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學員:從無望沉淪中被救起

法輪大法德國學員
font print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 ,

在法輪大法洪傳二十週年之際,我要分享自己對於兩個重要的人生話題的體會,以及法輪大法對我的影響。

我先簡單介紹一下我自己:

我叫埃娃-瑪麗‧西佛爾,五十二歲,我離過婚,是一位單親媽媽,有一個十九歲的兒子和一個二十四歲的女兒。我是在一九九八年末結識法輪大法的。

小時候我十分篤信上帝,對一切事物都充滿同情心。看到有人生病或有煩心事,或承受痛苦,我的心都會被牽動。我總是盡我所能幫助別人。我依然清楚地記得,小時候掛在我小床上方的守護天使讓我帶著善念和安全感進入夢鄉。禮拜日做彌撒,是我童年生活固定的組成部份。我常常與上帝和天使對話,對我來說作懺悔是很神聖的事,當我懺悔後,真的感到自己得到了淨化和鼓舞,覺得自己被當作上帝的孩子一樣對待。因此我充滿信念地繼續按著神的告誡指引我的生活。

信神與現代思潮的矛盾

煩惱隨著年齡的增長而產生。我常常感到心中很矛盾,在基督教信仰中所形成的是非觀與社會中所經歷的冷酷現實之間糾結。特別嚴重的是,學校中既有宗教課,同時又把達爾文的進化論作為「進步的」科學的理論來教授:說人是由猴子進化而來。這和聖經傳說中創世的故事──我信仰的依據──南轅北轍。根據聖經中的傳說,我們是上帝的子民,由天上的高層生命所造就,人生的意義就是虔誠地(按照上帝指引的那樣)生活,最終在人生結束的時候靈魂升上天堂。犯下過錯就會淪落到另外空間中的煉獄或地獄中接受懲罰,得到錘煉,達到也能進入天堂。這給人指明了人生的意義,讓人知曉超越此生之外的因果關係。

而在現代科學、達爾文進化論的影響下,對上帝的信仰漸漸的總是和幻想、和神話傳說相提並論。原本令我感到神聖、心生敬畏的宗教節日,已降格成為親朋好友聚會的節慶。精華不再,只注重外在的「現實」。如今還有誰在信仰上帝、遵從戒律?這樣的人被認為十分保守,還被當作「老古董」來取笑。教堂已漸漸成了慈善機構。我不禁自問,人們日常生活中,對上帝的信仰還剩下甚麼了?

在現代自由和道德淪喪的漩渦中隨波逐流

特別是對一個成熟女性來說,世道更為艱難和充滿衝突。女人都希望找一個可以託付終身的男人為伴,然而當我看到我曾經的伴侶和後來的丈夫在和別的女人調情時,內心感到非常痛苦。我本不必這麼心胸狹隘,只是我太缺乏自信。男人的尊嚴體現在哪兒?女人的又在哪兒呢?

可以說,我在男女關係問題上是最失敗的。我內心被割裂開來,外界和主流社會中所流行的,跟我內心所經歷的,完全不符。我那時想,一定是我哪裏不對勁了。因為我不想被孤立,所以就這樣說服自己:這沒甚麼了不起的,人們就是這樣做的,沒甚麼大不了的。但潛意識中,我對自己這種想法也是持懷疑態度的。

最後的結局是,我自食其果,付出了高昂的代價。我迷失了自己,因為出軌而最終解除了婚約。我良心十分不安,將自己的過錯和盤托出,破壞了自己的婚姻,在謾罵與羞辱中生活,在我生活的小鎮中和我的家族中,我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不受歡迎的人。憤怒和復仇這些卑劣的動機,不足以拿來為我的出軌行為辯解。用我父親的話說,「你不用告訴我他(你的丈夫)做了甚麼,是你做錯了,就看你自己就夠了。」

我那時曾覺得這些話很無情,為甚麼整個世界都對我謾罵和羞辱,那些和我犯了同樣錯誤的人,堂而皇之還在這個世界上行走。我真的無法理解這個世界。我當然記得《聖經》裏關於不倫行為的說法,那是一種罪惡。但是為甚麼發生這種事才又想起宗教信仰來了呢?而平日裏在其它事情上還是按照所謂的現代自由的生活方式行事。

一九八九年,我的這一切都越來越惡化,我的「舊」人生徹底破碎。和柏林牆倒塌一樣,這一年是個轉折之年。

在所有人都想遠離我的艱難的時候,是怎樣的一個奇蹟,讓我重拾信仰。我感到自己一直被在我之上的一種力量所保護。這時我又開始研讀基督教經典,也接觸了其它精神信仰方法。但我仍然在追尋,一定還有甚麼別的東西。一九九二年起我開始學習心理學專業。現代科學雖然也很有意思,也給日常生活提供了很多方便。但科學到了心理學這兒就不管用了,對我來講,那是精神層面的東西,用所謂的心理學的方式是無法理解的。

