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然風雲姿 颯爽毛骨開 記昭陵六駿

道井然 整理

圖:唐太宗早年在戰場上縱橫馳騁,轉戰南北,特別喜愛馬。(憶臨/大紀元)

  人氣: 27
【字號】    
   標籤: tags:

唐太宗李世民是中國歷史上著名的皇帝,他早年在戰場上縱橫馳騁,轉戰南北,很多時間都是在馬背上度過的,因此他特別喜愛馬。

貞觀十年(公元636年),昭陵開始建造。唐太宗李世民下詔令將「朕所乘戎馬,濟朕於難者,刊名鐫為真形,置之左右。」當時著名的工藝家閻立德、畫家閻立本把唐太宗李世民在公元618年至622年五年間轉戰南北時騎過的六匹有功戰馬描畫成形,雕刻在寬3米、高2.5米的青石上,陳列於昭陵北麓祭壇兩側的廡廊之中。

除紀念太宗皇帝一生所經歷的六次主要的戰役外,也是對這些曾經相依為命的戰馬的紀念,並告誡後世子孫創業之艱難,白居易詩中曾云:「太宗旨在振王業,王業艱辛告子孫。」這就是聞名世界的「昭陵六駿」。

這六駿分別叫「特勒驃」、「青騅」、 「甚伐赤」、「颯露紫」、「拳毛騧」和「白蹄烏」。六駿採用高浮雕手法,以簡潔的線條、準確的造型,生動傳神地表現出戰馬的體態、性格和戰陣中身冒箭矢、馳騁疆場的情景,以及背後一段段驚心動魄的參戰歷史故事。

壹應策騰空 承聲半漢--特勒驃

祭壇東側的第一駿名叫「特勒驃」,體形健壯,腹小腿長、白喙微黑、毛色黃裏透白,故稱驃。「特勒」是突厥族的官職名稱,推斷「特勒驃」可能是突厥族某特勒所贈。

李世民在公元619年乘特勒驃與劉武周、宋金剛作戰。史載:唐初天下未定,劉武周勾結突厥向南侵擾,其部將宋金剛陷澮州(在今山西境內),兵鋒甚銳,特勒驃在這一戰役中載著李世民勇猛衝入敵陣,曾一晝夜急追二百多里地,接戰數十回合,連打了八個硬仗。

李世民曾一連兩天水米未進,三天人未解甲,馬未卸鞍,終平定劉武周、宋金剛之亂,為收復太原和河東失地建立了功績。唐太宗為牠題讚:「應策騰空,承聲半漢;天險摧敵,乘危濟難。」

貳足輕電影 神發天機--青騅

祭壇東側第二駿名叫「青騅」,蒼白雜色,為李世民平定竇建德時所乘

竇建德原係隋軍麾下將領,乘亂自稱夏國王,控制黃河以北大部份地區。當時,唐軍扼守虎牢關,佔據有利地形。李世民趁敵方列陣已久,飢餓疲倦之機,下令全面反攻,親率勁騎,直入竇建德軍長達20里的軍陣,左馳右掣,打垮了竇建德和十幾萬大軍,並一舉擒獲竇建德,為唐朝初年的統一戰爭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

石刻中的「青騅」作疾馳狀,馬身中五箭,均在衝鋒時被迎面射中,但多射在馬身後部,由此可見駿馬飛奔的速度之快。唐太宗為牠題讚:「足輕電影,神發天機,策茲飛練,定我戎衣。」

參朱汗騁足 青旌凱歸--甚伐赤

圖:昭陵北麓祭壇東側的三匹駿馬。(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圖:昭陵北麓祭壇東側的三匹駿馬。(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祭壇東側第三駿名叫「甚伐赤」。「甚伐」是波斯語「馬」的音譯,這匹來自波斯的純赤紅馬,也是李世民在洛陽城外、虎牢關前與王世充、竇建德作戰時的坐騎。

