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修煉故事

一個醫生的驗證

李明欣
font print 人氣: 20
【字號】    
   標籤: tags: ,

「大法洪傳,聞者尋之,得者喜之,修者日眾,不計其數。」(《拜師》《精進要旨》)

我是九七年春得法的大法弟子,修煉十五年了,回憶這十五年的回歸歷程,正是師恩浩蕩、沐浴佛光、最難能可貴、最偏得、最值得珍惜的歷程,深感生於此時之榮幸。

我在常人中的職業是個醫生,先生和孩子也是從事醫學教學、科研和醫療,我一生就生活在國內醫學最高學府和專家雲集的地方,可是在我的身上卻發生了堪稱人類醫學史上罕見的奇事。

八四年正值天寒地凍,我在節日值班搶救病人時過度勞累,患了個最常見的感冒,小病沒放在心上。可是一拖一月多,總是發冷,全身說不清的不舒服,那還是找中醫調理一下吧。在圈內,我認識一位中醫大夫,文革前他就從事省、部級、外賓、社會名流等的醫療。他聰慧過人,名不虛傳,確實有兩下子。文革中受到衝擊自身欠安,在家休養,基本不對外行醫,因是圈內同行也算是例外。事與願違,萬萬不曾想到幾付藥下肚,人就像掉在冰窟,怕風、怕冷。從頭到腳好像冷氣從關鍵大穴往內吸,而且越來越重。腳冷的穿不了鞋,手冷的不敢摸東西,無名的心驚膽戰,坐臥不寧。仰臥時胸部好像有塊大石頭,壓的出不來氣,胃內像有塊石頭往下墜,全身沒有一個地方不難受,也沒有一個關節不疼。而且許多症狀說不清、無法形容(我對自己都無法書寫一份病歷)。可是體力、精神很好,思維如常。除了胸部皮膚許多蜘蛛痣外,五臟六腑無實質病變,其它化驗,Χ光等各種檢查都無異常。西醫大夫最看重的是病變、體徵及各種檢查所見等等,我卻找不到任何病變,自己痛苦的無法形容,別人根本無法理解,還越治越糟、越重、從醫院走一次、在家誰咳嗽幾聲,我都會咽疼或感冒。各種症狀有增無減。那時的我,真是到了西醫治不了,中醫沒人會治的地步。

我也失去了上班和幹家務的能力。隨著病程的延長,甚麼都不好了!我心中十分清楚這是個世界級的難題,但我又是一個不服輸要強的人,我把希望寄託於自身努力奮鬥:療養、各種理療、各種鍛煉、跑步、體操、打拳、練劍。無招了又去練氣功,當時接觸了幾個氣功界的「名人」,對這些人的德行很有想法,有個別簡直就是邪惡敗壞之徒。挑選了再挑選,也練了幾種,越來越重。極度困難時,我都想「張榜求醫」。

我生活的這個最高學府也有一個氣功協會,氣協負責人給我介紹了一個「氣功師」,由於不懂,接受了他的「氣功治病」,又被最初「症狀稍有減輕」的假相所惑,最後,不僅騙去了很多錢,結果病的更重。大熱天坐臥於熱水袋上,穿棉鞋、戴棉帽、頭不能轉動、眼不能視物、門窗緊閉,還得拉上窗簾、連上衛生間的本事都沒有了……此時的我自嘲「只會吃飯」。真是禍從天降,全家人不僅都生病,常常內外交困,最困難時候,真是連一包衛生紙都買不回來。看著本來是好事也會變壞,大白天總覺得有不好的東西,很害怕。我在人中從小就膽大,又是個很頑固的無神論者,根本沒有神鬼的概念,工作、生活、方方面面,一生都在「科學」中遨遊。從小要強,喜歡自立,個人奮鬥,不信命運。此時,落到如此地步。我已身心交困,難道了極限,心灰意冷,生不如死,徹底絕望。只是找不到自我了結的最佳方案,苟且暫時活著。

因禍得福、絕處逢生。當時這個最高學府,有幾派氣功都有人練,因為有的老幹戰爭年代、文革落下的傷殘,或一些慢性病、疑難雜症、醫藥無法康復,大家都在尋找健康之道。每年氣協都召開有政治部主任參加的座談會。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效已成共識,老幹部們現身說事,同事鄰居有目共睹,就是前面提的那個氣協負責人又推薦給我們,後來我得了一本《轉法輪》。

