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傳神奇

癱瘓34載 修大法身心健康天目開

齊齊哈爾 逢時
font print 人氣: 14
【字號】    
   標籤: tags: , , ,

我年逾七旬,是個多災多難的人:生下來就差點兒被狗叼走;成年後遇車禍臥床三十四年;半生百病纏身,負債累累,多次自殺未果;受法輪大法恩澤才有我的今天。

臥床三十四年 生不如死

七十多年前,我媽大年三十將我生在冰面的場院,被村裏的一群狗圍困。為了我,親友家獵犬趕來與群狗廝殺而死,我活下來了,但濕漉漉的後背卻被寒冷的冰黏掉一層皮,三個月後才長出新皮。

我患先天性心臟病,二尖瓣兒閉鎖不全症,心臟血液反流,心動過緩,僅38至40下。二十三歲時,我患腦炎,留下了癲癇後遺症,一抽搐就犯心臟病。二十六歲時,我騎車趕路,被拉水泥的大掛車撞飛,昏死在路邊的水溝裏。醫院確診腰椎三、四、五節形成血瘤,頸椎五、七節脫位,胸椎九、十節骨裂。曾去往北京、天津、哈爾濱、江蘇常熟、上海華山醫院等各大醫院治療無效。

自此我癱瘓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小便失禁,大便靠大劑量瀉藥才能排泄。由於頸椎脫位,帶動口齒,吞咽食物困難,身心痛苦,生不如死,度日如年,且負債累累。我不忍年邁父母為我操勞,曾自殺三次未遂。為了安慰父母,只好堅持著活了下來。

九四年,我又患闌尾炎、腸黏連,治療時死在手術台上,被強力電擊才活了過來,卻因此左側乳房流膿。我還患上再生性障礙性貧血,靠輸血活著;因輸血感染又出現甲、乙、丙肝病症。

後來,父母一週內相繼過世,我哭得眼睛已近失明。我只能靠雇鐘點工人照料生活起居,靠對門鄰居常送來小米湯維持生命。

期間,我練過十幾門氣功,氣功師曾到家裏來治療,仍不見效,此後氣功治病的希望也破滅了。

修大法 生命喜逢春

九七年年末,我躺在床上總能聽到一種優美的音樂不停的縈繞耳際,便強撐著身子跪在床上望向窗外。待晚上有煉功的人從窗外路過,我下意識的爬起來,朝窗外的人喊:「大姐,你們是幹啥的?」回答:「煉法輪功的。」問:「你們還招不招學員?」回答:「誰都可以學。」

待對門鄰居送小米湯時,我說:「能不能給我借一本法輪功的書?」日後鄰居給我借來小本的《法輪功》(修訂本)。本來眼睛已近失明的我,功理功法卻都能看,將功理功法抄寫下來,把煉功圖畫了下來。於是,我躺在床上就比劃煉功動作、背口訣,這樣「煉」了一夜。翌日早晨,覺得小腹裏有東西在轉,由於轉得厲害,我全身隨著抖動。隨後開始上吐下瀉,吐的都是海蜇皮似的血,瀉的都是膿和血。

我當時每天都得幾次服用二十二粒的藥丸,煉功後,由於身體不疼了,也忘了吃藥,也就再也不吃藥了。兩個月後,我生活能自理了,能下樓到同修家學法了。

修煉後 體驗大法神奇

我每天夜裏煉功,一次打坐時定住後,發現右側坐著一高高大大的由光構成的一個人,我是個淘氣的小孩兒,在那個人的身邊玩耍。一次入定後,我從窗戶出去,看見高高的南天門,有女子在蓮花池裏洗浴。這時大紅門開了,大門上的金釘有碗口粗。走入大殿,金磚鋪地、金碧輝煌,東牆一排全是金佛像。佛像前有金色條案,案上有金色燭台燃著紅色蠟燭,坐著很多和尚在看經書。第三次去大殿時,扔過來一個黃色緞子蒲團,我用手摸摸,滑滑的,軟軟的,心裏想「我不在這兒修」,之後就再也沒去那個大殿。

一次,樓下鄰居帶著同修到我家來,那個同修胸前戴著小法輪章,我看到法輪章放射出耀眼的光芒;陸續的有同修到我家來,有的同修我曾在夢裏見過,穿著打扮都一模一樣,還看到這位同修三花聚頂的景象。

我第一次看《轉法輪》,見每個字都是鏡子鑲嵌的萬字符,放出的光芒有一尺多長。一次看師父講法錄像,心想「我眼睛不好」,就閉著眼睛聽。結果我被強光晃得睜開了眼睛,本以為是窗外的車燈晃的,待睜開眼睛發現身旁窗台上,由光組成的一高高大大的人坐在蓮花座上,頭頂著棚。這才恍然明白是師父讓我睜開眼睛看講法錄像。

邪黨迫害 身陷囹圄流落他鄉

九九年七月,邪黨妖風肆虐,誣陷大法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單位、派出所、街道等人員逼寫不修煉的保證,我堅決不寫。我說:我自己選擇的路決不後悔!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九日,我與幾位同修欲去北京為法輪功鳴冤,踏上了去往北京的列車。途中,被警察遣返,我被非法關押在齊齊哈爾市第二看守所。一次一刑事犯鋪被時一腳將我踢倒誤傷,摔至鋪下,摔得很重,不能自理。我於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八日出獄。回家後我堅持學法煉功,身體三天就好了。

