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與美加政府同步開戰的商人

謝田(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

標籤: ,

【大紀元2012年06月26日訊】中國反強拆、保家園、為維權奮戰的人們,應該做夢都想擁有底特律商人茂隆的運氣,也會羨慕茂隆鏖戰美加兩國政府的能力和陣勢。《彭博商業週刊》今年5月有篇由記者蘇姍.伯費爾德(Susan Berfield)寫的報導,生動講述了美加邊境一座大橋的八旬主人,是怎麼同時跟美國和加拿大幾個政府對峙的。

美加間的彩虹橋和大使橋

去美加旅遊的人,往往先到尼亞加拉大瀑布美國這面看看,然後過橋去加拿大看瀑布更壯觀的另一面。 連接美加的「彩虹橋」(Rainbow Bridge),在加拿大的尼亞加拉瀑布市和美國的尼亞加拉瀑布市之間。但「彩虹橋」只允許客運,不允許商業卡車通過。對美加經濟來說,另一座「大使橋」(Ambassador Bridge) 其實更重要。「大使橋」非同尋常的是,它既不是美國政府擁有的,也不是加拿大政府擁有的,也不是兩國共同擁有的,而是私人擁有的,它是全美唯一一座私人擁有的主要跨境大橋!

「大使橋」橫跨美加邊境的底特律河,是鋼索吊橋,長2300米,淨空46米,1929年建成,已有80多年的橋齡。每天每夜,1萬多輛卡車、4千多輛汽車要通過這裡。卡車的過橋費是 15美元,小汽車是4美元。它是北美洲最繁忙的跨國境橋涵,美國和加拿大四分之一的商品貿易,都要通過這座橋樑!

曼紐爾.茂隆(Manuel Matty Moroun)是底特律商人,也是億萬富翁。茂隆的底特律國際路橋公司(Detroit International Bridge Company)是大橋的擁有者和經營者,他的家族企業通過在美國和加拿大各開一家公司,控制和運營著這座「大使橋」。因為法律的授權,大橋有商業卡車的獨家經營權。茂隆該是祖上積德,這輩子財源滾滾,大橋每天賺進15萬美元,一年365天,天天如此。

大使橋的歷史淵源

美國內戰後,底特律和加拿大的溫莎是當地鐵路貨運的中心,以前的鐵路車廂,都是用擺渡船運過底特律河的。後來,兩國的鐵路公司想建一條河底隧道,但通風問題沒解決好,項目被放棄了。然後人們又想建鐵路橋,但大湖區的運輸公司反對,說橋墩對航運構成威脅。1889年,美國國會又要求進行可行性研究,但橋還是沒建成。再後來河底隧道建成了,未能受益的鐵路公司還是希望建橋。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大橋終於在1929年建起來了。

1979年,茂隆花3千萬美元買下大橋。當時跟茂隆競爭的,還有現在人們耳熟能詳的投資家巴菲特(Warren Buffett)。巴菲特和他的合夥人查理.曼格(Charlie Munger)也試圖購買原來大橋公司的股票,但在加拿大政府的要求面前打了退堂鼓,把股份賣給了茂隆。查理.曼格20年後後悔了,承認他怎麼都想像不出一個比「大使橋」更加穩妥的投資。

直到今天,「大使橋」也是底特律附近唯一聯接加拿大的卡車運輸橋。因為沒有競爭,沒有第二座商業橋樑橫跨底特律河,它的過橋費將近5塊美金,使批評的聲音不絕於耳。茂隆曾提出花10億美元建新的拉索橋面,但沒得到加拿大方面的支持。而再建新橋的主張,受到茂隆的強烈反對,他甚至訴諸公堂,來阻止建橋的提案。茂隆與之對峙的幾個政府,包括加拿大聯邦政府,密執安州和安大略省政府,以及底特律市和溫莎市。

中國維權人士肯定羨慕茂隆,因為茂隆把沿底特律河兩岸的美國和加拿大土地大片大片的買下來了,就說以後要建新橋,都必須在他們的土地上進行!雖然美加政府在與茂隆對質公堂,他們也沒能把茂隆的土地收回一分一畝,更沒法強制拆遷茂隆的什麼財產,幾乎就拿茂隆沒有任何辦法。茂隆還登廣告大罵政府,說他們浪費納稅人的錢,是不負責任的!