那時的我已是絕望,因為甚麼招都用了,整天惶惶不可終日,坐臥不寧,整天害怕,睡覺也會嚇醒。那時候頭髮全白,頭屑如糠,頭不能低,不能轉動,眼不能視物,更不能俯視,還不能載眼鏡,根本沒有看書的能力。用手隨便翻翻書還莫名其妙的害怕……。當時已徹底絕望。根本不想活,覺得能靜靜的死是最大的幸福。所以,書在家放了很久也沒看。

有一天,不知道怎麼突然自己載上眼鏡看起書來,一看竟然看了四十多分鐘。至今,我都想不起來當時根本不能下地的我,怎麼去拿書,看書……這一段往事的全過程。這一看,這本書把我吸引住了。書中全新的概念使我耳目一新;談及氣功界的不良現象說到我心上;說到真善忍的法理讓我折服……。這本書僅僅看了三分之一,深深的震撼了我的心靈,隱隱之中似乎就是「我一直要找的好氣功」。一時間興奮的跑去客廳,連說:就煉法輪功!就煉法輪功!已記不清我多久不能出臥室,更不知道,不記得當時是怎麼跑出去的。

第二天早上醒來,感到全身鋪天蓋地的大大小小數不清的輪子從骨頭中把冷氣往出排,全身暖融融的,那種舒服美好無以言表。十數年的病痛,我已忘記了甚麼是舒服,只有說不清、道不明的難受,和心靈上無限的傷痕、傷痛。我只知道早上五至七時是我最難過的時候;不知道身體熱還是冷,蓋厚還是蓋薄?兩條腿不知道該怎麼放……。此時的我驚呆了,好像都沒有思維了,就那麼閉目靜臥……。

三天才回過神來,趕快先把書看完。我也是讀了一輩子書的人,看的也是治病的書,可從來不知道看書能好病。此書所講新奇、玄妙,一生從未涉及,我本身是一個頑固的無神論者,雖然也練過氣功,那是體操加上呼吸引導「得氣」而已,根本不知道與修煉、與佛、道、神有甚麼關係。對於修煉、宗教、僧、尼甚至佛、道、神、都是黨文化中灌輸的那些很負面的東西,那真是一提都笑話。但這本書看完了我好像整個人變了,脫胎換骨了!世界觀變了!許多事一下子明白了:這本書不是一般書,不是白紙黑字,師父也絕不是肉體凡胎……。所以,我常說:是慈悲的師父找回了迷在了人中的我,偉大的法喚醒了我,撣去了封塵,我知道了生命的意義,使我義無反顧的在回歸的路上勇猛直追,一修到底,跟師父回家。真是恨相見太遲!很後悔書在家放了很久卻沒看。隨著學法煉功和心性的提高,我的身體越來越好,很快除掉熱水袋,脫了棉帽、棉鞋,幾個月以後,走到煉功點。

己記不清多久沒出過房門,皮膚已成了沒見過陽光的蒼白,腳踝、趾關節沒有一個不疼,邁步十分艱難。我告誡自己已是大法弟子,就應該有大法弟子的風範,步態必須正常。走了很久才到煉功點,就是去煉功點的這天凌晨,一股熱流從頭貫到腳,通透全身,連指、趾都通透,從法中我知道這是師父為我灌頂。清晨,看見兩臂從上到下長長的如血管那樣的數條紅線,僅這一次師父給了我多少最珍貴的高能量物質。師父啊!我用甚麼報答您!當煉第二套功法時,正抱輪,一個粉紅色的法輪、金光閃閃由遠而近旋轉而來,直到太極圖 字符清晰可見。那個顏色漂亮之極,人間沒有……。一時很高興,想再看清楚點,還想回去說給我的家人。一下子甚麼都沒有了!我的天目關了。說來神奇,煉完功回來,趾、踝關節一點也不疼了,步態如常,身體輕鬆,很快走到家。

當時的煉功點也不過十數二十人,有老幹也有平民百姓,有教授、博士、碩士、也有醫學生。人雖不多,但事情感人:有從輪椅上下來的;有患血液病幾下病危通知從死亡線上康復的;有心臟病康復的;車禍康復的……。人人都有一個神奇的故事。

