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巨額誘惑不動心

大陸 納百川

做人的真諦──返本歸真。(攝影:大紀元資料)

font print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

法輪大法延續了我的生命

我從小身體就非常不好,心慌氣短,走一會兒就累,得歇一會兒,兩歲多查出先天性心臟病──肺動脈導管閉鎖不全。當時沒有高科技手段治療,大夫說我只能活十一、二歲,沒有啥好辦法,不能氣著,不能累著。父母對我只能疼愛有加,事事都依著我,哥哥妹妹都讓著我,儘量讓我開開心心的多活幾年。長期的嬌慣,使我特別自私,吃的、玩兒的、用的都要尖兒,對家長、老師不知道懼怕,也敢頂嘴,媽媽常說:「要知道你這樣氣人,還不如不生你。」我就說:「我不是你生的,我是天上掉下來的。」

大家都知道我的身體狀況,也不與我計較。那時小也不懂事,只知道我想怎樣,家人儘量滿足、遷就我。這樣十二歲熬過來了。大夫又說我十八歲沒事就能闖過來。爺爺、奶奶、姥姥都信佛,我雖然貪玩、淘氣、任性、跋扈,可上哪兒旅遊時,看到佛像就知道拜,從小對神佛就有顆敬仰之心。

我又度過了十八歲,可身體依然不好,除了心臟病,腸胃也不好,大便沒成過型,有時腰、兩肋疼的晚上都翻不了身子,CT檢查,我還患有多囊肝、多囊腎疾病,囊腫密密麻麻,最大的有4.8釐米;稍微涼一點兒,泌尿系統就感染,小腹擰著劇痛;小便不好排;常年手腳冰涼,內臟沒有好地方。

我啥藥都吃,營養藥不斷,吃大丸子藥就跟別人吃棋子燒餅似的,喝湯藥就跟別人喝水一樣,甚麼苦啊、甜啊、好吃、不好吃這種概念,對我來說都沒有,為了活命,必須得吃藥,大把大把的吃藥我都習以為常了,吃藥是我生活的一部份,一些親屬看到我這樣,偷偷為我落淚。我身體瘦得可憐,結婚時體重才七十多斤,懷孕後不得不停藥。

我們家屬樓、子弟學校都在生活區,一位同事的母親是東北人,九六年在我們單位把法輪功傳開了,晚上在學校操場上放錄音,孩子、大人都在那兒圍著聽,也沒有打鬧喧嘩的,當時我並沒煉,但就感覺那氣氛特別好,非常祥和。他們學功後,變化很大,真的是人心向善、道德昇華,婆媳愛打架的不打了,路上有障礙物時主動的義務清理,上班早來晚走,小孩也越來越懂禮貌了,不罵人說髒話了……他們的事蹟在單位迅速傳開,人人稱讚法輪功。

我樓上有一位大法弟子,她勸我也去聽一聽,我說:「我現在懷孕,等生完孩子再說吧!」我後悔自己當時怎麼悟性那麼差,不知道修煉反而對胎兒更有好處。我懷孕身子不方便,丈夫又不在家,樓上的大法弟子就經常幫助我買菜打開水等,如果不是修煉,她根本就不會這樣,從她的表現我更了解了法輪大法好。

一九九八年八月,我休完產假,調到一個新的工作單位,發現一位同事經常聽錄音、看書,我一看她那翻開的書,就說:「這不是法輪功嗎?這功法可好了,煉這個,壞人都會變好!」她說:「拿去好好看看吧,真是寶書啊。」當我看到《轉法輪》十幾頁時,就開始拉肚子,半天拉了十二次。平時我拉肚子時,吃一片新諾明就管事,我想這回拉得厲害,吃兩片吧,結果吃了兩片也沒管用,接著是拉沫、拉膿、拉黑血塊,同事告訴我:「你緣份真大,師父管你了,這是在給你淨化身體!」以往這樣腹瀉早把我拉躺下了,可這回腹瀉沒啥不適的感覺,肚子也不疼,人還挺精神,上班,接送女兒啥也不耽誤,從那以後,自我記事以來從未成過型的大便正常了,我親身體會了大法的不尋常。我自己請了本《轉法輪》,開始正式學法煉功了。

