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太極拳迷到大法修煉人

大陸大法弟子

能在宇宙大法中熔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攝影: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52
【字號】    
   標籤: tags: , ,

一、得法

我修煉法輪大法之前是個太極拳迷。每天早上,天還沒亮,就到公園練拳。公園晨練的人很多,離我們練拳的場地不遠,有一個小伙子在那練武術,聽說他是從小打的基礎,功底很深。我們每天練完拳就去看他練,時間長了,彼此就熟悉了,他叫小強,從小在武術之鄉長大,酷愛南拳。一天早上,小強沒來,緊接著一連幾日不見蹤影,我們都以為他回南方老家了。習慣了每天看他練拳,他的突然離去,讓大家覺得很失落,好像缺了點甚麼。

一九九三年的一天,我正在單位上班,有同事告訴我,外面有個人找我。我出去一看,是小強。小強見到我就說,他現在煉法輪功了,法輪功要求按「真、善、忍」標準修心性,還有五套功法,可以修到很高層次,我們以前練的東西和法輪功沒法比。他勸我也煉。我說既然這功這麼好,那就煉吧。他說你必須得放棄太極拳,我一聽就不幹了,那怎麼行,太極拳這輩子我是不會放棄的。我也不懂甚麼叫高層次,不理解他為甚麼要放棄南拳而煉法輪功。

到了這一年的七月,小強又來了,說李老師要來本市辦班傳功傳法,動員我去參加。我想,我又不能放棄太極拳,參加班也沒用啊,說甚麼也不去。他很失望的走了,幾天後,他又來了,還帶來了有關法輪功簡介的資料。我把他讓進辦公室,大家圍著聽他講,他希望我們都能去參加李老師的學習班。他走後,同事們一陣哈哈大笑,說他迷信,太可笑了。可我心裏覺得有些對不住他,人家是一番好心啊,他臨走時的表情我還記得。

就這樣,我錯過了直接聽師父傳功講法的機緣。現在回想起來,仍是懊悔不已,失去的就永遠失去了,這將是我永遠的遺憾。我也再沒見到過小強。

在圍觀我們練拳的人中,有兩個是練形意拳的,他們只是靜靜的看,從來不說甚麼,有一天,他倆突然對我說:看你挺刻苦的,可你現在這練法不行,得有高人指點。我說哪有高人啊?他倆說他們的師父就是高人,我一聽就來了興趣,忙問他師父是甚麼樣的人,他們說,他們師父外表很普通,你絕對看不出與常人有甚麼不同,但絕對是世外高人,他從小修道,有很多功能,精通形意、太極、八卦,是某大師的親傳弟子,得過真傳。我問可否引見,哪怕能讓他指點個一二也行,他們說不行,人家一般人不見,除非我練到一定程度。我求他倆教我,他們說那可不行,不能隨便收徒弟,他們門規很嚴的。

從那以後,我練拳更刻苦了。可有一天,他們告訴我他倆煉法輪功了,我吃驚不小,為甚麼練的那麼好的武術不練了,偏要煉氣功呢?我又想起了小強。他倆說他們的師父也煉了法輪功,我一聽更驚訝了,法輪功有那麼好?要他們快說說怎麼回事。

事情是這樣的,一天晚上,他們的一個師弟在煉功時缺席了,第二天,他們的師父派徒弟把他找來了,問他怎麼回事,他說去煉了法輪功。他們師父就把那徒弟訓斥了一頓。晚上,這徒弟帶來一本《轉法輪》,他師父接過書,翻開一看就是一愣,隨即說:今晚不煉功了,你們先回去吧,這本書借我看一個晚上。他連夜一口氣看完了《轉法輪》。第二天,他鄭重的對徒弟們說,從現在開始你們不要跟著我練了,把原來學的忘掉,我們都來學法輪功吧,這可是真正的高德大法啊!就這樣,他們師徒都走入大法修煉中來了。