我們早上五點半煉功,煉完功上班,晚上集體學法、交流。談的都是如何修心性、做好人,社會上那些官場爭鬥、貪腐、烏七的八糟事根本沒人提。誰都知道修煉人要的是提高心性,純淨自己,常人的政治和那些烏七八糟的事,修煉人根本沒興趣,就連買菜、物價、這些切身利益也沒人提,誰都知道珍惜修煉環境,也不配在修煉的神聖殿堂議論。那時候真是一身輕鬆,心曠神怡,好像全身每個細胞都在笑,樂的像個孩子。隨著對法理認識的提高,修煉心性的提高,我身體越來越好:精力充沛、白髮部份變黑,鬆弛的皮膚也變的紅潤細嫩,真能年輕十歲。過去大熱天也不敢沾一滴常溫水,修煉後一年四季再冷的天都是冷水洗頭、洗澡,堅持了十三年,從來沒有過一次感冒,十五年未服過一粒藥。家中環境也慢慢的變好,不好的事都向好的方向轉化。家人身體也越來越好,我有一個小孫子,當時只有四歲,過去一個月不吃藥的時間最多不過一週,我修煉後他的身體慢慢越來越好。後來,我發現他發燒只要看師父的照片就退燒。真是神奇、玄妙、妙不可言。真正體會到:「佛光普照,禮義圓明」《轉法輪》。

煉功點天天都有新學員進來,不到一年,人數差不多增加到二百多人,我們煉功地也搬到了文化活動中心廣場,每天坐得滿滿的。那年傳統新年初一,我們正在煉功。啊!滿天撒花,就是轉法輪封底那種花,真好看,場面很壯觀。一時我又喜上心頭,從此我的天目關了。

九八年單位召開氣功座談會,政治部主任及省氣協領導也來參加。那時單位有三派氣功,一派談的是用功能炒股票,一派談的是辦了多少班,參加多少人。法輪功談的是祛病健身,絕處逢生。醫生不收紅包,卻能對病人高度負責。在家中做好人,夫妻和好、婆媳和好的事……。當時,省氣協的領導很感動,特別提到法輪功祛病效果神奇,還說醫院的紅包是多年最難解決的問題,法輪功學員不收紅包醫生卻能對病人負責,這功能提高人類道德對社會精神文明建設好……很推崇。單位還發了一個雙卡錄音機給我們煉功用(那時是高檔電器)。會後,出了專欄重點推廣法輪功。因為那時,老幹們人越老病越多,領導也頭疼。有心臟病專家自己也是心臟病,治不了。有個類風濕病專家,自己指、趾關節畸形,路都走不了,他還有實驗,有論文。可是他昔日的病人、就是那個煉法輪功走下輪椅的人。連畸形的關節也慢慢恢復正常,他能不吃驚嗎?

那時,每月一次的全市集體大型煉功,各大小公園都有,真是人山人海,十分壯觀。但不管多少人,橫豎自動成行,煉功音樂一響,沒有人指揮都靜靜的煉。沒有紀律約束,我們都知道自束其心。每年一次全市法會,人多的一個現代化的體育場裝不下,儘管人多腳插不進,可秩序井然有序,沒有人講話,沒人走動,都聽台上學員發言,那種肅穆、祥和的氣氛在現今社會沒有,只有法輪功這塊淨土,場面十分感人。那一年,受國家體委委託,由醫學專家在全國五大城市進行《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調查,調查數萬人,我們的有效率是百分之九十七點八。但除了青年人,多數中老年人以不治之症及疑難雜症最多。雖然已是過去,我相信這輝煌壯觀史詩般的場面會在宇宙史上常存。