王世充祖上西域人,隋末唐初自稱鄭王,佔據洛陽,與竇建德結好。當李世民攻打王世充時,他向竇建德求救,但都被李世民擊敗。後王世充以洛陽降,鄭國亡。

石刻上的「甚伐赤」凌空飛奔,身中五箭,都在馬的臀部,其中一箭從後面射來,可以看出「甚伐赤」在衝鋒陷陣中所受的傷。唐太宗為牠題讚:「瀍澗未靜,斧鉞申威,朱汗騁足,青旌凱歸。」在這一重大戰役中,李世民出生入死,傷亡三匹戰馬,基本完成了統一大業。

肆紫燕超躍 骨騰神駿--颯露紫

圖:昭陵北麓祭壇西側的三匹駿馬。(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圖:昭陵北麓祭壇西側的三匹駿馬。(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祭壇西側的第一駿名叫「颯露紫」,紫燕之色,刻像中「颯露紫」前胸中一箭,為李世民平定東都擊敗王世充時所乘。牽著戰馬正在撥箭的人叫丘行恭,六駿中唯這件作品附刻人物,還有其事跡。

據《新唐書‧丘行恭傳》記載,公元621年,唐軍和王世充軍在洛陽決戰,李世民的侍臣猛將丘行恭,驍勇善騎射,在取洛陽的邙山一戰中,李世民有一次乘著颯露紫,親自試探對方的虛實,偕同數十騎衝出陣地與敵交鋒,隨從的諸騎均失散,只有丘行恭跟從。

年少氣盛的李世民殺得性起,與後方失去聯繫,被敵人團團包圍。突然間,王世充追至,流矢射中「颯露紫」前胸。危急關頭,幸好丘行恭趕來營救,他回身張弓四射,箭不虛發,敵不敢前進。

然後,丘行恭立刻跳下馬來,給御騎「颯露紫」撥箭,並且把自己的坐騎讓給李世民,然後又執刀徒步衝殺,斬數人,突陣而歸。為此,唐太宗才特別將他的英雄形象雕刻在昭陵上。

石刻上,丘行恭捲鬚,相貌英俊威武,身穿戰袍、頭戴兜鍪、腰佩刀及箭囊,作出俯首為馬撥箭的姿勢,「颯露紫」神態鎮定,前腿挺立、後腿微屈、肩頸由於疼痛而肌肉緊張、身體微向後傾,再現了當時的情景。太宗為它題讚:「紫燕超躍,骨騰神駿,氣愚三川,威凌八陣。」

伍月精按轡 天駟橫行--拳毛騧

祭壇西面第二駿名叫「拳毛騧」, 這是一匹毛作旋轉狀的黑嘴黃馬,「拳毛騧」身中九箭(前中六箭,背中三箭),為李世民平定劉黑闥時所乘,戰死在兩軍陣前。

劉黑闥本來是隋末瓦崗寨李密的裨將,竇建德失敗後,他佔據了夏國的舊州縣,並聯合突厥人,自稱漢東王,後來也被李世民擊潰敗走。

公元622年,李世民率領唐軍與劉黑闥在今河北曲周一帶作戰。劉軍主力渡河時,唐軍從上游決壩,趁機掩殺,奪得勝利。石刻上的拳毛騧身中9箭,說明這場戰鬥之激烈。

唐太宗為之題讚:「月精按轡,天駟橫行,弧矢載戢,氛埃廓清。」自這場戰爭後,唐王朝統一中國的大業便宣告完成了。

陸倚天長劍 追風駿足--白蹄烏

祭壇西側第三駿名叫「白蹄烏」,純黑色、四蹄俱白,為李世民平定薛仁杲時所乘。

薛仁杲是唐初盤踞在今蘭州自稱秦帝的薛舉之子。薛舉曾率兵攻唐謀取長安,事未成病死。其子繼續在甘肅以東屯兵威脅唐朝,後來被李世民擊敗而投降。

公元618年,唐軍初佔關中,立足不穩。割據蘭州、天水一帶的薛舉、薛仁杲父子便大舉進攻,與唐軍爭奪關中。相峙兩個月之後,李世民看準戰機,以少量兵力正面牽制誘敵,親率主力直搗敵後,內外夾攻使薛軍陣容大亂潰退。李世民趁機追擊,驅動白蹄烏身先士卒,銜尾猛追,一晝夜奔馳200餘里,迫使薛仁杲投降。

