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修煉故事

我的人生交響曲

大陸大法弟子
font print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

【序曲】

一九九六年夏,一個很平常的傍晚,在我家樓下,我和我的同學在閒聊,無意間說到了宇宙、另外空間等話題,他說,他有一本書,裡面說的最全面並簡單的做了介紹,越聽越入迷的我對這本書和書的作者產生了很大的好奇,因同學就住在我家對門,於是我便迫不及待的與他一起上樓去他家看個究竟,不看不知道!看了就再也放不下了,後來,同學看我很喜歡,就借給我了,我如獲至寶般捧回家,美滋滋的看了一整夜,也不覺困。這本書改變了我的一切:人生觀、世界觀…….這本書就是《轉法輪》。

得法後,常用《轉法輪》中的「真、善、忍」約束自己的言行,所以每天都是高高興興的,學習、生活、言行都像充滿了陽光,上滿了發條一樣,把內向、自卑、抑鬱寡歡的我徹底地改變了:

第一樂章:

在高中,我樂於助人,勤奮學習,並經常被評為「三好」學生,經常作為學生代表發言,學習成績也提高了,是老師眼中的好學生,家長眼中的好孩子,同學眼中的好榜樣。

有時我很在意我的學習名次,並且在同學請叫教我難題時,我就在想,如果我教會了她,她成績就會提高,名次超過我怎麼辦?於是我就總是裝作很為難的樣子,並說,我也不會,你去問老師吧。時間久了,心裏很難受,這是「不真」、也「不善」,後來通過看書才明白,這是自私,為了名次,就是為名,李老師說:「為名者氣恨終生 為利者六親不識 為情者自尋煩惱 苦相鬥造業一生 不求名悠悠自得 不重利仁義之士 不動情清心寡慾 善修身積德一世」(《洪吟》-<做人>)後來我就無私的幫助其他同學,有求必應,那次考試不但名次沒下降,反而前進了好幾名!真是「不求名悠悠自得」!

快高考了,我報考的又是藝術專業,競爭很激烈,我的心也很緊張,高考過後的那個暑假,真是煎熬啊!玩也玩不好,睡也睡不好,吃也吃不好,就連看《轉法輪》也提不起精神了,要知道平時一有不開心的事,看看書就會馬上樂觀高興起來的。直到有一天書中的一句話一下子跳到我的腦袋裡「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轉法輪》)。使我恍然大悟,對呀應該抱著平常心去面對,只要我盡了最大努力,就不會有遺憾的,即使落榜,家人、師長、同學也一定能理解的,因為我已經很努力了,大不了再讀一年。同學和家人都皺著眉頭說,你怎麼心這麼大,不知道愁呢,我就把我的想法告訴給他們,他們也很釋然了。於是奇蹟出現了,在2500人中只錄取40人的強大競爭下我脫穎而出,被錄取了!要知道有的考生是花了很多錢找人托關係呢。

後來,我才聽說是因為漏題了,很多考生在考試前就弄到了音樂理論試題的答案,考試時怪不得那麼多人都很快的就交卷了,我都還沒答完題,考場就剩幾個考生了。當時我就在想,可能是我學的不紮實,沒有別人學得好吧。後來,這些考生的家人為了能讓自己的孩子擠進前40名,就明爭暗鬥,互相使壞,最後舞弊的事敗露了,連省教委都知道了,就將前40名都拿下了,我的排名在60多名,就順理成章的被錄取了!還是那句法「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轉法輪》)

第二樂章:

在大學裡,我還是用自己的言行恪守實踐著「真善忍」,在軍訓時是軍訓標兵,學習時是學習委員,在生活和學習中都無私的幫助同學。由於學藝術的男生少,我們班就只有七個男生,在七個男生裡我的生日最大,男同學叫我「老大」,所以女生也跟著叫「老大」,我又最熱心,所以同學一有生活、學習上的困難就找我,都成了習慣了,他們常說「有事找老大」肯定好使。每次放寒假暑假我都義務的給他們代買火車票而且不賺一分錢,好幾次都是帶著二十多個學生證去火車站排隊幾個小時買車票。在售票口,售票員看著我拿給他的車票列表,皺著眉說,都是學生票嗎?言外之意把我當成了票販子了,我就把二十多個學生證都拿給他看,他先是一驚,然後帶著歉意和微紅的臉微笑著把所有的票核對準確後交給我。

