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首爾情緣(15)瘋狂韓語

淨源

在韓國的各國留學生匯聚於首爾慶熙大學,參加韓語能力考試。(攝影:李裕貞/大紀元)

人氣: 1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05月28日訊】「你說那位學長是韓國人還是外國人?」李炳泰向金智薰小聲問到。「甚麼意思啊?他不是韓國人嗎?」金智薰不解地問到。「我們來實驗室也有快一個禮拜了,我也一直以為他是韓國人,但是總感覺他說話的時候有一些奇怪。我想他應該是外國人。」李炳泰回答到。「不會吧?我感覺他的首爾話說的比你還地道呢?」「我很相信我的感覺,他不是韓國人,不信我們打賭。」「好啊,就賭晚上一頓烤肉如何?」「好,就這樣,我現在就去問問。」

李炳泰和金智薰是暑假期間來實驗室做暑期實習的本科生,因為忙著做實驗,諶禮一直沒有好好地向這兩位小後輩介紹自己。到了現在自己叫甚麼,是甚麼國家來的,李炳泰和金智薰都不清楚。李炳泰、金智薰和諶禮也有過一些對話,開始的時候這兩位小後輩絲毫沒有看出來諶禮是中國人,但是慢慢的李炳泰在聽諶禮和別人講話時,總感覺有些不同。「學長,您好。」李炳泰湊到了諶禮的跟前兒,「哦,甚麼事兒啊?」諶禮回應到。「學長,能問您一個問題嗎?」「當然可以啊。」諶禮放下了手中的工作。

「您是韓國人還是外國人啊?」李炳泰很小心地問到,聽了這話諶禮不自覺地笑了出來:「非常感謝,謝謝。」「學長您為甚麼要謝我啊?」李炳泰有些不解地問到。「真抱歉,你和智薰來了好幾天,你看我忙的還沒有好好向你們介紹一下自己。智薰,你過來。」諶禮轉向智薰說到。智薰應聲走了過來:「您好,學長,有甚麼事兒嗎?」智薰問到。「是這樣的,我叫諶禮,我是中國人,來韓國有兩年了,這幾天想要帶你們做做實驗的,一直沒有抽出時間,真抱歉。」「甚麼?你真的是外國人啊?太不可思議了。你的韓國語講的太好了,都是標準的首爾話,比炳泰的方言好聽多了。」智薰一臉的驚訝。

諶禮看著這兩個小後輩心裏面美滋滋的。來韓國有兩年了,在學習韓國語上面諶禮不知道下了多少功夫,慢慢的走在韓國人群中,幾乎沒有人能看出來聽出來諶禮是外國人了。如果不是深入探討一些複雜的問題,諶禮的韓國語真的是可以以假亂真了,不過這一切的背後卻有著諶禮非常艱辛的付出。去年夏天諶禮回國渡假回來以後,因為韓國語聽力不好,諶禮沒有領會好教授的實驗意圖,結果把一個資金投入非常大的實驗搞砸了,當時教授當著實驗室所有人的面把諶禮罵的狗血噴頭。諶禮當時也是非常的內疚,從那天起諶禮下定決心好好學習韓國語,這就有了諶禮後來接近一年的瘋狂韓語。

那段時間除非是實驗做的非常晚,諶禮幾乎是天天早上五點鐘就起床了,起床之後諶禮便一個人來到實驗室,打開電腦跟著韓國語學習教程,諶禮就反覆的大聲朗讀韓國社會最常用的語言對話。每天早晨一讀就是兩三個小時,過程中諶禮找到了純正的首爾發音的感覺。到了晚上諶禮必然要看一集韓劇,不過和別人不同的是諶禮只看一部韓劇—《冬日戀歌》。這部韓劇諶禮在中國的時候就已經看過了,但是當時看的是中文配音的。為了練習韓國語聽力,諶禮反覆的看這一部韓劇。諶禮粗略的計算過,這部劇諶禮反覆看了至少十遍以上,以至於最後對於該劇的每一句對話諶禮都瞭如指掌,以至於劇中人物說了上句,諶禮就可以說出下句。