我參加了集體學法煉功,當時有七八十歲的老人,也有剛上小學的孩童,大家素不相識在一塊學法都互相讓座、互相照應,那種祥和的氛圍在當今社會的其它任何場合都找不到,現在我一直懷念那時的情景。

煉功時間不長,我失眠症狀消失、氣色變好,晚上不再做噩夢,人精神了。師父不但幫我多次淨化身體,為了增強我的修煉信心,學法時讓我看到五光十色金光閃閃的字,還能看到大大小小、五顏六色飛速旋轉的法輪。當時的心情真是無以言表,煉功不久各種疾病徹底消失,從小就疾病纏身的我真正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兒。沐浴在大法的洪恩中,我感覺天也晴朗了,世界也變好了,整天都樂呵呵的。從那時到現在一粒藥再也沒吃過。

得法後使我明白了,師父早就管我了,讓我等到大法洪傳之時,得法救度眾生。不然我內臟那麼多毛病,早就不在人世了。

在艱難的歲月中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後,黑雲壓頂,我地警察到我所在的學法點上登記,我知道邪惡已逼近,但我想大法是最正的,師父教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是大法使我從死亡邊緣上走過來,我還怕啥?我就如實的登記了自己的姓名和工作單位(當時的想法很簡單,不知道不應該配合邪惡),沒想到這卻成為他們後來迫害我的藉口。

二零零一年七月的一天,國保大隊兩警察到我單位騷擾,逼我寫不煉功的保證,當時單位領導很害怕,都來勸我,說:咱單位是歷年的文明單位,豎的標桿,如果受影響,從榮譽、經濟上都會損失極大,因為你一個人讓全單位人拿不到獎金,全體員工都會責罵你,你們修善的更要顧全大局等。還把我的家人接來,輪番勸說我,說寫個不煉的保證就沒事了,就可以上班,不然工作就沒了等等,從各方面給我施壓。當時我也不知道怕,只知道我是由師父管的,他們瞎咋呼誰說了也不算,我給他們講我煉功後身體的變化,講大法的美好,人心的歸正。

我不寫甚麼保證書,單位沒辦法,警察把我綁架到公安分局,關在小屋子裏。媽媽演苦肉計,知道我對女兒情重,把女兒帶來逼我,三歲多的女兒小手搖晃著鐵欄杆大聲哭喊著:「媽媽,媽媽,你出來。這是關壞人的地方,你不要在這裏,咱們回家!回家!」當時真的就像電影電視裏演的一樣,讓在場的很多警察含淚躲開了,不忍心看下去,丈夫也在一邊掉眼淚勸我,怕我受罪身體吃不消,媽媽哭喊著說:「我給你跪下了,咱別煉了,胳膊擰不過大腿!」我說:「媽,別的我都可以依你,唯獨這個不行,大法我修到底了。」旁邊兩位年輕的協警見此情景,掉著眼淚說:「趕緊寫了回去吧,看你們孩子、大人多可憐啊。又有好單位,好丈夫,寫了就可以出去啦。」我說:「錯的不是我,當時我百病纏身,師父給了我健康的身體,讓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現在讓我污衊師父、污衊大法絕對不可能,電視廣播宣傳是栽贓陷害法輪功的,都是假的。你們不能被矇蔽呀。」晚上我在那裏打坐煉功。第二天,他們勒索了我家人五千元錢,讓我回了家。

