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修煉故事

從超市收銀員到搶手的人才

揚清

「真、善、忍」指示人生的大道。(攝影:王嘉益 / 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42
【字號】    
   標籤: tags:

一、從超市收銀到承擔專業設計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後,我因修煉法輪功曾多次遭到中共當局的綁架、關押,還曾被迫流離失所,期間遭受的迫害十分殘酷。

二零零六年我憑正念闖出牢籠回到家,在一個小超市做收銀員。後來我想,自己曾是個優秀的大學生,總在超市打工也不對。可是我因煉法輪功,被迫停學,還有一年學業沒有完成,沒有畢業證,也沒有任何憑證。

我的大學同學都已經是設計師了,我現在的境遇並非本願,是中共的迫害所致,我不認同,我準備去應聘設計師。家人對此都不抱希望,家人覺得有諸多個不可能的理由:我沒有任何文憑,學業也沒有完成,現在對外充其量是個高中畢業生。現在的就業形勢,哪能那麼輕易就找到那麼好的工作;更何況我修煉法輪功,在當今社會還得面對謊言的誣陷和人的誤解;更何況我連身份證都沒有……

我想路是自己走的,憑證不重要,大法賦予我的才智和品德一定能開創出一條路。

我從網上找到一家中型設計公司應聘,該準備甚麼也不知道,就帶了上學時的幾個課業作品。老總姓甘,親自面試。我對甘總說:「我因煉法輪功,僅差一年就畢業了,被迫停學,沒有畢業證。但在學校時我成績很優秀。」甘總褒獎了我的作品,更驚異我的坦誠,說:「你來吧,我知道煉法輪功的人都很好。」老總問我對待遇有甚麼想法,我說:「我相信一個人盡心工作,一定不會被虧待的。」

家人十分驚訝,我把自己的老底都掏給人家了,人家還用我,而且甚麼證件都沒有要。我知道坦誠比甚麼證件都頂用。

我很感激甘總的知遇之恩,更以一顆責任心來對待工作。說實話,我沒有任何工作經驗,等於剛入行。大法所賦予的智慧使我得心應手,一點兒也不像從零開始。一到公司沒多久就可以給公司拿下項目。工作第二年我就為公司承擔起一個非常大的項目,是有的業內資深人士一輩子都沒有幹過的,我基本上是邊自學、邊把整個工程的龍頭專業給完成的,投資方很滿意。

我沒有跟甘總提過一次薪資要求。工作第一個月甘總按行規給我發的工資,但是沒多久,甘總就把工資翻番,接近公司老員工,並說:「你幹得太好了。」甘總還趁別的員工不在時單獨塞給我「福利」,方方面面都很照顧我。原超市的同事聽說了都很驚歎,當時我還剛入行,不算年終獎金,光工資就等於他們幾個人收入之和。

甘總最賞識我的不是能力、才幹,而是我的品德。大法修煉者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遇事為別人考慮。一次一個同學希望把工程的附帶部份拿給他做,還可以給我提成,我直接就介紹給了公司,這樣同學可以公開的和甘總了解更多的相關工程,甘總也好權衡取捨,對雙方都有利。當甘總得知我沒有圖利,還在考慮公司的立場時挺感動。

其實還有很多事情甘總並不知道,曾經有一個大公司主管老楚僅僅在網上和我有過一些交流,連面都沒有見過,就覺得無論能力還是人品我都非常好,就打電話邀請我過去工作。那個公司無論從名氣、規模還是薪資待遇都比甘總這邊好,我沒有動心。後來有同事知道了這個事情,覺得不可思議。

現代人處事往往從利益出發,我的處事原則為同事甚至甘總所不解,有的事情就像挨了撞不訛人錢,他們都覺得我傻,為我鳴不平,但是我「傻傻」的堅持著,得到的卻更多,這時我聽到的是:「好人有好報啊!」

二、從專業到更多的知識領域

利益不會成為我離開甘總公司的理由,但命運又給我安排了另一個契機。

家中有事,因公司離家太遠,我照顧家人不能上班,休息了很長時間。我們合作公司的尤總對我賞識有加,尤總的公司正好在家旁邊。尤總找到我,讓我邊照顧家人邊到他那裏工作。我還惦念著甘總,和他協商後,就到了尤總公司。尤總讓我根據家人需要隨時回家照顧,這樣我就可以邊顧家邊工作了。

尤總給我薪酬比原公司高出好幾倍,還打算給我股份。副總對我說:「尤總說你過來,我們得了個寶!」

薪資對我來說是次要的,能隨時照顧家人,我很感激,在尤總這裏照常把業務做好。尤總的業務是同行業的高水平,我可以學到很多東西。副總還透露,曾有很多人想跟著尤總學,他都看不上,能讓他看中挺不容易。但因為尤總的公司剛成立,困難比較多,比以前甘總的公司要面對的問題還多,我所觸及領域已經超越專業本身。