我一聽,連這樣的高人都煉了法輪功了,我那點花拳繡腿算甚麼呀,就說也想看看《轉法輪》,他們當時就借了我一本,我帶著這本書直接上班去了。休息時間到了,我趕緊翻開了《轉法輪》。見到師父的照片,覺得很面熟,可怎麼也想不起來在哪見過。我一口氣讀完了《轉法輪》的開篇──《論語》。豁然明白了:這不是一般的書!趕緊召集周圍的同事們快來看,可能是因為我當時太激動了,有點失態,所以大家都很不解的看著我,我就挨個拉他們硬要他們看這本書,他們都笑著跑開了,辦公室只剩下我一人。我遺憾地望著他們的背影,心想:你們怎麼就不來看看呢,只要一看這本書,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也許以後就再也放不下了。唉,緣份哪!
我把新買的有關太極拳的書、錄像帶和錄音帶全都送了人。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義,知道了生命的可貴,我要把大法修煉作為生命的全部,一修到底。這時候已經是一九九六年了。

二、見證

我找到了煉功點。第一天參加集體煉功,就覺得周身內部都在湧動著,血液循環都能感受的到,甚至末梢的流動都感覺得清清楚楚,其實就是在通脈,因為大法修煉一上來就百脈全開。抱輪時,明顯感受到法輪的旋轉,我忍不住就數上了,正轉九圈,反轉九圈,然後再正轉九圈,反轉九圈,周而復始。幾天後這種感覺就沒了。我想是老師(那時候都稱師父為老師)在鼓勵我吧。煉功點組織我們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好多同修開了天目,看到了師父的法身,是佛的形象,黃袈裟、藍頭髮,而且頭髮是捲捲的。我看錄像的時候沒有一點雜念,雖然天目沒看到甚麼,但對師父的講法沒有一點懷疑,就是覺得師父講得太好了。幾天之內,所有的病症不翼而飛,所有對人生的迷惑煙消雲散,身心的巨大變化使我像換了一個人似的。我悔恨自己悟性太差,錯過了直接聽師父講法的機緣,但又覺得自己太幸運了,只要真修,師父就會把我當弟子帶。能在宇宙大法中熔煉自己,還有甚麼好求的呢,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啊!

有一天,我去路邊的修車點給自行車充氣,聽修車工人說,剛才他看見有一人讓車撞了,自行車都撞變形了,人卻沒傷著,她說她是煉法輪功的,她師父保護她了,她師父真保護她了,車子都那樣了,人還好好的,這法輪功真神。我說我也是煉法輪功的,我們遇到這事都有師父保護,不會有生命危險,你也煉吧。他說他起早貪黑的沒時間,以後有時間一定會煉的。

在我們煉功點,經常有神奇的事情發生。有一位七十多歲的老太太,修煉前連自己的名字都不認識,捧起《轉法輪》,居然能讀出聲來,可是當她拿起其他的書或報紙,就又一個字都不認識了。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真難以置信。

一天晚上,我們正在集體讀書學法,進來一位老太太,六十多歲,進門便問:你們是法輪功吧?原來,這老人是個居士,這幾日法輪總是在她家轉,今天已是第三天,她心裏有些明白了,就對法輪說:「你是想要我做甚麼吧,那你就領著我走,你去哪裏,我就跟到哪裏。」法輪就開始向外面轉,她就跟出來了,一直跟到我們這個煉功點,法輪就不見了。從那以後,她天天都去煉功點。沒過幾天,這老太太做了個夢,夢見大法弟子圓滿的情景,師尊坐在大蓮花座上,大法弟子緊跟其後,也都有蓮花寶座,只是沒有師父的大,大法弟子修成佛、道、神的都有。

