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修煉故事

我的美容奇方

昆明大法弟子
font print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嘟!嘟……」我拿起電話話筒說:「喂!哪裏呀?你要找誰?」從那邊傳來一個青年男士的聲音:「小姐,我是××保健中心,請問你們家有六十歲以上的老人嗎?」我回答:「我就是呀!」「哎呀,對不起,您的聲音還那麼年輕…」對方笑起來了,連忙道歉。

近年來,我越來越發現:無論是在公共汽車的車廂裏,或是在購物的商場中、甚至是在半路上,每當我微笑著告訴對方:「我已經有七十八歲了」、「七十九歲了」,到今年,要說「八十一歲了。」每當這種時候,百分之百的人,無論男女老少,都會睜大驚奇的眼睛說:「哎呀,一點兒都不像呀!只像個五十來歲的;最多不超過六十歲!這麼漂亮,這麼精神,簡直就是個美女!」人們的讚嘆,用詞各異,但基本上都是這個意思。有的甚至會說:「您在和我開玩笑」。這時候,我都會真誠地告訴他們:你們想一想,我是個離休幹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的大學生,「朝鮮戰爭」時還扛過槍的女兵,有著這樣的經歷,不應該有這麼大的年齡嗎?!「哎呀,您的美容秘訣能告訴我嗎?」不少年輕女士都喜歡這樣探詢。「我告訴你實話,我就是煉法輪功煉的!」於是,我就會簡要的告訴他們我怎麼開始煉的法輪功……

再說件有趣的事:

今年二月下旬,我參加了我們單位的職代會。「這太一般了,沒甚麼好說的。」 你也許會這樣說。是因為你不知道,這件事情的不一般就在於:我這個離休幹部出席單位職代會的政治榮譽被整整剝奪了十二年之久。自從一九九九年江××迫害法輪功後,因為我不放棄修煉法輪功,那些領導就私定條款、取消了我出席職代會的資格。為此,我曾去找到領導,我說:「我們法輪功的李老師教導我們,在個人的榮譽、個人利益面前,不爭不鬥;但是你們的這種做法,已經是在參與迫害法輪功了。迫害佛法,對你們的未來是不好的。」那領導態度強硬的說:「你只要今天說一聲你不煉法輪功了,我明天就恢復你參加職代會的資格!」我說:「那種話我是永遠都不會說的!」那麼,直到今年,太值得為他們慶幸了。我單位的領導們現在深明大義,他們勇敢的、遠見卓識的擺正了自己生命的位置,糾正了延續十二年之久的錯誤。

當我出現在職代會會場,坐在被安排好的席位上時,單位的同事們高興的和我熱情握手。他們曾目睹了我們因堅持法輪佛法宇宙真理而走過的艱難歷程。由於退休後居住分散,和這些在職幹部們已經久違了!今天久別重逢。「哎呀!十多年了,你怎麼一點兒都不變樣兒?!怎麼還是這麼有風度、有氣質?還在漂亮著呢!」過後,有一位同事有趣的告訴我:一位朋友說:「你們還不會看,你們要看她的耳垂,和她坐在一排的那些個老領導的耳垂,個個都是萎縮的;而她的,是飽滿的。」

與同齡人相比,我確比他們利索;腰不彎,背不駝,行動敏捷靈活。記得有一次,一個中學時的女同學抓起我的手說:「哎呀!你的指甲完全是年輕人的,漂亮的粉紅色,還有那個牙芽形的邊。不像我們老年人的,是乾癟的!……」

我越來越多的聽到人們對我說:「你的氣色真好!白裏透紅!」「你的皮膚怎麼這麼細嫩?」「你的皮膚很白,好配衣服。這麼好的皮膚,怎麼保養的?」有一次,在車站上等車,一位約五十歲的女士看著我說:「你的頭髮雖然白一點兒,但白得好看!怎麼你臉上沒有斑點兒?沒有老年斑?……」。

上述這些對我外表的讚歎,對於年輕的朋友們來說,簡直太平常了,是吧?但是如果這些讚美之詞,卻是使用在一個已經步入八十高齡的人身上,是不是很稀罕呀?

其實,我以前一直是體弱多病的。到了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時,六十六歲的我,經歷過一次又一次恐怖的政治運動的驚嚇,遭遇過人生歷程中種種浪礁的撞擊,已經是白髮蒼蒼,容顏枯萎了。全身是病,如胃潰瘍、高血壓、關節炎、中耳炎、眼底病變等等,加上焦慮、失眠,使心律快到每分鐘140以上。更為苦惱的是三天兩頭的感冒,沒完沒了。冬天怕冷,只差披上被子。夏日三伏天,還穿著毛褲。走在街上,環顧四周,發現就是我穿的衣服最多、最厚。和同齡的同學、同事合影,我最顯老相。在單位裏報銷醫藥費,數我的最多,是第一名。聽說當時的領導曾經責令醫生查一查我的發票,是不是把親屬的醫藥費也混進去按離休幹部的實報實銷了!我也曾起早貪黑的練過多種氣功,試過各種治療,都無效。幸運的是,一九九七年六月,遇到了法輪功。此後,就天天和大家集體煉功,集體拜讀李洪志先生的《轉法輪》,越讀越愛讀,字字是真言,句句是天機。突然明白:自己一生中,越求索,越茫然;越奮鬥,越痛苦;原來是因為迷失了,認錯了人生的目地。從此,豁然開朗,時時處處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修煉心性,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平。大約半年的光景,全身大小病症不翼而飛,精力日益充沛。

