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的騙局與人類的恥辱——進化論

劉子真:「進化論」的「變異」——「遞變」與「突變」之兩難

劉子真

人氣 35

【大紀元2012年06月25日訊】達爾文主義認為(自然主義的觀點),自然界是一個完全由物質因果關係支配的封閉系統,不受任何「外來」非物質因素的干涉,自然界特別是人類,不是經設計而有,不是具有某種目的的存在。因而他們反對生物「特創論」(上帝創造),認為是自然選擇的結果。所以達爾文對於生物進化的「變異」,儘量避免「突變」的出現,用達爾文的話說,大突變等於一個神跡,與「特創論」沒有什麼分別。他在給英國地質學家查理•賴爾的信中說:「如果我的自然選擇論必須借重這種突然進化的過程才能說得通,我將棄之如糞土……如果在任何一個步驟中,需要加上神奇的進步,那自然選擇論就不值分文了。」

達爾文還說:「如果有人能證明,任何現有的複雜器官,不可能是從無數連續的、微小的突變而來,我的學說就必完全瓦解了。」

問題是,一個具體的複雜器官的進化就已經是不可思議的事了,而一個複雜的器官必須有很多精密的基本組織彼此配合才能發揮功能,比如眼睛與翅膀,每一小步的改變,如果沒有與之配合的其他各部分的同時進化,不可能對生物有任何益處。

就說翅膀吧,在昆蟲、鳥類及蝙幅身上以截然不同的形態出現。可是前肢漸漸改變趨向翅膀的過程,得經過一段漫長的時間。而在這個漫長的期間,它不再利於這些生物爬樹或掌握物件。那麼,這種所謂的進化,不但不能為這些生物的生存帶來任何益處,相反,卻成了影響這些生物生存的嚴重障礙。如此,這種進化還能持續下去嗎?持續的理由又是什麼呢?

再比如鳥類的肺,在結構上與其任何假想的祖先都完全不同。那麼一個完全不同的呼吸系統,到底是怎樣逐漸從脊椎動物的常態進化而來的呢?因為在整個進化過程中的任何一個時段,只要呼吸功能稍有差池,幾分鐘之內就會導致其死亡。

讓我們再把進化由器官擴大到一個完整生物體的角度來考量。

達爾文自己承認,根據他的理論推斷,「在現存的生物種及已經絕種的生物種之間必須有極大數目的過渡環節和中間型。」但歷經一百多年,進化論科學家運用了最先進的科技手段,這種據推斷數目一定十分龐大的過渡生物的化石,根本找不到。

事實上,地質學家所發現的新種或一組新種,都是突然出現,而不是經過一系列的演化而形成。生物分類學也表明,屬於各種大類的生物(如不同界、門、綱、目),各有其不同的基本結構,極少有中間型。

「寒武紀(五億四千萬年前至五億一千萬年前)生命大爆發」,就是對「生物進化」的最有力的反證。

地球大約是在46億年前誕生的。在地球誕生後的近40億年時間裏,地球上的生命,包括植物和動物,幾乎沒有留下任何實質性的痕跡。然而,在此後不超過5百萬至1千萬年的這段短短的時間裏,即大約6億年前,地質學上稱作寒武紀的開始,絕大多數無脊椎動物門在這幾百萬年的時間內,以爆炸性的姿態出現,完全沒有漸進的痕跡,而且從此以後,再也沒有新的「門」的出現。這被古生物學家稱作「寒武紀生命大爆發」,簡稱「寒武爆發」。也就是說,「寒武爆發」是在不到地球生命發展史1%的「瞬間」,創生出了90%以上的動物門類。

達爾文自己也在他的《人類起源》一書中說:今後如果有人對我的理論提出挑戰,那就是在寒武紀地層中發現大量的動物化石。達爾文生前的這個預言,不幸被言中。

還有,在美國俄亥俄州的大角羊盆地,埋藏了3,500萬年連續不斷的化石記錄,而這段時間正好是哺乳動物在地球上出現並開始征服全球的時期。但整個化石記錄中,竟沒有一處清楚顯示任何生物從一個種轉變為另一個種。而且,很多被認為是「祖先」的物種,竟然跟其幾百萬年後的「後代」同時存在。

總之,地層中的化石向人們所展示的事實是:物種的發展,是很短時間內大面積突然出現的,經過發展繁榮,再到大毀滅,殘留的和新出現的物種再這樣發展,周而復始。而一個具體的物種在歷史發展中的常態不是改變,而是穩定、保持不變。現今還有很多所謂「活化石」的生物,如植物類的銀杏、銀杉、珙桐、香果樹、香果樹等,動物類的大熊貓、中華鱘、拉蒂邁魚、揚子鰐、蟑螂等,用各種不同的方法測試,它們跟幾百萬年前的祖先沒有什麼分別。

進化論關於生物進化的原因,還有一種是人工選種。

實際上,人工選種與自然選擇,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人工育種可以造成很多自然界沒有的變種(比如在羊或雞中),但所有這些變種放回到大自然後,複雜的變種性徵很快就消失,生還者都回復到原本的野種。

可見天擇過程其實是一種保守的力量,只能防止極端變異的產生。

到目前為止,在所有人工培養的動物中並沒有產生任何新種。

所謂新種,一般公認的概念是指一個新的生物群體與原來的群體產生了生殖的分野,不能再交配生出有繼續生殖能力的後代。

以狗為例。化驗比較各種狗的血清、血紅素、血蛋白和受精的可能性都顯示,所有不同品種的狗,仍然屬於同一個生物種,人工育種的結果,只不過使狗的基因組的不同組合顯示了出來。

換言之,如果人工育種產生了新的物種,恰恰是對進化論的反證:

第一,那些通過育種產生的新的物種,是人有目的地創造的產物,這顯然有利於「特創論」;

第二,物種的進化和產生,是「突變」而不是「遞變」,這相當於否定了「自然選擇」。

相關新聞
張育明:試論唯物論,進化論,無神論的荒謬與毒害
進化論完全是謬論
透視進化論
透視進化論 人氣 52
5億年前巨型蝦化石首現  挑戰進化論
最熱視頻
【胡乃文開講】白米粥功效媲美人參湯?5種粥補元氣治百病
【直播回放】4·4美國疫情發布會 確診破30萬
【拍案驚奇】中共為糧荒闢謠 海南現女版李文亮
【珍言真語】曾焯文:天下圍攻 要求中共賠償
【新聞看點】北京清明作秀再遭罵 追責聲四起
【現場視頻】武漢特警封路 救護車帶走客車乘客檢測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