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電話救人 促人心醒悟

人心醒悟 盼望大法真相

台灣嘉義法輪功學員在「蜜月館」餐廳前向來台灣旅遊的中國遊客講真相(攝影:明慧網)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

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大肆迫害法輪功開始,全世界法輪功學員堅定地走上反迫害的漫漫長路,他們有的在街上發資料,在景點講真相,用電腦、電話傳真或是直接打電話、寫信等方式向大陸各階層民眾講真相。十三年來徹底地揭露了中共惡行,大陸民心紛紛覺醒,了解了大法真相,迄今已有超過一億一千五百萬人聲明退出中共黨組織。

真相破迷 仇視情結消失了

台灣法輪功學員素禎專注地在用電話講真相,這次她打通了大陸某地一國保大隊長的電話,發現這位大隊長還被「天安門自焚事件」的謊言所矇騙。素禎善意地告訴他「天安門自焚事件」是中共編造的偽案,目的是栽贓法輪功,挑動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你一定看過自焚影片,影片裏有許多明顯造假的破綻。天安門廣場正常的警察會提著滅火器、滅火毯去巡邏嗎?全身著火的王進東,為何頭髮和眉毛卻燒不著?他兩腿中間的塑料瓶可能完好無損嗎?喉管切開的劉思影怎麼還能唱歌?從未煉過法輪功的劉春玲不是自焚死亡,而是被一個壯碩的軍警以硬物打向她後腦,應聲倒地而死的。」

素禎為他揭開了迷霧,了解自焚偽案真相的大隊長,仇視情結消失了。

了解學員善意 要善待法輪功

素禎為營救被非法綁架、酷刑迫害的大陸法輪功學員,打電話到廣東找到承辦的檢察長,告訴他法輪大法的美好以及洪傳世界的盛況。

檢察長說:「你覺得法輪功好,你們在家煉就好,為甚麼要去發傳單?」素禎將自身經歷告訴檢察長說:「如果大家都躲在家裏煉,在大法中獲得好處卻不敢讓人知道,我也沒有機會得法修煉了。我因為學了法輪功,才保住了生命,家庭也幸福了。中國人都知道‘受人點滴,湧泉以報’的道理。」

「你可知道法輪功學員為甚麼冒著生命危險去傳真相?其實是為了救你們、救中國大陸民眾。」素禎誠懇地告訴他:「請您一定要守住良知,不要參與迫害,那會留下罪證,在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上都有立案,等到真相大白以後,迫害者的罪責一定會被追究的。」

檢察長感受到法輪功學員的慈悲,表示要善待法輪功學員,他感動地說:「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覺醒世人越來越多

全球電話營救小組,五月一日撥打廣東地區的派出所講真相。據該小組表示,當天接通率非常高,罵人的很少,就是有罵人的也不像以前那麼兇悍,很多員警明白真相後,記錄了追查國際的舉報電話及傳真,並願意將舉報電話告知同事,還有的主動提供電話號碼供學員再打電話去講真相。

一位老年學員打電話到派出所講真相,那位警察說,這麼重要的情況你要向我們上級反映。學員馬上回答:「我們都反映了,你們高層對我們說,這事我們不管的,這是底層的員警幹的。」那位員警說,我們一個小小的派出所必須要聽上面指示。同修馬上接著說:「關鍵就在這裏,你們高層給你們的都是口頭指示,他就是找你們這些小員警去迫害法輪功,他沒有給你紅頭文件是不是?他只是口頭講,到時候出了問題就推得一乾二淨了。我給你舉個實例,文革結束的時候,那些賣力的、殺害老幹部的員警,被秘密拉到雲南槍斃了、滅口了。你不知道中共卸磨殺驢這件事嗎?他們就是這麼做的。你不知道所以我才告訴你的,你們是被矇蔽了,你們只知道在執法,事實上是讓你們幫他們做打人的棍子,到時候就會把你們滅口,就這樣簡單……」對方掛斷電話後,這位學員又打過去說:我還有一個很重要的電話號碼要告訴你,是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的舉報電話,就像你的電話我們怎麼會知道的,也有人在監視舉報,你記錄一下啊,希望你往心裏去,保護法輪功學員。對方說:「好的。」

另一位營救電話組成員表示,「大陸民眾思想變化很大、很快!很容易就聲明退出中共相關組織。而且剛才遇到一位很善良的先生,很痛快地用真名退了,還說以前如果聽到這樣的消息可能不會相信,現在都相信了,而且說:看到過門上貼的傳單,知道《明慧網》,以後會仔細看看。」

接著她又用了十八分鐘,給一個要考公務員的先生完整講了真相。她說,「這位先生一開始還說我違法、破壞國家治安,還說要抓我(聽口氣他好像是個官)。我就從現在的局勢變化開始講,告之中共不代表中國,我勸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堂堂正正,是為了中華道德回升,善良人躲過劫難;然後講王立軍案的詳情等等。勸其認清形勢,用良心去做好人,當一個好的公務員,不要再延續周永康政法委欺壓迫害民眾的路線,因為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到時候時局一變,清算就會開始,做了對不起老百姓的事就會被舉報。最後他靜靜聽著,不時還問些問題,我留給了他翻牆軟件,希望他能了解真相保平安。他最後退出黨員。」

