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堂口的風水傳奇

翔龍
  人氣: 38
【字號】    
   標籤: tags:

在山東萊城的東北方向三十里處有座大山,叫作夾嶺,夾嶺裏有一峪道,在峪道之中有個地方叫大堂口,在清朝以前,沒人知道這大堂口曾經是一處風水寶地。

夾嶺上懸崖峭壁、林木茂密、荊棘叢生,在險峻的大山中有一條峪道,這條峪道被稱為「七上八下」,就是朝著正北方向走到最高處是七里路,然後轉折一直往東北方向到山腳下是八里。

在峪道最高點,也就是「七上八下」的轉彎處東側,有一塊能夠容納幾十人休息的平地,如同細長的蔓莖上結出一個碩大果實般突出在道的旁邊。在平地正上方有一塊約長五米、寬三米、高一米的巨石兀立著,巨石上方的右側正立著像官府大印的一尊圓柱石,一條溪水將巨石包在中央。

在這「小小平原」的長方形巨石上,那個像官印的圓柱石,整個布局就像縣衙審判案件的大堂一樣。

在前清年間由於天旱及蝗災,安徽一帶三年無收,很多百姓都離鄉背井到外地逃荒要飯。其中,有一對姓尚的母子也是一路北上、沿路乞討,終於來到山東地區,由於山東地區也鬧饑荒,母子二人便繼續北上來到了夾嶺,順著崎嶇狹窄的峪道前行。

當走到大堂口時,五十多歲、身患重病的母親竟倒地而亡,年僅十二、三歲的兒子哭罷死去的母親,又含淚用手在大堂口的平地上,一把土一把土地挖掘了一個坑。一位路過放羊的老者,非常同情這落難的孩子和剛剛過世的母親,便脫下蓑衣裹住遺體,並幫助孩子將老太太草草掩埋。

尚家孩子千恩萬謝告別放羊老人,在母親墳前三跪六拜後,哭著離開大堂口,一路乞討回到自己的家鄉。

尚家孩子回到家鄉後,便給大戶人家放牛、放羊為生。在他放牧的路上要經過一家學堂,天生聰慧的尚家孩子,會時常在教室外面聽先生講課。有一次先生讓自己的學生背誦前一天傳授的課文,十幾個學生竟沒一人能背誦,正在此時,尚家孩子情不自禁的把課文完整流利地背誦下來。

聽到聲音的老師非常驚訝,看到這個放羊的孩子是如此聰明,在得知孩子的身世後,便把他收留下來。尚家孩子在先生幾年的精心教育下,陸續通過鄉試、殿試,最後被皇帝冊封為當朝的三品大員。

尚家孩子做了三品大員後,總會在每年的清明到大堂口給母親上墳祭拜。幾年後,更加飛黃騰達的尚家孩子,決定要把自己的母親遷回安徽老家和父親合葬。

這一年的清明,尚家孩子帶領遷墳的隊伍浩浩蕩蕩來到母親墳塋前,在三跪六拜、燒紙燎香等隆重齊全的遷墳儀式過後,便輕輕打開母親的墳塋。正在此時,忽聽轟隆一聲巨響,只見巨石滾動,巨石之上的圓柱石被摔出去幾米開外。再看那老太太的遺體不僅沒有腐敗,就連裹在其遺體上的蓑衣扣結也是生根發芽了,無數金色和銀色的草根圍著遺體如同蟒袍玉帶般。

這驚人的一幕竟讓三品大員昏倒在地,待甦醒後才在心腹的提醒下,匆忙將老太太的墳塋恢復原樣,打道回到京城。回京後,三品大員竟從此被皇帝擱置起來,再也沒有重用。

有人說,這尚家是占了大堂口的好風水了。原來大堂口上有潺潺流水,下有沃土肥地,在名稱上更是成就著尚家母子:「堂」是「尚」字身下一掊「土」,尚姓老人葬於此地後代自然會飛黃騰達。

後來大堂口的變故,使得「官印」飛蹦,子孫仕途再也不會繼續;再有,那蓑衣的扣結便是官宦本位,如果風水不破,尚家就會出像蓑衣扣結一樣多的高官。@*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外電紛紛報導神祕的中國風水學說,雖然中共自一九四九年掌權後,視風水為「迷信」並加以禁止,但幾千年來,風水學已深植於中國人心中,目前更是廣泛流行並開始走向世界。
  • 諸葛八卦村位於浙江中西部蘭溪市境內,由諸葛亮二十七世孫諸葛大獅於元代中後期營建以來, 已有六百多年的歷史,雖歲月遷移,人事代謝,迄今總體格局未有巨變。這座大村莊像個世外桃源,遠離戰火,避過天災,躲過人禍。其內涵之深邃,令人叫絕。
  • 唐太宗晚年,貞觀二十二年,太白星多次在白晝出現,太史占卜說:「太白晝現。主女主昌盛。」而且這個時候太宗得到一本祕讖,所謂祕讖就是專門預言吉凶的書,可能是文字,也可能是圖籙。這本祕讖說:「唐中弱,有女武代王。」是說唐朝將要衰弱,有「女武」將取代唐而擁有天下。
  • 「林」中群雄,尤其運動競技弱肉強食,勝者為王;亞裔體能先天難在「肌肉叢林」中突出,幸好有「書獃子」打氣法,更具神之加持,還有「豪」中之「豕」而「扮豬吃老虎」。因此才能出乎意料之外,一鳴驚人。
  • 「見圓物,事易成;見缺物,事終毀。」婚姻之預兆,如易數中所說:非妄言也,皆有定數矣!
  • 朋友中學歷最高、生意做最大的最常算命。不才如我有甚麼疑難雜症,有時也會到命相館坐坐,諮商諮商...
  • 想要整型的人總希望可以透過好的容貌給自己帶來好的人生,可是,整型真的可以改變命運嗎?這樣的問題存在於每個整型人士的心中。從命理的角度,帶您一探究竟。
  • 當時大陸正值氣功高潮,有不少氣功師來辦班和交流,自己也被算命認識的朋友拉入「氣功協會」和「人體科學研究會」等,自然也和這些氣功師有所接觸和交流。
  • 一九七四年下半年,自己從水路偷渡香港,功敗垂成,被香港當局遣返回來後,在單位裏...
  • 在人生的歷程中,我經常感受到,物質世界和精神世界好像是一對互相倒立的王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