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修煉故事

武術氣功教練緣歸大法

回歸
font print 人氣: 26
【字號】    
   標籤: tags: ,

我曾是少年體校的教練,學武術氣功時是師從某宗師的關門弟子。上世紀八十年代正是文革後武術氣功興盛的時代,從一九八零年我開始在少年體校教武術氣功。我帶的學生在省、市比賽中曾取得了好成績。當時正值電影《少林寺》在全國掀起了「少林」風,因此來跟我學武術氣功的人很多,各種年齡段的人都有,當然五十歲以上的少些。散打弟子也不少。在大街上一走一過,身後都會跟來一大群徒弟。

隨波逐流 不可一世

在社會不良風氣的誘惑下,在人們的吹捧下,我染上了許多不良習氣,抽煙、喝酒、跟社會時髦風,爭強鬥狠不可一世。那時喝起酒來我可以二十四小時連續喝,已經喝得酒精中毒了還在喝。喝醉了回到家就找茬、尋事、罵人,進而打人等等,以此發洩對世事的不滿,使我的妻子和女兒沒有過上一天安寧的日子。在單位裏,我也是誰也不敢惹的角兒,追名逐利等鬧得不亦樂乎。

我天生性格開朗、正直豪爽又多才多藝,本是我妻的驕傲,可我養成嗜酒如命、酒後發酒瘋、打人罵人的惡習後,實在使人無法忍耐,我的小家庭處於風雨飄搖之中。

修煉之後的我

就在我的妻子準備和我離婚並帶著孩子回老家的時候,一九九四年我接觸了法輪功,並被其高深的法理和輕盈的動作所折服,立即走進了法輪大法修煉。

隨之,我的身心發生了巨大變化:修煉前我對名、利、情極為看重,在明晰了法輪大法的法理後,我不再與人爭名奪利,爭強鬥狠的心幾乎沒有了;喝了二十多年烈性酒的酒癮戒掉了,自然也就不在酒後打人了;專抽名牌香煙的煙癮戒掉了;暴躁的脾氣變溫和了,也知道關心妻兒了……。

結婚二、三十年的我從不管家務,當我妻子第一次吃到我做的飯菜時,高興的說:「喲,今天怎麼了,太陽從西邊出來了!」我也樂呵呵地說:「是法輪大法好啊,我師父教我們在哪兒都要做個好人嘛!」我的家庭因我的修煉免遭破裂。記得在一九九七年有一次大法心得交流會上,我妻子含著淚讀完了她寫的「法輪大法救了我的全家」這篇交流稿後,在場的學員也都流下了眼淚。我也更加堅定了對大法的正信和堅修到底的決心。

我連續三年申報高級職稱,每次都因為一票之差不能上報評委,而我的論文和實際工作能力都是單位拔尖的。我沒有發牢騷,也沒有找領導,平平靜靜的,一點沒動心,這在修煉以前是絕對不可能的。我曾榮獲全國林業乒乓球賽體育道德風尚獎,許多同事說我學法輪功後真的變了。

受益的家庭和單位千千萬萬,修煉者道德的昇華,推動了社會道德文明的發展。法輪大法對任何國家、社會都有百利而無一害,這是億萬修煉者實踐證明了的。所以面對對法輪功修煉者的無端迫害,我理所當然、理直氣壯地站出來講清真相。在以後的日子裏,我講真相多數是走到哪裏講到哪裏。

夫妻同修更要向內找

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發生後,我和妻子義無反顧的、堅定的走上講清真相、反迫害的路,期間我倆都相繼被綁架關進勞教所,那時我的女兒一個月去勞教所看爸爸,一個月去看媽媽。大法弟子的孩子,小小年紀卻十分堅強。

經歷一年非法勞教,五年冤獄(密抓、密判、密關)我和家人分離六年,六年中不論是在勞教所還是在監獄,我都堂堂正正的、堅定的走過來了。二零零七年十月,單位將我接回來,雖然迫害干擾繼續著,我和妻子、女兒共同配合,依然堂堂正正的對迫害者講真相,隨著另外空間邪惡的被銷毀,環境越來越好。

就在這時,沒修去的人心又一一翻了出來,家庭矛盾日漸突出。

從前的我除了有酒後打人的惡習外,夫權思想還挺重,妻子對丈夫就應該百依百順。可我的妻子是一個個性很強的人,把她惹急了,她說不過我又打不過我,只好回娘家躲著,把我一個人丟在家中。