失去了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我常人心起來了,家人也常看著我不讓我學法煉功,以前我就愛好比較廣,跳舞、滑冰、游泳、逛街,又玩了起來,耽誤了我很多時間。慈悲的師父不忍心落下我,經常用各種方式點悟我。一次,我清晰的夢見很多同修白日飛升的情景,我因為沒修好而被落下,當時我傻了,眼睜睜的看著昔日的同修穿著漂亮的服飾飛走了,我坐在地上痛悔大哭,媽媽在隔壁屋,被我哭醒跑過來,把我叫醒,枕巾都哭濕了,我坐起來還在哭,哽噎著,媽媽問我怎麼哭成這樣,我說:「他們都修成飛走了,就把我剩下了。」媽媽噙著淚花說:「好了,今後我再也不管你了,耽誤了你修煉成神,我多大的罪過呀,難怪你小時候氣人時總說你是天上下來的,說那樣讓我不理解的話!」

在我不精進和法理不清時,師父總會安排不同的同修來提醒我,幫助我。感謝師父的慈悲看護,我不能一錯再錯,一定珍惜這萬古不遇的正法修煉機緣,堅定走好以後的路。

面對巨額誘惑不動心

我原來雖然多病,但非常幸運,小時有父母疼愛,婚後有丈夫呵護,他雖然在外面精明能幹,可在我面前卻唯命是從。

丈夫手下的一個人知道我在家比較強勢,說了算,就借丈夫不在家之際,送來兩萬塊錢,說明來意:想提拔提拔。當時我們剛買完樓房搬進新居,還有幾萬元的外債,說實話,當時我們真的很需要錢,可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做違背大法原則的事,我真誠的對他說:「你的心意我可以轉達,常人還講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我不能做這種不義之事、得這不義之財,我是有信仰的,是修法輪大法的,我師父講過失與得的關係,你趕快把錢收起來吧。」他還是推托,我給他講到法輪大法是教人修「真善忍」做好人的,對名利是不會動心的,天安門自焚是假的,談到江澤民集團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又講到大法的美好、洪傳世界的盛況,講我修煉前後身體的變化,他很受感動,後來我們談的特別融洽。他也跟我說了很多:「我家是書香門第,信孔孟之道,但感覺現在世界上都是錢權交易,沒有清廉守節的好人了,我在你這兒見證了大法的美好。」我又給他講:「啥東西不是你強求來的,該有的自然有。」後來,他憑著工作業績得到了他應得的職務。

我又在一次晚宴上見到他,他帶著手下的多名同事來給我敬酒,他說:「廠長為啥好,口碑好,為人好,是因為有一位煉法輪功的賢德妻子。」我熱情的與他們打招呼,我想這是師父給我送來的一批有緣人,救度的對象,我從多個角度給他們講大法的真相,還不時的有人問一些對大法不明白的問題,我都給一一做了解答,他們都聽得很認真,用尊敬的眼光看著我說:「謝謝,你講得太好了,這些我們都不清楚,被蒙在鼓裏,原來大法是被污衊的呀!」我說:「不是我講得好,是法輪大法好,大法改變了我,我以前雞腸小肚,非常愛佔小便宜,管庫時,庫裏有的東西只要家裏有用,我家裏就甚麼都缺不了,是大法師父告訴我業力輪報,欠債要還,失與得的關係,事情不在大小,不能做的就不做,是我師父讓我真正明白了做人的道理。」

丈夫單位的一位中層幹部想讓我丈夫幫忙升遷副廠長,讓我丈夫給出主意,不巧丈夫不在家,我接待了他們夫妻倆。當時我就想:你來的正好,聽說你當過邪黨的書記,這機會就是讓我救度你們的。我從社會的現象,人心的變異,講到大法的美好,從天安門自焚,講到《九評》、三退,氣氛非常和諧,從晚飯後我們一直談到十一點多,他夫妻倆都退出了黨、團、隊邪惡組織,有了正確的選擇。他說:「沒想到今天來著了,明白了這麼多的道理,真是受益匪淺哪。」臨走時他拱著雙手連連拜謝:「今天聽嫂子的一番話,勝讀十年書,今後知道如何做人了。」我說:「不用謝我,要謝就謝我們大法師父吧,你們就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比甚麼都好。」又有兩個生命得救了,我真為他們高興。不長時間,他得到了福報,如願晉升為副廠長,我收到他的短信:「嫂子,大恩不言謝,以後會繼續探討。」

