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法判刑法輪功 中共法官惡報摘選

人氣 11

【大紀元2012年05月08日訊】中共迫害法輪功已有13年。其間不少法官知法犯法,違背良心,同時也違背中國現行法律,判處無辜法輪功學員數年不等的刑期。僅僅據明慧網在過去一週的報導,在大陸就有十數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或面臨非法審判。為了使良知尚存的人停止做惡,不給自己的生命留下永遠無法解脫的痛苦;也為了警示惡人,立即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下面列舉中共邪黨法官在迫害法輪功中遭惡報的部份案例。

第一個枉判法輪功學員的法官陳援朝死於肺癌

陳援朝,原海南省海口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一庭庭長,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二日,在全國首例非法審理法輪功學員的案件中,他擔任審判長,非法判決四名法輪功學員二至十二年徒刑。陳因此獲得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和最高人民法院的賞識,海口中院刑一庭被記集體二等功,陳援朝被記個人二等功。然而,惡有惡報。二零零二年三月十八日,剛滿五十一歲的陳援朝被確診為肺癌,次年九月二日,在萬箭穿心般的痛苦煎熬中離世。

黑龍江哈爾濱市南崗區法院副庭長原全生癌症死亡

原全生,哈爾濱市南崗區法院刑事審判庭副庭長,因追隨中共江氏集團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對他們判處重刑(十二年、十五年不等),於二零零二年九月間死於癌症。

據說他得病很突然:二零零二年六月,午休打撲克時,突然感到肚子疼得很厲害,以為是闌尾炎,去醫院檢查說是肝癌,後又轉為骨癌。其重病期間遭了不少罪,疼痛難忍,於九月份死亡,年僅四十多歲。

黑龍江鶴崗市法官接連惡報死亡

邵波,黑龍江省鶴崗市興安法院法官,在法院口碑極差,利用職務之便貪污許多公款。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他積極追隨中共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多次參與非法開庭及非法判刑法輪功學員。在參與製造一樁樁冤案後,邵波連遭惡報:先是一隻腎壞死,摘除;接著,另一隻腎也患重病,多方醫治無效,腹腔感染,每天醫藥費幾千元,在將貪污公款花的所剩無幾後,於二零零八年死亡,死時只有四十四歲。

李士峰,原黑龍江省鶴崗市東山區法院院長,因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遭到報應,二零零四年因腦出血死亡。

劉蘭祝,原黑龍江省鶴崗市興山區法院院長,因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遭到報應,於二零零四年到海南遊玩時突發心肌梗塞死亡。

陶立君,鶴崗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代理審判員,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審判,並多次說過仇恨、侮辱法輪大法的話。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八日早,在自家五樓窗台擦玻璃時,墜樓身亡。

河南魯山縣法院警車翻車,三庭長慘死

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河南魯山縣法院緊隨江澤民、羅幹團伙,對本地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至少非法判九位法輪功學員重刑。據明慧網報導,六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史大紹,是個老實本分的農民,二零零八年秋被魯山縣國保惡警從家中非法綁架,後被魯山縣法院枉判十年重刑。

讓河鄉法輪功女學員田聰玲,於二零零九年七月在家中無端被魯山縣國保大隊惡警綁架,在魯山縣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四個月之後,被魯山縣法院刑事庭副庭長楊東升非法枉判六年重刑。在田聰玲被看守所關押期間,為了營救田聰玲,更為了挽救參與迫害的不明真相的所有相關人員,當地法輪功學員向整個魯山縣公、檢、法、司系統發出大量的公開勸善信和講清法輪功真相的相關資料,有的把勸善信直接送到楊東升家門口,也有的打電話給楊東升向其講真相,勸其對此事保持清醒的頭腦,不要助紂為虐、加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給自己留條後路。然而可惜的是,這些法官們拒不聽勸,態度強硬,聲言不管甚麼信仰不信仰,法律不法律,要跟黨保持一致,對法輪功決不手軟。

多行不義必自斃,二零一一年八月,魯山縣法院載有八個庭長及副庭長的警車,在由鄭州培訓返回途中,在河南鄭堯高速公路發生慘烈車禍,包括楊東升、朱新政、陳東洋在內的三個庭長(副庭長)當場死亡,另外七人不同程度受傷。

河南南陽社旗縣法院副院長車禍死亡

河南南陽社旗縣法院副院長常青在任期間,非法判處法輪功學員孫玉波、老安分別兩年、兩年半。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常青車禍身亡,死時五十歲。

河北鹿邑縣法院院長榮世傑猝死

榮世傑,五十多歲,原河北鹿邑縣法院院長。二零零三年十一月,鄲城法輪功學員楊志在鹿邑被非法抓捕,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情況下,經榮世傑批准,被關押近兩年,後被非法判刑十一年,於二零零五年六月八日被送外地勞教所。楊志不服判決,向高級法院上訴。然而榮世傑聽信江氏邪惡謊言,不分善惡,仍然維持原判。

