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北明:上海奉賢文廣局網站緊急關閉與610黑幕

王北明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2年06月20日訊】在6月16日(週六)發表了一篇題為「上海奉賢文廣局證實610辦公室對新唐人的封鎖」的文章,證據為奉賢文廣局官方網頁上的一篇題為《關於接收韓星五號衛星轉播「法輪功」、「新唐人電視台」……》的文章,兩天後的週一發現奉賢該文章頁面已被刪除。之後又發一文「610懼怕曝光 上海奉賢文廣局匆忙銷毀證據」,在短短幾個小時後,上海奉賢文廣局整個網站均無法正常訪問,直至第二天中午才再度開通。原因之一,有可能是同610醜事見光有關。反應速度如此之快,效率之高,如果不是610這樣超越一切法律的機構的背後操作,還真難以想像還有甚麼其它部門可以做到。即然你們看了我前兩篇文章,相信你們也會看這個,那我希望你們能看完,後面有給你們的建議。

秘密操作是610組織的一個特色。以數字代號為名,下達命令時大多數不發文件、只作口頭傳達或層層發揮,不許錄音、錄像和記錄。這種沒有文件的命令,誰執行了誰倒霉,顯然610辦公室就是讓人做事,卻不想承擔責任。自2004年以來,中共官方網頁上有關610的內容已被大量刪除。 610辦公室在開會時層層要求保密,在處理事務中暗箱操作,足見它做的事是見不得光的。

超越一切法律是610辦公室的一個特色,它的存在是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然而這個非法機構從中央到地方,遍佈省、市、地、縣、區、鄉、街道的各級政府,事業、企業單位。到處都有「 610辦公室」,其實質上就是一個龐大的黑社會。這個黑社會得到中共的批護,是支撐中共的「假惡鬥」邪惡理念和實施獨裁專制的支柱。610辦公室的各級頭目、骨幹卻都由具有實權的中共的各級官員們兼任。更重要的是在中共的支持下具有特權,它可以超越國家一切法律和政府體制,甚至可以操控國家的宣傳工具和專政機器。這就不難理解,為甚麼隸屬於廣電部的文廣局卻這麼聽610的話。

實際上610辦公室干預的絕不止廣電部,610也在插手教育部,利用升學考試,脅迫學生表態,如河南鄭州某中學在初中升高中的中招統一考試試題是看題寫作,用漫畫來誣蔑、詆譭法輪功及師父,如果說大法好,試題作廢、取消考試資格。還利用教材、字典、授課等手段,污蔑法輪功,給全國廣大學生洗腦。逼迫修煉法輪功的學生休學、輟學、開除學籍、強制洗腦,實施綁架、拘禁、勞教判刑,甚至還有中共警察強姦法輪功女學生(川重慶大學女研究生魏星艷),多人被注射不明藥物等。

610辦公室還直接審查並決定發行海外節目(見CCTV2000年大事記),610辦公室還干涉律師辦理有關法輪功的案件(見重慶律師工作通報2001 第十二期)。610辦公室還干涉地區選拔幹部,如大慶市大同區的報告明確提出選拔任用幹部「沒有徵詢紀檢、監察、審計、政法、「610」等部門意見的不研究」。中共甚至在軍隊內部迫害法輪功學員,在總政治部設立610辦公室。610的勢力還擴展到國外, 2008年紐約法拉盛唐人街曾發生震驚全球的暴力圍攻法輪功學員事件就是一個例子。加上610統管的公、檢、法、司,610辦公室顯然是中國另一個權力中心,中國的一切行政體系,法律制度均被破壞。

