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熱點互動】政法委大換血 解決什麼問題?(3)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2年06月11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我們再接幾位觀眾朋友的電話,紐約的陳先生,陳先生您好。

MP4下載收看

陳先生:你好。今天的題目是「政法委大換血 解決什麼問題?」我自己的看法是解決不了問題,就像一副藥一樣,換湯不換藥,你第一副藥出來很濃,第二副藥就淡一些。要徹底解決問題,就是要解體共產黨,徹底的重新建立中國自己的一個憲法,不是保護專制的憲法。

胡錦濤跟這個溫家寶只有在黨代表大會上退出來,我退出共產黨我還是個主席,我還是個總理,重新改組,重新選,中國的路怎麼走,交給人民來決定,那才是徹底解決問題。大換血都是一樣的,就像廣東一樣的,它本身換了下來,還是走這條路,走馬列主義的路,做馬列的子孫,我們是中華民族,我們是中華兒女,我們不是馬列子孫。我就講這點。

主持人:好,謝謝陳先生。那我們再接下一位中國大陸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您好。

張先生:你好。我們看到這個政法委系統的這種變動,其實很多省市都有。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沒有,山東省的這個黨代表大會的選舉,5月28日就結束了,但是當天它的這個黨的常委名單沒有出來,直到第二天這個常委名單才公布。首先第一步就是拿掉柏繼民他的省委常委的一個位置,這個柏繼民原先是政法委書記,首先第一步就是把他的常委給拿掉了。結果過了沒幾天,6月4日的時候,又把他那個政法委書記的一個位置給拿掉了,這個是很不尋常的。

也就是說在選舉的時候,柏繼民繼續擔任政法委書記,結果沒有幾天時間,他的政法委書記就被拿掉了。我認為這個可能與「陳光誠事件」有關,也就是說通過這種方式採取一定的措施。

主持人:好,謝謝張先生。那我們再接下一位加拿大何先生的電話,何先生您好。

何先生:我認為從李旺陽事件、300村民簽名事件等等,一而再、再而三的證明,政法委大換血解決不了任何問題。所謂的「政法委大換血」,只是中共黑幫政權內部爭權奪利的表現而已。胡錦濤的維穩思路作繭自縛,造成第二中央,危及他的安全,他迫不急待的整頓政法委不是要改變維穩思路,而是要進一步維護中共獨裁統治。

主持人:謝謝何先生。我們來回應一下剛才觀眾朋友們的想法。竹先生您先請。

竹學葉:我是覺得不管誰現在在中共的領導位置上,其實也是歷史的一個關鍵時刻。不像前些年,民眾對於中共的本質了解不那麼清楚;現在你看,就像李旺陽這樣的事情,大家一下就看明白了,就是中共在後邊。政法委你怎麼改,大家已經看得出來,你中共對民眾的迫害本質沒有改變,所以只是內部的權力紛爭重新分配而已。但是大家也都看到了,像李旺陽這樣的人都已經看到了中共的解體不可避免。

所以我覺得你談到胡也好、溫也好,不管任何一個在中共內部可以起作用的人,其實完全可以對民眾做出最有利的一些選擇,就是民眾需要什麼?其實這是最關鍵的。共產黨本身存不存在,如果對這個社會而言,那是另外一回事。所以我覺得老百姓的意願已經是很明顯了。

至於說到底會怎麼樣?江蘇的高先生也提到了一點,好像是需要有外部的力量,其實我們想也未必。大家回憶一下,當年秦始皇二世就結束了,當時也不存在著外部的問題。也就是說民眾到一定時候,當真的走投無路的時候,民眾這個水可以覆舟的;民眾真是要想覆舟的話,那也就是頃刻之間。

所以我想也不要把中共想得好像真的是鐵板一塊,其實不是那麼回事。王立軍、薄熙來,它們自己內部已經把共產黨的底揪出來了,所以我覺得可能中共自己更擔心它的穩定。它這個狀態完全不可能是鐵板一塊的。

橫河:剛才加拿大的何先生談到了維穩思路的問題。其實所謂「政法委」為什麼能夠坐大?實際上是「維穩」這個機制所造成的,就是需要維穩。而維穩的來源恰恰是在過去這麼多年當中,它對民眾的鎮壓、社會矛盾,這跟它改革的思路是有關係的。改革的思路實際上就是向權貴傾斜。

因此就有相當一部分人在沒有得到任何好處,而且被剝奪得更多,社會矛盾就越來越尖銳,這時候它們沒有別的措施。也就是說,中共的統治走到這一步已經是黔驢技窮了,除了鎮壓這一條路以外,它沒有別的辦法,這才使政法委座大以後,它就仗著這一點:你離了我不行,因為你現在也就是這一條路了。