大學是個小社會,同學之間也有很多矛盾,有的甚至是很激烈的矛盾,有個同學她在她自己的寢室裡被孤立起來了,所有不好的事都怨她,經常吵得很激烈,所有人都看不起她,並在班裡把她名譽搞得很壞。由於我和她的練琴房是隔壁,經常能聽到她把自己關在練琴房裡哭泣,由於練琴房的樓裡噪音特別大,所以一般人是聽不到的,每次都看到她紅著眼睛走出練琴房,還聽說她已經喝過一次安眠藥了,想自殺但被搶救回來了,我心裏很難受,並有了相幫幫她的心。有一次我把她叫住,到我的琴房來,我就打開門(避嫌,我和她都沒有處對象也是為了她減少對我的戒備),聊了起來,我就用自己從《轉法輪》中體悟到的做人的道理,結合自己的經歷講給她聽,沒有指責,沒有抱怨,也沒有強加給她我的想法和做人的準則和觀念,完全都是為她好,梳理她的情緒,終於解開了她的心結。她最後含著眼淚說,要不是跟我聊這兩個多小時,她還是會去自殺的。後來她主動向我借了寶書《轉法輪》,看完後對我堅定的說,她知道該怎麼做了,她也覺得這本書很好,但現在還煉不了,以後一定會煉的!看著她遠去的背影我又想起了李老師的那句法「……如不能夠按照大法修煉的人,最起碼也能做一個好人,這樣對我們社會是有益的。其實你已經會做一個好人了,下去以後,你也能做一個好人。」(《轉法輪》)。是大法又挽救了一個生命。

第三樂章:

時間到了九九年七•二零,當時我感覺到天都塌了,生命中所有色彩都瞬間地變成了灰色,九月份開學後,由於我堅持不放棄我的信仰,不久被學校開除了。記得當時所有在場的同學老師都哭了,那個被我勸過放棄自殺的女生,哭得最傷心!他們都對學校的決定很氣憤。後來我又因堅持把法輪功的真相告訴受矇蔽的人們,遭到中共警察的綁架,繼而被非法判刑十二年。那年我剛上大二,才二十一歲。在漫長的牢獄中,我不僅受著精神與肉體上的雙重迫害,我的那雙本應在黑白琴鍵上奔放跳躍、旋轉飛揚的手,被強迫著幹著奴役勞動,每天十四、五個小時,每年三百六十五天,整整九年……

回家後的我,慢慢的梳理情緒,調整心態,有空就在即熟悉而又陌生的黑白琴鍵上練習幾乎忘了的曲子,在找工作時,我也是抱著「無求而自得」的心態,後來,不是我找到了工作,而是工作找到了我,在一個鋼琴教室當老師,而且老闆不在乎我的學歷(因被開除沒有大學本科畢業證),能找到對口的工作就很滿足了。

第四樂章:

在工作教學中,我還是用自己的言行恪守實踐著「真善忍」,逐漸贏得了老闆和學生家長的讚許。有一次面對一名挑剔家長的無理取鬧,我心平氣和的忍下去了,表現得非常平和理智,最後那位家長很佩服我的氣度,放心地讓她的孩子跟著我學琴。有的孩子很頑皮,別的老師都不願意要,我就留下了他,經過我的教學指導,他還得了獎,並喜歡上了鋼琴,還送我一幅他畫的大鯉魚(他畫畫很好,經常獲獎),雖然是用鉛筆畫的沒有著色,但很好看。

還有一個頑皮的學生,很聰明,一學就會,但總不練習剛剛學會的曲子,我不像其他的老師那樣對他嚴厲批評指責,而是耐心地規勸。後來很自私的他,把他最愛吃的零食硬塞在我手裡,說很喜歡我,其他老師都很羨慕我,就連老闆都高看我一眼。

還有一個學生很有個性,不是老師選擇他,而是他在選擇老師,不能被指責,甚至連語氣不委婉,他都會很不配合教學,我教他彈琴時,把他當作朋友對待,沒有了師生的隔閡,他跟我很要好,而且進步很快,就在他要參加全國比賽的前幾天,他在教室裡打鬧,影響其他學生練琴,我心性沒守住,當著全體同學的面嚴厲的批評了他(其實當時完全可以換一種方式去冷處理的)。他哭著跑出了教室,我的心也涼了,就要比賽了,我對他的態度會直接影響他的成績的,而且他是很有希望獲獎的,我很後悔自己的言行,想了很多,「會不會把家長氣壞了」「會不會影響到我的工作」「以後不會有學生喜歡我了」「我學生少了收入就少了」……通過看《轉法輪》,我明白了我的不善,給他帶來的傷心,我太自私了。於是,我放下當老師的架子,給他的家長打電話,賠禮道歉。家長說,沒聽孩子提起啊,我一聽,心裏更不是滋味了,就連小孩子都忍得了,我還是個老師呢,還修大法呢,真是…..於是我把事情經過講給他家長聽,家長很理解,我又跟孩子聊,並真誠地向他道歉,孩子哭了,我也哭了,我倆之間的隔閡消失了,兩顆心更近了,親了….就這樣他帶著最好的心態和最佳狀態去參加全國比賽去了,回來後得了個金獎。我喜極而泣,他也很高興,他家長更高興。