認識法輪大法 重新走在神的路上

一九九八年末,我結識了法輪功(亦作「法輪大法」)。得到《轉法輪》這本李洪志先生的主要著作後,我便開始閱讀,並且愛不釋手。我的整個人生歷歷在目。我忽然明白了我人生中許多事情的前因後果,並可以調整好自己(的心態)。這深深的感動了我,耗用了好幾包紙巾(擦拭眼淚)。同時,我心中有種深深的感恩,我又找回了自己。

簡而言之,李老師甚至結合著科學,系統的、連貫的、全面的闡述法輪大法,闡述宇宙法理「真、善、忍」。我對神的信仰又從新拾回──按照宇宙的根本大法「真、善、忍」的指引做人──向內修心、純淨自己。所有一切都走回正軌,我從現代社會世俗觀念的束縛中解脫出來。神是真實存在的,不是久遠年代的傳說或童話,是理性的、符合邏輯的,是真正的現實。

找回女人的尊嚴 重返社會

學大法幫我從新找回女人的尊嚴。那段以情色來填補空虛寂寞、幾乎完全迷失自我的日子已成為過去。那種行為並不屬於真正純淨、高貴的我的生命,那是和宇宙特性正相反的。一對男女結為夫妻是很莊嚴的事情,是為了繁衍後代,維持人類社會。男女之間應該相互尊重、關懷,而不是為了滿足色慾,更不可與配偶之外的其他人發生關係。就算是無意的也是在給自己和他人的人生製造魔難。人在無知中犯罪,可是無知並不等於無罪,欠了債就要償還。我認為,性解放和所謂自由社會就是在製造痛苦。遺憾的是,人無法將「結果」和「原因」聯繫起來,所以也就找不到出路。無論人類社會如何發展,宇宙法理是永恆不變的。

在此期間我的親人和其他朋友又來找我,他們問我哪裏來的力量度過難關,還說我是個好母親,很多其它事情也都做得很好。我的姑媽這樣形容,「你曾經墮落到不能再墮落,而現在你已完全重塑自我,我們都很吃驚,也很佩服你。」這種時候我就會帶著謙卑之心說,這多虧修煉法輪大法,感謝慈悲的李老師,將我從墮落的泥沼中救起。

我有個很樂觀的經驗:一切壞事都能變成好事,只要我們同化大法,向內找、改善自己,不要只停留在表面。以大法給我的智慧,我現在終於理解父親的那句話「你不用跟我講他(你的丈夫)做了甚麼,是你做錯了,就看你自己就夠了。」是的,我做到了。

這就是法輪大法和尊敬的李洪志師父的神奇之處,他為我們闡述大法法理,從不疲倦。作為日常生活的指導,「真善忍」的法理幫助我判斷是非,讓我知道甚麼對自己和別人是有益的,甚麼是無益的,指引我走向幸福的未來,達到真正心靈的寧靜。