我得法不久她也走進大法修煉,那幾年我們一起學法、洪法、向內修自己,家庭矛盾越來越少,整天樂呵呵的。但是修煉也很難,有些根子上的東西沒有去掉,在一定時候還會翻出來,攪得你心煩意亂:「怎麼還有這麼多矛盾哪!」

二零零七年底,我和妻子先後從邪惡黑窩中出來回了家。妻子因要送老母親回老家順便看望親戚朋友,於是往往返返又離開了我一年。我心中開始忿忿不平:「我被非法監禁了五年才回來不久,你怎麼可以離家這麼長時間呢?」夫權思想較重的我總覺得她沒有做好主婦份內的事,認為在對待我和孩子的天平上她總是三七開,冷落了我、不在乎我,在對待我的家人和她的家人的態度上也是三七開的。

當然,修煉人和常人不一樣,碰到問題應該向內找,看看是不是自己有甚麼漏呢?師父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轉法輪》)。我發現我沒有擺好自己在家庭中作為丈夫和父親的位置,儘管修煉後有很多改進,但平時還是不怎麼主動關心妻子和孩子,而對家裏的事和她家的人我也幾乎不管不關心,還曾一氣之下把她的老母親趕回了老家。我反思作為丈夫和父親的我為她們付出太少。

當我向內挖出了我的依賴心、爭鬥心、嫉妒心等等這些為私的心後,慈悲偉大的師尊讓我感受到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美妙。心的容量擴大了,心清純了,人像長高了一截,心情舒暢了。法理明瞭,相互就和諧了,現在我們一家已形成了一個整體,集體學法、向內找,互相提醒做好三件事,儘量做到默契配合好。例如在去年幾次中共所謂的「敏感日」和一次我們全家外出旅遊時,我們都受到了非法的干擾。通過學法,我們行動協調一致,充份利用這次契機,主動面對面找相關部門及人員講明了真相。眾生明白了真相後,再也沒有類似干擾我們的事情發生了。

講清真相才能救人

講真相救眾生的基礎是要學好法。

從監獄回來後,想到六年沒有學法,得趕快補上啊,所以我學法非常精進。師父「學好法、多學法、經常學法,成為真正的大法修煉人,負擔起洪揚大法與救度眾生的責任。」(《致印度首屆法會》)的法發表後,我更是學法不怠。聽同修說在背法,我也馬上跟上。由於迫害前學法的基礎較好,背起來很快。第一遍用了三個月,第二遍用了一個月,第三遍兩個星期,以後就是每星期一遍。背了多少遍已記不清,也不去記,就是每天把該背的一定背完。法裝的越多變化越大,自己該幹甚麼非常清楚,智慧也越大。

有一次和幾個同修打了一輛出租車去外地講真相。上車後發現車上掛著毛魔頭的像,老年同修跟駕駛員說:「小伙子,這個東西掛在車上不好,對你的生意和生命都有影響,把它取下來吧。」小伙子回答:「為甚麼要取?我要靠它保命呢。」同修接著說:「它保不了你的命,相反還會害你的。」小伙子回答:「我不信,我都掛了幾年了。」怎麼說小伙子都不信。看來沒找到心結,我默默配合吧。於是對小伙子說:「這位老人說的不錯,它確實保不了你的命,為甚麼?」我從毛魔頭宣揚的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造成的自然環境大破壞;歷次政治運動利用群眾鬥群眾,致使八千多萬國人死於非命,由此帶來的道德敗壞更是在把中國人推向不可逆轉的深淵,它的雙手沾滿了中國人民的鮮血。今天它要利用你,就說你好,明天它不要你了就置你於死地。這種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傢伙能保你的命嗎?而我們這個法輪佛法護身符,如果你天天誠心念上面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肯定生意紅火、消災免難呢。如果一家人誠念,那一家人都會平安幸福、吉祥順利。說完我把護身符遞給他,他接受了,並說:「有時間我就把它換下來。」

第二天因下雨我們只好又打出租車。一上車就看見車上掛著大法護身符,一看司機正是前一天那個小伙子,只見他臉紅潤潤的,不是昨天那種青黑色了。一起的幾位同修都很感慨,我們感受到了師尊的慈悲,也看到了世人實際是渴望明真相得救度的!

