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梯間的修煉故事

黑龍江 一蓮
font print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

九八年十月三日我喜得大法,這是我終生最慶幸難忘的日子,得法不長時間,醫院治不好的多種疾病不翼而飛,暴躁的脾氣突然變的溫和了,身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我感到每天都在修煉法輪大法中昇華,「真、善、忍」的準則使我修去了很多不好的執著心,特別是私心。在日常生活中,做事先考慮別人,純正、純善的行為表現在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中。所作所為無形中也改變和感動著世人,我想這就是師尊講的「佛光普照,禮義圓明」(《轉法輪》)

(一)樓梯間的垃圾沒了,大家的心都亮了

我家的房子在二零零二年動遷,於是我購買了一處建築面積不滿六十平米的舊樓的一個單元房,一樓是門市房,二至七樓共住十八戶人家。我與家人終於有了一個安定的住處,也避免了社區和派出所再到我家騷擾了,總算有了一個正常的煉功環境。

當搬進樓時,發現長住戶很少,多數都是流動戶,這家搬走,那家入戶。鄰里之間雖然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可遇事互不相讓,人與人之間沒有信譽感,進屋門一關,互不往來,戒備心強,真是居室隔絕。只為一點蠅頭小利,經常樓道有打罵聲。更糟糕的是,不怕人的老鼠樓上樓下自由的川流不息,在樓梯間扔的垃圾袋內尋找食物。撒落在地上的垃圾被上下樓的人踩來踩去,如不小心踩鞋上粘糊糊的東西,就破口大罵,為發洩心中之恨。

開始,我也非常鬱悶,家人也埋怨我購買這不如意的破樓,通過學法想起師父的話:「複雜的環境,我想反倒是好事,越複雜,才能出高人哪,要從這裏脫穎而出,那才修的最紮實。」(《轉法輪》)

我想宇宙還有一個相生相剋的理,有壞的就有好的,有髒的就有乾淨的,有扔的就有撿的。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要糾正一切不正的,要用我的雙手把大法的淨土送給與我有緣的每一個人的心田。就這樣,為了給樓內的鄰里一個清潔舒心的環境,我主動拿起苕帚,開始了我十年之久義務衛生清掃。

樓道的清掃員很長時間來一次,開始我堅持每天都從七樓掃到一樓,清底很困難,掃淨後,再用自來水清刷,樓梯粘的厚厚髒物很難處理,就用刀刮,用手摳,特別最頑固不化的泡泡糖更棘手,半天才能摳掉。地上扔的煙頭隨處可見,每次我看到,都用手撿起來,把樓梯吐的粘痰和鼻涕用紙擦掉,免得被人踩到腳上,這樣日復一日地堅持著,我沒有怨、沒有恨、沒有指責。每天下樓從不空手,撿上幾袋垃圾送往垃圾點,鄰居們看在眼裏記在心上。在他們的眼神和舉動中看出他們對我的敬意,我們的距離慢慢的在縮短,我這一切正的行為是來源於我修煉法輪大法,我努力遵循大法中的法理「真、善、忍」的原則,這一善良的舉動也在感動著世人,他們的善念和良知漸漸的在甦醒。

時間長了,由於自身的善舉,也感化了鄰居們,他們先是不好意思,慢慢的,一些人的心在歸正,樓道衛生在慢慢變好,垃圾袋也很少見到,老鼠也去找它們的歸宿。鄰居之間的心靈窗戶打開了,大家互相和睦相處,笑聲從樓道傳出。

大家把我當親人對待,是他們心目中最信任的人,出門讓我看家,鎖門鑰匙放到我家最保險。五樓一位大姐問我:「自從你搬到這個樓,樓道乾淨了,這些垃圾一沒,我的心都亮了,你為甚麼這麼好?這樣作為了啥?」我很坦然相告:「這是因為我修了法輪功,我師父讓我們做事先考慮別人,修的是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道。」鄰居們都是與我有緣的親人,是該得救的生命,當他們明白真相,退出了邪黨、團、隊後,我為這些在大法中得救的生命而欣慰,他們都各自在不同的工作崗位,暗中保護大法弟子,也自然暗暗保護我。

(二)平靜的小樓道再起風波

二零零四年夏季,樓道連續幾天有個大人在此樓道大小便,惡臭的氣味招來的蒼蠅飛來飛去,上下樓的人們繞著走,為了不讓人踩到腳上,每次我都及時的收拾乾淨,再用清水刷洗樓梯。

