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地利學員:修大法是我最大的幸福

瑪莉婭
font print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我叫瑪莉婭,來自奧地利。小時候我常感到很不快樂,總是與其他人格格不入,柔弱、安靜、內向且自我封閉的個性,使得我很少有朋友,就連談戀愛也很不順利。

後來,我開始尋找一種東西,我自己也不知道那應該是甚麼。我對精神層面的追求感興趣並接觸氣功、佛教,最後,我從我的兄弟弗蘭茨那兒聽說他在互聯網上找到法輪功,他和他的妻子伽比都修煉法輪功。

我從弗蘭茨那兒得到一本《轉法輪》(法輪大法主要著作),但卻沒能馬上開始閱讀。我偶爾會跟弗蘭茨和伽比去他們煉功的公園,他們煉功時,我就照看我的教女艾娃。終於,決定性的一天來了,我們又一次一起去公園,弗蘭茨和伽比煉功非常投入,動作柔緩舒暢,特別是煉第五套功法時,他們兩個人盤腿打坐,完完全全地入靜,從草地上的小機器裏傳出悅耳的煉功音樂。這樣祥和的氛圍深深打動了我。煉功後,他們非常輕鬆愉快,他們二人身上散發的平靜祥和徹底把我征服了。

我從他們那兒了解到,法輪大法不只是對祛病健身有奇效,還對人的性格有積極的作用。從那時
起,我便下定決心要做個更好的人,我要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做個更好的人。

很長一段時間,我和工作中的女同事們都難以相處,時常發生爭執,工作氣氛很糟。很多問題都是因我而起。我非常希望自己不再對同事們頤指氣使,但總也做不到。通過學習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法理,我才意識到,我在工作中非常自私;作為公務員,我雖勤奮認真,但我期望我的同事們也能夠這樣,期望所有事情都如我所設想的那樣進行。

法輪大法是佛法,經常學法可以讓我放下自私的人心,並增加我的忍耐力和善心。真的是很奇妙,我的心中可以感受到很正面的東西。我的叔叔說,他很驚訝,在當今這樣一個社會道德十分敗壞的時代,我能夠做到如此謙遜和樂於助人。我知道這是通過修煉法輪大法才使這一切變成我的自然狀態。

法輪大法已成為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份。我已在大法中不間斷地修煉了十一年,認真學法煉功,在日常生活中實踐著我對「真善忍」法理的理解。對善的信念總是帶給我力量。

以前無論參加甚麼訓練或活動,我都不能持之以恆,必須和朋友結伴而作,但修煉法輪大法卻完全不一樣。

一年前我的教女艾娃問我,我最大的幸福是甚麼?我本能的回答她說,「修煉法輪大法是我最大的幸福」,因為他使我明白了生命的意義。

法輪大法修煉者在中國自一九九九年遭到中共政權的殘酷迫害。當權者發動這場迫害,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法輪大法是宇宙的真理,而沒有任何正信、只相信無神論的共產邪黨,因此而妒嫉,害怕失去權力。

