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京生揭密18年前中共最高層統戰手法

【大紀元2012年05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董韻美國華盛頓DC報導)5月15日,中國民主海外協會主席魏京生先生在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的陳光誠案聽證會上發言,他以18年前的親身經歷揭示在美國時任國務卿克里斯多夫訪華之際,中共最高層為避免兩人會面,對其採取的統戰手法。

魏京生表示有必要回顧這段歷史,作為中美關係以及美國政府和中共談判時的借鑒。他說:「中共只受利益的約束,不受承諾的約束。」「不遵守協議是經常的事情。」他還說,「把人質扣在手裡再進行談判,是中共進行談判的傳統。把陳光誠交回到中國警察手裡,(美國)再一次犯了政治判斷的錯誤。美國將為此付出額外代價。」

下面是魏京生在國會證詞,略有刪節 (小標題,由編者加)。

1993年9月份,我被提前半年釋放。這釋放的同時附帶有限制人身自由的條件,按中國的法律叫做管制。時間延長到1994年3月29日15年刑滿時,才可以解除管制。

1994年2月27日,我和美國助理國務卿沙特克在中餐館私下會面。他向我詢問在下個月國務卿克里斯多夫訪問中國時,是否願意和國務卿見面討論中國的人權事務。我們就此商定了在克里斯多夫國務卿訪問期間會談的一些細節。

我認為如果我的意見能有效果,阻止美國在中國人權事務上倒退,我願意冒這個風險和國務卿先生見面。他提到我的意見被克里參議員帶給克林頓總統,已經對建立自由亞洲電台產生了正面的作用。他希望我的意見能給國務卿先生幫助。我們就此商定了在克里斯多夫國務卿訪問期間會談的一些細節。

阻止和國務卿見面

過了兩到三天的一個早晨,警察來到我家裏,說是他們領導要找我談話。之後,他們把我帶到了十三陵水庫附近的一個渡假村旅館。

第二天來了一位自稱代表最高當局的高級官員。從他很隨意的趕走公安局的警察和我單獨談話來看,他的身份應該是真實的。從他談完條件後離開半小時,然後回來作答覆來看,應該有更高級的官員在附近監聽,並作出決定。

談話一開始,來者就說明這是個談判,有事情需要我幫忙。他說知道我和美國的國務卿約好了見面,希望我不要和美國的國務卿見面。

我說不行。他說我們可以和你交換條件。我們知道你要做的事情,你只要不和美國國務卿見面,我們可以答應你要做的事情。

美對華短期制裁 或導致中共最高當局垮臺

我說,我不相信事情這麼簡單。我說:為甚麼我見不見國務卿就這麼重要呢?為甚麼因此你們就可以答應你們一直都禁止我們做的事情呢?

他說,你可能不知道中美貿易對我們多麼重要。除了那些虛假的數字之外,我們每年真正的利潤有百分之七十來自對外貿易。這其中的百分之七十來自對美國的貿易。因為美國的市場利潤比較高。你們可能會認為搞掉對美國的利潤我們就會垮臺,這很正確,我要是你們我也會希望這樣做。但是老百姓會因此倒霉,很多企業會破產。你很熱愛老百姓,我們估計你會同意我們的條件。

我說不一定。我認為你們垮臺並建立民主制度會對老百姓更有利。

他說你把問題看得太簡單了。你以為真的會鬧到這一步嗎? 中美兩國的利益決定了,即使貿易制裁也只會是短期的。兩國的企業不會讓它持續到你所需要的地步而足以讓我們垮臺。而短期的制裁也要由人負責,現在的最高當局就會因此下台。這就是為甚麼有人想在你身上做文章的原因。他說你所做的幾件事情我們都答應,你再考慮考慮。

承諾條件

他給我列好在一張紙上的條件,第一條就是釋放政治犯,還列出了一個三十五人的名單。其它3條也是我正要做的事情,即:組織工會;建立藝術家自己的公司;購買銀行股份並幫助收轉人道主義捐款。

一個多小時後,這位姓郭的官員回來了。他說,我們再加上一條你可以看得見的條件,除了釋放政治犯之外,在你不違反承諾的前提下,你的人我們一律不抓。他的意思是指所有民運人士。

我說,最近抓了一些民運人士,不在你名單上。這些人怎麼辦?

他說,你給我一天的時間,我把他們都放了。明天我們再決定你是否接受我們的條件。

第二天,我給幾個朋友打電話,證明那些被抓的確實被無條件也無任何解釋的釋放了。但我仍然猶豫著不准備接受他們的條件。

如果不同意 要抓捕你

他顯然很著急,有點失控的對我說:你要知道我們承受了很大的風險,我們也向黨內做了解釋。如果你還不同意,我們只好把你抓起來。這樣正好符合那一邊的目的,你的那些條件也告吹了。

接著他又補充說:美國人也不是你想像的那麼可靠,最後和新上台的人達成妥協;到時候政治犯照抓,你的事情沒辦成。你應該權衡一下厲害。把話說得再難聽一些,即使我們將來後悔了,你至少可以得到釋放政治犯的好處,另一派還不一定會給你這個好處呢。

到此,我認為這個姓郭的話可信度已經比較高了,於是接受了他們的條件,並婉轉拒絕克里斯多夫國務卿。

再次被捕

1994年3月29日,我再次被捕。熟悉的警察將我帶到了外邊的一家餐館,告述我:克里斯多夫走後,黨內的競爭更加激烈。另一派不認為應該遵守協議條件。從此,他們對我開始了長達十八個月的非法拘禁。

就我事後得知的情況,至少到95年夏天之前,有關釋放政治犯和有關我的人不抓的承諾執行了大約一年。我認為這是解除貿易制裁不順利的原因,也是美國人民仍然關心中國人權的原因。否則,江澤民無法在中共的專政理論和貿易之間得到妥協。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華郵:陳光誠若流亡美國或失去影響力
魏京生:讓陳光誠離開使館美國犯政治錯誤
紐約時報:讓陳光誠安全留中國才是中共真正讓步
魏京生撰文 不要相信中國承諾
最熱視頻
【現場視頻】吉林白城現沙塵暴 天空瞬間黑暗
【直播回放】4.3疫情追蹤:全球確診逾百萬
【十字路口】中共急尋20萬屍袋 多少冤魂亡?
【拍案驚奇】疫情中心或回東亞?紅二代談倒習
【直播回放】4.3紐約州疫情發布會 確診破10萬
【現場視頻】武漢死者家屬建群 警察上門騷擾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