到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瘋狂迫害大法時,我完全明白那是中共歷來搞的政治運動的故伎重演。我不會動搖,也不會屈服,我對我師父李洪志先生的敬仰之心永不改變,法輪大法的真相必將大白於天下。

就這樣。一轉眼,走過了十二個艱難的歲月。在這十二個年頭中那些充滿血雨腥風的日日夜夜,在分分秒秒都能感受到中共用警車、監獄、酷刑,迫害大法弟子的刀光劍影中,我和全中國、全世界的大法弟子一樣,走在了堅貞不屈的、用血和淚澆灌的、反迫害的修煉路上。學法、煉功、修心性、救眾生、做好人,做更好的人,爭分奪秒,毫不懈怠。宇宙真理為我引路,我的生命溶於法中。在不知不覺裏,發現自己一天比一天胸懷坦蕩,善良平和,好像再沒有甚麼利益不能放棄,也再沒有甚麼困難能夠嚇倒自己,真正的信天知命,脫穎而出了。再去參加那些同學同事的聚會,以及觀察世人時,明明白白的看到:作為一個人,一個常人,真的無一不是在驗證著「年年花相似,歲歲人不同」的古人的感嘆,生老病死的人生進程,時時刻刻都在無情的推進著。而我呢,卻真的像大家開玩笑時說的「越活越年輕」了。耳不聾,眼不花,一覺到大天亮,吃甚麼都香。思維敏捷,記憶力好。似乎感覺不到歲月的流逝給我的身體帶來了甚麼損耗。幹家務活,參加社會活動,裏裏外外,比年輕時還來勁兒。因為那時還有病痛的折磨。現在好了,無病無痛。身材依舊,四十歲時的衣服,照樣能穿。四肢靈活,走路生風。

說到走路快,我還有兩件奇事想告訴你: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五日下午兩點左右,我在圓通大橋旁的橋香園門口,說話間,從台階上一腳踏空,往下摔了一大跤,使左腿髖關節粉碎性骨折,驚動了我單位的領導和同事。但是我只用了二十多天的時間,學法煉功,就按照預約,在敬老節時出現在單位組織的到野生動物園郊遊的隊伍中,令人人驚嘆法輪功的神奇。

再一件就是在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日下午三點左右,在麻園公交車站,我為了趕上正在進站的55路公交車,想不起自己是七十八歲的高齡,跨下站台就跑步去追趕,又一跤摔倒,撲趴在站台邊與正在駛進站台的公交車的大車輪之間約五十公分寬的狹窄路面上。把那輛車的駕駛員(約四十歲)嚇的面色灰白,跳下車就朝我喊:「你把我嚇死了。」我一骨碌從地上爬起來,深感抱歉的對他和正從車窗伸出頭來觀望的乘客大聲說:「哎呀,對不起了,看來我們煉法輪功的確確實實的是有神在保祐的呀,小師傅,因為你的善良,我們沒出事,今天看到這件事的,大家都有福了。」還記得,那天回到家後,好半天我都還在後怕。我要是不煉法輪功,這次就沒命了。是我師父再一次救了我。

我又聯想起四年前摔斷腿那件事。當時的左腿,根本不能動,不能碰。還伴隨有虛脫和發燒。整個左邊髖關節部位大約直徑為四十公分的區域,全是一片嚇人的紫茄子色。但我卻很快就康復了,而且沒留下任何後遺症。可是,和我同住一幢樓有倆位女同事,就在我之前兩三個月,也摔壞了腿,住進醫院很長時間,上了鋼板螺絲釘。如今,幾年過去了。卻必須拄著拐杖,成了三條腿,走不了遠路,依靠子女照顧。她們還小我幾歲呢。想想自己,實在是太幸運了。如果我不修煉,不也是和她們一樣的命運嗎?哪裏還談得上甚麼體態端莊呀……。

是法輪大法給了我新生,是我的師父用他的無量慈悲、巨大的承受、以及無邊的法力,賜給了我第二個生命的春天。人間的語言,根本表達不了我對我師父和大法的感激之情。我所經歷的活生生的事實,和我身體上實實在在的表現,證實了《轉法輪》中講到的關於大法修煉弟子不用做美容,卻能達到美容的偉大佛理。可見,如果能用生命去證悟佛法,這個生命就將展現人間奇蹟。

朋友,聽了我的故事,你覺得有趣嗎?其實,像我這樣的人,在我們大法中比比皆是;而更多的弟子比我更好、更棒。常言道:「眼見為實」。已有不少朋友,來向我取經。但我發現,很多朋友,甚至親眼目睹了我的身體由壞變好的全過程,「眼見為實」這一常理好像也不能使他動心。我為這些朋友的良知和理性思維已被中共綁架而痛苦、而傷心。

