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劉曉】:百名作家藝術家手抄毛講話折射的悲哀

劉曉

人氣: 23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2年05月29日訊】 據大陸媒體報導,在中共暴君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發表70年之際,作家出版社推出了作協100位當代文學家藝術家聯袂抄錄的紀念冊。據悉,受邀作家每人被提前支付了1000元的「稿費」。不過,該紀念冊剛一推出,就遭到了大量網友的批評,認為這是作協諂媚效忠之舉,參與者則被視為「奴顏婢膝」、「喪失了骨氣」。一些抄寫者大概沒有預料到會引發如此的軒然大波,紛紛在博客或微博上發文澄清。

在這100名當代知名文學家藝術家中,賀敬之、鐵凝、陳忠實、王蒙、 莫言、二月河、賈平凹、馮驥才、王昆、梁曉聲、蘇童、葉兆言、周國平、張海迪等人的名字赫然在列。在筆者看來,這些人中有發自內心的抄寫者,如在延安時期就加入中共的周巍峙、郭漢城、白刃、賀敬之、於藍等,他們中甚至有人仍對「講話」原文記憶猶新,有些可以大段地背誦、默寫「講話」段落內容。他們的認真是源於在中共和毛的洗腦下,毛始終是他們心中的「紅太陽」。

有些抄寫者則是政治路線正確使然,雖然心中對毛並不感冒,但為了自己的前程考慮,作協叫幹啥就幹啥;而有些抄寫者則因沒有將其當回事,或「一時糊塗」,上了作協的當。比如作家葉兆言就很後悔自己「吃了蒼蠅」,他以為「它已經不能再傷害我們,但是事實顯然不是,這個紙老虎仍然狠狠地刺痛了我」。作家周國平則是在朋友的責問紛至沓來的時候,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一件多麼糊塗的事」,併進行了反思。

只是無論是不在意還是一時的糊塗,或是政治路線使然以及奉毛為心中的偶像等原因,這百名作家和藝術家所做的工作不僅再一次達到了為中共塗脂抹粉的作用,也使自己的聲名受損。至少在我看來,我對有些原本還算喜愛的作家的人品此次也是打上了一個大大的問號,而本就對中國當代文學甚感失望的我,也更多了莫名的悲哀。

筆者相信,這百名知名人士,不會不知道《講話》背後所隱藏的真實目的。正是在這個講話後,毛掀起了統一思想的延安整風運動,旨在全面清除五四自由民主思想對延安的影響,樹立起毛的權威。在這次運動中,有多少人被整、被迫害死仍舊是個秘密,但它所積累的整人手段卻在中共建政後的歷次運動中被廣泛應用。歷史學家高華先生不朽之作《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就揭示了這段真實的歷史。不論是經歷的還是不曾經歷的作家、藝術家們,你們難道就真的不知道這慘痛的歷史嗎?如果知道了卻依舊去附和,這樣的行為是甚麼?

無可否認,自中共建政後,經過歷次運動,中國知識份子的脊樑早已被打斷,尤其在當代知識份子中,信奉犬儒主義者眾,但最為可悲的是,很多人不但無法堅守道德底線,更學會了主動為邪惡添磚加瓦。用某網友的話說:文革時是被逼「吃屎」,現在已經到主動「吃屎」了。

從「被動」到「主動」,讓我們看到在中共的獨裁統治下,本應承載道義、社會、國家興亡責任的一些所謂「菁英」們的沉淪,他們不僅喪失了真正的思考能力,喪失了說真話的勇氣,而且連對政權不符合道義之事的最基本的拒絕也沒有學會——即便這樣的拒絕不會帶來任何危險。

電影《鋼琴家》中一個救助過猶太人的德國軍官如此說過:「謊言是所有邪惡之最。所有惡行都由謊言開始。我們一直被灌輸謊言。公眾一直被欺騙,沒有一張報紙不說謊……工人們都跟著納粹走了,教會沉默不語,中產階級嚇得不敢有任何表示,知識份子同樣。在過去十年來,任何個人都無法自由表達任何意願。」而這也正是中國的現狀,也是中國上上下下的悲哀。

如何改變這樣的現狀?如何消除這樣的悲哀?那就是「做一個說真話的人」!30年前蘇聯的著名作家索爾仁尼琴曾發出這樣的聲音:「唯有人們停止說謊,才能從共產制度的枷鎖中解放自己。」因為當人們瞭解真相,並與真相達成共鳴時,所發揮的力量是無窮的,誠如哈維爾所言:「時機一旦成熟,一個赤手空拳的平民百姓就能解除一個整師的武裝。」而這樣的場面我們在蘇聯、東歐政權時都曾看到。

讓人高興的是,在中國,越來越多的民眾瞭解了真相,並敢於將真實的看法表達出來,比如那些斥責百名作家和藝術家的網友們。或許這樣的斥責會讓其中部份良心勇氣未泯之人也懂得如何保持尊嚴,不怕威脅,不低三下四,只講真話。也惟有如此,他們才能贏得人們的敬重。

評論
2012-05-29 7: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