一天早上,聽到樓下罵聲一片,知道那人又來大小便了,他是誰呀?為甚麼這麼做,若真的像大家罵的那樣沒有廉恥,在大街上不是更方便嗎?肯定有難言之因。

我拿起鐵鍬套上個厚塑料袋和一把笤帚頭子,急忙下了樓,一看一灘剛便過的稀糞便,馬上到樓外收了半鍬沙子,散到糞便上,輕輕用笤帚往鐵鍬上收,笤帚頭子的硬苗彈來彈去,把糞便彈到我的手上、臉上、衣服上。在這時,三樓一位新住戶,錯認為糞便是我家人所為,朝我身邊吐了一口罵道:「臭不要臉!」捂著鼻子上了樓。看著她的背影,心裏覺得堵的難受,真是委屈,在中國大陸做好人為甚麼這麼難?這都是中共邪黨把正常人的思維扭曲了,正邪不分。當想起師父講的韓信受辱於胯下的典故,瞬間心情爽了,臭味沒了,罵聲停了。反而把這事變成了證實大法講真相的好事。明白真相的鄰居們更認同大法,也成了世間的活傳媒,相互傳播法輪功真相。

為了排除這個對我救度眾生的干擾,用善心才能喚醒他的良知,我拿起毛筆在大白紙上寫了一個告示:「不相識的朋友您好:你每天都到此樓大小便,肯定有難言之因,咱們憑心思考一下,這個做法好像太不道德,你只想自己方便,卻忘記了這是給別人增添了麻煩,做人首先有做人的道德規範,尊重別人,才能心安理得,希望你先思後行,做事先考慮別人,這樣在自己的人生路上才一路順風。如你想上廁所,可隨時到我們的衛生間使用,謝謝合作!」這告示剛貼出,整個樓道的人都在圍著看,一個剛畢業的研究生看完後說:「這個人真有水平,雖然話語不多句句是理,這才是真功夫!」

第二天下樓發現,告示下面空白紙上畫了一張漫畫:一頭要頂人的大牛,還有才便過的牛糞。明顯是在罵人,大法弟子不能以惡治惡,要用慈悲善待眾生,為了不激起他負的一面,輕輕把畫的大牛撕掉,這告示貼了一夏天,無人去動它,一直守護在樓梯間,從那天開始,樓梯間大小便的人再也沒來。

在秋天的一個早上,大便又擺在樓梯的過道上,我再次拿起鐵鍬收拾乾淨,端著送到樓後的垃圾點,就地挖了一個坑把糞便埋掉,當場有很多人還有衛生清掃員,我藉此事堂堂正正的講真相,大家都說法輪大法好,齊罵中共邪黨,破除邪黨對世人以上訪是鬧事的謊言。特別清掃員更感動,明白真相後,十年來善待大法,珍惜大法資料。