有很多大法學員在修煉前身體有病,法輪功在祛病健身方面最有奇效。一天早上,在煉靜功的時候,突然聽到一陣抽泣聲,我睜眼一看,是一位四十多歲的男學員,他患股骨頭壞死多年,每天拄著雙拐來煉功,煉靜功時腿根本盤不上,散盤還翹起挺高。這天他的腿突然間能放平了,而且一盤就盤上了,他抑制不住激動,淚水一個勁地流,同修們都為他高興,他邊流淚邊向大家抱拳、點頭致謝,從那天開始,他扔掉了拐杖,能像正常人一樣走路了。

有一天,煉功點新來一位老太太,七十多歲,臉色黯黑,耳朵背得厲害,輔導員把她安排在離錄音機最近的地方,她還是聽不清,就只好看著前面輔導員的動作煉。煉著煉著,就聽她嘴裏叨咕:「你還煉!還煉!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這地方呆下了,你卻要趕我走,快別煉了!」這是老太太的附體在說話。輔導員鼓勵她堅持煉下去,不要害怕,第二天,她就不再叨叨了,附體被師父法身清理了。幾天之內,老人的臉開始有了光澤,變得白裏透紅。有一天,煉兩側抱輪時,就聽她突然喊:「我聽到了!聽到了!」這老太太的耳朵聽到了煉功音樂,情不自禁地喊出了聲。

三、改變人心

大法更為神奇的是能迅速改變人心。大法學員學法修心,在哪裏都是好人:社會的好公民、家庭的好成員、單位的好職工。在世風日下,道德淪喪的年代,法輪功群體的出現在人間開闢了一塊淨土,使道德回升,人心向善,有力地穩定了社會,也讓人們看到了希望。

我修煉法輪功的初期,單位領導和同事都很不理解,因為這些人都是所謂的文化人,受中共無神論影響很深,可是見我修煉後像變了一個人似的,神情開朗,寬容大度,即使被冤枉了也還是樂呵呵的不在乎,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後來的一件事更使他們改變了對法輪功的看法。

我們圖書館的閱覽室是面向社會公眾開放的,時常有書被盜,人們的道德底線很低,很多人都有「讀書人偷書不算偷」的觀念,工作人員很惱火,也很無奈,因為讀者多時根本照顧不過來。有一天,我一上班就聽同事們議論,說有位讀者抱著一大捆書徑直找到館長辦公室,那些書是她以前從圖書館偷的,都是些常用的工具書,現在她煉法輪功了,她要按「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就全都送回來了,任憑領導處置。這件事對我們單位領導和職工震動很大,人們感佩這位女法輪功學員的勇氣,感嘆煉法輪功的人真好。我們單位很多同事也開始請《轉法輪》,修煉大法了。
我們這些大法學員在單位裏,就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那樣:「早來晚走,兢兢業業的幹活,領導分派甚麼活兒從來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爭了。」一九九八年大洪水,單位組織職工給災區捐款,大法弟子非常踴躍,所以在後來邪黨污衊造謠說師父不讓大法弟子捐款的時候,同事們就說不對啊,我們單位捐款最多的就是大法弟子。絕大多數的領導與同事們暗中保護大法弟子,同時也給自己生命的未來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我們借用一個工廠文化宮的大廳作為煉功點,平時總有學員自覺地去打掃衛生,不僅是我們使用的大廳,文化宮裏所有的房間都打掃得窗明几淨,文化宮領導非常滿意,也很樂意借給我們使用。我們是全市最大的煉功點,約幾百人,分成幾個小組。煉功時統一煉,學法時分組學。大家進出都輕手輕腳,怕鞋子有汗味影響大家,每人都自覺用方便袋把鞋子包好,整整齊齊的擺放,那麼多人進出都走一個大門,秩序井然。學法時,幾百人同聲背《論語》,聲音特別齊,打出的能量非常大。

我們煉功點有個臉上有疤的年輕人,據說修煉之前經常打架鬥毆,臉上的疤是打架時被人用刀砍的。修煉後,別人再找他打架,他不還手了,被打出血了也不還手。他在談體會時說,煉功人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以前我盡打別人,欠下很多業債,現在他打我,就算還債了吧。後來就沒人找他打架了。

