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書:瀕臨絕路的家庭重見光明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2年06月04日訊】拜讀《轉法輪》這部高德大法,使我知道人世間的一切都是有因緣關係的,所有的痛苦和不如意,都是自己造下的因果報應,心裏怨氣慢慢消失。師父說:「去用爭鬥的辦法解決危機永遠解決不了。」「按照陰陽學說,女性的就應該柔,不能剛。」(《在美國講法》)「退一步海闊天空」(《轉法輪》)丈夫再半夜回家耍酒瘋時,師父這些話就在腦海呈現,我張開罵人的嘴,閉上了,拿起打人的東西,放下了,憤怒的心情也平靜下來了。這是一位法輪功學員在法輪大法洪傳二十週年之際,寫在她修煉心得體會的話。以下是原文。

在法輪大法洪傳二十週年之際,我以自己親身經歷的真實事例告訴人們,法輪大法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一部高德大法。他化解了我的家庭恩仇、矛盾,人稱「武皇后」的我被大法改變成善良、寬容的好人,我的家庭從見光明。

「別人都叫你武皇后」

二十七歲那年,我嫁了一個自己看不上的男人。婚後,我悔恨自己沒有主見,嫁錯了人,進錯了門。後來,丈夫經常在外面喝酒,半夜才回家。我怕他在外面找別的女人,就沒收了他的工資。他醉了,就回家耍酒瘋,打人、罵人,有時拿起了菜刀。我就發瘋的罵他,拿起甚麼都敢打他。一次,他走在樓道的平台上,我猛的一腳踹去,他一下就戧到下一層平台上。我倆經常撕打在一起,我薅掉了他的頭髮,擰青了他的胳膊,抓爛了他的手背。他掐破了我的脖子,踢傷了我的腿,砸碎了玻璃。我看武的不行,又用文的,對他約法三章:一、晚八點半到家;二、告知吃飯地點;三、不耍酒瘋,否則就離婚。他也因此得個外號叫「八點半」。這個辦法湊效一陣子。離婚,他決不離。我就破罐破摔,只要他八點半不回家,我就找到飯店,當眾羞辱他,甚至對他拳腳相加。

我已精疲力竭,脊柱骨裏的膜發炎,疼的我始終弓著背。成天壞肚子,做腸鏡檢查,腸子有一寸長不但變細,還改變了顏色。下肢浮腫,有時連鞋都穿不上,臉黑的像烤雞皮一樣。同事說我得了黑皮病。我經常在睡夢中,被火燒,用刀從後背穿透了胸堂、刨腹等。醒來後,已大汗淋漓。對這些,丈夫全然不管。嫂子說:「外面人都說你是管某某某(丈夫的名字)的武皇后,你都管出名了,再別管了。」聽嫂子話,我決心不管他。等到孩子成家,就離婚。可是,當看到丈夫那個樣子,怎麼也壓不住心中的怒火,還是照打不誤。我已被情困擾的顛三倒四,深深陷入其中,不能自拔。在名利情中拼殺,已走入決境。

大法解淵源,一笑了恩仇

拜讀《轉法輪》這部高德大法,使我知道人世間的一切都是有因緣關係的,所有的痛苦和不如意,都是自己造下的因果報應,心裏怨氣慢慢消失。師父說:「去用爭鬥的辦法解決危機永遠解決不了。」「按照陰陽學說,女性的就應該柔,不能剛。」(《在美國講法》)「退一步海闊天空」(《轉法輪》)丈夫再半夜回家耍酒瘋時,師父這些話就在腦海呈現,我張開罵人的嘴,閉上了,拿起打人的東西,放下了,憤怒的心情也平靜下來了。

從大法中,我知道了我和丈夫是前世緣份促成了這世夫妻。我悔恨自己沒有珍惜這份緣份,舊業未還,又造下新的罪業,真正的我已在地獄中受刑,只是陽壽未到而已。我要珍惜餘下時光,不管丈夫怎麼對我,我都要用慈悲、祥和、平靜的心態去對待他,善待他,做到女性的柔。他耍酒瘋,我就開導、安慰他。他嘔吐了,我給他倒水、擦嘴,他上床,我給他蓋被,連一句罵他的話、打他的事,都想不起來。

當他又回家耍酒瘋,砸了五千八百元買的大電視,拿起電飯鍋砸碎了垃圾桶時,我無怨無恨,坦然相對,一笑了恩仇。

師父說:「你要考慮別人,在家裏為甚麼不能考慮、體貼自己的丈夫呢?」(《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我按照師父的要求事事考慮、體貼他。不但給他做愛吃的飯菜,洗衣服,還把沒收他的工資卡和家裏的存款全部捧給他,讓他保管。我由委曲、自私、霸道、蠻橫到坦然、無私、理解、寬容的為他著想。丈夫不耍酒瘋了,我倆有說有笑,互相尊重。鄰居問我:「以前你家打的震天響的,聽那動靜根本不能過了,現在怎麼一點動靜也沒有了?」我告訴他們學大法的美好。

沐浴著師父的佛恩浩蕩,我滿身的病一下全消失了,臉皮爆的像粘了一層乾裂的膠水,皮下的黑東西用手一扣全下來了,皮膚變的細嫩白裏透紅。苟僂的身體一下挺拔了,走路一身輕。再也沒有做過惡夢。遇車禍,自行車被轎車撞廢,人卻安然無恙。大法使我脫胎還骨、超凡脫俗。

振臂高呼「法輪法大法好!」

丈夫捧起了《轉法輪》看了一遍,多年的腳痛病好了。他攆走了我家樓下蹲坑的警察,攆走了蹲坑的警車。他和下屬白天在市區內電線桿上貼了七百張真相粘貼。他經常告訴公安局長、「六一零」頭目、國保大隊長好自為知,誰對誰錯,歷史會有見證。迫害學大法的好人會成為歷史的罪人。有一個人當時就表示:「以後你看我行動。」

一次,在一個飯店酒桌上,丈夫帶領全桌人高呼「法輪大法好!」飯店老闆聽到喊聲,免費送上來一大盤水果,他含著眼淚告訴丈夫,他煉法輪功遭怨獄,頭髮都白了。丈夫又在另一個飯店酒桌上,帶領大夥喊:「法輪大法好!」其中一人不喊,丈夫說:「你怎麼不喊?快站起來喊。」八個人同時振臂高呼:「法輪大法好!」一個警察氣勢洶洶走過來問:「誰喊的?」丈夫挺身而出:「怎麼?我喊的,我就是煉法輪功的,敢抓我嗎?」那個警察立即滿臉堆笑:「嘿嘿,你不是煉法輪功的,煉法輪功的不喝酒。」

我們家已充滿祥和快樂的氣氛。全家人從內心感謝大法給我們一家帶來的幸福和愉悅。在大法遭受污陷誹謗不公的情況下,我始終不渝一直堅修到今天。一直在奔走相告:我們師父是清白的,大法是被冤枉的。並以自己在大法中受益的事例,告訴人們大法的超常,有成千人聽後,都唾棄中共。

愿天下好人走出謊言帶來的迷茫,像我一樣來感受大法的美好、殊勝、超常。在這普天同慶的日子裏,我代表我全家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向偉大慈悲的師父問好!

(责任编辑:林淑芬)

評論
2012-06-04 4: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