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北明:高考後撕書――長期壓抑後的吶喊

王北明

人氣 9
標籤: ,

【大紀元2012年06月10日訊】又是一年高考結束時,多地發生撕書撕試卷現象。這也是近年來越來越常見的現象。有人認為使用過的教材再沒用,也可以捐贈給別人,不該是如此的結局。作為一個經歷過高考且認真對待過的人來說,相信是可以理解這種撕書行為的。至少我是很理解這種行為,當初高考過後,覺得哪怕考的不好,也不想再復讀了。高考讓學生們感受的壓抑太久了,當一切都結束的時候,撕書真的是件很開心的事。不過也有的高中學生保留了高一至高三的所有卷子,竟然有2米多高。這些東西也是將來花多少錢都買不回來的。去教育學生們去珍惜書本也是應該的,但中國的教育者們更應該反省一下。

中國的高考難到變態

美國的SAT試題 (相當於中國的高考題)同中國的高考試題相比異常簡單,難度和中國的中考差不多,且考試時會在試卷上給出要用到的數學公式,學生還可以帶計算器。而中國的高考生更多的時間是花費在一些沒甚麼用處的高難題目上去,許多數學題目難到很變態。這種知識將來也不太可能用到。還有一些是花了許多經歷去記一些不必要記憶的東西,因為考過後,沒多久也會忘記。許多學生也認識到這一點,卻又不得不去鑽這個牛角尖。當然有些權貴是可以走後門的。

高考過於沉重

對中國的考生和家長來說,高考意味著一切,他們會為此努力十幾年,因為沒有別的路走。三湘都市報報導 6月7日8時10分左右,長沙一位母親帶著高考女兒過馬路。一輛黑色大眾車突然撞上母親,將其撞飛十多米,倒在血泊中。在交警和路人的安慰勸說下,女孩含淚答應參加考試,交警緊急將其送往考場。有網友評論「這已經不是高考了,這是斷人親情,絕人善念的末路。高考只是為了成就自我,改善生命的過程。可為甚麼高考取代了人生的全部?只是因為,除高考之外我們無路可走」。要考進一個好的大學,需要先考進一個好的高中,一個好的初中,一個好的小學,一個好的幼兒園。於是現在小朋友幼兒園之前就要學各種特長,進個好點的幼兒園還要寫簡歷。家長也清楚孩子的負擔太重,但在大環境下卻無能為力。

填鴨式的中國的教育

在中國大學的錄取標準,只有學習成績。寧夏一名高考落榜生被哈佛大學錄取,並給予全額獎學金。這位姓楊的學生花了很多精力建立一個非政府公益組織,支援西部教育。哈佛方面對此作出如是解釋是「我們需要將來能改變世界的人」 。顯然,哈佛沒有把學習成績看成一切。教育本來是用來培養知識份子的。 「知識」一詞,在中國現階段教育中過份的看重了「知」,而忽略了「識」。中國的古人談到人才往往用「有識之士」來形容,而不是「有知之士」。 在中學教育中一直有思想政治課,還有充滿假話的共產黨革命史。老師們自已也不相信,學生也不相信,但卻不得不去學習為了應付考試。顯然,中共不希望學生會成為一個有分辨能力的人,也就是「有識之士」,因為「有識之士」多了,中共的謊言就沒人信了。

中國的教育系統已淪為一個迫害工具

學校已不是學習的清靜之地,在1999年江澤民鎮壓法輪功後,考試試題中就會出現涉及法輪功的試題,選擇同所謂的標準答案不一致的必須扣分。此類試題多是無中生有地製造謊言,攻擊法輪功和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並要求學生除了誹謗法輪功外,遇到有修煉法輪功的人還要向中共政府部門、公安機關舉報。這種做法無疑是在給學生洗腦,類似文革時期的做法。據大紀元2003年2月1日報導17週歲的王琳,家住黑龍江省綏稜縣馬場。2002 年7月份,王琳參加了黑龍江省初中升高中的統一考試,在政治卷中,有一道污蔑法輪功的試題,王琳寫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結果遭到綏稜縣政法委、公安局、綏稜縣教委等部門的迫害,被迫流離在外,其父母受到 「610」的毒打。聲稱公民有信仰自由,卻做著這樣的醜事。中國的教育系統已淪為中共流氓政權下的迫害工具。

壓抑的不只是高考後的學生

除了教育問題 ,還有食品安全問題、計劃生育、養老基金等等問題頻出,政府公信力受到質疑。中國的老百姓幾十年來也是一直生活在壓抑之中,為甚麼高考後要撕書?這和傳出江澤民死訊,大量民眾放鞭炮是一樣的道理。

相關新聞
83 歲「高考狂人」  12次參加高考
北京女孩放棄高考 被8所美國名校錄取
大陸高考生遲到2分鐘被拒考 母跪求無果
湘一高考點提前4分鐘收卷 影響千名考生
最熱視頻
【新唐人晚間新聞】嫌犯被釋後性侵老婦 紐約保釋法惹議
【重播】川普北卡集會演講 數萬人參加熱情高漲
【薇羽看世間】美議員:全方位強化對台關係
【新聞看點】拜登家再曝涉重罪 川普勝選率大增
【拍案驚奇】五中前習換將 共和黨提滅共目標
【遠見快評】亨特電腦門新一輪風暴 谷歌被起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