穀雨帖

林旒生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昨天與我夫人談到江南的、此時的穀雨。

因現在這幾天的雨,下得大,而且長,不由讓我又想起我們過去江南的雨。

那江邊蘆洲灘頭雨下打漁的漁翁,煙雨中青田間的青禾,雨霧裏河邊明月磯旁如星如月的小洞,都浮現在我眼前,從何說起?

且從那江南雨內的那三千古宅的某一處說起吧——

想這樣的雨天,我記得花園內,雖已在夏至,但天氣還並不熱,而園內烘出類唐人詩句淡雅而如朝雲的月季花香,在這樣的雨天,花香與花瓣被洗得更純淨,我路過的時候,油然的感到此身仍舊是在春天的快意,此外還當時還莫名的覺得——似有過去曾經相熟相知的感覺。

此時在江南的古宅,我其實以為太空寂了,除了偶爾可以見到一隻、二隻避雨的八哥外,庭院的櫻桃已經開過,櫻桃樹繁茂的葉子下也可能還留有幾顆紅透的櫻桃,然而,古宅內太沉靜了,雨聲,雨聲,雨聲,古宅內只有潺潺的雨聲,有些地方會傳來不知是哪一家點驅蟲的檀香,讓人一下如返回到幽沉的古代,而雨水流入雕有蟠桃的破了殘了的石花几上,因而更有幾分無奈的落寞。

當投身郊外的青田,那就不一樣了,那全是一片純綠,江南的田野在夏、秋兩季的雨中各有佳致,秋天的雨後,田地遍是衰草與枯麥,走在田間,微風夾著雨點,陰天的雲下,沒有北方的蕭瑟,卻是有一層唐宋山水清淡的空明,雖宛若古士子獨行野陌聞得秋鴉之悲鳴於寒山,翩翩廣袖下,還有一種蕩漾在天底的含著麥味的青春之氣,而此時的夏天間,就是徹徹底底的一整片的綠了,有的樹上是滿樹的粉花,我不知其名,現在也不知道,在煙雨之中,當年的我唯感到它太高大。

至於長江邊上的東西蘆洲一帶,卻是另一番風景,儼然日本浮世繪中所畫,但幽遠過之,因已沒有春日的粉桃白李之花點綴原來的玉山藍河,江南的雨把長江濁黃濁渾,非是別物,只是泥沙而已,但此十里之灘,隱隱約約有幾處拉網打漁的漁人,中穿蓑衣者,多是鄉野老漢,一個人卷著褲腳,光零零的站在水中,悠然的拉網,悠然的放網,背後掛著一個竹製的漁簍,有時他們把漁簍放在水草籠中,還繫著一隻青殼紅腳吐著泡沫的螃蟹,是河蟹,所以並不腥,而所見幽默的是往往在遠方的水磯邊有似學那漁翁的鷺鷥,它一動不動的在那裏,我以為是木頭,而它真的是很悠然呢——

是的,過去,在那江南的雨中,一切凡聖含靈似乎都很悠然,所以,我又忽然想起東坡書寫的〈洞庭春色賦〉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國文化之所以自成為「中國」文化,是因為她有她自我體現的中國式的一類神道三昧在裡面,譬如最簡單的同樣是寫字,惟獨在中國成為一個獨立的文化體系,極力的表現出這其中的「神道三昧」的特徵,而也只有印受此文化中神道三昧的人也才可以鑑賞她,西方邏輯體系的文化就沒有這個特點。
  • 胡公、溫公自你們拿下薄氏謀反集團的CEO、但還留下他們的最高的後台BOSS,從現在各界的政治反應來看,態勢未必能讓二公可以繼續「無為」下去,須知中國政治的歷代黨爭,如唐之牛李,宋之元佑、慶元,明之東林,都是反反覆覆、成王敗寇,而中共體系內的黨爭更是如此,失敗者下場至慘!
  • 出方丈門外,松影婆娑,雪光淡淡的,那月輪不知何去,天上天下竟浮出一片青光,松味細細,譬如烹霞之密、之邈、之輕,忽然感到從所沒有的幽微…
  • 她的臉,被她青雲似的、濕漉漉的頭髮遮住,不能一下看見她的眼睛,她的肌膚在春 雨底下的幽雲中竟透出玉一般的青光,櫻唇如花,紅得有些發黑,她默默的前行,我 跟隨在後,雨點落在我的臉上,我奇怪著這樣的一位女子。
  • 漫步在林下,與我江南的花山梅林不同,也不是另一類的空山靈雨,而是近似於南華秋水的高賢,上古的寂寞而又翩翩自在,感到從內到外近於透明的清淨。
  • 此刻水邊的蓮花,猗猗朵朵修長而曼衍,望去不知涯岸,各以寶姿,妙現真儀,有的花冠純白,青葉翻卷,有的赤菂丹葩,燃落朝霞,大觀種種,真不一而足…
  • 在芙蓉庵的左右的確有一些芙蓉,而在前面卻最讓人稱奇的是竟自然而成的十幾畝的野葵花,逢春自生,夏至而盛,秋日便累累然的遍是如金雲玄浪的葵花了。
  • 記得那是朝雨新晴的春曉,略紅偏紫的桃花在碧瓦畫簷的旁邊葳葳的風動,空中還留有一些昨晚的雨氣,而天上卻已轉來了青雲,驚訝的是在諸天上花樣的朵朵開遍。
  • 我是喜歡熱鬧的,但也無畏孤獨,自小以來大部分的時間,我都在孤獨中度過,我臨帖,我讀書,我爬山,我冥想,我飲茶,我沉思,我觀秋水,都與孤獨為伴。
  • 猶記五代吳越國主寄給他夫人的信:「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想來應是暮春之時,山陰道上,浮青漾霞,燕子幽鳴,桃花飄舉,意遲遲,美人歸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