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詩詞改變了我的命運

李新宇
font print 人氣: 15
【字號】    
   標籤: tags: ,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惡顛倒、歪曲法輪大法的事實真相開始了鋪天蓋地的對法輪大法的造謠誣陷,並且利用強權阻擋人們接觸、閱讀、聽聞有關大法的真實信息的一切渠道。

我家裏新過門的嫂子和她的家人是學法輪大法的。她對我們講述了大法的真實情況,並告訴我們電視媒體的宣傳全是假的,法輪功是佛家上乘修煉功法,是修行多少年的修道人或修行多少世的高僧想求都求不來的高德大法。根本不像電視宣傳的那樣,法輪功修煉者也決不會去自焚,大法要求不殺生,是教人以「真、善、忍」為指導的好功法。

由於我被邪黨的謊言毒害得很深,又因從小受邪黨文化的灌輸。滿腦子都是些無神論、鬥爭哲學,從小唱的歌詞中都是中共洗腦的黨文化,做好人都帶爭鬥的意識。我很自負,聽不得別人的意見,總認為自己形成的看法是對的,高明有遠見。對於嫂子和其他人送來的真相資料、真相光盤甚至是大法書籍根本就不聽、不看,不相信法輪功會像他們說的那麼好。

我母親身體一向不好,身體內部從上到下、從裏到外幾乎沒有好受的地方,我家中的中藥、西藥、偏方滿窗台、滿抽屜,桌上、炕上幾乎隨處可見。母親告訴我她這輩子吃的藥快能裝一火車皮了。去過很多醫院,中醫、西醫、民間大夫看了不少,可就是不見效。我經常看到母親痛苦的半夜睡不著覺,偷偷在那兒流淚。久病使她脾氣暴躁、性急、愛罵人、經常發火,我長這麼大很少看見她的笑容。

嫂子看到母親這樣,她和她的家人就引導母親學了法輪大法。剛開始我只看到她們經常到家裏來教母親煉功,後來又讓她看大法書籍。母親沒有文化,只上過一年的學,她有很多不認識的字經常來問我。在那種紅色恐怖下,大法書奇缺,她就讓我幫她手抄一本《洪吟》。儘管我當時很不樂意,但是母親求我,就硬著頭皮幫她抄吧。抄的過程中我心想,大法師父寫的詩詞怎麼這麼好?《洪吟》裏面有幾首詩詞對我的觸動很大,我在心裏又反復念了幾遍,誰知把書合上我竟然能背下來了。

隨後的幾天,我和同事產生矛盾。一天,經理吩咐兩人一組打掃辦公樓。和我同組的同事比我大兩歲,我管她叫「玲姐」。幹活期間,我比她麻利,幹得又多、又乾淨,她幹活不太認真,她幹過的地方我都要幫她再從新打掃一下。由於經理說下午過來檢查,我中午飯都顧不得吃,就一個勁兒的在那兒認真打掃,她不緊不慢很是清閒。等到下午經理一來,就聽他說:「哇,玲,你這樓層打掃的最乾淨了,你幹得真好,等有時間我跟老闆好好推薦推薦你。」經理邊檢查邊誇讚她。玲姐在一旁也高興的一個勁兒的點頭,好像這件事跟我沒有任何關係。我心裏真不是滋味,當時一鼓怨氣衝上心頭。我剛要找他倆說理,不知怎麼,《洪吟》中的詩詞〈做人〉一下從腦中浮現出來:
「為名者氣恨終生 為利者六親不識 為情者自尋煩惱 苦相鬥造業一生 不求名悠悠自得 不重利仁義之士 不動情清心寡慾 善修身積德一世」。
我知道我這是為名、利所爭,我心裏的怨氣頓時不見了,感覺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輕鬆。我心裏想,大法師父您真了不起呀,一首詩詞你就改變了我的想法,讓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幫助我在矛盾中得到心靈的解脫。要以往我會跟他們大吵,不但激化了矛盾,還會使我糾纏在爭鬥之中苦苦煎熬。