因此你怎麼調整,說限制第二中央的形成,或者是限制政法委更多的權力,但是你只要這個思路在,只要你這個性質不變,你所有的改其實都是治標,不治本。

竹學葉:對。其實它這樣改了之後,下邊如果再發生什麼事情,那就是一個中央無法推卸的責任了。其實要是從政治統治權術來講,現在正是正統的中共中央把鎮壓民眾的罪責可以找到承擔責任人的時候,如果這個歷史的關頭沒有把握住的話,那麼很可能以後就要由誰壟斷了權力,誰就要負責。

主持人:剛才有位紐約的楊女士問柴玲看到李旺陽這個事情之後作何感想?我想她可能是指前一段時間柴玲發表了公開信,說她原諒六四中李鵬、鄧小平他們這種行為,對人民屠殺的行為。可能很多人還想到,這麼多年來總是有人說:唉呀!我們不要老糾纏住歷史不放,老盯著那些事情不放,要往前看,歷史的前進總是要有人作出犧牲,總是會有這些悲劇發生的。您對此作何感想?

橫河:我想作為個人來說的話,你願意怎麼樣就怎麼樣,別人也干涉不了;但是作為一個社會來說的話,就是說歷史的帳你不可能把它忘記掉,你要忘記的話會一團糟,一片糊塗帳,糊塗帳的話那麼歷史一定會重演,要防止歷史重演。我們可以看到戰後德國人是怎麼樣清算他們自己的罪行的,就是自己的民族曾經犯下的罪行。到現在這個納粹在德國仍然是非法的,就是說他們的這個清洗認真的程度就導致了不可能在德國重新有納粹的存在。

那實際上就是說對於中共所犯下的罪行這還不完全一樣,中共犯下的罪行是從它奪取政權以來,對中國人民就沒有停止過犯下罪行。那麼如果說大家就算了的話,首先,中共自己並沒有認罪,所以從整體來說的話,從這個國家來說的話,將來不管誰上台,中共解體了,不管誰上台,他第一是要聽民意;第二個,司法,你必須要有法律,如果說你不能夠建立起法律,不能夠對公開違法的人進行懲處的話,那麼這個政權也不能夠進行下去。所以這是一個最基本的要求。

我覺得還有一個就是在這之前,首先,寬恕是要對方認罪;對方不認罪,你根本就沒有什麼寬恕可說的。

竹學葉:我覺得當年人們對納粹之所以不可以饒恕它,是因為我覺得它是人類社會不可以存在的一個反人類的一個團體、一個犯罪。那麼中共實際上對中國人民的犯罪已經遠遠超過當年的納粹。如果我們把一個人類社會當作一個機體的話,你把一個毒瘤,說我原諒了這個毒瘤,我讓它在我身體裡存在,那你就等於是對整個人類的不負責任。

所以我想就像一個人想健康一樣,絕不允許身上有一個癌細胞,那就是要排除掉。所以我覺得這個不存在一個說我個人原諒他,或者怎麼樣,那都沒有問題,自己願意怎麼樣都可以;但作為整個社會,如果社會能夠以健康的方式往前走的話,那最好就是要把這種反人類的毒瘤割除,所以這個沒有什麼好商量的。

主持人:今天我們談政法委,剛才有幾位觀眾朋友都提到,就是政法委它即使就是大換血也好,它這種結構上的變動也好,都不能改變根本的問題,不能解決任何問題。那麼當然有很多民間的呼聲是要求廢除政法委,就是讓它不要再存在了。

剛才您談到了納粹德國,我們知道在那個時候有很多納粹的黨員他們都沒有被豁免。那看政法委現在下屬的各個機構,剛才您提到了公、檢、法、司、國安還有警察,有很多的部門,人員也非常龐大,那麼他們從政法委的上一級然後再一級一級下來,他們很多人都執行了這些命令,那麼在這之中他們肯定也有犯了這些罪,那他們今後會怎麼辦?他們有沒有可能得到豁免?我只是執行這些命令,我只是一個小卒,我並不是一個決策的人。

橫河:我想是這樣子的。如果你確實自己犯了罪行,那到時候肯定是要負責任的,你像戰後的這個審判,一個都不會放過的。納粹,不管是德國還是以色列,還是其它國際社會,追蹤納粹這麼多年還沒有停止。

但是這裡頭我覺得還是有區分的,就是說它最重要的,作為一個組織你怎麼樣處理?你比如說國保,國保就不屬於警察部分,你像戰爭時期,它非常像蓋世太保,像德國那時候的秘密警察、政治警察,它不具有社會服務的功能,它不具有警察的功能,那麼這個組織很可能最後就定為類似於蓋世太保的組織。那麼在這個組織裡頭,你只要是這個組織的成員,那麼不僅是在本國要被清算,或者是被國際法庭清算,你到別的國家去也會清算你,這是一個國際社會基本上的認同。