與美加政府同步開戰

去年,當密執安州議會考慮州長建新橋的提議時,茂隆花了500萬的電視廣告反對這一主張。茂隆甚至徵詢了前總統克林頓的高級顧問來制定反擊方案,美國茶黨和保守派的團體也加入了論戰。

「大使橋」因為當年設計失誤等歷史原因,上橋車輛必須通過底特律西南一片居民區。8年前密執安州交通部與茂隆達成協議,共同出資建一座上橋輔路,以繞開居民區。但州政府和茂隆後來吵了起來,因為建成的輔路沒通過政府官員預想的地方,而是通過了茂隆自己利潤豐厚的免稅店和加油站!州政府指責茂隆違約,維恩郡法院也如此裁定。

今年年初,法官要求84高齡的老茂隆出庭,老頭沒去,結果法官判決老茂隆和公司總裁因蔑視法庭而入獄。工程沒按照州政府的要求改建之前,老頭子不得出獄。老茂隆和公司總裁不得不換上囚服。但他們畢竟不是刑事犯,待遇不錯,兩人可以從高檔的鄉村俱樂部訂餐,而不用吃監獄的飯菜。隔天上訴法庭裁決茂隆可以回家,所以他只坐了一天牢。

茂隆的卡車、貨運和保險帝國財力雄厚,「大使橋」雖然每年帶來6000萬美元的收入,但這只是他們收入的一小部分。為阻止新跨境大橋的建立,茂隆與密執安州州長、加拿大總理和當地所有商業巨頭都飆上了勁兒。新大橋準備在茂隆大橋兩英里的下遊興建,雙向六車道。茂隆反駁說,新大橋是不必要的,是浪費納稅人的錢,並對他們不公。茂隆稱密執安州本來是要與他們合作的,但後來拋棄了他們,而與加拿大「眉來眼去」。茂隆太太則說政府想毀掉其家族企業,讓政府取而代之,這是在終結美國夢。茂隆家族的反對,只有一個理由還說得過去,就是從經濟上看,目前似乎沒有足夠的需求。過橋車輛的數目,已從1999年最高峰的每年1200萬輛減少到去年的720萬輛。

茂隆坐了一天牢也沒放棄,其頑強精神令人欽佩。對在反抗中的中國被拆遷百姓來說,這是個很好的抗爭案例。2012年6月,底特律河國際跨境(DRIC)工程達成協議,建設開始。新橋由加拿大政府出資5億買地、建橋,投資由以後的過橋費償還。

一段糾紛塵埃落地,一個家族奮戰兩國政府的趣事,也落下了帷幕。◇

本文轉自280期【新紀元週刊】「商管智慧」欄目
http://mag.epochtimes.com/b5/282/10921.htm

新紀元雜誌PDF版訂閱(52期10美元)

相關新聞
大慶市老人抗強拆被挖土機攔腰砸死
四川綿陽政府創收  拆遷港援建學校
大陸微博傳湖北省紅安一男子對三村官下殺手
港收回四川綿陽捐款
最熱視頻
【微視頻】拜登首日改川普政策 傳統美國不再?
【秦鵬直播】川普特赦名單?佩洛西彈劾受挫
【新聞大家談】中情局刻意淡化中共干預大選?
【時事縱橫】拜登就職草木皆兵 歐洲民眾抗封鎖
【財商天下】羅斯柴爾德 全球最神祕最富有家族
【橫河直播】拜登就職典禮嚴防 氣候政策誰受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