我的行為更感動了豆腐坊的店主,他心知肚明,不好意思的對我說:「大姐,你太好了,你看我每早上賣豆腐太忙,室內沒有廁所,真是對不起,你看著我要再去,不是人。」

這就是我們的緣份,因為生生世世的恩恩怨怨都要了結,只要他能夠在大法中得救,再苦再髒也值。

結束語

二零零二年到二零一二年,十年滄桑一瞬間,掃樓梯的笤帚六、七把,可明白真相和三退(退出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的世人又知多少呢?搬走一戶又來一戶,雖然是一個偶然和巧合,或客氣的行了一個方便。當來樓道看表的、收費的、裝修、刷牆的、送糧油的、送煤氣的、看親的、望友的、修暖氣的、改自來水的、紅、白事的等等等等。這些都是我該搜救的眾生,謝謝師父的有意安排。十年來,記不清的大小故事,都是講真相的素材,我沒讓眾生失望,這是我的責任和使命。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31/【徵稿選登】樓梯間的故事-256761.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台灣宜蘭縣蘇澳法輪功學員游本育在一九九九年時,因為看到「四•二五事件」的新聞報導後才走進法輪功修煉,他說:「回想當時報導提到法輪功學員去上訪時,沒有口號,沒有擴音喇叭,沒有投擲雞蛋,也沒有帶甚麼抗議的東西,還很規矩的排隊,有的在煉功,我就覺得可笑,心想這樣能使上甚麼作用?同時覺得在共產黨極權社會裏面的人連抗議都這麼奇怪。但是電視上卻報導說他們離開時,沒有留下垃圾,甚至連警察丟的煙蒂都撿起來帶走,這讓我很驚訝,心想一定要了解法輪功到底是甚麼。」
  • (shown)本故事中的主人公雨蓮是一位九五年得法的年近古稀的老年大法弟子,這場邪惡的迫害發生以來,雨蓮在偉大師尊的慈悲加持和呵護下,身背真相資料到親友中、到農村中去講真相救世人,幾乎走遍了全縣的山山水水,成千上萬的世人從她那裡得到了福音,喜得救度。下面就是她在同修幫助下自己寫出來的一篇感人至深的體會。
  • (shown)我悟到信師信法不是停留在嘴上的,只有做到才是真正的修啊!當我們真正從法上悟上來,提高上來,形成整體之後,我又看到了第五天時出現許多法輪的景象。在發正念時,還看到小紅、小君兩位同修的身體都被紅光罩著,接著看到三個單手立掌、腳踩蓮花的女佛緩緩升上天去。我明白這是慈悲的師父在鼓勵我們做好自己的使命。
  • 作為一名法輪功學員,我時刻按照師父的教誨,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大法師父叫我們要修成無私無我,凡事為他人著想,所以在修煉之後的行醫生涯中,我對每一位病人認真負責,並且根據他們的身體狀況合理的提供治療方法,而不是多用藥、濫用藥,不需要吃藥能好病的,我就建議病人休息或者教他們一些物理療法,吃點藥就可以治癒的病人我就不給他們輸液,同樣能治病的藥我選最便宜的,這樣幾年下來我贏得了無數病患的信任和依賴。
  • 黃明勝說:「那是一九九七年的一月,去上了法輪功九天學習班,看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並且學會五套功法。每次煉完功後,感覺身心很輕鬆愉快,很舒服。」不知不覺的,他再也沒有背痛的困擾了。修煉法輪功,對於祛病健身有著意想不到的神奇效果,這種實例在法輪功學員中俯拾皆是,沒有甚麼稀奇。黃明勝說:「我受益最大的是心性方面的提升。還有很多從小到大所遇到或聽聞到的,現代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在法輪大法中都找到了答案。」
  • (shown)趙連浩先生,韓國人,外表樸實、隨和沒有架子,今年五月底來台灣師範大學學習中文。「因為我很渴望參透大法,而師父李洪志先生是中國人,並且有關大法的書都是用中文寫的,所以我來台灣一邊在大學讀中文,一邊跟台灣同修一起修煉大法。」趙先生訴說著來台的原因。…他身體也很敏感,在學煉功法時,他發現前方有法輪一直轉。他說:「每天學法煉功時,四週都有法輪一直轉一直轉的。身體被調整清理,一個禮拜後我就出去弘法了。」趙先生感到法輪大法真是太大了,太好了。他覺得現在得到真理了,知道了人要返本歸真,每天學法、煉功與講真相的生活過得很充實,很有意義。
  • 我在獄中接觸到一個服刑人員,叫伏車平(化名),三十多歲。由於犯攔路搶劫罪被判有期徒刑十三年。在監獄中服刑期間,右腳關節嚴重傷殘,成了一個跛腳的殘廢人。我剛入獄時,他知道我是因煉法輪功而遭迫害的,就很想和我接觸。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他問我:法輪功是甚麼?中共為甚麼要迫害法輪功?我根據他的接受能力,給他作了詳細解答。最後他問我:既然中共要迫害,為甚麼你還要堅持煉?我問他看過《西遊記》沒有,他說看過。我告訴他:法輪功可以使人修成神。他頓時眼睛大睜:「真的?」我嚴肅而又認真的說:「這是千真萬確的!如果你想修,我可以介紹你入門。你回去想想再談。」
  • 現代的很多人,往往面對工作壓力很大時,吃不好睡不好,弄得精神緊張,家庭關係亮紅燈,生活中仿佛隨時有顆不定時炸彈會被引燃,弄得身心俱疲,苦不堪言。任職於台灣中山科學研究院的曾先生曾經是其中一例,幸運的是,曾先生於人生低潮時遇見法輪功,人生從此獲得改變。
  • 家住武昌中山路的周建剛,在修煉法輪功後,不僅使其身心受益,道德昇華,還使其原本已破裂的家庭開始變的和睦。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輪功被中共邪黨迫害後,因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周建剛先後數次被非法抓捕、關押,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十年重刑,在琴斷口監獄重管隊,周建剛被暴打致高位截癱。武漢市「六一零」和監獄方為了封鎖消息,在周建剛刑滿到期之日,將他秘密劫持到一個隱蔽的地方,並且威脅家人,不許將周建剛的去向告訴法輪功學員。
  • 在「四二五」十三週年紀念日,記者採訪了加拿大參議員康希格理奧‧蒂尼諾(Consiglio Di Ninio)、資深政治家、前亞太司司長大衛‧高和當年經歷過四二五的法輪功學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