從那兒以後我對大法再也不像以前那麼抵觸、反感了。

母親學功不到一年,變化很大,夜晚會睡的很好,有時甚至還鼾聲如雷,一覺到天亮,睡的又香、又實。並且她面色紅潤,性格也變得開朗了,為人也和善了,漸漸的我發現她不罵人了,也不願發火了,變得慈祥多了。她不但不用吃藥了,身體還特別好。六、七十歲的老太太我們有時幹活都幹不過她。這對我們全家來說觸動很大。我們做兒女的不但節省了醫藥費,而且母親身體好了,性情溫和了,我們都願接觸她了,大家心情也變得舒暢了,家庭變得和睦了。哥、姐有時開玩笑說:「媽,你要早學大法,我們得少挨多少罵、少挨多少打,你身體還能早點變好,你早學該多好。」

後來我想嫂子和她的家人煉了那麼多年法輪功也沒去自焚呀,也不像電視演的那樣呀,他們天天煉功、修心,也不參與政治活動呀。電視說的煉法輪功殺父母,我看她們都是好人呢!有時比我們做的都好,這麼好,共產黨咋不讓學、不讓煉呢?後來我們陸陸續續的看了許多有關大法的真相資料、真相光盤。看了法輪功製作的揭露「天安門自焚」偽案的光盤,將中國播放的電視新聞節目的慢鏡頭回放中,看到二十多處疑點,違背醫學常識,違背常理。心想這麼大個中共,怎麼幹出這麼無恥而又傷天害理的事來。哎!這真是世道大變呀!

後來經過母親的引領,我閱讀了所有大法經書。明白了法輪大法確實是千年不遇、萬年難尋的高德大法。他揭示了宇宙、時空、人體之謎,他能打開人封塵已久的記憶,開啟人的智慧,淨化人的心靈,他能讓人找回真正的自我,告訴了人們人來到世間的真正目地。他能化解開人與人之間的種種矛盾,善解開所有常人難以解開的冤怨。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他蘊含了種種天機。而且我在讀法、聽法中也看到了原來大法師父甚麼都知道哇。他講:「我們常人社會是按照歷史規律在發展,你想怎麼發展,達到甚麼目標,可是那個高級生命可不是這樣考慮的。古代的人,他們沒有想到今天的飛機、火車、自行車?我說也不一定想不到。因為歷史沒有發展到那一過程中去,他也創造不出來。表面上從我們這個常人習慣的理論認識,從現有的人類知識這一角度上去看,是因為人類的科學沒有達到那一成度,創造不出來。其實人類科學怎麼發展的,也是隨著歷史的安排在發展的,你人為的想達到某一目地,也是達到不了的。」(《轉法輪》)並且他在九九年之前的很多講法中早就預料到了九九年後邪惡對大法的打壓與迫害。他還在講法中以給大家講笑話的方式為大家講了很多天機,他預示了很多東西。哇,原來世上真有這樣的高人呢,我深深被折服了。

從那以後我決心走入了大法的修煉。從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一直到今天,短短幾年大法從本質上改變了我,我從一個大病沒有,小病不斷自私自利的人變成一個人們常說的百病不沾、百毒不侵,做事情能為他人著想,矛盾中先找自己不足,與人為善、樂於助人的好人。