十幾年的風雨路,修煉體會多多,而每走一步都離不開師尊的慈悲呵護。在此,我代表我們全家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向師尊問好,我們想念您!我們決心在最後時刻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圓滿隨師還!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18/武術氣功教練緣歸大法-242623.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有機會來到台灣台東縣東河村旅遊觀光,隨便找位村民詢問:「這兒哪裏有診所醫院?」不論男女老少都會順手指出方向回答:「有啊,在那大馬路邊上有個大大的『法輪大法好』的那間就是。」
  • 我修煉十二年,修煉心性,道德提升,做好人,反映到工作中就是帶領公司走正路,腳踏實地幹事業。公司規模不斷擴大,經濟收入不斷增長,也贏得了良好口碑,獲得社會各種榮譽十多項,在全國同行業綜合評比中名列前茅。公司成立十年,沒有一個職工辭職,沒有一個職工被同行挖走。大家都覺得我們公司領導正派,人際關係融洽,沒有社會上的不良風氣。
  • 這是大陸一位銀行信貸科長被淤泥所染而又超脫出來的真實故事。…妻子常常為了一點小事就跟他發火,甚至動手打他。起初他也忍不住,總想還手,漸漸的能夠按照李洪志師父說的:「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煮稀飯或下麵條送到醫院,親自餵到岳母嘴裏。…餵完飯和藥,他又打來熱水替岳母擦背、洗腳,攙扶岳母上廁所。這是連她自己親生女兒都不願做的事情,而一個煉法輪功的女婿卻自覺地做到了。…
  • 大法給了我智慧,給了我行醫的真正本領,這不是靠我醫術解決的問題,而是靠大法法力幫助我救人。常人得病都是有因由的,有些病,用醫術是無法治好的;有些病,即使能治好,也會給病人帶來很多痛苦。我深深體會到,師父讓我得到大法,就是要我在自身的環境中救人。行醫本是救人,但治表不治根;只有大法,才能真正救人。
  • 我是一名醫生,但修煉前我曾患多種疾病自己也束手無策…就在這絕望之際,一九九八年春天我聽說了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就去了煉功點跟著煉功。第二天一位學員給我送來一本《轉法輪》。由於當時病情較重,看著書就睡著了,也學不好法。這時,正趕上在放師父《濟南講法》錄像,我又去看錄像。神奇的是,一進那個場,病痛就消失了。正如師父在《轉法輪》中所講:「只要你走進課堂,你甚麼症狀都沒了」。
  • 為追尋佛法真理,釋證通吃盡萬般苦;為修煉還業九死一生的傳奇,彷如當代密勒日巴再現。在佛經中記載的優曇婆羅花開、轉輪聖王下世度人的此刻,釋證通的故事值得玩味。
  • 從大學退休後,熱愛自然和運動的戴維選擇了這份愜意的新工作。在這裏,他發現了一個似曾相識而又全新的領域──法輪功,一種源自中國的能令人身心淨化、精神昇華的修煉。五年來,戴維從開始默默觀察、以學者的嚴謹對法輪功進行全面研究,到後來經常來煉功點幫助向遊人介紹情況、解答疑惑,成為法輪功的忠實支持者。對於中共用經濟、政治利益在海外收買大公司、媒體和政客以減弱國際社會的譴責聲音,對於迫害得以持續十二年之久,戴維感到非常遺憾和痛心。
  • 塞班島的天氣經常酷熱難耐,把他曬成了一個黝黑的水手,十多年的磨礪把懵懂無知變成了成熟練達。和其他八零後的獨生子來說,他的經歷簡直就像電影裏面的驚險故事片,但是這確實不是故事片,而是一段真實的經歷。
  • 在眾多法輪功修煉者中有不少是教師、學者等知識份子。對他們而言,職稱、名譽曾經是非常重要的追求目標。修煉後他們又是如何看待這樣的事呢?
  • (shown)李洪志先生自一九九二年將法輪大法公開傳出後,在中原大地迅速傳開了,之後呢又洪傳到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所到之處,上至政府官員下至平民百姓深受喜愛,因為大家都受益了嘛,所以都想介紹給自己的親朋好友。就這樣,通過人傳人、心傳心,法輪功在親朋好友之間、在左鄰右舍之間傳開了。《大法緣》系列就是大法洪傳中神妙的得法機緣和深刻的修煉體會的真實故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