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歷史今日】:偉大的戰地記者卡帕殉職

人氣: 78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05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陶靜慈綜合報導)歷史上的今天1954年5月25日,偉大的匈牙利戰爭攝影專家,在越南海防南方的太平地區不幸因誤觸地雷而被炸死。當天美國各晚報都登出卡帕的死訊,第二天《每日新聞》用大標題報導「關於卡帕之死」,紐約各地電視台,電台和時報也以極大篇幅刊登報導。

有人說:一個普通人,如果不知道羅伯特.卡帕,那叫做「遺憾」;

一個攝影工作者,如果不知道羅伯特.卡帕,那叫做「無知」;

一個戰地攝影記者,如果不知道羅伯特.卡帕,那叫做「羞恥」。

因為,他是攝影記者中,極少被「偉大」一詞所修飾的那一部份人。

羅伯特.卡帕(Robert Capa,1913年10月22日-1954年5月25日),原名安德魯.弗裡德曼(Andre Friedmann)。匈牙利裔美籍攝影記者,二十世紀最著名的戰地攝影記者之一。他參與報導過五場二十世紀的主要戰爭:西班牙內戰,中國抗日戰爭,二戰歐洲戰場, 第一次中東戰爭以及第一次印支戰爭。卡帕的攝影生涯就如同賭命一樣,在一次次的戰役中,在槍林彈雨中,用血肉之軀去換取相機裡的一格格底片。

他17歲時就立志要當攝影家。在柏林大學求學後,先在柏林一家通訊社做暗房工作,後到巴黎當記者。由於他的攝影作品受到一家攝影雜誌社的重視,他便被委派到戰地進行採訪。

1936年西班牙內戰,卡帕在西班牙戰場拍攝了一個戰士中彈將要倒下,這幅使人有身臨其境之感的作品一發表,立刻震動了當時的攝影界,這幅標題為《死亡的瞬間》的照片,從此成為戰爭攝影的不朽之作,也是卡帕的傳世作品。這幅照片在技術上並不高明:模糊不清、焦點不准,表現得不夠精緻……但這一切都不影響這幅照片的偉大,他是攝影師親歷戰爭,與戰士一同衝鋒陷陣,用生命換回的寶貴影像,顯示出的是戰地攝影師大勇的精神。在一生都出沒於戰場的卡帕來說,彷彿一切攝影技術都不值一提,迴盪在耳邊的只有他的那句經典名言:「如果你的照片拍得不夠好,那是因為你靠得還不夠近。」

1937年,日本發動了對中國的侵略,第二年卡帕來到了上海等地,在卡帕鏡頭裏,中國這個古老的國度千瘡百孔,一片廢墟。人們妻離子散、背井離鄉,到處逃難。

1944年6月6日,他隨聯合國部隊開闢第二戰場,參加了在法國北部諾曼第的登陸戰,成為了唯一一位隨第一批登陸部隊參加諾曼底登陸作戰的攝影記者,隨軍在奧馬哈海灘搶灘。他匍匐在密密麻麻的屍體中,一邊躲著子彈,一邊拍照,在一天時間裏,他拍下了幾百幅照片,其中《諾曼底登陸》展示了正義戰爭的偉大力量,再次為他贏得了巨大的聲譽。

1954年,卡帕不顧親友的勸阻,悄悄來到越南戰場。他用照相機反映了《越南的悲劇》(卡帕的最後一幅作品題名),不幸誤踏地雷身亡,時年僅四十歲。

卡帕一生痛恨戰爭,他想借影像來喚醒人們的良知,不再彼此殺戮。他終生將戰爭作為他採訪的題材,不是為了追求刺激,而是為了揭露戰爭的殘酷。卡帕說:「照相機本身並不能阻止戰爭,但照相機拍出的照片可以揭露戰爭,阻止戰爭的發展」。不管是展示衝鋒陷陣的軍人還是飽受戰爭之苦的平民百姓,卡帕的照片中流露出深深的同情和憐憫。美國著名作家史坦貝克(J.Steinbeck)說:「對攝影我全然不懂,關於我必須談的卡帕,純粹是從一個門外漢 的觀點,專家們得容忍我了。 對我來說,卡帕的確是摒除一切疑慮地證明了相機不必是個冷冰 冰的機器,像筆一樣,用它的人有多好,它就有多好,它可以成為頭腦和靈魂的展現。」

  卡帕從不把自己拍攝的照片視為藝術品,他不僅要真實地記錄人和物的外部形態,而且要揭示人的思想感情和靈魂,揭示事物的本質。因此,他的作品內涵更加深刻。他反覆表現的毀滅、哀傷、恐怖、死亡等主題,常常給人以巨大的心靈衝擊,使人產生對戰爭的厭惡和憎恨。

成名前的羅伯特.卡帕

羅伯特.卡帕出生於奧匈帝國時期布達佩斯的一個猶太家庭。1932年,他曾由於反政府而獲得一場牢獄之災。之後,卡帕在父母的鼓勵下離開故土到德國求學。

卡帕最初想成為一個作家,然而他在柏林找到的一份照相工作卻讓他開始癡迷於攝影藝術。1933年,由於納粹德國日漸興起的排猶風浪,他移居到了法國。但卻發現在法國很難找到一份作為自由記者的工作。在此期間,他開始採用羅伯特.卡帕的名字,並杜撰了一個子虛烏有的年輕攝影高手,讓他的經紀人對外聲稱,這位富得流油,不靠拍照餬口,他的照片三倍於當時的最高世價,愛買不買悉聽尊便。

一次日內瓦有個國際會議發生了暴動事件,所有的記者都被瑞士警察粗魯地趕走,唯獨弗裡德曼混了進去,拍到了獨家特寫鏡頭。這一幕情景正巧被一位雜誌社的圖片主編握克(M Lader Vogel)看到。三天後,當那些照片被送到握克的辦公桌上的時候,他撥了個電話給「卡帕」的經紀人,對方這麼回話: 「卡帕先生的這批獨家照片,一張要三百法郎(六倍於世價)。」 握克回答: 「有關卡帕的事倒是挺新鮮的,不過,請你轉告那位穿著髒皮夾克,到處亂拍照的荒唐小子弗裡德曼,明天早上九點到我的辦公室報到。」 就這樣,安德烈.弗裡德曼不得不以羅伯特.卡帕正式亮相。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2-05-25 11: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