有一女學員,修煉前因為家庭矛盾,與妯娌六年不說話,平時不來往還好說,可逢年過節的總得見面,弄得一大家子人都覺得尷尬、彆扭。得法後她知道人與人之間的恩怨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主動找妯娌和解了,全家人和睦相處,其樂融融,她的婆婆見人就說大法好。

還有,做教師的不收家長的錢,無償給學生補課,做稅務工作的不收業主的賄賂,秉公辦事,做醫生的不收紅包,為患者盡心盡力,做領導工作的把以前私自挪用的公款主動上交,甘願背個處分。這樣的事例真是太多了。

我們這座城市有幾個大的工廠瀕臨倒閉,工人們好長時間不發工資了,因此有些工人就組織起來到政府門前或城市主要交通要道示威,要求發工資。有的找到大法弟子,動員他們也去參與示威,可是大法弟子們沒有一個去鬧事的。

至於拾金不昧的事情就更多了,我母親撿到一塊金表,找不到失主,就送到了派出所,值班警察說:我們這經常有煉法輪功的來送撿來的東西,錢、金項鏈、甚麼都有,你們煉法輪功的真好,要都煉法輪功,這治安可就好了,我們警察也省心了。

我有一次去超市買東西,回家發現收款員把別人的東西放到我袋子裏了,就想那人回家發現少了東西一定會去向收款員要的,馬上趕到超市說明情況,收款員是兩個女孩,她們很感動,說現在還有這麼好的人啊,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我們大法弟子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決不佔別人的便宜,告訴她們天安門自焚假的,記住法輪大法好就會有福報。那兩個女孩連說謝謝,記住了(那時候還沒有開始勸三退,退出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有時遇到收款員多找錢,我都要把錢送回去。這些事對於大法弟子來說很平常,可常人卻在驚嘆:這樣的好人現在太少了!