我的兩則實例看起來玄天玄地,站在實證科學的立場上那是說不清、道不明的。我們從西方學來的醫學叫西醫。西醫看病看重的是病源:細菌、病毒等等;看重的是體徵,病變;探討的是各種機制;講究的是查體所見,實驗室及各種精密儀器檢查所見。像我這種「看不見、摸不著」的病,統一稱「功能性疾病」。你難受,醫生理解不了,更治不了。你越難受,人家越覺得不可思議,個別人還會說怪話、甚至謾罵。我就因為理療科醫生沒見過這麼多症狀的病人而嘰諷、療養院的醫生因為我兩隻手好端端、而且手指靈活、卻不拔草、不擦玻璃、不打掃衛生,沒有替他們勞動而當眾謾罵、被不了解的人諷刺、譏笑。我在人中是個要強、幹活不惜力的人,那真是心上插刀,雪上加霜。沒有人懂得病的實質是超常的,當然從常人的理上就難明白。從實證醫學上不可能找到另外空間的病源,當然人的空間也不能找不到病變。但從《轉法輪》中,整個從病的起因到康復都會找到答案。那時社會上興起的氣功現象,珠目相混的氣功治病,氣功界那些騙錢害人不良現象,只有師父講清楚了。要不是學了法輪功,給整死了都不明白。還錯過了生生為此生來世的唯一機緣。為甚麼「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得去用超常的理去認識超常的病,一切釋然。著名的科學家錢學森,七十年代末就從事人體科學研究,他說:人體科學革命,必然帶來自然科學革命。其實,中國的傳統文化是信仰為本,道德為尊。修煉恰恰是我們傳統文化的精髓。共產邪靈宣言與一切傳統文化決裂,宣揚無神論和鬥爭哲學,是從根本上破壞我們的民族傳統文化(神傳文化),從人的本質上破壞人類道德。從而毀滅人類、毀滅民族、毀滅我們的國家。佛法才是真正的科學,超常的科學。

目前大陸有一個「法輪功現象」:只要明白法輪功真相,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可以祛病、得平安,人們稱為「九字吉言」,也有人叫「九字訣」。有人很信、很誠心、很靈。從車禍、地震、大火中轉危為安。有人不信,認為迷信。我誠心誠意告訴你,你千萬記著:那是最值得「著迷」的信。大家知道佛家有一句話:「佛法無邊」。中國叫神州,是神傳文化。在這麼嚴酷的現實面前,你能分正邪、明善惡、對真善忍的認可,那不就是佛性嗎?就像金子一樣發亮,就可以得到高級生命的呵護。所以,希望同胞珍惜這份緣,這份善。是法輪大法師父慈悲於人,叫他的弟子講真相,喚醒世人。也許那是你千年的等待,萬年的期盼。大法弟子那是真正在捨己救人啊!我們不要回報,一無所求,只願你度過劫難,只希望你平安。