與此同時諶禮一有時間就會到一些生活小區裡面,看到一些大爺大叔在一起聊天,他也會湊上去和他們一起聊。這些韓國人看到一個中國留學生過來和他們說話,一般都會變得興緻很高,常常一聊就是兩三個小時。從韓國的歷史到文化,從韓國的政治到經濟,從韓國的飲食到服裝,諶禮時而侃侃而談,時而靜靜傾聽,有的時候聊開心了,這些大爺大叔們還會請諶禮一起喝頓小酒甚麼的。整個過程中諶禮不僅學到了韓國語還瞭解到了非常多的有關韓國社會的知識。

為了深入學習韓國語,諶禮還特意買了一本韓國歷史書籍,都是地道的韓國語,諶禮愣是把這本書看透了,這讓諶禮的語法、詞彙能力大增。隨著韓國語學習的深入,諶禮發現了兩個學習韓國語的瓶頸。一個是發音,因為韓國語中有很多發音是漢語裡面沒有的,這些發音諶禮怎麼也是搞不准確。後來諶禮想了一個辦法,和韓國朋友在一起的時候,諶禮讓他們示範發音,諶禮則在一旁仔細觀察他們的嘴、舌頭、牙齒等所有器官的不同位置,諶禮發現只有這樣加上不停地練習自己才能真正掌握髮音。

另一個瓶頸就是諶禮發現學習一個國家的語言,其實就是學習這個國家的歷史文化、風土人情,你沒有深厚的韓國生活經歷,很多話就是你能明白字面的意思,那背後的意思你也搞不懂。諶禮和朋友在們在一起,很多時候韓國朋友都笑得不行了,諶禮就是不知道其中的意思,表面的詞彙諶禮都聽懂了,和韓國朋友們瞭解了其中的背景,諶禮才最終恍然大悟。這樣諶禮就是不停地問,遇到不懂的就不停地問,有了當老師的機會,韓國朋友們也往往是非常樂於賜教。

功夫不負有心人,十個月過後諶禮真的感覺自己的韓國語有了很大的進步。和韓國人交往,諶禮一口標準的首爾話常常讓韓國人都難辯真偽。諶禮實驗室對門有一個師兄,諶禮剛到韓國的時候,這位師兄就已經在那個實驗室裡了。最開始兩人沒有甚麼交往,但是從2010年的3月末,因為實驗上的需要,諶禮每週都要和這位師兄一起工作一次。整整合作了兩個月,因為兩人交流的不多,而且諶禮的名字翻譯成韓文還有些韓國語的味道,這樣這位師兄一直沒有懷疑諶禮的韓國人身份。

一次諶禮和李成宇去餐館兒吃飯,正好這位師兄也在這裡,他們便坐到了一起。因為一些事情,諶禮和李成宇用中文說了好半天話,這位師兄在旁邊聽的都驚呆了。「你的中文甚麼時候學的啊?我以前也學過中文,我還在哈爾濱生活過呢,你這講的就是地道的哈爾濱話啊!」聽了師兄的這番話,諶禮也有些吃驚:「師兄,我就是中國人啊,我的家鄉離哈爾濱很近啊!」「是嗎?太出人意料了,我一直以為你是韓國人呢,我們交流的時候偶爾確實感覺有些異常,我還以為那是你個人說話的習慣呢,沒想到你是外國人。你的韓國語真的說的是太好了。」師兄依然難掩自己的驚訝。「沒有了,師兄,主要是我們交流的少,說的都是簡單的韓國語,要是說一些複雜的你馬上就會知道我是外國人了。」諶禮謙虛地回答到。這件事情發生以後諶禮更加堅定了自己學好韓國語的信念。

到了今天面對這兩位打賭的小師弟,諶禮更是喜上眉梢。在諶禮的韓國語水平大幅提高之後,諶禮發現自己能更加深入的融入到韓國社會中。剛來的時候諶禮每天象傻瓜一樣,現在實驗室任何人的對話都逃不過諶禮的耳朵,對於實驗室的各種信息,諶禮都是心中有數,而實驗室其他國家來的學生每天都像水中的油滴總是和這個集體有著一層隔閡。學好了韓國語,諶禮真的感覺到了未曾有過的一種樂趣。上週末還有人找諶禮去做翻譯呢,一天下來諶禮又是小賺了一筆,苦盡甘來,個中喜悅只有諶禮自己知道。

(責任編輯:趙雲)

評論
2012-05-28 1: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