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酈劍鋒】:神九都上天了我們中國人要站多高才行?

酈劍鋒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2年06月20日訊】神九又上天了。這一次,形象工程實實在在地做到了空中,來了次地對空式的飛躍。

從神一到神九,為什麼要一次接一次地衛星(飛船)上天呢?真的是國力強壯到如此程度,金錢多得沒處花了?顯然不是。誰都知道中國至今還有幾億人生活在國際公認的貧困線以下,按中共自己定下的標準(一年收入不及2,300元,即每天1個美元),尚有1.28億。至於買不起房、上不起學、治不起病的更甭提了。

《韓國日報》的評論很有代表性,它稱北京是「宇宙強國,幸福小國」。這一點倒是和當年的蘇聯有些相似。中蘇兩個共產大國都曾在軍事上(包括宇航技術)投入巨資,蘇聯在核武器、空間宇航技術領域曾屢屢創造「世界第一」的奇蹟;中共公開的國防預算已居全球第二,直到今天還被西方指責軍費不透明。但中國人實在離「幸福」二字太遠太遠,差距何止十萬八千里!

辛苦勞作的中國人肯定心疼。天空轉上幾圈,呆個幾天幾夜幾十幾百億就打了水漂兒。但最最心痛的還是中共!即使錢再多國力再強它也不忍,因為它貪婪。

讓守財奴打開金庫大門,一把甩出那麼多銀子,除非它腦子進水了,或者別有所圖。中共何等精明,自然不會無的放矢。中共搞的「飛天壯舉」,還把女宇航員送上太空,炫耀也好,面子工程也罷,政治嘛,當然是供世人聽的看的信的,共產黨絕不會做賠本買賣。

在這種情況下,中國人自然要多一個心眼:人家都上天了,高高在上了,我們也就不能太低了。否則你得永遠仰望,看人鼻息。

第一,我們不能總在地上跪著趴著作乞求狀。

「一個能征服宇宙的國家連本國食品安全都解決不好」,這是外界的一則評論,很中肯。但話又說回來,老子曰「治大國若烹小鮮」,是中共真的解決不好這麼點問題嗎?根本不是,中共絕不會是傻子一個,什麼本事沒有,否則靠什麼統治十幾億人那麼多年?連全世界都被它忽悠得團團轉。中共為什麼要給你解決這些呢?都解決了,大家都過得舒舒服服的,這還是中共嗎?問題的實質是在這裡!

再者,你為何寄希望於中共來解決中國的問題呢?所以我們每個中國人必須得有點自知自明,心中有數,才能不做「剃頭的挑子—一頭熱」。

第二,不能總在低處,所謂人在房簷下不能不低頭。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法輪功真相時,時常碰到這種人。他們表面上看似對什麼都明白,法輪功是什麼、共產黨是什麼都清楚,好像你都沒有他明白,你說的他也大多贊成,但最後總會冒出一句「小胳膊擰不過大腿」之類的話,讓人不知所云。意思是你再好,共產黨再壞,你也得聽共產黨的,否則可能就是犯上作亂,等著看你的笑話。這樣的人挺多。

其實,真正弱勢的是誰?真正孤立的是誰?是中共,罪惡滔天做賊心虛嘛。世界上的共產黨國家曾經不可一世,現在還剩幾許?在中國國內,幾個人還說它好?就是真正的共產死硬分子,誰還真信共產主義?江澤民都說它不相信,別人誰信?

第三,要跳出中共站在高處,才能一覽眾山小,不為中共各種假象所迷惑。

中共製造的謊言多、雜、大、變,像川劇的變臉,總是讓人眼花繚亂。而且,這種謊言也在隨著政策不停地調整,「與時俱進」。一會兒文革,一會兒六四,一會兒反法輪功,一會兒平反;一會兒改革開放,一會兒姓社姓資反自由化;目前則是不停內鬥,又吵吵嚷嚷「政改」。雲山霧罩,像發射衛星一樣天上地下不亦樂乎地亂攪合。

有人說這是「語言(文字)腐敗」,其實太避重就輕了,那是謊言、撒謊、欺騙,而且是明目張膽地!跟腐敗沒有任何關係。跟著中共指揮棒走,只能在中共的圈圈框框裡捉迷藏。

不站高處,面對中共這樣一個集古今中外一切邪惡之大全的流氓幫派組織,上當受騙那是必然的,套用時下的一句流行語,就是被人賣了還在替人家數錢。有多少人付出生命代價,有多少人被鎮壓迫害,還對中共感恩戴德,至死也不知共產黨為何物?患「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的中國人更是不在少數。

只有站在高處,始終以認清中共本質為基點,才能在今天撲朔迷離的形勢下,保持清醒,立於不敗。中共的本質就那樣、就那些,一個邪教組織,一夥邪惡之徒,千變萬化不離其宗。一群猴子一群魔獸永遠進化不成人類,中共也永遠不會改變其邪教的本性。

神九的上天不免讓人想起「衛星上天紅旗落地」的老話題。前蘇聯、東歐諸國,紅旗20多年前就已經落地了,立陶宛、波蘭等一些國家還立法將紅旗與納粹標誌等同看待。紅旗能否落地,「紅旗到底還能打得多久」?它應不應該落地?

西方有一本叫作《共產主義黑皮書》的研究書籍,對各個共產黨國家進行了分析比較,得出的結論是,一百多年來共產主義運動共造成一億人死於非命。雖然紅旗落地與否跟衛星上天並無多少聯繫,看看共產黨的罪惡和本質我們就會一目瞭然。

紅旗的落地、中共的解體當然是歷史的必然,只是時間的遲早。對中國人而言,天象何時到來並不重要,亟需面對的,就是怎樣更進一步認清中共的本質,特別要在中共的苟延殘喘中識破其最後的騙人伎倆,不給其救命稻草,不成為其替罪羊。

中共的衛星都上天了,我們也要衝破中共的藩籬迷霧,站在中共之外更高的角度,跳出中共。站得高看得遠,未來的選擇中才不至於迷失方向。

評論
2012-06-20 9:0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