所以我覺得這裡頭有區分的,就是個人犯罪和一個組織(犯罪)。作為一個組織,就像原來講的「610」辦公室,「610」辦公室現在在歐洲一些國家,像德國,他已經認定是一個犯罪組織了,所以當你是「610」辦公室的官員到德國去的話,和當地接觸,像他出賣情報,馬上就作為間諜來處理。

就是說國際社會越來越有認知,那麼將來會把這些特別的組織,國保肯定是一個,就會定為是一個非法組織,或者是犯罪組織。那麼這些人,就作為一個整體來說的話,他肯定要有一定的處理,怎麼來處理的話,當然是將來的事情。

主持人:那說到這個警察系統,我們看在很多的國家,警察和人民之間並沒有說多麼深的矛盾,比如說在美國,你家的小貓小狗丟了,警察就幫你找;或者說交通出了事故,他來幫你查;或者是有什麼一些刑事案件,好像都不會說跟人民之間有這麼多的矛盾。那為什麼在中國,警察系統或者說政法委下面的一些系統,會跟人民之間有不可調和的矛盾呢?比如說像烏坎那個事情,很簡單嘛,你就讓他自己選他的村長那就完了!

竹學葉:我覺得這個是中共整個對人民之間的關係決定了的,因為中共它一直強調就是專政,它並沒有講到它這麼一個黨是正常的黨來組建一個政府來維持社會的穩定發展。它奪得政權的時候它也就知道它不具有合法性,它就是搶來的、騙來的,所有的都是暴力機構,利用這個政治鬥爭,利用挑起民眾抗日,這個過程中攪了很多事情。所以一旦它的真相為老百姓所了解之後,它就不可能執政了。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就像剛才那個國保一樣,它這種政治警察就是對老百姓,看誰有對它不服氣的、有異議的,那麼都是它專政的對象。所以它在這種情況下,它整個所謂的「專政機器」,我們在小時候受教育的時候,什麼叫「國家」?國家就是專政的機器。所以你想它所有政法委統轄之下的每一個機構都是專政的機器,是對老百姓實行專政的,用它的話語來講。

而西方我們知道,這個警察就是納稅人養的一個維護社會、服務於社會的一個機構,所以你任何人說有事找警察,不會覺得警察會來找你麻煩;但是在中國可能大家都離警察遠一點,因為警察可能會找你事情,沒事還可能找你,你還敢去招他嗎?所以我覺得這一個關係是非正常的。

所以我想談所謂現在維穩維穩,一直到現在這個狀態,老百姓這個官民之間的關係,警民之間的關係如此緊張,我想它是由於中共的本性所決定了的。

主持人:那像竹博士這樣說,在共產黨的領導之下,政法委是不太可能取消的了?

橫河:共產黨它不會取消政法委,它要取消的東西是它一定有另外一個替代品,記得當時孫志剛被打死以後不是把收容制度取消了嗎?是因為它還有一個戒毒收容制度,它還有一個勞教所這個制度,它可以來取代它,它才能夠取消這個制度。

如果說沒有取代,像政法委是黨用來統治人民的工具、鎮壓人民的工具,那麼如果沒有一個替代品的話,當然不會取消它。民間呼籲了這麼久了,它到現在也只是在結構上稍微調整一下。只要中共在,這個政法委怎麼變都變不出什麼名堂來的。

竹學葉:我想一個很簡單的問題,每年幾十萬人的大規模群眾的這種上訪,或者各種群體事件,沒有這些政法委統轄的專政機構來高壓的話,它怎麼解決?它不可能把這些民眾所要求的基本的這種需求得以滿足,它沒辦法滿足這些東西,那就必然沒有辦法。

所以我覺得現在可以看出這個所謂的第一中央,或者胡錦濤他們,不可能一下子就把周永康所代表的這麼一個體系拿下去,就是因為這個問題擺在這兒,它解決不了。

主持人:那如果政法委大換血不解決問題,政法委還不可能取消,那如何解決現在中國最尖銳的問題?就這種權貴階層和普通老百姓之間的這種尖銳的矛盾?還有就是說政法委這種公安系統、國安系統這種濫權的現象呢?

橫河:因為它是中共統治下的產物,所以只有中共解體,剛才有一位觀眾朋友說的很清楚,中共解體,所有的事情都迎刃而解!這種矛盾在中國歷史上幾千年來沒有過這麼嚴重的官府和民間的大規模的全面的矛盾,從來沒有過!因為這是中共造成的。所以中共在是解決不了的,沒有辦法解決。

主持人:剛才江蘇的高先生談到就是說需要有進步的勢力來動它一下,那希望我們中國人每一個人都成為進步勢力的一分子。各位觀眾朋友,感謝您收看今天的《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如果您有其它的想法可以寫我們反饋郵箱:feedback@ntdtv.com。再見。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視頻:【熱點互動】政法委大換血 解決什麼問題?(上)

視頻:【熱點互動】政法委大換血 解決什麼問題?(下)

評論
2012-06-11 2:5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