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逾百維權市民赴浦東拘留所聲援黃蘇滬

【大紀元2012年06月26日訊】在上海龐大的維權群體中,房屋遭強拆的案例為數最多。因此強拆維權就成為上海維權活動的主要力量之一。所以遭受當局的打擊也最為嚴厲。被判入獄,被勞教,被迫害致死、致殘等事例波及最多的也是因強拆而起的維權市民或他們的家庭。有目共睹。

不久,又發生一起非法被勞教事件:今年.3月21日上海維權公民黃蘇滬被勞教一年。當局這種以「維穩」為藉口,採用如此卑劣的手段,殘酷迫害、打壓依法維權市民,激起廣大民眾和維權市民的憤慨。20012年6月26日下午13時30分黃蘇滬勞教一案在浦東拘留所開庭。有逾百名上海維權市民冒著大雨前往浦東拘留所聲援黃蘇滬。維權市民高呼「黃蘇滬冤枉」,並在拘留所大門前打出「上海訪民為獄中的黃蘇滬伸冤」的橫幅,對當局迫害、打壓黃蘇滬表示強烈抗議。

上海維權市民黃蘇滬,上海市浦東新區三林鎮農民,合法私宅703㎡、宅基地560㎡。2008年11月遭浦東新區政府暴力強拆。強拆時92歲的外祖母被打得遍體傷痕纍纍,母親被毆打打斷手指,房屋強拆後全家老少四代11口人屋失去棲身之地,淨身出戶,至今居無定所。為此走上上訪路。2012年3月9日黃蘇滬正常去北京反映冤情,回滬後卻被六里派出所以莫須有的罪名「擾亂社會秩序」強制送進張江拘留所勞教一年。他從2008年到2012年,地方政府為了維護自己非法所得利益,對維權公民黃蘇滬不斷的進行恐嚇、軟禁、關押。更以「擾亂社會秩序」的罪名拘留4次。

在上海,因非法強遷而進京信訪、控告地方政府不作為、亂作為的維權市民不斷遭到打押,冤假錯案不計其數:

上海維權市民常雄發的案例更為荒唐:為了搶竊他的房屋,當局竟然編造了一個荒唐的不可思議的罪名:強姦其親生母親,將他母親的處女膜搞破了。判刑坐牢半年。常雄發不服提出上訴被駁回,加刑一年,共一年半刑。在獄中服刑期間,太倉檢察院陸某竟然對家人敲詐勒索,索要10萬元人民幣。

上海維權市民王扣瑪:母親滕金娣多年賴以生存的住宅,沒有任何動遷手續及簽名被上海申興房屋動遷開發商非法強拆。2007年10月11日滕金娣到市政府信訪、控告。後被稱鬧訪,市政府保安強行將其母親從廁所間拖出來押送人民廣場派出所。後由上海閘北區北站街道以政法委書記陳平等將其母親接回,直接關押友放「黑監獄」,於2008年1月5日殘酷迫害致死。2008王扣瑪進京為母伸冤,被截訪回滬。上海閘北法院肆意枉法,判王扣瑪坐牢一年半。在獄中遭到非人的折磨生命垂危,二次病危通知單發出,不讓保外就醫,被迫害致二級肢體殘疾。

上海維權市民沈佩蘭,2010年3月16日上午九點左右,上海市閔行區政府、閔行公安分局、馬橋派出所及當地政府人員約200餘人組成的強拆隊伍,來到位於閔行區工農村沈佩蘭的養殖場,拆遷大軍用大型機器將養殖場房子推倒,現場還有十幾輛警車。沈佩蘭經營了近二十年的養殖場被鏟為平地。強拆時沈佩蘭被關在賓館黑監獄內,丈夫和兒子在市區,進入養殖場的四面路口北警察把守,任何人都不能進入。強拆前一直未簽拆遷協議。此時距上海世博會開幕只有一個多月的時間。養殖場強拆前後,沈佩蘭遭到馬橋政府持續的迫害,被拘留、綁架、非法拘禁黑監獄、侮辱、毆打,三次被毆打骨折,至今手指已成殘廢。

上海維權市民杜陽明,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他因房屋被強行拆遷,多年來曾上訪反映問題十多次,先後遭刑拘留四次、2006年6月2日被勞教一年六個月,在獄中多次受非人折磨,患椎間盤突出、糖尿病等多種疾病。

上海維權市民蔡文君,因非法強遷,進京信訪、控告地方政府的違法行為,2004年、2006年先後將她二次勞教,共計二年半。其父親蔡新華在2002年11月10日在中共十六大開幕當天在北京上訪,蔡文君父親蔡新華在國家信訪辦內信訪時被抓走,送北京昌平遣送站關了十天,後轉徐州遣送站。沒有任何法律手續,最後迫害致死。