一次,丈夫的一位同事帶一箱柿子來我家串門兒,走後他給我們打電話:「裏面有不新鮮的柿子,擺開選一選。」我們一看,裏面裝著一萬塊錢,我們一分不差原數退回。

丈夫單位一位基層幹部,送來一張農行卡,內有五萬塊錢。我說:「你掙錢多不容易,我們夫妻工資都比你高,給我們送來,你拉家帶口的怎麼生活?趕快拿回去!你工作上好好幹,多多支持我丈夫就行了,咱們的家庭不講這個,不是拿錢就能辦事兒的。」他還是不肯收回。我就告訴他:「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是按照師父的要求,用‘真善忍’要求自己,放下名利做好人,這錢我們絕對不會要!」我又給他講當今的社會讓共產黨搞得腐敗透頂、買官賣官、請客送禮、人心敗壞、親情泯滅,人與人之間勾心鬥角、爾虞我詐,執法部門執法犯法,官匪一家,百姓有冤無處告,讓人與人之間沒有了信任,沒有了道德底線,只有大法是淨土,大法讓人心歸正,沒有警察管也知道按大法的標準約束自己、不做壞事,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只有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他聽得很入神,頻頻點頭,最後了解真相退出了邪黨組織,升起了對法輪大法敬仰之情,主動收回了農行卡說:「如果我要再把卡放這,就等於是對嫂子的不尊重,就是褻瀆大法。」

像這樣的例子很多很多。我通過這種方式讓很多人明白了大法真相。

女兒一位同學的父母離異,她受打擊很大,心靈、性格扭曲,常誤解別人。一次女兒把這位同學帶家來,囑咐我:「不能給這位同學講真相,她做事偏激!」我想:來了就是有緣人,不能錯過機會。我熱情招待她,順著她的執著和心結給她講做人的道理,從邪黨的歷次整人運動講到江氏流氓集團殘酷迫害法輪功,從貴州藏字石的出現講到天滅中共是歷史的必然。她深有感觸地說:「沒想到像玲子(我女兒)這樣的家庭能有這樣好的家教,我相信阿姨說的,因為我的爺爺也曾經被冤枉、挨過整。」她退出了少先隊組織,知道了大法的美好。後來老師讓她入團,她堅定的說:「我不入!」老師問她:「為甚麼?」她說:「不為甚麼,不是自願嗎?不想入就不入!」我為她的正確選擇而高興。通過這件事我更堅定了救度這些年輕人的信心。

學生課本上有污衊大法的內容,毒害了不少不明真相的學生,學生放學時,我在校門口不遠處把真相資料、精美真相掛曆遞到他們手中。一次我女兒發現了,她向我豎起大拇指,我知道這是師父借女兒鼓勵我。有時也返出怕心,我就想:「有師在、有法在,怕啥?我這是在救他們呀!」

越做正念越強,我把對聯拿到菜市場發放,神韻光盤送到飯店吃飯的、等車的、過路的人群中,並送上一句:「祝你好運!」很多人都高興的說謝謝。也有不聽真相拒絕的,我也不起任何心,就想是為以後同修給他們講真相做鋪墊吧。

