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智晟家人驚魂大逃亡揭密

人權律師高智晟在獄中,夫人耿和及兒女逃離北京,來到美國。(網絡圖片)

人氣: 17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05月05日訊】山東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衝破封鎖逃出山東、逃入美使館,陳光誠在離館之前經過艱難選擇,在感到家人受威脅,無法知道家人安全的情況下,陳光誠不得不答應中共的條件,以離開大使館換取與家人的團聚。陳光誠事件也讓另一位處境類似的中國的良心――高智晟再進入人們的視線。陳光誠和高智晟案都一直由政法委頭目周永康主控。周永康主持的政法委以最殘酷的方式摧殘高智晟。

知情人曾透露,周永康為對付高智晟專門搞了個專家組,經過精心研究,設計出一套貼身跟蹤騷擾等製造長期心理高壓的方案,以圖摧毀高智晟的意志,曾揚言不出半年,人就會瘋掉。此外,還有一系列的酷刑對付不屈服的高律師。高律師在《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一文中披露了他所遭受的暴力毆打、牙籤刺生殖器、電擊生殖器等酷刑。但是,高智晟如追逐太陽的夸父,如癡地追求自由的理想,無人能毀。

周永康不僅摧殘高智晟本人,還利用家人威脅他。數年前曾提到,中共明告訴他,心理學家專門根據他的個人「軟肋」制定了一套摧毀他意志的辦法。他說,他們發現高智晟對家人的情太重,所以就加重迫害他的妻子兒女。他們對付高智晟的一套心理高壓,很快被重點轉移到高智晟一家老小身上,特務對耿和欺騙、威脅、凌辱、打罵,還伺機對孩子下手,小兒受驚、女兒多次自殺自殘,而耿和自己也想自殺……特務利用高智晟深愛的家人做人質來威脅他。

2010年4月6日,經過了一年多的失蹤後,中共突然把高智晟帶回他的家,而且讓他4月7日接受美聯社的採訪,表達赴美與家人團聚的願望。在獨訪中,談到家人時,高智晟眼中數度含淚,尤其是他在形容前一天(4月6日),首次返家並看到家人鞋子的情景時,他說:那一瞬間「我完全喪失了情緒控制,因為對我來說,這是我在世上最愛的3個人,但現在我們像是斷了線的風箏。」高智晟用「斷了線的風箏」形象的比喻了他在世上最愛的3個人自由了,而他這根牽著「風箏」的線依然攥在中共的手中。
  
他說,他的痛苦經歷對自己以及妻子和兩名子女造成了傷害。他的妻小於2009年初秘密離開了中國,以避免公安不停的騷擾。
  
2009年1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帶著孩子離家出國。她說,是一個非常痛苦的過程,她沒有勇氣直接告訴高智晟,臨走時只能留一張紙條給他。她說:「我不忍心讓他知道我們都走了,我覺得我都沒法正面去跟他說,我都沒有勇氣跟他說,把他放在家裏我們走了。」
  
耿和哽咽地說:「做走的決定讓我撕心裂肺,因為我又要面對想照顧高律師,又面對孩子天天在家……為了孩子,邁出這一步。因為我想高律師要知道了,他應該也很欣慰。最起碼對他來說是一種解脫,要不然他們(中共)老是對我們提些要求。」

二零零九年在高智晟被當局「綁架」帶走的同時,北京六、七名警察強行住進高家,還有幾十名警察輪流住在單元的樓道中,並在高家窗口對面二米處蓋了一間房子,住在裡面的警察全天候地二十四小時監視、跟蹤耿和及孩子。高智晟的女兒必須坐警車上學,警察故意在她面前嬉笑、侮辱高智晟,上課時警察就坐在孩子後面。耿和認為,至少也有上百人前後左右看著。

二零零八年奧運前,北京公安逼迫高智晟一家遠離奧運去新疆。八月二十日,耿和帶著孩子回到北京,準備女兒格格上高中,但遭到所在報名學校的婉拒。格格不能上學,情緒受到很大影響,有一次,孩子還拿著利器在劃自己的胳膊,血都流出來了。

即使這樣,警察還是不放過高智晟一家。高智晟雖然被判緩刑,但沒有自由,耿和也依然整天被警察跟蹤,無奈之中,耿和與一位朋友通電話,訴說女兒不能上學,被迫害實在難以忍受的情況。那位朋友說﹕我們想辦法,你就在家等著。

高智晟北京的家門口有不少小攤。有一次,她出去買水果,那個小販問﹕「你是高智晟的太太吧?」似乎在意料中,耿和只是點點頭,小販又說:「我們都在你們家附近呢,你放心吧!」在付錢交水果時,小販給了耿和一張紙條,約耿和帶著孩子到北京南站,準備了三張到雲南去的火車票。耿和帶著兩個孩子上了前往雲南的火車。

「出家門時我就知道,一出去身不由己了,我也不知道幫助我們的人是什麼樣的狀態。對外面又不瞭解,也從來沒有去過雲南。雖然是臥舖,我不敢睡覺,時刻盯著孩子,怕他們與人聊天露了口風。」一聽說查身份證的人來了,就躲在廁所裡面幾個小時不敢出來。

在雲南時,每一天都是披星戴月地趕路,一拿到票就走,每到一地就是車站。在車站裡待著不能動,也不敢動,等下一班車,永遠是目的地,但不知道盡頭是哪裡。餓了,耿和偷偷走出車站給孩子買些吃的,她不敢讓孩子走動。遇到風聲緊時,她把孩子藏在床角的被子裡面,讓他千萬不能動。