二零零五年七月三十一日,榮世傑在別人家賭博時,猝死在賭桌上,遭了惡報。當時人們把他送到法院,從法院又送往醫院,中共邪黨對外聲稱其是在上班期間死的。

遼寧朝陽市北票法院院長吳紹良被撞死

吳紹良,遼寧省朝陽市北票法院院長,五十四歲。二零零一年八月,他秘密將法輪功學員張華萍、胡國紅、楊新宇分別非法判有期徒刑四年。九月初從朝陽乘轎車返回北票的途中與北票市糧食局的車相撞,吳當場被撞死。

遼寧大連法官、檢察官頻遭惡報

陳洪濤,男,大連金州新區法院院長,曾任瓦房店市法院院長。陳洪濤在任瓦房店市與金州新區法院院長時,追隨中共迫害法輪功,製造冤案,現已遭惡報,患心肌梗塞,幾次出現生命危險。

自二零零九年七月,遼寧大連市甘井子區檢察院兩名檢察官因參與迫害法輪功遭惡報,得了白血病,在明慧網上曝光之後,近日一位檢察官說:「哪只兩名,有好幾個了。不止是白血病,肝癌最多,檢察院死一個,法院就死一個;法院死一個,檢察院就死一個,而且說的很準。法院的人說檢察院喪門,檢察院的人說法院喪門。這次搬家,兩院分開了。」

大連市甘井子區法院、檢察院,原來在同一個辦公樓內辦公,一家一半樓。這幾年,同在一個樓辦公的法官、檢察官得癌症的一個接著一個的死,得肝癌的最多。而且人死的很奇怪,法院死一個法官,緊接著檢察院就死一個檢察官。檢察院死一個檢察官,法院緊接著就死一個法官。人死的很怪,也很有規律。當法院死一名法官後,法院的人就幸災樂禍的說:「下一個,該檢察院死人了。」果然,過不了多長時間,檢察院就死一個檢察官。檢察院死一個檢察官,檢察院的人就說:「下一個,該法院死人了。」果然,過不了多長時間,法院就死一個法官,幾乎每言必中。

甘井子區中共邪黨政法委書記的兒子,在甘井子區檢察院當檢察官得癌症死亡時年僅二十八歲。這個政法委書記老年喪子,也是自食惡果,罪有應得。此人,在大連市中山區任政法委書記時,積極追隨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指揮中山區的公檢法等部門,瘋狂的迫害法輪功,罪惡累累。

湖南郴州安仁縣法院院長、副院長一週內橫死

二零零三年四月中旬,湖南郴州安仁縣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十六人,其中五人被判重刑,最長達九年,其餘的被迫害數月後罰鉅款釋放,最高金額達二萬元。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安仁縣人民法院副院長蔡銀平,於二零零五年八月八日暴病身亡,死在郴州某賓館。安仁縣人民法院院長劉立豐,於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五日夜遭車禍身亡,時年四十二歲。

湖南常德武陵區法院審判庭庭長夏友初全身癱瘓

夏友初,男,六十二歲,武陵區法院審判庭庭長。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緊隨江羅集團,多次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對他們判以重刑。如青年法輪功學員郭照青,因不放棄法輪大法的修煉,於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一日遭綁架後,慘遭毒打,現場地下流下大量鮮血。酷刑致使郭照青遍體鱗傷,雙下肢萎縮癱瘓,連坐都坐不穩,完全喪失生活自理能力。在這種情況下,有人勸夏友初「不要判了」。而夏友初則堅持說:「要判!這是我辦的最後一個案子了。」他要用法輪功學員的血肉之軀及巨大痛苦承受,來換取和滿足個人的「虛榮與成就感」。結果,郭照青被夏友初冤判十年。

然而,夏友初萬萬想不到,兩年後,惡報就開始了,二零一一年夏天,夏友初突發腦溢血,全身癱瘓,神志不清,生不如死,只有一口氣躺在床上,償還著欠下的血債。

湖北武漢洪山區法院審判員李要兵突然倒地身亡

李要兵,湖北武漢洪山法院原刑事審判庭正科級審判員。二零零九年四月曾參與非法審理法輪功學員胡慧芳、陳曼、周肖軍冤案,並秘密分別將他們非法判處七年、六年和四年有期徒刑。此迫害案例被中共邪黨當局樹為「洪山模式」,在武漢市法院系統內推廣。兩個月後,李要兵突然倒地身亡,年僅四十九歲。

湖北孝感前法院院長褚星來遭報患肺癌晚期

褚星來,湖北孝感市中級法院前任院長、邪黨黨組書記,其在位八年(一九九八年──二零零五年),刮得公款民財無數。在他的帶頭下,整個孝感法院系統邪氣蔓延,貪腐成風,昧良心的關係案、人情案、金錢案層出不窮。