石刻「白蹄烏」昂首怒目,四蹄騰空,鬃鬣迎風,儼然當年在黃土高原上逐風奔馳之狀.唐太宗為之題讚:「倚天長劍,追風駿足,聳轡平隴,回鞍定蜀。」 
 
昭陵六駿,姿態神情各異,線條簡潔有力,造型栩栩如生,像這樣的藝術作品,不只是造型上的成功,雕刻技巧的精絕,而且還寓意著豐富的歷史故事,顯示了中國古代雕刻藝術的成就,是極為珍貴的文物。

宋蘇東坡有詩〈昭陵六馬,唐文皇戰馬也,琢石像之,立昭陵前,客有持此石本示予,為賦之〉讚曰:「天將鏟隋亂,帝遣六龍來。森然風雲姿,颯爽毛骨開。飆馳不及視,山川儼莫回。長鳴視八表,擾擾萬駑駘。秦王龍鳳姿,魯鳥不足摧。腰間大白羽,中物如風雷。區區數豎子,搏取若提孩。手持掃天帚,六合如塵埃。艱難濟大業,一一非常才。維時六驥足,績與英術陪。功成鏘八鸞,玉輅行天街。荒涼昭陵闕,古石埋蒼苔。」@*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郭文通是慶都人,在明朝嘉靖末年(1522年~1566年),做了碣石衛經歷官,當時出征討伐賊寇的各路將領,都打了敗仗。百姓們人心惶惶,官兵們無心拒賊,唯獨郭文通軍紀嚴明,士氣高昂……
  • 文史示意圖。(公有領域/大紀元製圖)
    古代心胸豁達的君子將權勢富貴看得很淡,將個人的得失置之度外,因此,沒有甚麼東西的失去會令他們感到憂慮。
  • 歷史中,諸葛亮羽扇綸巾輕易地就以空城計騙過了司馬懿,真是如此嗎?真正的高手過招,看不到刀光劍影,勝負已定。但在刀光劍影之外,仍有招式,而你看見了諸葛亮的招式嗎?
  • 徐受天,是吳中閭門人。有一天,他在集市上遇到一個挑糞的人,挑糞人不小心將糞倒了他一身,徐受天想到挑糞為生的百姓窮苦,諒他也不可能賠他衣服鞋子,於是便忍辱準備離開....
  • 宋朝紹興十年,金兵大舉南下,不可一世的金兀术聽聞岳飛的輕騎直抵郾城之時,收起了從容,內心大懼,他說:「諸將易與,獨飛不可當。」
  • 圍棋迷失它的本來面目已經很久,從人們把勝負作為衡量棋手棋藝高下的標準之後就開始了。特別進入現代,圍棋成為一種商業比賽項目,更是在迷途中越走越遠。
  • 「黃鶴樓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是詩仙李白的名句,「六么水調家家唱,白雪梅花處處吹」是白居易的佳作。九千年的笛簫,早在唐朝,就已家喻戶曉了,也湧現出許多描繪笛簫文化的音樂詩、音樂畫等。
  • 中藥命名不是依據植物學上的分類而命名的,而是深具豐富、深奧的中國古代文化內涵。《山海經》是根據上古時期的傳說所作的地理注說,其中記載了豐富的物產,包括植物藥五十九種、動物藥八十三種、礦物藥四種,總共一百四十六種。
  • 誰能拒絕嬰兒的笑容,看著他們笑得一臉純真燦爛,為「思無邪」下了最貼切的註解,而這個看似簡單的註解,孔子卻用了《詩經》的全部內容來闡述。
  • 從小到大,母親經常說這樣一句話: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這句話,告訴了我們與人相處的一個原則:互敬互讓,知恩圖報。這裡的敬,含義也很廣泛,尊重、友善、包容等意思都有。仔細想來,其根底還是報恩思想,所謂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是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