一人煉功 全家受益

那時女兒上三年級,放學回家路上被一輛疾駛的摩托車撞飛出去三四米遠,女兒本來就很瘦小,一下子就休克過去了,當時現場也沒有大人,只有我們住一個院的放學結伴回家的幾個小伙伴,黑心的司機,摩托車都沒停就一溜煙跑了,小同學傻了眼,不停的呼喊她,女兒一會醒來睜開眼,看見周圍都是小伙伴就說:「你們怎麼都在我家呀?」「你不知道剛才你被摩托車給撞了?」女兒坐起來揉揉眼睛:「我只覺得好像有人抱著我睡了一會兒。」這時圍了不少人,說趕緊給家大人打電話吧,去醫院仔細檢查檢查。女兒若無其事的起來說:「我沒事。」然後背著書包回家了,大家都不可思議,這麼小的孩子撞出這麼遠,只有小手擦破點皮。我接到電話趕回家,大家與我講事情的經過,我真有些後怕,要沒有師父保護,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我的姨妹來我家,牙痛了很長時間了,吃飯只能用一面嚼,上下牙齒不敢碰,臉腫的老高。我給她講大法真相,退了團隊,讓她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第二天她起床高興的講,昨晚她念著大法好就睡著了,做夢就感覺有一個像輸液管一樣的東西給她往出吸膿,像真的一樣,她醒來摸摸臉不腫了,上下對對,牙齒不疼了,落實了,只覺得有股膿血的味道,到洗手間漱漱嘴,吐出不少髒東西。她興奮的說:「大姐,你們這大法真靈,我都跟著沾光受益了。」

七十多歲的父母總裝著大法護身符,身體健健康康的,丈夫、女兒都知大法好,支持我學法煉功,到點提醒我發正念,有時來客人還幫我講真相。我們夫妻工資收入都比較高,這是師父賜予的福份,給予我的一切,讓我有精力和資金證實法救度眾生。