盼望得真相

法輪功學員也利用傳真,將各類真相資料傳到千家萬戶,許多民眾非常盼望能再獲得更多國內所不知道的消息,也希望能給他們翻牆軟件去尋找真相,三退。

民眾甲說:「我是無組織人士,對當今現實很是……,看了幾期《九評共產黨》,覺得神清氣爽,希望以後能把每期的電子書寄發給本人。」民眾乙則說,「《九評共產黨》作者真是罕世博學之人,我佩服,如能有機會師從這樣的人,我願意以‘父禮’侍之。」丙說,「支持三退精神覺醒運動,求《九評共產黨》電子書。」

更多的中國民眾感謝法輪功學員長期不懈地送真相資料給他們:「謝謝,感覺現在的網絡和媒體就是國家的工具,我們都被洗腦了,很不簡單你們能有這樣的本事,讓我能看到外媒對中國的評價。」「感謝,你們才是真正的鬥士。覺得活在這個威權社會裏真是最大的悲哀,有甚麼辦法能看你們的網站?」

十三年反迫害,法輪功學員堅忍不屈講真相,已經使人心覺醒,知道了解真相才是得救的希望。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9/人心醒悟-盼望大法真相(圖)-257045.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修煉十餘年,名、利、情依然還這麼強烈,想想都慚愧啊!就在我向內找後,奇蹟出現了…我不僅體會到向內找的美妙,也更加深深體悟到師父說的一段法:「常人不知道「相由心生」的這一層意思,其實就是自己的因素改變了自己的環境。修自己、向內找,這些話我說的都特別明白、特別清楚了,(笑)可是沒有多少人能夠重視這件事。就包括大法弟子做的事都是這個情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 我是一位具有高職稱的演員,修煉法輪大法已有十四年了,大法給予我的是脫胎換骨……修煉前,自己的專輯在全國發行,觀眾的反饋也很好,在同行中也算小有名氣。然而人生無常,就在我的事業如日中天之時,我被確診為「聲帶兩面小結」,手術後更是唱不了了…如果說身體上的變化是奇蹟,那我心靈上的變化就是翻天覆地。通過學法我知道了「返本歸真」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明白了今後怎樣做一個好人,做一個無私無我的修煉人,我的身心等於是被大法淨化後重新復活。
  • (shown)一九九六年中秋,我四十六歲,找了師父四十年,終於得法了。修煉十五年來,經歷了人間天上無數魔難,我用全部生命「助師正法」,期盼師父多一些欣慰。我發願苦修。我要修到無形。無形的境界是很高的,要修到那,一定要做很多事情,有非常巨大的威德。…差不多第二次出勞教所的時候,我修到了無形的境界,師父把我演化成一朵很大的蓮花。在勞教所三年,我不但在這個空間過關,同時在另外空間做很多很多事情…
  • 宇宙中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滅盡著天體中一切的邪惡…突然在我上山的左上方,轟隆隆一陣巨響,從山頂滾下來一個龐然大物,…巨蟒隨機化作了黑黑的龍捲風,追趕著刮向我和師父,一會又變成黃黃的沙塵暴。師父架著我越飛越高、越飛越高。風已經刮不著我和師父了,我看到師父右手臂從天上伸到地下,…宇宙中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滅盡著天體中一切的邪惡。
  • 我以前是一位美術教師,因身體不佳提前退休。一九九八年初我喜得大法。十幾年的修煉,大法把我這個體弱多病、膽小怕事的弱女子造就成了一個能獨當一面的正法弟子,宏願慈悲救世人…
  • (shown)三位波蘭年輕人在看似非常偶然的情況下認識了法輪大法,並開始修煉法輪功。瑪麗亞看到靜坐的平和,還有免費教功的無私,因此嘗試了法輪功,她感受到能量場很大,所以就開始修煉了,煉法輪功後,瑪麗亞找到了內心的寧靜,她加入遊行、講真相讓更多波蘭人民知道在中國發生的事情,讓他們能夠採取行動來幫助;托馬斯有一些奇異的經歷,他在尋找答案,找到了法輪功,他參與將《轉法輪》中文翻成波蘭文出版;馬丁在尋找生活的意義,法輪功書中的哲學幫助打開了他的心…他說法輪功來自中國,法輪功無條件的幫了我,所以我也希望能幫助中國人,他建立了網站,並向中國人發送刊載法輪功訊息的報紙。
  • 經營歐式餐坊的一對年輕夫婦,呂升財和簡嘉美,每天開門總是滿面笑容迎接客人,男主內(掌廚)女主外(招呼客人),生意火熱的很。除了美食,店內還提供法輪大法修煉相關訊息給客人。來過一次的人,幾乎就成為歐式餐坊的常客,客人都很喜歡來這溫馨祥和的小餐館用餐,總覺得在這兒用餐,心情有說不出的美好感覺。六年前這對夫婦的處境可不是這麼相敬如賓的溫馨,一天見面經常是你罵我一句,我就回你十句…
  • (shown)用現在網絡上通用的說法,我是典型的八零後「草根」出身……半輩子在工廠勤懇工作(一直是「勞模」)卻弄得一身病的母親在買菜回家的途中,看到了一群人煉氣功(法輪功),聽這音樂怎麼就這麼舒服呢?再聽輔導員說可以強身健體,就也想跟著煉功祛病。這看似偶然而簡單的念頭,徹底改變了家人和我的命運。從在大法中受益,沐浴著法光,感受著師父的慈悲,到邪惡強加迫害後證實大法,我和母親分別在拘留所、勞教所、監獄等黑窩裡遭受過迫害(這些故事以後我也會寫出來)…我從向同修尋求援助,到現在年收百萬,在突破舊勢力經濟迫害,大法的無邊法力和對生命的改變就這樣看似無聲無息,卻又無處不在、無所不能的展現在我們的身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