我要感謝法輪功給我的生活所帶來的一切奇蹟。由衷感謝尊敬的李洪志師父將法輪大法傳給我們。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8/【徵稿選登】德國學員-從無望沉淪中被救起-257959.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晴天霹靂,一向身體很健康的先生毫無預警的過世了。他在上班的途中昏迷在汽車裏,被路人發現,送去醫院搶救無效。這對蘇姍的打擊太大了,失去對家庭一向照顧無微不至的先生,她要獨自撫養四個幼年子女和負擔房貸。「為甚麼眼看好日子來臨卻發生了挫折?」「為甚麼苦難會發生在我身上?」這些問題總是困擾著蘇珊。在親人把法輪大法介紹給她後,她開始思索人生的深刻意義。她明白了人生的真諦,拋開一切糾纏不清的疑團後,她開朗起來。她說:「自從得法後,我對大法堅信不移。在修煉的路上,我不會停步,我要返本歸真。」
  • 二姐微笑著和我們說,剛開始出來講真相時,除了心性上的魔難之外,勞其筋骨也是很不容易的。我們那裡全是大山,有的地方柴草有一人多高,進去了出不來,走半天也找不到一條路。我一個女人家,從來沒有一個人走過山路,首先遇到的就是害怕。每當怕心出來時,我就提醒自己:你是大法弟子,你是神,你還有什麼可怕的?只要這樣一想就不怕了。有的村子需要爬三、四道山梁才能趕到,最遠的村離家有四、五十里遠。有時候天不亮就走,等趕回家都半夜了。到冬天山上的積雪有一尺多厚,鞋裡都灌上了雪,又化成水,再結成冰。有時也覺得苦得不行,但一想到山裡這麼多可憐的世人,如果我不去救他們,誰去救啊。就不覺得苦了。
  • 但是她想,個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法上的事再小也是大事,何況救人這麼十萬火急的大事呢。從那以後艷艷經常和同修們一起到外地鄉村去講真相救度世人,早上早早走,晚上很晚才回來,一天往返二、三百里。有時晚上到外地鄉村去散發真相資料,第二天早晨才能回來。聽說講真相小組在前後半年多的那段時間中,先後去了一百多個大小村落,有一萬多人明白了真相,六千多明白真相的世人退出了邪黨組織。艷艷和我說,她在和同修們一起整體出去講真相救度世人那段時間,感到了從來沒有過的提高和昇華。
  • 台灣宜蘭縣蘇澳法輪功學員游本育在一九九九年時,因為看到「四•二五事件」的新聞報導後才走進法輪功修煉,他說:「回想當時報導提到法輪功學員去上訪時,沒有口號,沒有擴音喇叭,沒有投擲雞蛋,也沒有帶甚麼抗議的東西,還很規矩的排隊,有的在煉功,我就覺得可笑,心想這樣能使上甚麼作用?同時覺得在共產黨極權社會裏面的人連抗議都這麼奇怪。但是電視上卻報導說他們離開時,沒有留下垃圾,甚至連警察丟的煙蒂都撿起來帶走,這讓我很驚訝,心想一定要了解法輪功到底是甚麼。」
  • (shown)本故事中的主人公雨蓮是一位九五年得法的年近古稀的老年大法弟子,這場邪惡的迫害發生以來,雨蓮在偉大師尊的慈悲加持和呵護下,身背真相資料到親友中、到農村中去講真相救世人,幾乎走遍了全縣的山山水水,成千上萬的世人從她那裡得到了福音,喜得救度。下面就是她在同修幫助下自己寫出來的一篇感人至深的體會。
  • (shown)我悟到信師信法不是停留在嘴上的,只有做到才是真正的修啊!當我們真正從法上悟上來,提高上來,形成整體之後,我又看到了第五天時出現許多法輪的景象。在發正念時,還看到小紅、小君兩位同修的身體都被紅光罩著,接著看到三個單手立掌、腳踩蓮花的女佛緩緩升上天去。我明白這是慈悲的師父在鼓勵我們做好自己的使命。
  • 作為一名法輪功學員,我時刻按照師父的教誨,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大法師父叫我們要修成無私無我,凡事為他人著想,所以在修煉之後的行醫生涯中,我對每一位病人認真負責,並且根據他們的身體狀況合理的提供治療方法,而不是多用藥、濫用藥,不需要吃藥能好病的,我就建議病人休息或者教他們一些物理療法,吃點藥就可以治癒的病人我就不給他們輸液,同樣能治病的藥我選最便宜的,這樣幾年下來我贏得了無數病患的信任和依賴。
  • 黃明勝說:「那是一九九七年的一月,去上了法輪功九天學習班,看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並且學會五套功法。每次煉完功後,感覺身心很輕鬆愉快,很舒服。」不知不覺的,他再也沒有背痛的困擾了。修煉法輪功,對於祛病健身有著意想不到的神奇效果,這種實例在法輪功學員中俯拾皆是,沒有甚麼稀奇。黃明勝說:「我受益最大的是心性方面的提升。還有很多從小到大所遇到或聽聞到的,現代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在法輪大法中都找到了答案。」
  • (shown)趙連浩先生,韓國人,外表樸實、隨和沒有架子,今年五月底來台灣師範大學學習中文。「因為我很渴望參透大法,而師父李洪志先生是中國人,並且有關大法的書都是用中文寫的,所以我來台灣一邊在大學讀中文,一邊跟台灣同修一起修煉大法。」趙先生訴說著來台的原因。…他身體也很敏感,在學煉功法時,他發現前方有法輪一直轉。他說:「每天學法煉功時,四週都有法輪一直轉一直轉的。身體被調整清理,一個禮拜後我就出去弘法了。」趙先生感到法輪大法真是太大了,太好了。他覺得現在得到真理了,知道了人要返本歸真,每天學法、煉功與講真相的生活過得很充實,很有意義。
  • 我在獄中接觸到一個服刑人員,叫伏車平(化名),三十多歲。由於犯攔路搶劫罪被判有期徒刑十三年。在監獄中服刑期間,右腳關節嚴重傷殘,成了一個跛腳的殘廢人。我剛入獄時,他知道我是因煉法輪功而遭迫害的,就很想和我接觸。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他問我:法輪功是甚麼?中共為甚麼要迫害法輪功?我根據他的接受能力,給他作了詳細解答。最後他問我:既然中共要迫害,為甚麼你還要堅持煉?我問他看過《西遊記》沒有,他說看過。我告訴他:法輪功可以使人修成神。他頓時眼睛大睜:「真的?」我嚴肅而又認真的說:「這是千真萬確的!如果你想修,我可以介紹你入門。你回去想想再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