十幾年的修煉,我親身見證了師尊的洪恩和大法的威德,上述只是我的一小部分經歷,寫出來是為了證實大法是真正的科學,不是迷信與唯心,大法是教人向善的,師父是來度人的。得人身不易,大法洪傳的機緣又是何等珍貴!願世人都能明白真相,進入無比美好的未來,更願我們慈悲偉大的師尊多一分欣慰,少一分操勞。
(明慧網法輪大法洪傳二十週年徵稿選登)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2/【徵稿選登】從太極拳迷到大法修煉人-257733.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看了一遍煉功帶,感覺動作很複雜,就是第三套功法比較簡單,我對照一下煉了一遍,感覺心裏很舒服,於是我又用心的煉了一遍,這次一煉非同小可,我感覺有一股強大的能量穿過我的手心,這股能量非常強大,連身體都烤得暖洋洋的,眼淚不斷的流下來,自己也不知道為甚麼流淚,我停止了煉功,坐在那大哭了一場。從那天以後我正式開始修煉了,我以後的人生也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了。
  • 這是大陸一位銀行信貸科長被淤泥所染而又超脫出來的真實故事。…妻子常常為了一點小事就跟他發火,甚至動手打他。起初他也忍不住,總想還手,漸漸的能夠按照李洪志師父說的:「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煮稀飯或下麵條送到醫院,親自餵到岳母嘴裏。…餵完飯和藥,他又打來熱水替岳母擦背、洗腳,攙扶岳母上廁所。這是連她自己親生女兒都不願做的事情,而一個煉法輪功的女婿卻自覺地做到了。…
  • 俗語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我家在湖南小縣城,化解不開的矛盾、醫不好的病痛在以前都是我家的難事。現在,我家有十人先後走入法輪功的修煉,個個身體健康,人人都感到很幸福。我曾苦苦追求金錢和物質享受,如今看看我家的幸福事,那是多少金錢買不來的福氣啊!
  • 法輪功師父在書中說:「但是人們有了矛盾不去忍,不知道是在還以前欠下的業債,你對我不好,我對你更兇,業沒還又造下新的業力,使社會世風日下,人人為近敵,也有很多人想不通,現在的人怎麼了?現在的社會怎麼了?人類這樣下去危險至極呀!」(《精進要旨》〈病業〉)李洪志師父的講法,句句震動我的心,他平衡著、善解著所有生命的關係,那麼慈悲,那麼無私,那麼打動人。
  • 作為一名法輪功學員,我時刻按照師父的教誨,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大法師父叫我們要修成無私無我,凡事為他人著想,所以在修煉之後的行醫生涯中,我對每一位病人認真負責,並且根據他們的身體狀況合理的提供治療方法,而不是多用藥、濫用藥,不需要吃藥能好病的,我就建議病人休息或者教他們一些物理療法,吃點藥就可以治癒的病人我就不給他們輸液,同樣能治病的藥我選最便宜的,這樣幾年下來我贏得了無數病患的信任和依賴。
  • 黃明勝說:「那是一九九七年的一月,去上了法輪功九天學習班,看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並且學會五套功法。每次煉完功後,感覺身心很輕鬆愉快,很舒服。」不知不覺的,他再也沒有背痛的困擾了。修煉法輪功,對於祛病健身有著意想不到的神奇效果,這種實例在法輪功學員中俯拾皆是,沒有甚麼稀奇。黃明勝說:「我受益最大的是心性方面的提升。還有很多從小到大所遇到或聽聞到的,現代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在法輪大法中都找到了答案。」
  • (shown)趙連浩先生,韓國人,外表樸實、隨和沒有架子,今年五月底來台灣師範大學學習中文。「因為我很渴望參透大法,而師父李洪志先生是中國人,並且有關大法的書都是用中文寫的,所以我來台灣一邊在大學讀中文,一邊跟台灣同修一起修煉大法。」趙先生訴說著來台的原因。…他身體也很敏感,在學煉功法時,他發現前方有法輪一直轉。他說:「每天學法煉功時,四週都有法輪一直轉一直轉的。身體被調整清理,一個禮拜後我就出去弘法了。」趙先生感到法輪大法真是太大了,太好了。他覺得現在得到真理了,知道了人要返本歸真,每天學法、煉功與講真相的生活過得很充實,很有意義。
  • 我在獄中接觸到一個服刑人員,叫伏車平(化名),三十多歲。由於犯攔路搶劫罪被判有期徒刑十三年。在監獄中服刑期間,右腳關節嚴重傷殘,成了一個跛腳的殘廢人。我剛入獄時,他知道我是因煉法輪功而遭迫害的,就很想和我接觸。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他問我:法輪功是甚麼?中共為甚麼要迫害法輪功?我根據他的接受能力,給他作了詳細解答。最後他問我:既然中共要迫害,為甚麼你還要堅持煉?我問他看過《西遊記》沒有,他說看過。我告訴他:法輪功可以使人修成神。他頓時眼睛大睜:「真的?」我嚴肅而又認真的說:「這是千真萬確的!如果你想修,我可以介紹你入門。你回去想想再談。」
  • 現代的很多人,往往面對工作壓力很大時,吃不好睡不好,弄得精神緊張,家庭關係亮紅燈,生活中仿佛隨時有顆不定時炸彈會被引燃,弄得身心俱疲,苦不堪言。任職於台灣中山科學研究院的曾先生曾經是其中一例,幸運的是,曾先生於人生低潮時遇見法輪功,人生從此獲得改變。
  • 家住武昌中山路的周建剛,在修煉法輪功後,不僅使其身心受益,道德昇華,還使其原本已破裂的家庭開始變的和睦。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輪功被中共邪黨迫害後,因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周建剛先後數次被非法抓捕、關押,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十年重刑,在琴斷口監獄重管隊,周建剛被暴打致高位截癱。武漢市「六一零」和監獄方為了封鎖消息,在周建剛刑滿到期之日,將他秘密劫持到一個隱蔽的地方,並且威脅家人,不許將周建剛的去向告訴法輪功學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