我把幫助人們認清謊言、揭露在中國發生的對法輪大法修煉者的不公,當作自己的使命。因為想要做好人的人,應該享有信仰的自由。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30/【徵稿選登】奧地利學員-修大法是我最大的幸福-257961.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二姐微笑著和我們說,剛開始出來講真相時,除了心性上的魔難之外,勞其筋骨也是很不容易的。我們那裡全是大山,有的地方柴草有一人多高,進去了出不來,走半天也找不到一條路。我一個女人家,從來沒有一個人走過山路,首先遇到的就是害怕。每當怕心出來時,我就提醒自己:你是大法弟子,你是神,你還有什麼可怕的?只要這樣一想就不怕了。有的村子需要爬三、四道山梁才能趕到,最遠的村離家有四、五十里遠。有時候天不亮就走,等趕回家都半夜了。到冬天山上的積雪有一尺多厚,鞋裡都灌上了雪,又化成水,再結成冰。有時也覺得苦得不行,但一想到山裡這麼多可憐的世人,如果我不去救他們,誰去救啊。就不覺得苦了。
  • 但是她想,個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法上的事再小也是大事,何況救人這麼十萬火急的大事呢。從那以後艷艷經常和同修們一起到外地鄉村去講真相救度世人,早上早早走,晚上很晚才回來,一天往返二、三百里。有時晚上到外地鄉村去散發真相資料,第二天早晨才能回來。聽說講真相小組在前後半年多的那段時間中,先後去了一百多個大小村落,有一萬多人明白了真相,六千多明白真相的世人退出了邪黨組織。艷艷和我說,她在和同修們一起整體出去講真相救度世人那段時間,感到了從來沒有過的提高和昇華。
  • 台灣宜蘭縣蘇澳法輪功學員游本育在一九九九年時,因為看到「四•二五事件」的新聞報導後才走進法輪功修煉,他說:「回想當時報導提到法輪功學員去上訪時,沒有口號,沒有擴音喇叭,沒有投擲雞蛋,也沒有帶甚麼抗議的東西,還很規矩的排隊,有的在煉功,我就覺得可笑,心想這樣能使上甚麼作用?同時覺得在共產黨極權社會裏面的人連抗議都這麼奇怪。但是電視上卻報導說他們離開時,沒有留下垃圾,甚至連警察丟的煙蒂都撿起來帶走,這讓我很驚訝,心想一定要了解法輪功到底是甚麼。」
  • (shown)本故事中的主人公雨蓮是一位九五年得法的年近古稀的老年大法弟子,這場邪惡的迫害發生以來,雨蓮在偉大師尊的慈悲加持和呵護下,身背真相資料到親友中、到農村中去講真相救世人,幾乎走遍了全縣的山山水水,成千上萬的世人從她那裡得到了福音,喜得救度。下面就是她在同修幫助下自己寫出來的一篇感人至深的體會。
  • (shown)我悟到信師信法不是停留在嘴上的,只有做到才是真正的修啊!當我們真正從法上悟上來,提高上來,形成整體之後,我又看到了第五天時出現許多法輪的景象。在發正念時,還看到小紅、小君兩位同修的身體都被紅光罩著,接著看到三個單手立掌、腳踩蓮花的女佛緩緩升上天去。我明白這是慈悲的師父在鼓勵我們做好自己的使命。
  • 作為一名法輪功學員,我時刻按照師父的教誨,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大法師父叫我們要修成無私無我,凡事為他人著想,所以在修煉之後的行醫生涯中,我對每一位病人認真負責,並且根據他們的身體狀況合理的提供治療方法,而不是多用藥、濫用藥,不需要吃藥能好病的,我就建議病人休息或者教他們一些物理療法,吃點藥就可以治癒的病人我就不給他們輸液,同樣能治病的藥我選最便宜的,這樣幾年下來我贏得了無數病患的信任和依賴。
  • 黃明勝說:「那是一九九七年的一月,去上了法輪功九天學習班,看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並且學會五套功法。每次煉完功後,感覺身心很輕鬆愉快,很舒服。」不知不覺的,他再也沒有背痛的困擾了。修煉法輪功,對於祛病健身有著意想不到的神奇效果,這種實例在法輪功學員中俯拾皆是,沒有甚麼稀奇。黃明勝說:「我受益最大的是心性方面的提升。還有很多從小到大所遇到或聽聞到的,現代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在法輪大法中都找到了答案。」
  • (shown)趙連浩先生,韓國人,外表樸實、隨和沒有架子,今年五月底來台灣師範大學學習中文。「因為我很渴望參透大法,而師父李洪志先生是中國人,並且有關大法的書都是用中文寫的,所以我來台灣一邊在大學讀中文,一邊跟台灣同修一起修煉大法。」趙先生訴說著來台的原因。…他身體也很敏感,在學煉功法時,他發現前方有法輪一直轉。他說:「每天學法煉功時,四週都有法輪一直轉一直轉的。身體被調整清理,一個禮拜後我就出去弘法了。」趙先生感到法輪大法真是太大了,太好了。他覺得現在得到真理了,知道了人要返本歸真,每天學法、煉功與講真相的生活過得很充實,很有意義。
  • 我在獄中接觸到一個服刑人員,叫伏車平(化名),三十多歲。由於犯攔路搶劫罪被判有期徒刑十三年。在監獄中服刑期間,右腳關節嚴重傷殘,成了一個跛腳的殘廢人。我剛入獄時,他知道我是因煉法輪功而遭迫害的,就很想和我接觸。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他問我:法輪功是甚麼?中共為甚麼要迫害法輪功?我根據他的接受能力,給他作了詳細解答。最後他問我:既然中共要迫害,為甚麼你還要堅持煉?我問他看過《西遊記》沒有,他說看過。我告訴他:法輪功可以使人修成神。他頓時眼睛大睜:「真的?」我嚴肅而又認真的說:「這是千真萬確的!如果你想修,我可以介紹你入門。你回去想想再談。」
  • 現代的很多人,往往面對工作壓力很大時,吃不好睡不好,弄得精神緊張,家庭關係亮紅燈,生活中仿佛隨時有顆不定時炸彈會被引燃,弄得身心俱疲,苦不堪言。任職於台灣中山科學研究院的曾先生曾經是其中一例,幸運的是,曾先生於人生低潮時遇見法輪功,人生從此獲得改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