上海維權市民談蘭英,1996年遭當局強拆,至今沒得到任何安置。2004年被強行勞教一年;拘留5次;上京幾十次屢遭迫害、忽悠。

奧運前夕,談蘭英被當局告誡:不准其上街喊口號、拉橫幅。談蘭英正告當局:就是坐牢也要上街,因為我已經準備把牢底坐穿。我們要民權,因為奧運會沒有給我們帶來好運。參加了800維權市民連署簽名:要人權不要奧運。中國向世界承諾中國人權要改善,現在不僅沒改善,卻更變本加厲。進一步迫害、毆打、暴打維權市民。

上海維權市民陳小明,1994年居住在長樂路445基地的父母兄弟及自家住房被開發商(現名上海徐房集團)暴力強拆,開發商在動拆遷該基地過程中,官商勾結、欺騙居民、強搶民財並僱凶殺死了該基地瞭解動拆遷政策內幕的居民。

為維權和代理維權,陳小明一直堅持通過法律途徑進行訴訟,被屢遭打壓。2006年2月被秘密綁架,直至2006年7月被誣以「尋釁滋事」罪名批捕,盧灣分局採取秘密綁架、關押和抄家,實行先抓捕刑訊逼供,後羅織證據和罪名的「有罪推定」,最後又以蓄意捏造的「擾亂法庭秩序罪」定案。更惡劣的是,陳小明在被綁架、關押、繫獄期間受盡酷刑虐待,直到瀕死狀態才令家屬保外就醫,保外就醫僅兩天,於2007年7月1日大噴血慘死!死者出獄時身上帶有大塊瘀血傷。之後,陳小明親屬走訪、信訪上海市及中央各有關部門達一百餘次,但至今杳無音訊。被害人親屬聘請律師狀告獄方,上海地方法院既不立案又不出具書面裁定。

「治國必先治黨、治黨務必從嚴」。在中國,公民控告違法幹部,檢舉地方政府非法作為,勢必威脅到他們的官位。所以他們給維權市民羅織各種莫須有的罪名:杜陽明進公共廁所不投幣,上海市閘北區法院卻冠以「尋釁滋事罪」判其刑;母親被關押迫害致死,兒子王扣瑪被「賜」遺棄之罪名獲刑;常雄發的房產被搶,卻給他安一個「強姦親母」荒唐名頭,送他坐牢,至於隨便以「擾亂社會秩序」名號給予定罪的不計其數。所以民告官難似登天,誰敢再告就被「強姦」。

中國的官,不需要向公民負責。也不需要公民的選票,上級欽定即可,無須民意,所以他們不代表公民。這是我們整個中華民族的悲哀。當今的社會,維權公民所面臨的迫害,讓人們對法律感到絕望。對充斥邪惡,充滿不公的社會備感憤怒。當百姓的正常生活不能保證,當百姓的合法權益不能得到保護,當百姓的生命隨意受到威脅,這是個甚麼社會?

中國近年來之所以屢次發生陳希同、陳良宇、薄熙來等大案。從表面看是緣於個別人的腐敗。但究其深層次原因還是在於我國現行的政治制度的缺失。正是現行政治制度的缺失,從而造就了貪污腐敗的溫床。從而演繹權大於法的幕幕悲劇。

溫家寶總理在不久前的「人大」記者會上「痛心疾首」地大聲呼籲:「中國的政治體制改革不容緩刻」!希望不再是作秀。中國不需要作秀。 因為如此現狀,今天黃蘇滬等眾多的不幸,就是我們大家明天的結果。

聯繫人手機:
黃蘇滬夫人姜:1376483785
李貫榮:13501869020
王扣瑪:13601929155
毛恆鳳:13901662286
陳國貴:13381884870
陸福忠:13044669073
蔡文君:13012873376
賀志勇:13918391965
談蘭英:13651808078
張小秋:15821006274

上海維權公民
2012、6、26

(責任編輯:鄭芬芳)

相關新聞
【投書】府右街派出所擠滿了告狀的難民
美阿嬤導護遭霸凌 獲聲援捐款
【投書】上海百餘維權市民參加談蘭英「聽證會」
【投書】陳國貴「聽證會」 維權市民拉橫幅抗議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習近平送禮帶威脅 誤判拜登遭打臉
【時事縱橫】拜登首日就錯?歐議員籲制裁陳全國
【新聞大家談】DC大兵轉移 蓬佩奧發神祕數字
【西岸觀察】家族醜聞纏身 拜登上任遭彈劾
【秦鵬直播】詳解拜登首日17新政令對美影響
【財商天下】四年成績亮眼 川普:我將再次歸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