後記:寫給大陸不明真相的父老鄉親

大家可能都熟知這樣一句話:「出家人不打誑語」。也就是說,修煉的人不說謊話。我年逾七旬,半輩子都在床上煎熬著度過,以上所說的都是我親身經歷的事實。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李老師是來人間傳法度人的聖人。

中共暴政六十餘年,歷次運動掠奪地主、資本家財產,殺害八千多萬中國人民,老天能不懲治它嗎?!可是,大多數人都入過少先隊,是黨、團員,是它組織的一份子,老天滅它時,你不得跟著遭殃嗎?!所以法輪功學員才告訴你:法輪大法是正法,退出黨團隊組織後神佛會護佑你平安。真心祝福父老鄉親選擇良善,災難來時,你與家人都平安。
(明慧網法輪大法洪傳二十週年徵稿選登)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7/【徵稿選登】癱瘓三十四年-修大法身心健康-256799.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八十多歲的婆婆已經奄奄一息了,當時我來不及悲傷,拿出師父的講法就念…婆婆冰涼僵硬的身體漸漸變暖,連續念了三個小時之後,婆婆已經會說話了,5個小時後婆婆能坐起來了。再看我公爹,他是退役軍人,每年都要統一體檢,八十來歲的人,心臟跟年輕人一樣。醫生對他說他的身體很奇怪,問他怎麼保養的?我公爹對他說:「是煉法輪功煉的。」
  • 我原來是一個掙扎在死亡線上的人,學法輪大法時間不長,師父就一次次給我淨化身體,我也一次次驗證了大法的神奇。…有一天在外乘涼,別人看見了我的肩膀右側長個大包,都說我有病,當時也沒把它放在心上,並在人群中說:我是學法輪大法的,不是病。沒用多久,大包不見了。我從心裏更堅定了大法的神奇。
  • 早上醒來,我又拉肚子,雖然拉得很厲害,可我不難受,也沒影響我上班,反覺得精神百倍,而且我肚子裏的法輪每天二十四小時不停的轉。我再接著學法,我全明白了。原來師父的法身給我調整身體,淨化身體。由於我的心性提高了,功也長了,業力也消了不少。也深深體會到,師父在書中說的都是千真萬確的。
  • 丈夫被強行送到醫院診斷結果為「肝癌晚期」,先後三次下病危通知。…在我丈夫可以坐起來後,夜間有機會就起來打坐煉法輪功。白天有時間就發正念。…後來醫生提出再做一次全面檢查,沒有危險再出院,讓醫生想不到的是,檢查結果一切正常。這個結果讓所有參加會診的專家感到不可思議。
  • 我連人帶梯子結結實實的摔在水泥地上,我當時就失去知覺,也不知過多長時間甦醒過來,醒後我想站,站不起來,這時我想起親屬告訴我的話:危險時,誠心念「法輪大法好」,一定會逢凶化吉,遇難呈祥,我就念「法輪大法好!」一遍接一遍的念。不長時間我站起來了,直起腰了,在地上走了起來…
  • 奇蹟發生了,有一天我嗓子疼的很厲害,嗓子眼堵的很難受,我就到洗手池子去往外咳,居然咳出了一個異物,整體形狀是有八個形狀和大小都相同的像芝麻粒一樣的外表有乳白色薄膜的透明體,組成了一個菜花形狀的大個體。這個大個體的體積比黃豆粒略小一些,每個小個體都是橢圓形,這就是癌(後來詢問醫生知道的)…女外科醫生說那個黑色顆粒叫:「蒂」就是「根」。她從醫這麼多年從沒見過癌瘤能吐出來的,她是信佛教的,以前我跟她講過法輪功的真相,她看在我身上發生了這麼大的奇蹟,對我說:「你信的功真好,孩子,你信吧。」
  • 我在法輪大法中修煉十三年了,身心巨變,感恩之情無法言表,下面按時間先後介紹幾個我見證的神奇經歷。
  • 親家母興奮地說:「傳法輪這本書太好了,這麼好的功法,政府卻不讓煉,我原來真的不理解法輪功學員往樓道裏發小冊子,認為是搞政治。現在理解了,法輪功真不簡單。」一個月後我想去幫她糾正一下動作,她喜出望外地告訴我:「法輪大法太神奇了!我現在走路不累了,而且提十幾斤重的東西上樓,一口氣走到四樓,一點也不喘也不覺得累,幹活有使不完的勁。前兩天街道組織老年人查體,我原來指標高的項目都不高了。」
  • 老年大學組織旅遊,隨團的醫生給每位老人檢查身體,輪到許姨這裏,醫生看到許姨壯實的身板,驚訝的說:「哇!你的身體真好,健康狀態像年輕人一樣。你一定是年輕時的底子打的好,你年輕時身體一定很好吧?」老人們看到許姨的皮膚緊緊的,捏都捏不起來,哪裏像老人那樣鬆弛,這身板!隨之而來的是羨慕的目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