遇到不懂的問題,我就在法中悟,因為法輪大法是佛法,蘊含著深刻的法理,甚麼問題都能在其中找到答案。面對的問題越多,我明白的也越多,在實踐中悟到了很多「商道」,從一個公司的管理、分配、運營到員工培訓、長遠發展、部門配合等等方面。我曾給尤總做過一個公司發展的管理規劃,包括員工分配機制、品牌創建、長遠發展等方方面面,有這方面專業的親戚了解後,很驚訝我沒學過一點兒相關的知識,卻能做出這麼專業的策劃,雖然只是個雛形。

不管在哪個公司,也不管對誰,我都以「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多為對方著想。公司去了很多實習生和新員工,想想現在就業壓力很大,他們都挺不容易的。我很照顧他們,毫無保留的教他們業務,尤其是實習生,即使他們最終不能留下來,將來也會很受用的,他們都能感受到我的善心。我還給他們講做人的道理,給他們講大法的真相,有的人還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交給他們甚麼他們都很盡心盡力的去做,在實踐中,我越發明白了管理之「道」,管理人其實是管理人心,當人都能用正理來要求自己的時候,比利益的約束更好。

我體悟「商道」是甚麼,我悟到是公平和誠信,我做的公司策劃,也是本著這個基點來的,很多細節也都是從大法中所得,也都在根本的「道」、根本的「法」──「真、善、忍」中,符合了這三個字,甚麼都在其中了。

三、挑刺者變成獵頭

和我接觸的不少客戶都很欣賞我,願意和我聊天,不只是我的才華和責任心,在遇到困難時,我能處亂不驚,平和應對,一個年輕人有這樣成熟的心態,令他們印象深刻。甚麼事情交給我他們都很放心,本來該監督的活兒,有時來都不來。有機會我都跟他們講,這是來自於法輪大法的修煉,給他們講真相。

一次,某客戶因我多次額外幫他處理了幾個難題,非常不好意思,也很感謝我,多次送我東西,推辭不下,我就收下。第二天,我送給他幾張真相光盤,我覺得這是對他最好的回饋。

還有一次,某外聘人員和公司有些誤會,多次催款沒能成功,考慮到雙方都不容易,我就幫著把事情協商解決了,他十分感激,拿到錢後,非要給我一些作為酬謝。我立刻拒絕了,公司的同事很不解,為甚麼別人對我這麼好?

在當今社會,除了壟斷企業和依托於中共利益集團的企業外,私營、民營企業生存都不容易,競爭十分激烈。一次我們公司和一家公司合作共同完成一個工程,有爭議的部份讓我們公司拿到了,交給我來負責。合作公司非常不滿,覺得我們搶了業務。

為此,合作公司的總監老夏對銜接部份很挑刺。對此有的同事生氣,和老夏拌嘴。我的麻煩更大,工作量本來就大,老夏要求又嚴,有兩次遞交的資料還被他搞丟了。

我想作為修煉人應該高標準對待這件事,不怕挑剔,只要對方挑的有道理,能讓我們做的更好;資料丟了不要緊,補上,說明我們的存檔確認體系不健全,算是督促我們完善。對老夏我也不抱任何觀念,沒有一點怨氣,合作的時候不僅把自己份內的事情做到最好,能幫他的還幫他,以德報怨。

後來他對我的態度變了,有一次他專門和我聊天,有想挖我到他們公司工作的意思。一個原本對我來說的挑刺者變成了獵頭。我婉言謝絕了,為了不使兩家公司的關係更糟,我也沒有跟本公司任何人說。其他同事對老夏有看法的時候,我用大法的法理開導他們,把這作為我們提高自己的動力,壞事就變好事,同事也很感慨。

若不是修煉大法,照我以前的個性是做不到的,即使迫於各種因素表面上做的到,內心也不會這樣坦然,更不會顧及到這麼多人、這麼多因素。

四、多家公司為我敞開大門

這幾年各方面的經驗積累,我有了更多的想法,想自己做一些事,出發點不是有更大的發展,而是希望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在工作上也能更好的福益於人。去年離開了尤總的公司,尤總多次挽留,還給我保留著位置。

回到家中,先總結總結,理理思路,開始籌備。甘總聽說了我已經回家休息,和人事主管專門登門帶著東西來看我,想返聘我回去,他們一再表示,像我這樣善良、聰明,有能力的人公司非常需要。我向甘總表示,我想自己嘗試著做些事情,已經有註冊公司了。看甘總很期待,我不好立刻拒絕,表示考慮考慮。臨走的時候,我送給他們幾張真相光盤,希望他們好好看看。