610辦公室為迫害法輪功,耗費大筆資金。金人慶在任職財政部長期間在沒有總理簽字的情況下,聽從江澤民的指示,挪用巨額資金填補鎮壓法輪功的資金黑洞。資金根本來源於人民的血汗錢,連同強加於法輪功學員的非法罰金。被用於組建全國範圍的610組織和關押洗腦基地迫害法輪功學員,還有動用全國媒體進行大量的詆譭宣傳和造假。一名中共國家計委的官員說,「為鎮壓法輪功,將中共財力都整垮了,很多中共官員都利用這個政策挪用政府公款,甚至為維持一些海外學者、媒體在鎮壓法輪功上能配合中共,國家也因此耗費了巨資。」這也不難理解為甚麼養老金出現黑洞,國家財政不肯補貼卻要百姓買單。最近又要求金融系統大規模的銷毀機密文件,此一舉被認為是在銷毀證據。

這個組織具有超權力類似納粹德國的蓋世太保機構。超權力使它能夠獲得充裕的迫害法輪功的經費。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所制定了「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三大方針和「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法西斯政策。這個組織策劃了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販賣牟利,犯下了比納綷集中營和南京大屠殺更加滅絕人性的罪行。江澤民現在倒下了,具體執者的罪行怎和辦?不要忘了,直到今日,全世界的正義組織都在尋找那些尚且生存的曾參與犯罪的納粹和蓋世太保,前不久德國慕尼黑法院對90歲的前納粹警衛進行了判決,儘管他只是一個執行命令的納粹看守,依然逃脫不了被審判的下場。

在此提醒那此為610工作的人們,你們所幹的一切超越法律的行為,逃不脫正義的審判。那些想利用運動撈取利益的積極的執行者,沒有一個有好下場。當你們的上級給你們指令的時候,建議你暗地錄音做為證據,原件收回的指令拍照或掃瞄留底。前些時間不是有幾個計生委的人強迫7個半月身孕的孕婦引產的事情嗎。這些事情不也都是他們的上級指示或暗示他們做的嗎?現在事情大了,他們的上級就不保他們了,你們也一樣。當你們有一天沒有利用價值的時候,中共從來從來都是用過了就拋棄的。你和你們的上級之間本就沒有道義、良知,更無感情和友誼可言。薄熙來遇到危機時不是企圖拋出王立軍嗎?所以,當你們的上級自己感到禍事危身時就會將你出賣。

這場迫害不只是針對法輪功群體,同樣是針對中國民眾的迫害。就連對中共服務的文廣局來說,不也是遭受610辦公室的強行干預嗎?近六十年在中國大陸發生的政治運動,哪一次受傷害的不是民眾。為中共專製出力的大多都沒有好下場,這也是在提醒人們,善惡終有報。

最後再附送兩個網上流傳的例子給610人員回味一下。1957年9月在中央法律委員會議上,羅瑞卿批評「某些司法、檢察、法院強調司法獨立,垂直領導,不聽黨委的話。」會議由彭真做總結:右派份子攻擊我黨是「以黨代法,黨政不分,無法可依,有法不依」。政法機關這個專政武器必須牢固掌握在黨的手裡——文革時羅瑞卿、彭真「深刻體驗」了這一點。

腿被打斷骨頭露在外面的羅瑞卿大將被人像拖著扔到批鬥會現場(網絡圖片)
腿被打斷骨頭露在外面的羅瑞卿大將被人像拖著扔到批鬥會現場(網絡圖片)
彭真在文革中被批鬥(網絡圖片)
彭真在文革中被批鬥(網絡圖片)

兩個人經歷過文革後,都有所改變。羅瑞卿復出後,積極協助鄧小平撥亂反正,在當時轟轟烈烈的真理大討論中,他冒著政治風險堅定支持胡耀邦,支持《解放軍報》全文轉載《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彭真在坐牢9年半之後,說這是黨不重視法治的報應,正是這種刻骨銘心的痛苦經歷,使他對法治格外重視,對憲法格外重視。在其後的十年立法歲月中,彭真反覆講,中共領導人民制定憲法和法律,中共也領導人民遵守、執行憲法和法律,中共也必須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活動。針對有人提出「是法大,還是黨委大、首長大」的問題,彭真毫不含糊地回應,「我看是法大。」

超越一切法律的610成員們,你們該學習下甚麼是法律了。

評論
2012-06-20 2: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