕,夫妻倆暫時遠赴他鄉生活,半年左右便即順利懷孕。復於得法修煉法輪功後,搬回來面對嚴重憂鬱症的婆婆,從生活中力行「處處事事為對方著想」的法理,體諒婆婆的不安與委屈,真心將婆婆視同自己的母親一樣看待。…
  • …金鑰匙不僅僅是李洪志師父功能的體現,這裏面還蘊含著萬古機緣!他打開了我心上久久封塵的鎖,『啪』的一下,使我看到了宇宙真正的理,理解了此生真正的意義,那就是找明師,得正法,做一個真正的修煉人!他其實是萬古天門洞開的金鑰匙,他打開了人間通往天堂的路,向世人展現了最美好、最神奇的幸福前景!
  • 我以前是一位美術教師,因身體不佳提前退休。一九九八年初我喜得大法。十幾年的修煉,大法把我這個體弱多病、膽小怕事的弱女子造就成了一個能獨當一面的正法弟子,宏願慈悲救世人…
  • (shown)三位波蘭年輕人在看似非常偶然的情況下認識了法輪大法,並開始修煉法輪功。瑪麗亞看到靜坐的平和,還有免費教功的無私,因此嘗試了法輪功,她感受到能量場很大,所以就開始修煉了,煉法輪功後,瑪麗亞找到了內心的寧靜,她加入遊行、講真相讓更多波蘭人民知道在中國發生的事情,讓他們能夠採取行動來幫助;托馬斯有一些奇異的經歷,他在尋找答案,找到了法輪功,他參與將《轉法輪》中文翻成波蘭文出版;馬丁在尋找生活的意義,法輪功書中的哲學幫助打開了他的心…他說法輪功來自中國,法輪功無條件的幫了我,所以我也希望能幫助中國人,他建立了網站,並向中國人發送刊載法輪功訊息的報紙。
  • 經營歐式餐坊的一對年輕夫婦,呂升財和簡嘉美,每天開門總是滿面笑容迎接客人,男主內(掌廚)女主外(招呼客人),生意火熱的很。除了美食,店內還提供法輪大法修煉相關訊息給客人。來過一次的人,幾乎就成為歐式餐坊的常客,客人都很喜歡來這溫馨祥和的小餐館用餐,總覺得在這兒用餐,心情有說不出的美好感覺。六年前這對夫婦的處境可不是這麼相敬如賓的溫馨,一天見面經常是你罵我一句,我就回你十句…
  • (shown)用現在網絡上通用的說法,我是典型的八零後「草根」出身……半輩子在工廠勤懇工作(一直是「勞模」)卻弄得一身病的母親在買菜回家的途中,看到了一群人煉氣功(法輪功),聽這音樂怎麼就這麼舒服呢?再聽輔導員說可以強身健體,就也想跟著煉功祛病。這看似偶然而簡單的念頭,徹底改變了家人和我的命運。從在大法中受益,沐浴著法光,感受著師父的慈悲,到邪惡強加迫害後證實大法,我和母親分別在拘留所、勞教所、監獄等黑窩裡遭受過迫害(這些故事以後我也會寫出來)…我從向同修尋求援助,到現在年收百萬,在突破舊勢力經濟迫害,大法的無邊法力和對生命的改變就這樣看似無聲無息,卻又無處不在、無所不能的展現在我們的身上。
  • 我家在加拿大某地諧和街1號,我相信這是老師的一種點化,我想告訴大家大法的威力是如何給我家帶來和睦,尤其是大法如何改變了我父親,而他不是大法學員。
  •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誣陷,我和同修集體進京被截;集體走出去煉功被抓,被騙進洗腦班。幾進幾出黑窩,都以法為師,維護大法、證實大法,反迫害講真相(法輪大法洪傳慈悲救度世人的真相、法輪功受誣陷的真相、大法弟子反迫害的真相…)。
  • 一個德國人用德語譜寫的歌詞所傳達出的心境,與使用中文的中國大法弟子們的心境,沒有甚麼不同:法輪大法使修煉者越來越清澈,越來越與宇宙特性「真善忍」同化。其實,世界上所有民族的人們,都可以在法輪大法中找到完美的真正的幸福體驗。 因為法輪大法的原著文字雖是中文,但是真理的福澤之力是從來不受語種制限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