有一次,老闆對我說,她原來很不理解法輪功學員,認為他們活得很沒意思,是被洗腦了,但通過與我接觸後,她對法輪功學員的看法有了全新的認識—-有信仰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優美的插曲:

我姑姑,在七•二零以前煉過法輪功,從七•二零以後就害怕不煉了,但她深知大法好,就留了一個MP3聽李老師的講法錄音,這些年身體也一直很健康,是因為她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去年十月份的一天,她像往常一樣騎自行車過馬路,她要左轉橫穿馬路回家,回頭一看就只有一輛出租車在遠處,她就放心地準備過馬路。就在她剛剛騎到馬路中央時,那輛出租車也不知是怎麼開得那麼快,瞬間就到了眼前,一下子就把她給撞了,她重重地砸在了車的風擋上,緊接著又砸在地上,車的風擋全碎了,而且車輪胎留在馬路上的剎車線長達十多米,自行車立即就毀了,就連路旁邊的居民樓的人都聽到了一聲巨響。但當她被送進醫院檢查後,連皮都沒破,就是被震得有點暈,後來對她腦部檢查也很正常。當我去看她時,她含著淚悄悄的對我說,她過馬路的前幾分鐘剛剛念過「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個字,是大法師父救了她!她一定會好好的學煉下去。後來肇事的司機主動來賠錢,她經過瞭解司機家也很困難,就只留下了三千元的醫療費用就讓他回家了,別人都說她傻,這大好機會怎麼不訛他一筆呢。她說,人家是主動報的案,又主動的陪著她在醫院做各種檢查,而且司機家裏也很困難,不想再為難他了,真的訛來了錢,那錢也不會好花的,心裏有種負罪感。其實她還是有顧慮,沒有說出來是大法救了她,也是因為學大法才沒有敲訛司機的錢,但她心裏有很大的改變,由原來的將信將疑,到現在完全相信了!

法輪大法真的很了不起,改變了千千萬萬個像我一樣的修煉者,和修煉者的親朋好友,我在大法中的受益還很多,就略舉這幾個修煉中的實例吧,以獻給大法洪傳二十週年!