值此大法洪傳二十週年之際,我想真心告訴那些還在被邪黨毒害的世人們,不要再相信那欺世的謊言了,擦亮您的雙眼,放開您的胸懷,發自內心的、不帶有偏見的真正去了解一下法輪大法究竟是甚麼吧!百聞不如一見。千萬千萬不要錯過這萬古難遇的機緣!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5/【徵稿選登】一首詩詞改變了我的命運-256827.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黃明勝說:「那是一九九七年的一月,去上了法輪功九天學習班,看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並且學會五套功法。每次煉完功後,感覺身心很輕鬆愉快,很舒服。」不知不覺的,他再也沒有背痛的困擾了。修煉法輪功,對於祛病健身有著意想不到的神奇效果,這種實例在法輪功學員中俯拾皆是,沒有甚麼稀奇。黃明勝說:「我受益最大的是心性方面的提升。還有很多從小到大所遇到或聽聞到的,現代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在法輪大法中都找到了答案。」
  • (shown)趙連浩先生,韓國人,外表樸實、隨和沒有架子,今年五月底來台灣師範大學學習中文。「因為我很渴望參透大法,而師父李洪志先生是中國人,並且有關大法的書都是用中文寫的,所以我來台灣一邊在大學讀中文,一邊跟台灣同修一起修煉大法。」趙先生訴說著來台的原因。…他身體也很敏感,在學煉功法時,他發現前方有法輪一直轉。他說:「每天學法煉功時,四週都有法輪一直轉一直轉的。身體被調整清理,一個禮拜後我就出去弘法了。」趙先生感到法輪大法真是太大了,太好了。他覺得現在得到真理了,知道了人要返本歸真,每天學法、煉功與講真相的生活過得很充實,很有意義。
  • 我在獄中接觸到一個服刑人員,叫伏車平(化名),三十多歲。由於犯攔路搶劫罪被判有期徒刑十三年。在監獄中服刑期間,右腳關節嚴重傷殘,成了一個跛腳的殘廢人。我剛入獄時,他知道我是因煉法輪功而遭迫害的,就很想和我接觸。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他問我:法輪功是甚麼?中共為甚麼要迫害法輪功?我根據他的接受能力,給他作了詳細解答。最後他問我:既然中共要迫害,為甚麼你還要堅持煉?我問他看過《西遊記》沒有,他說看過。我告訴他:法輪功可以使人修成神。他頓時眼睛大睜:「真的?」我嚴肅而又認真的說:「這是千真萬確的!如果你想修,我可以介紹你入門。你回去想想再談。」
  • 現代的很多人,往往面對工作壓力很大時,吃不好睡不好,弄得精神緊張,家庭關係亮紅燈,生活中仿佛隨時有顆不定時炸彈會被引燃,弄得身心俱疲,苦不堪言。任職於台灣中山科學研究院的曾先生曾經是其中一例,幸運的是,曾先生於人生低潮時遇見法輪功,人生從此獲得改變。
  • 家住武昌中山路的周建剛,在修煉法輪功後,不僅使其身心受益,道德昇華,還使其原本已破裂的家庭開始變的和睦。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輪功被中共邪黨迫害後,因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周建剛先後數次被非法抓捕、關押,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十年重刑,在琴斷口監獄重管隊,周建剛被暴打致高位截癱。武漢市「六一零」和監獄方為了封鎖消息,在周建剛刑滿到期之日,將他秘密劫持到一個隱蔽的地方,並且威脅家人,不許將周建剛的去向告訴法輪功學員。
  • 在「四二五」十三週年紀念日,記者採訪了加拿大參議員康希格理奧‧蒂尼諾(Consiglio Di Ninio)、資深政治家、前亞太司司長大衛‧高和當年經歷過四二五的法輪功學員。
  • 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大肆迫害法輪功開始,全世界法輪功學員堅定地走上反迫害的漫漫長路,他們有的在街上發資料,在景點講真相,用電腦、電話傳真或是直接打電話、寫信等方式向大陸各階層民眾講真相。十三年來徹底地揭露了中共惡行,大陸民心紛紛覺醒,了解了大法真相,迄今已有超過一億一千五百萬人聲明退出中共黨組織。
  • 我在電視截取的教功錄像中看到旋轉的法輪變換著顏色,「法輪是宇宙的縮影」(《轉法輪》)這句旁白好像是從宇宙遙遠的地方傳來我耳邊,似乎法輪是我內心深處尋找著的甚麼。二零一零年我偶然間認識了一位法輪大法學員,他和我講了天安門自焚偽案和大法的真相,告訴我江××因為個人的妒嫉而鎮壓法輪功,我十一年前的謎團終於得到了解答!「法輪功是好,真的是好的……」我低語道,為找到了答案而激動,心裏像被打開了一扇封塵已久的窗,頓時清亮了。讀完《轉法輪》,我的世界觀和人生觀的確發生改變了。
  • 毛女士受病痛折磨十八年後遇大法甘露頑疾兩天消失!自中國國內法輪功受迫害,毛女士十三年來就一直堅持每天給國內打電話講真相數小時,平均每天勸退多則二十多人,少則幾人。勸退的人有中央各級部門的,各級政府官員,軍人等不同階層的人。毛女士說,鑑於講真相中了解到的情況,為了減少他們的罪惡,也為了制止對大法弟子迫害,要讓他們知道真相。很多人了解了真相後停止了作惡。
  • 二零一二年「五﹒一三」世界法輪大法日之際,一些在海外得法的法輪功學員回首各自得法的經歷時,感嘆自己在異國他鄉幸遇大法,原本一心只為在海外立足掙錢過好日子,卻在物慾橫流的社會裏隨波逐流,落得身心俱憊的人生,因為修煉了法輪功而變得從此不同。如今他們按照「真、善、忍」的法理不斷歸正自己,堅定地走在修煉路上。下面講述的是甄姐和小海的故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