我多麼希望朋友們能分享我的快樂。保健、美容,世人樂此不疲,個個關心,人人追求。而今天,當真正能夠達到這一目地的至寶擺在我們面前時,我們卻反而認識不到了。是因為我們對中共的淫威存有恐懼,怕心使我們看不清中共乃是一個善於偽裝,實際是要坑害我們的妖魔;再加上它多年來灌輸的無神論,以及它所散布的關於法輪功的種種惡毒謊言,就把我們的思維、判斷力,完全搞亂了,分不清好壞了。法輪功真相光彩奪目,能夠使你良知覺醒!我希望你能鼓起你的道德勇氣,真正知道珍惜自己的身體,珍惜自己的生命,不妨你也試一試我向你推薦的美容奇方,讓佛法的威力留住你青春的美麗吧!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6/【徵稿選登】我的美容奇方-257927.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法輪大法洪傳二十週年之際,我要分享自己對於兩個重要的人生話題的體會,以及法輪大法對我的影響。 李老師結合著科學,系統的、連貫的、全面的闡述法輪大法,闡述宇宙法理「真、善、忍」。我對神的信仰又從新拾回──按照宇宙的根本大法「真、善、忍」的指引做人──向內修心、純淨自己。所有一切都走回正軌,我從現代社會世俗觀念的束縛中解脫出來。神是真實存在的,不是久遠年代的傳說或童話,是理性的、符合邏輯的,是真正的現實。
  • 法輪大法是佛法,經常學法可以讓我放下自私的人心,並增加我的忍耐力和善心。真的是很奇妙,我的心中可以感受到很正面的東西。我的叔叔說,他很驚訝,在當今這樣一個社會道德十分敗壞的時代,我能夠做到如此謙遜和樂於助人。我知道這是通過修煉法輪大法才使這一切變成我的自然狀態。
  • 發生在家裏的故事太多了,我只記錄了一部份,但這足以見證實法輪大法提升道德的極大威力,以及大法對善良人的護佑。
  • 我感到每天都在修煉法輪大法中昇華,「真、善、忍」的準則使我修去了很多不好的執著心,特別是私心。在日常生活中,做事先考慮別人,純正、純善的行為表現在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中。所作所為無形中也改變和感動著世人,我想這就是師尊講的「佛光普照,禮義圓明」(《轉法輪》)
  • 我從百病纏身到無病一身輕,從雞腸小肚、視財如命到面對鉅款的誘惑而不動心,是法輪大法使我發生了這樣脫胎換骨的變化,使我明白了做人的真諦──返本歸真,正如師父所說「直指人心法上修 俗世淨蓮惡不沾」(《洪吟三》<修煉形式>)。願世人通過我的真實經歷能明真相、得救度。
  •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加拿大人Joel Chipkar 和三十五名外籍人士來到北京天安門廣場,帶著他們各自的國旗聚在了一起,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在隨後的幾個月裏,來自世界各地的更多海外人士相繼去到中國,試圖讓中國人知道,在他們國家裏發生的這場迫害,以及對法輪功的抹黑是不公平的。十年,Joel Chipkar感覺到,當年與其他學員一起站出來,為了別人的利益去對抗暴政是一種榮譽。 人類歷史上,不乏驚人而又充滿啟迪的故事,展現著善與惡之間的鬥爭。今天,我們的內心深處保持著一個願望:越來越多的人將站到善的一邊。
  • 我找到了煉功點。第一天參加集體煉功,就覺得周身內部都在湧動著,血液循環都能感受的到,甚至末梢的流動都感覺得清清楚楚,其實就是在通脈,因為大法修煉一上來就百脈全開。抱輪時,明顯感受到法輪的旋轉…我悔恨自己悟性太差,錯過了直接聽師父講法的機緣,但又覺得自己太幸運了,只要真修,師父就會把我當弟子帶。能在宇宙大法中熔煉自己,還有甚麼好求的呢,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啊!
  • 大法師父您真了不起呀,一首詩詞你就改變了我的想法,讓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幫助我在矛盾中得到心靈的解脫。要以往我會跟他們大吵,不但激化了矛盾,還會使我糾纏在爭鬥之中苦苦煎熬。
  • 我是德國法蘭克福法輪大法弟子,親身經歷過靈魂是怎樣離開身體的。然而我卻無法解釋,在我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怎樣發生的和為什麼會發生。聽起來令人難以置信。我們只有改變現有的思維方式,才能夠接受和理解這些超自然的現象。
  • 人生中有多少際遇,有時只源於一次珍貴的選擇,從而帶來不可預知的改變。而我由衷的感到自己是那麼的幸運──只因為我和兒子多年前走上了法輪佛法的修煉之路。從此,在旁人看來本應是寄予同情的「單親母子」,卻有著太多的幸福要與世人分享。我不必像別的家長擔心孩子「早戀」,也不必像別的家長擔心孩子「泡網吧」,他自己知道如何用大法「真善忍」的法理歸正自己,做一個好學生,做一個好孩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