褚星來不僅擅長撈錢貪財,還追隨江澤民邪黨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和異議人士。例如法輪功學員饒旭明,被褚星來指使手下法官非法誣判三年刑罰。再如異議人士杜導斌,也是被褚星來操縱其手下法官非法判刑五年的。除此之外,褚星來還利用中院院長的審判職權,大肆盜賣死刑犯的器官,撈了不少缺德錢、黑心錢。

然而蒼天有眼,善惡必報。極講究保養身體,不抽煙,不喝酒,甚至誰在他小車旁或者辦公室門前抽口煙,都會被他訓的狗血淋頭的褚星來,被診斷得了晚期肺癌!

吉林長春中級法院庭長張輝腦溢血死亡

張輝,長春市中級法院刑事一庭庭長,四十六歲,農安籍人。在非法審判長春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電視插播事件中任審判長,對電視插播英雄劉成軍非法審判。張於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突發腦溢血死亡。

廣東省廣寧縣法院院長陸淦成癌症死亡

廣東省廣寧縣法院院長陸淦成,被江氏邪惡集團操控,兼職監視法輪功學員。他到給他分配的幾個鎮收繳法輪功書籍,收一本燒一本。陸淦成毀天書,罪不可赦。於二零零三年生鼻咽癌,二零零五年八月惡報身亡。

甘肅永昌縣法院院長石多英被摩托撞死

石多英,男,四十八歲,甘肅永昌縣法院院長,曾將十多位法輪功學員判刑送入監獄,二零零四年九月三日在蘭州出差時被摩托車撞死。

遼寧瀋陽市沈北新區法官鄂安福腦出血死亡,臨終懺悔

鄂安福,瀋陽市沈北新區法官,於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八日因腦出血死亡,時年四十五歲。和其他遭惡報者不同的是,鄂安福在臨終前認清了自己的罪行,並虔誠的向法輪功學員懺悔,同時退出了中共邪黨組織。

據明慧網報導,鄂安福是於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突發腦出血,被送進醫院的。在住院期間,一位探望的親戚在和他嘮嗑時說:我看到了法輪功(學員)送到我家門口的真相資料,說你們法院副院長張文剛剛在判決四名法輪功學員六到十一年的判決書上簽字,自己就得了一種怪病,還沒確診就死了,還有一個叫亢榮東的法官參與迫害法輪功,出了車禍,骨頭都撞折了,有這事嗎?當聽到這位親戚的話時,鄂安福的眼神裏流露出惶恐與不安。

也許是對報應的恐懼,也許是出自內心深處的懺悔,鄂安福不斷地叮囑家屬,快去找煉法輪功的!快去找煉法輪功的!

一位法輪功學員知道了,前去看望鄂安福,當著這位法輪功學員的面,鄂安福講述了自己十年前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經過。二零零一年,中共對法輪功打壓初期,新城子法院(現沈北新區法院)曾非法秘密判處多名法輪功學員重刑(數位被判五到八年),鄂安福參與了這些案件的非法審理。被無罪判刑的女法輪功學員中,第三小學的體育老師王敏是鄂昔日的同事。鄂安福說:我竟把自己昔日的同事送進了大北(遼寧)女子監獄,後來得知王敏在獄中吃了不少苦,還得了重病,心裏感到有些內疚。

鄂安福還說,近幾年,在法院不斷的接到法輪功學員的真相電話和信件,知道自己當年做錯了,但卻沒從內心對自己的行為真正的懺悔。他今天把這些十年前幹的壞事都說出來,向那些被他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深深的懺悔,他要在死之前,說出自己幹的這些昧良心的事。

鄂安福表明自己要退出共產黨的一切組織,沒有共產黨的謊言欺騙,自己當年不會對法輪功那麼仇恨,以至於助惡為虐,迫害好人,使自己犯下了大罪,受到天理的懲罰。他說:十年了,這是我這輩子幹的最大的虧心事兒!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八日,四十五歲的鄂安福醫治無效死亡。

(責任編輯:林淑芬)

相關新聞
【最新疫情5·24】川普對巴西發布旅行禁令
中共將早先於美國開發出疫苗?白宮回應
【一線採訪】機票暴漲 數百中國人滯留尼泊爾
武鋼醫院檢測人群 抗體陽性率或達10%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病毒有眼睛 一帶一路成「疫路」
【直播回放】5.24港人反國安惡法遊行
【老外看中國】從未說過的故事 給七年老觀眾
【紀元播報】歷史上瘟疫:神農嘗百草的祕密
【愛麗話五千】北宋三位垂簾聽政的賢后
【珍言真語】吳明德:中共打養子 黑暗過後是光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