世界法輪大法日,法輪大法師父把宇宙大法帶到人間,遍撒甘露,普度眾生。大法洪傳,宇宙中最大幸事、盛事。眾生、世人之福。

--轉自明慧網(文字略有刪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悲痛之餘,有一句大法弟子唱的歌總在腦海裏縈繞「大法能解心中憂」(《洪吟三》〈清醒〉),於是我開始認真閱讀大法書籍,當時的心豁然開朗,看法前後判若兩人,關心我的人看到我的變化,也寬慰了許多。從此以後,每當我有事或心裏感到苦惱時我都會拿起大法書看。啊,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這樣大法幫我排除了無盡的煩惱,解開了我許多心結,伴我度過了最艱難的歲月。使我的心死灰復燃,重新找到了生命的真正意義,成為了一名真正的實修的大法弟子。
  • 我和春梅的緣是何時結下的不得而知,接下這個緣卻是在大法修煉中。早在九九年「七 •二零」 之前的一次集體洪法煉功活動時相遇,雙方都有似曾相識之感,又有相見恨晚之憾。從人這層面看,我和她的夫君同為軍人;她與我又都在大學任教。故此親如姐妹,情同手足,常在一起學法交流。然而好景不長,「七•二零」 之後我即退休,無奈離開南方之城去北方之都與兒女們生活在一起。雖身居兩地,常有電話相連,心是相通的。二零零一年初,聽說春梅因印發大法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惡人構陷,邪黨將她非法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12年後,我發現春梅比我想像的要好,好得多,與我倆十二年前臨別時相比(指外貌)沒有變化,甚至還年輕了。
  • 晴天霹靂,一向身體很健康的先生毫無預警的過世了。他在上班的途中昏迷在汽車裏,被路人發現,送去醫院搶救無效。這對蘇姍的打擊太大了,失去對家庭一向照顧無微不至的先生,她要獨自撫養四個幼年子女和負擔房貸。「為甚麼眼看好日子來臨卻發生了挫折?」「為甚麼苦難會發生在我身上?」這些問題總是困擾著蘇珊。在親人把法輪大法介紹給她後,她開始思索人生的深刻意義。她明白了人生的真諦,拋開一切糾纏不清的疑團後,她開朗起來。她說:「自從得法後,我對大法堅信不移。在修煉的路上,我不會停步,我要返本歸真。」
  • 二姐微笑著和我們說,剛開始出來講真相時,除了心性上的魔難之外,勞其筋骨也是很不容易的。我們那裡全是大山,有的地方柴草有一人多高,進去了出不來,走半天也找不到一條路。我一個女人家,從來沒有一個人走過山路,首先遇到的就是害怕。每當怕心出來時,我就提醒自己:你是大法弟子,你是神,你還有什麼可怕的?只要這樣一想就不怕了。有的村子需要爬三、四道山梁才能趕到,最遠的村離家有四、五十里遠。有時候天不亮就走,等趕回家都半夜了。到冬天山上的積雪有一尺多厚,鞋裡都灌上了雪,又化成水,再結成冰。有時也覺得苦得不行,但一想到山裡這麼多可憐的世人,如果我不去救他們,誰去救啊。就不覺得苦了。
  • 但是她想,個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法上的事再小也是大事,何況救人這麼十萬火急的大事呢。從那以後艷艷經常和同修們一起到外地鄉村去講真相救度世人,早上早早走,晚上很晚才回來,一天往返二、三百里。有時晚上到外地鄉村去散發真相資料,第二天早晨才能回來。聽說講真相小組在前後半年多的那段時間中,先後去了一百多個大小村落,有一萬多人明白了真相,六千多明白真相的世人退出了邪黨組織。艷艷和我說,她在和同修們一起整體出去講真相救度世人那段時間,感到了從來沒有過的提高和昇華。
  • 台灣宜蘭縣蘇澳法輪功學員游本育在一九九九年時,因為看到「四•二五事件」的新聞報導後才走進法輪功修煉,他說:「回想當時報導提到法輪功學員去上訪時,沒有口號,沒有擴音喇叭,沒有投擲雞蛋,也沒有帶甚麼抗議的東西,還很規矩的排隊,有的在煉功,我就覺得可笑,心想這樣能使上甚麼作用?同時覺得在共產黨極權社會裏面的人連抗議都這麼奇怪。但是電視上卻報導說他們離開時,沒有留下垃圾,甚至連警察丟的煙蒂都撿起來帶走,這讓我很驚訝,心想一定要了解法輪功到底是甚麼。」
  • (shown)本故事中的主人公雨蓮是一位九五年得法的年近古稀的老年大法弟子,這場邪惡的迫害發生以來,雨蓮在偉大師尊的慈悲加持和呵護下,身背真相資料到親友中、到農村中去講真相救世人,幾乎走遍了全縣的山山水水,成千上萬的世人從她那裡得到了福音,喜得救度。下面就是她在同修幫助下自己寫出來的一篇感人至深的體會。
  • (shown)我悟到信師信法不是停留在嘴上的,只有做到才是真正的修啊!當我們真正從法上悟上來,提高上來,形成整體之後,我又看到了第五天時出現許多法輪的景象。在發正念時,還看到小紅、小君兩位同修的身體都被紅光罩著,接著看到三個單手立掌、腳踩蓮花的女佛緩緩升上天去。我明白這是慈悲的師父在鼓勵我們做好自己的使命。
  • 作為一名法輪功學員,我時刻按照師父的教誨,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大法師父叫我們要修成無私無我,凡事為他人著想,所以在修煉之後的行醫生涯中,我對每一位病人認真負責,並且根據他們的身體狀況合理的提供治療方法,而不是多用藥、濫用藥,不需要吃藥能好病的,我就建議病人休息或者教他們一些物理療法,吃點藥就可以治癒的病人我就不給他們輸液,同樣能治病的藥我選最便宜的,這樣幾年下來我贏得了無數病患的信任和依賴。
  • 黃明勝說:「那是一九九七年的一月,去上了法輪功九天學習班,看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並且學會五套功法。每次煉完功後,感覺身心很輕鬆愉快,很舒服。」不知不覺的,他再也沒有背痛的困擾了。修煉法輪功,對於祛病健身有著意想不到的神奇效果,這種實例在法輪功學員中俯拾皆是,沒有甚麼稀奇。黃明勝說:「我受益最大的是心性方面的提升。還有很多從小到大所遇到或聽聞到的,現代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在法輪大法中都找到了答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