我從百病纏身到無病一身輕,從雞腸小肚、視財如命到面對鉅款的誘惑而不動心,是法輪大法使我發生了這樣脫胎換骨的變化,使我明白了做人的真諦──返本歸真,正如師父所說「直指人心法上修 俗世淨蓮惡不沾」(《洪吟三》<修煉形式>)。願世人通過我的真實經歷能明真相、得救度。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30/【徵稿選登】面對巨額誘惑不動心-256796.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shown)希臘移民瑞典的法輪功學員瓦西柳斯獲國王卡爾十六世古斯塔夫獎。瓦西柳斯談到他的成功之道時表示,他從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法輪功要求修煉者以「真、善、忍」為行為準則,在日常生活、工作環境中嚴格要求自己,提升道德境界。因此他在工作中能夠盡心盡力,並為客戶著想,贏得了信譽,他認為自己的成功正是源於他的修煉」、「可以說,我是因為修煉才獲得了成功,因為成功才獲得了頒獎。然而我知道在中國有眾多的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他們中很多也都是優秀的人才。但是法輪功在中國卻受到中共政權的迫害。中共把法輪功學員關進監獄、殘酷折磨,甚至把他們迫害致死。…但是在瑞典,今天國王親手發給了我這項​​作為勤奮與智慧企業家榜樣的獎項,而我作為一名法輪功學員接受了這項榮譽,這足以戳穿中共的謊言宣傳。」
  • 我是一位具有高職稱的演員,修煉法輪大法已有十四年了,大法給予我的是脫胎換骨……修煉前,自己的專輯在全國發行,觀眾的反饋也很好,在同行中也算小有名氣。然而人生無常,就在我的事業如日中天之時,我被確診為「聲帶兩面小結」,手術後更是唱不了了…如果說身體上的變化是奇蹟,那我心靈上的變化就是翻天覆地。通過學法我知道了「返本歸真」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明白了今後怎樣做一個好人,做一個無私無我的修煉人,我的身心等於是被大法淨化後重新復活。
  • (shown)三位波蘭年輕人在看似非常偶然的情況下認識了法輪大法,並開始修煉法輪功。瑪麗亞看到靜坐的平和,還有免費教功的無私,因此嘗試了法輪功,她感受到能量場很大,所以就開始修煉了,煉法輪功後,瑪麗亞找到了內心的寧靜,她加入遊行、講真相讓更多波蘭人民知道在中國發生的事情,讓他們能夠採取行動來幫助;托馬斯有一些奇異的經歷,他在尋找答案,找到了法輪功,他參與將《轉法輪》中文翻成波蘭文出版;馬丁在尋找生活的意義,法輪功書中的哲學幫助打開了他的心…他說法輪功來自中國,法輪功無條件的幫了我,所以我也希望能幫助中國人,他建立了網站,並向中國人發送刊載法輪功訊息的報紙。
  • 加拿大法輪功學員沿著通往國會的通道鋪上了50多個玻璃盒子,每個盒子裡都有一個加拿大人親屬、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證據和故事。國會議員安德斯先生來到集會現場並與在場每一位曾遭受中共當局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或家屬握手、擁抱。聽了法輪功學員講述的在中國遭受迫害的經歷時,他落淚了。
  • 晴天霹靂,一向身體很健康的先生毫無預警的過世了。他在上班的途中昏迷在汽車裏,被路人發現,送去醫院搶救無效。這對蘇姍的打擊太大了,失去對家庭一向照顧無微不至的先生,她要獨自撫養四個幼年子女和負擔房貸。「為甚麼眼看好日子來臨卻發生了挫折?」「為甚麼苦難會發生在我身上?」這些問題總是困擾著蘇珊。在親人把法輪大法介紹給她後,她開始思索人生的深刻意義。她明白了人生的真諦,拋開一切糾纏不清的疑團後,她開朗起來。她說:「自從得法後,我對大法堅信不移。在修煉的路上,我不會停步,我要返本歸真。」
  • 二姐微笑著和我們說,剛開始出來講真相時,除了心性上的魔難之外,勞其筋骨也是很不容易的。我們那裡全是大山,有的地方柴草有一人多高,進去了出不來,走半天也找不到一條路。我一個女人家,從來沒有一個人走過山路,首先遇到的就是害怕。每當怕心出來時,我就提醒自己:你是大法弟子,你是神,你還有什麼可怕的?只要這樣一想就不怕了。有的村子需要爬三、四道山梁才能趕到,最遠的村離家有四、五十里遠。有時候天不亮就走,等趕回家都半夜了。到冬天山上的積雪有一尺多厚,鞋裡都灌上了雪,又化成水,再結成冰。有時也覺得苦得不行,但一想到山裡這麼多可憐的世人,如果我不去救他們,誰去救啊。就不覺得苦了。
  • 我在獄中接觸到一個服刑人員,叫伏車平(化名),三十多歲。由於犯攔路搶劫罪被判有期徒刑十三年。在監獄中服刑期間,右腳關節嚴重傷殘,成了一個跛腳的殘廢人。我剛入獄時,他知道我是因煉法輪功而遭迫害的,就很想和我接觸。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他問我:法輪功是甚麼?中共為甚麼要迫害法輪功?我根據他的接受能力,給他作了詳細解答。最後他問我:既然中共要迫害,為甚麼你還要堅持煉?我問他看過《西遊記》沒有,他說看過。我告訴他:法輪功可以使人修成神。他頓時眼睛大睜:「真的?」我嚴肅而又認真的說:「這是千真萬確的!如果你想修,我可以介紹你入門。你回去想想再談。」
  • 現代的很多人,往往面對工作壓力很大時,吃不好睡不好,弄得精神緊張,家庭關係亮紅燈,生活中仿佛隨時有顆不定時炸彈會被引燃,弄得身心俱疲,苦不堪言。任職於台灣中山科學研究院的曾先生曾經是其中一例,幸運的是,曾先生於人生低潮時遇見法輪功,人生從此獲得改變。
  • 在「四二五」十三週年紀念日,記者採訪了加拿大參議員康希格理奧‧蒂尼諾(Consiglio Di Ninio)、資深政治家、前亞太司司長大衛‧高和當年經歷過四二五的法輪功學員。
  • 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大肆迫害法輪功開始,全世界法輪功學員堅定地走上反迫害的漫漫長路,他們有的在街上發資料,在景點講真相,用電腦、電話傳真或是直接打電話、寫信等方式向大陸各階層民眾講真相。十三年來徹底地揭露了中共惡行,大陸民心紛紛覺醒,了解了大法真相,迄今已有超過一億一千五百萬人聲明退出中共黨組織。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