世上每個人都在譜寫著自己的交響曲,我的交響曲也同樣還在繼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和春梅的緣是何時結下的不得而知,接下這個緣卻是在大法修煉中。早在九九年「七 •二零」 之前的一次集體洪法煉功活動時相遇,雙方都有似曾相識之感,又有相見恨晚之憾。從人這層面看,我和她的夫君同為軍人;她與我又都在大學任教。故此親如姐妹,情同手足,常在一起學法交流。然而好景不長,「七•二零」 之後我即退休,無奈離開南方之城去北方之都與兒女們生活在一起。雖身居兩地,常有電話相連,心是相通的。二零零一年初,聽說春梅因印發大法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惡人構陷,邪黨將她非法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12年後,我發現春梅比我想像的要好,好得多,與我倆十二年前臨別時相比(指外貌)沒有變化,甚至還年輕了。
  • 晴天霹靂,一向身體很健康的先生毫無預警的過世了。他在上班的途中昏迷在汽車裏,被路人發現,送去醫院搶救無效。這對蘇姍的打擊太大了,失去對家庭一向照顧無微不至的先生,她要獨自撫養四個幼年子女和負擔房貸。「為甚麼眼看好日子來臨卻發生了挫折?」「為甚麼苦難會發生在我身上?」這些問題總是困擾著蘇珊。在親人把法輪大法介紹給她後,她開始思索人生的深刻意義。她明白了人生的真諦,拋開一切糾纏不清的疑團後,她開朗起來。她說:「自從得法後,我對大法堅信不移。在修煉的路上,我不會停步,我要返本歸真。」
  • 二姐微笑著和我們說,剛開始出來講真相時,除了心性上的魔難之外,勞其筋骨也是很不容易的。我們那裡全是大山,有的地方柴草有一人多高,進去了出不來,走半天也找不到一條路。我一個女人家,從來沒有一個人走過山路,首先遇到的就是害怕。每當怕心出來時,我就提醒自己:你是大法弟子,你是神,你還有什麼可怕的?只要這樣一想就不怕了。有的村子需要爬三、四道山梁才能趕到,最遠的村離家有四、五十里遠。有時候天不亮就走,等趕回家都半夜了。到冬天山上的積雪有一尺多厚,鞋裡都灌上了雪,又化成水,再結成冰。有時也覺得苦得不行,但一想到山裡這麼多可憐的世人,如果我不去救他們,誰去救啊。就不覺得苦了。
  • 但是她想,個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法上的事再小也是大事,何況救人這麼十萬火急的大事呢。從那以後艷艷經常和同修們一起到外地鄉村去講真相救度世人,早上早早走,晚上很晚才回來,一天往返二、三百里。有時晚上到外地鄉村去散發真相資料,第二天早晨才能回來。聽說講真相小組在前後半年多的那段時間中,先後去了一百多個大小村落,有一萬多人明白了真相,六千多明白真相的世人退出了邪黨組織。艷艷和我說,她在和同修們一起整體出去講真相救度世人那段時間,感到了從來沒有過的提高和昇華。
  • 台灣宜蘭縣蘇澳法輪功學員游本育在一九九九年時,因為看到「四•二五事件」的新聞報導後才走進法輪功修煉,他說:「回想當時報導提到法輪功學員去上訪時,沒有口號,沒有擴音喇叭,沒有投擲雞蛋,也沒有帶甚麼抗議的東西,還很規矩的排隊,有的在煉功,我就覺得可笑,心想這樣能使上甚麼作用?同時覺得在共產黨極權社會裏面的人連抗議都這麼奇怪。但是電視上卻報導說他們離開時,沒有留下垃圾,甚至連警察丟的煙蒂都撿起來帶走,這讓我很驚訝,心想一定要了解法輪功到底是甚麼。」
  • (shown)本故事中的主人公雨蓮是一位九五年得法的年近古稀的老年大法弟子,這場邪惡的迫害發生以來,雨蓮在偉大師尊的慈悲加持和呵護下,身背真相資料到親友中、到農村中去講真相救世人,幾乎走遍了全縣的山山水水,成千上萬的世人從她那裡得到了福音,喜得救度。下面就是她在同修幫助下自己寫出來的一篇感人至深的體會。
  • (shown)我悟到信師信法不是停留在嘴上的,只有做到才是真正的修啊!當我們真正從法上悟上來,提高上來,形成整體之後,我又看到了第五天時出現許多法輪的景象。在發正念時,還看到小紅、小君兩位同修的身體都被紅光罩著,接著看到三個單手立掌、腳踩蓮花的女佛緩緩升上天去。我明白這是慈悲的師父在鼓勵我們做好自己的使命。
  • 作為一名法輪功學員,我時刻按照師父的教誨,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大法師父叫我們要修成無私無我,凡事為他人著想,所以在修煉之後的行醫生涯中,我對每一位病人認真負責,並且根據他們的身體狀況合理的提供治療方法,而不是多用藥、濫用藥,不需要吃藥能好病的,我就建議病人休息或者教他們一些物理療法,吃點藥就可以治癒的病人我就不給他們輸液,同樣能治病的藥我選最便宜的,這樣幾年下來我贏得了無數病患的信任和依賴。
  • 黃明勝說:「那是一九九七年的一月,去上了法輪功九天學習班,看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並且學會五套功法。每次煉完功後,感覺身心很輕鬆愉快,很舒服。」不知不覺的,他再也沒有背痛的困擾了。修煉法輪功,對於祛病健身有著意想不到的神奇效果,這種實例在法輪功學員中俯拾皆是,沒有甚麼稀奇。黃明勝說:「我受益最大的是心性方面的提升。還有很多從小到大所遇到或聽聞到的,現代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在法輪大法中都找到了答案。」
  • (shown)趙連浩先生,韓國人,外表樸實、隨和沒有架子,今年五月底來台灣師範大學學習中文。「因為我很渴望參透大法,而師父李洪志先生是中國人,並且有關大法的書都是用中文寫的,所以我來台灣一邊在大學讀中文,一邊跟台灣同修一起修煉大法。」趙先生訴說著來台的原因。…他身體也很敏感,在學煉功法時,他發現前方有法輪一直轉。他說:「每天學法煉功時,四週都有法輪一直轉一直轉的。身體被調整清理,一個禮拜後我就出去弘法了。」趙先生感到法輪大法真是太大了,太好了。他覺得現在得到真理了,知道了人要返本歸真,每天學法、煉功與講真相的生活過得很充實,很有意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