過了兩天,他們多次打電話,甚至打電話給我家人,希望他們說服我,並開出了更高的薪酬。家人告訴人事主管,不管我在哪個公司,都從不討價還價,並不是錢的問題。我趕快回覆了人家自己的真實想法。人事主管對我說:「你甚麼時候改變決定或不想自己幹了,我們隨時恭候。」沒多久,另一個公司的賈總又聯繫我,希望我能去那裏工作。

凡是了解我的老總,都很想讓我過去,而且他們都知道我是法輪大法修煉者。當時回家時,沒有敢聲張,因為我知道有好幾家公司都在等我,為我敞開著大門,推辭起來也是件麻煩事兒。

想想自己先前諸多的不利因素,我能走到今天這一步,確實很超常。那是因為我努力同化著佛法,最高的科學──法輪大法。

五、最高的科學

我有個親戚是個儒雅之人,知識淵博,看過很多書,從中國古詩詞到西方名著,從財經類到藝術類,從哲學到社科,涉及領域十分廣,簡直就是一個活字典,社會知識也很豐富,不管甚麼商品問問他買甚麼牌子的好,他能推薦廠家。親戚曾和一個老幹部聊天,老幹部問親戚:「你是教博士後的吧?」

我們在一起話題很多,藝術、教育、社會、宗教等等,每次有個甚麼話題探討起來,基本都是親戚聽我講,而且他都受益匪淺,也很佩服。實際上我掌握的知識並沒有他多,但往往能看到事物的本質。這就是大法修煉人和常人的區別。

一次,我們聊到,當今社會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造成的原因,我給他講了一小故事。

我曾碰到過一個人,這個人文化也不算低,我給他講:「共產黨歷史上迫害死八千萬中國人,殺人償命,善惡有報,這都是天理,天要滅中共,退出來保平安。」那個司機迎合著我說:「共產黨非常不好,我可知道這個事情。」但是讓他退,他就光說這一句,就不說退。顯然是有障礙,又不願意和我爭辯。我又深入給他講:「你入黨、團、隊的時候發過誓要為它奮鬥終生,要公開退出來,不做它的一分子,神才會保你平安。」他還是只說那一句:「共產黨非常不好,我可知道這個事情。」一個字都不帶變的。

我說:「你說共產黨不好,不退出來,也是在它其中說不好,受它很大的影響都意識不到。你比如,當今社會人與人之間關係到甚麼程度,互相之間沒有一點兒信任。社會道德強勢的時候,有過夜不閉戶,路不拾遺的時代,路上來個人就敢讓到家裏來吃住,現在你敢嗎?這是誰造成的?共產黨!它講無神論,把所有的信仰都摧毀了。人們不信神的庇護了,光想著自己保護自己,戒備別人;不相信善惡有報了,甚麼壞事兒都敢幹。路上摔倒個老太太都不敢扶了,怕被訛。國外大街上有點兒啥事兒,很多人上來幫忙。中國以前是禮儀之邦,禮儀大都中國傳出去的,現在想出口轉內銷都回不來。就像你,你也知道共產黨不好,我勸你退黨,是出於好心,這點兒好心你都在防備著,你說你不在共產黨的影響中嗎?」

我的話點醒了他,對我不再戒備,他表示退了。

親戚聽了覺得我不僅講的本身有道理,還講的很智慧。親戚曾說:「你掌握的是根和莖,我掌握的再多僅是枝葉而已。」

其實我看的書很少,連他讀過書的零頭都不及,但是我最愛看一本書,這本書是指導我思想的根本,這本書的名字叫《轉法輪》,是李洪志師父的著作,講的是超越於一切領域的最高的科學,也是親戚指的根和莖。

想想,我連大學畢業證都沒有,還有一年的大學學業沒完成,入行也比同齡的人晚五、六年,當今社會就業壓力這麼大。完全是憑著從《轉法輪》中得到的智慧和德行,贏得了眾多人的認可,走出了一條寬敞的大道。