一路走,一路電話聯絡。耿和只知道按指示走,並不知道前路是哪裡。講起那段經歷,耿和至今還覺得暈呼呼的,那時就跟著一站一站往前走,卻不知道前面等著的會是什麼結果。

在山林中被緬甸軍人發現,被攔住不讓走。耿和和孩子身上沒有證件也沒有錢,問什麼都不說,無法證實她們三個人來自哪裡。卻又被其他的武裝部隊來把耿和接走了,招待吃的,還換上緬甸人的長裙子,然後坐車被帶到了泰國。

在泰國等待到美國的期間,由於害怕中共會找到他們,他們連門都不敢出。耿和說:「我們發現了有人敲門。我們不管換到哪個地方都不能出門,就是在房間裡面。所以說,在泰國孩子沒有可看的電視,沒有可玩的東西,也沒有書籍。所以,孩子脾氣性格就更糟糕。其中有一次,格格就給跑了。受不了這種壓力。格格跑了有30多分鐘。 …都抱頭痛哭。再別出事了,我說我們離開北京,這一路太不容易了…。」

經歷了千辛萬苦,在美國政府的保護下,耿和和她的孩子們終於踏上了美國自由的土地。

重慶事件後,中共政法委書記、特務頭子周永康不斷失勢。其向來嚴控的失蹤22個月生死不明的高智晟,也突然有了音訊。24日高律師家人獲准前往新疆沙雅監獄探望了高智晟。

×高智晟三次上書中南海 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

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在代理法輪功學員受迫害案時,瞭解到這場迫害的反人性、反道德,作為一個有良知的中國律師,他在2004年12月31日寫了第一封上書公開信——《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 改善同中國人民的關係》後,2005年10月18日他寫了第二封《致給胡錦濤和溫家寶的公開信》,信中列舉了多例他所調查的法輪功信仰者受當局野蠻迫害的情況,呼籲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公開信的發表引起海內外以及國內高層震動。

公開信發出的第二天,他家遭到赤裸裸的電話威脅,第三日起,每日平均不低於十輛的小轎車、不少於20人的便衣開始了針對高全家的24小時圍堵、盯守及跟蹤。到第十五日,高律師事務所被北京市司法局非法勒令停止執業。

中共當局的壓力並未使高智晟低頭,他應大量大陸法輪功學員的請求,05年11月底前往各地進行真相調查。同年12月12日,高律師以《必須立即停止滅絕我們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蠻行徑》為題,第三次公開上書當局,他表示用顫抖著的心和顫抖著的筆記述著那些被迫害者六年來的慘烈境遇。

2006年9月21日,當局對高智晟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進行了正式批捕,12月他被中共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3年有期徒刑,緩刑5年。

2007年5月,美國出庭律師委員會授予高智晟「勇敢提倡者獎」。

2007年9月,高智晟因在奧運會之前寫信給美國國會公開中國人權現狀,再度被綁架。高律師在《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一文中披露的就是這次被綁架的經歷。

2008年,高智晟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
  
2009年3月2日大衛‧喬高代表「加拿大高智晟之友」在致中共胡錦濤的信中說:「高智晟是中國真正的愛國者之一,他是一位偉大的人物,我們這些他加拿大的朋友非常關注他的處境,希望中共政府釋放高律師。」

他雖免於入獄,但從2009年開始,不斷在沒有控罪的情況下被扣押,他和家人受到長時間軟禁。2009年2月4日,高智晟在陝西的家中被警察帶走後,隨後下落不明,他的一切通訊手段被切斷,完全處於與世隔絕的狀態。

2009年2月9日,網上流傳出《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高智晟律師自述遭綁架經歷》一文。文章中高智晟曝光他被秘密警察戴黑頭套殘酷毆打、扒光衣服折磨、被電擊、竹籤捅生殖器等各種酷刑,令他多次頻臨死亡的感覺。他在文章中提到,打他的警察衝他叫讓:你丫的不是說共產黨用酷刑嗎,這回讓你丫的全見識一遍。對法輪功酷刑折磨,不錯,一點都不假,我們對付你的這十二套就從法輪功那兒練過來的,實話給你說,爺我也不怕你再寫,你能活著出去的可能性沒有啦!把你弄死,讓你丫的屍體都找不著。

此事引起美國、法國、德國等各國媒體關注。

2010年,他再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

2011年12月16日,中共官方英文版發佈簡訊聲稱,人權律師高智晟已被送回監獄,繼續服刑3年。這是高智晟在被秘密扣押下曾於2010年4月短暫現身之後,外界首次得知他的下落和狀況。隨後他又失蹤22個月,直到本月24日家人獲准探視,方證實高智晟的生死。

周永康是迫害法輪功、維權人士及異議人士的元凶之一。周永康是中共江氏集團為迫害法輪功而糾集的所謂「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的現任頭目。政法委底下的相應迫害法輪功機構不但制定迫害計劃而且具體實施迫害。北京維權律師江天勇表示,現在政法委系統下有各種各樣的維穩分支,像綜治辦、維穩辦、甚至「6·10」系統等,這些都是凌駕於法律之上的,你從法律中找不到這些機構存在的法律依據,但它們卻真正的存在、真正的操縱法律。

評論
2012-05-05 6:1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