在這最高的科學指導下,我這條路還會走的更寬,會福益更多的人。

──(明慧網法輪大法洪傳二十週年徵稿選登)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1/【徵稿選登】從超市收銀員到搶手的人才-256810.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shown)本故事中的主人公雨蓮是一位九五年得法的年近古稀的老年大法弟子,這場邪惡的迫害發生以來,雨蓮在偉大師尊的慈悲加持和呵護下,身背真相資料到親友中、到農村中去講真相救世人,幾乎走遍了全縣的山山水水,成千上萬的世人從她那裡得到了福音,喜得救度。下面就是她在同修幫助下自己寫出來的一篇感人至深的體會。
  • (shown)我悟到信師信法不是停留在嘴上的,只有做到才是真正的修啊!當我們真正從法上悟上來,提高上來,形成整體之後,我又看到了第五天時出現許多法輪的景象。在發正念時,還看到小紅、小君兩位同修的身體都被紅光罩著,接著看到三個單手立掌、腳踩蓮花的女佛緩緩升上天去。我明白這是慈悲的師父在鼓勵我們做好自己的使命。
  • 作為一名法輪功學員,我時刻按照師父的教誨,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大法師父叫我們要修成無私無我,凡事為他人著想,所以在修煉之後的行醫生涯中,我對每一位病人認真負責,並且根據他們的身體狀況合理的提供治療方法,而不是多用藥、濫用藥,不需要吃藥能好病的,我就建議病人休息或者教他們一些物理療法,吃點藥就可以治癒的病人我就不給他們輸液,同樣能治病的藥我選最便宜的,這樣幾年下來我贏得了無數病患的信任和依賴。
  • 黃明勝說:「那是一九九七年的一月,去上了法輪功九天學習班,看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並且學會五套功法。每次煉完功後,感覺身心很輕鬆愉快,很舒服。」不知不覺的,他再也沒有背痛的困擾了。修煉法輪功,對於祛病健身有著意想不到的神奇效果,這種實例在法輪功學員中俯拾皆是,沒有甚麼稀奇。黃明勝說:「我受益最大的是心性方面的提升。還有很多從小到大所遇到或聽聞到的,現代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在法輪大法中都找到了答案。」
  • (shown)趙連浩先生,韓國人,外表樸實、隨和沒有架子,今年五月底來台灣師範大學學習中文。「因為我很渴望參透大法,而師父李洪志先生是中國人,並且有關大法的書都是用中文寫的,所以我來台灣一邊在大學讀中文,一邊跟台灣同修一起修煉大法。」趙先生訴說著來台的原因。…他身體也很敏感,在學煉功法時,他發現前方有法輪一直轉。他說:「每天學法煉功時,四週都有法輪一直轉一直轉的。身體被調整清理,一個禮拜後我就出去弘法了。」趙先生感到法輪大法真是太大了,太好了。他覺得現在得到真理了,知道了人要返本歸真,每天學法、煉功與講真相的生活過得很充實,很有意義。
  • 我在獄中接觸到一個服刑人員,叫伏車平(化名),三十多歲。由於犯攔路搶劫罪被判有期徒刑十三年。在監獄中服刑期間,右腳關節嚴重傷殘,成了一個跛腳的殘廢人。我剛入獄時,他知道我是因煉法輪功而遭迫害的,就很想和我接觸。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他問我:法輪功是甚麼?中共為甚麼要迫害法輪功?我根據他的接受能力,給他作了詳細解答。最後他問我:既然中共要迫害,為甚麼你還要堅持煉?我問他看過《西遊記》沒有,他說看過。我告訴他:法輪功可以使人修成神。他頓時眼睛大睜:「真的?」我嚴肅而又認真的說:「這是千真萬確的!如果你想修,我可以介紹你入門。你回去想想再談。」
  • 現代的很多人,往往面對工作壓力很大時,吃不好睡不好,弄得精神緊張,家庭關係亮紅燈,生活中仿佛隨時有顆不定時炸彈會被引燃,弄得身心俱疲,苦不堪言。任職於台灣中山科學研究院的曾先生曾經是其中一例,幸運的是,曾先生於人生低潮時遇見法輪功,人生從此獲得改變。
  • 斯坦因豪斯女士興高采烈地說道:「我們喜愛她!我們喜愛這場演出!」她說:「我是芭蕾舞演員,我此前從未觀賞過這樣的中國舞蹈,我非常地陶醉!」她繼續說道:「我一輩子都在跳芭蕾舞。」她表示自己發現中國古典舞不是用腳尖跳舞,說著她模仿著舞蹈演員們在舞台上碎步快走的樣子,強調中國古典舞獨特的從腳跟到腳尖的移動。
  • 家住武昌中山路的周建剛,在修煉法輪功後,不僅使其身心受益,道德昇華,還使其原本已破裂的家庭開始變的和睦。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輪功被中共邪黨迫害後,因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周建剛先後數次被非法抓捕、關押,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十年重刑,在琴斷口監獄重管隊,周建剛被暴打致高位截癱。武漢市「六一零」和監獄方為了封鎖消息,在周建剛刑滿到期之日,將他秘密劫持到一個隱蔽的地方,並且威脅家人,不許將周建剛的去向告訴法輪功學員。
  • (大紀元記者曾容格美國伊利諾伊州芝加哥市報導)2012年4月20日,神韻國際藝術團在芝加哥歌劇院演出第二場,芝加哥各界社會精英紛紛與親友共同前來欣賞。從亙古的神話傳說,到現代修煉故事;從天國世界的神佛仙子,到大江南北不同的民族風情,神韻藝術團帶領觀眾穿越時空,領略中華神傳文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