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修煉故事

我和兒子的幸福生活

大陸大法弟子
font print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面對當今世界中太多的不良誘惑,我的兒子在法輪佛法的修煉中依舊純淨。我不必像別的家長擔心孩子「早戀」,也不必像別的家長擔心孩子「泡網吧」,他自己知道如何用大法「真善忍」的法理歸正自己,做一個好學生,做一個好孩子,我只能無數次的感謝大法給我塑造了這麼一個好兒子,我真的很幸福。

人生中有多少際遇,有時只源於一次珍貴的選擇,從而帶來不可預知的改變。而我由衷的感到自己是那麼的幸運──只因為我和兒子多年前走上了法輪佛法的修煉之路。從此,在旁人看來本應是寄予同情的「單親母子」,卻有著太多的幸福要與世人分享。

一九九五年的春天是一個美好的季節,我有幸走入法輪功的修煉。至今還記得通讀法輪功著作《轉法輪》後的那份激動,而自那以後有「真善忍」法理陪伴的日子真的為我解決了很多生活中的「大難題」、「小難題」。

待兒子十歲時,我把他也領進了修煉的門。人們都說母親總想把最好的東西留給孩子,我也一樣,有甚麼能比把「真善忍」三個字告訴給孩子更重要的呢?好的思想會影響孩子的一生,要比給他豐衣足食的生活更受益無窮。想要跟朋友們分享的經歷真的很多,不能一一詳談,在此我只從兩方面說一說。

懂事的「小支柱」

兒子今年十四歲,正處在人們常說的「青春叛逆期」。都說「叛逆期」的孩子不好管,而我卻沒有這種感觸,修煉後的兒子沉穩細心,為人不張揚又踏實,甚至有時還能成為我的「良師」。

記得有一次我沒能克制好自己,和我母親因為一些家庭瑣事爭吵,滿腹的委屈讓我禁不住落淚。兒子放學後看到我這副樣子,立刻關心的問:「媽媽,有甚麼煩惱跟兒子說一說。」我像找到了傾訴的突破口,跟兒子大吐「苦水」,兒子靜靜的聽,沒有打斷我,卻在我說完後,慢慢對我說:「媽媽,你還記得師父說的遇到甚麼事都要向內找嗎?看看自己哪兒做的不對,這不正是你提高心性的好機會嗎?姥姥是老人,你不要跟她一般計較,我們不得有顆慈悲之心嗎?……」我抬頭看看兒子略帶嚴肅的小臉兒,這「小大人兒」真讓我這當媽的慚愧啊。有這樣的兒子,我怎麼好意思再做不好呢?

當然,兒子也有他不「如意」的事情,這時就需要我「出場」了。兒子每週末都得去爺爺奶奶的家,陪伴他們兩天。爺爺奶奶老了,又極疼愛這孫子,可這兩天對兒子來說真有點兒「難熬」,用他的話說:「爺爺總是那一套,我在爺奶家呆著太無聊!為甚麼我必須得每週去陪爺爺奶奶呢,就不能在自己家做些自己的事情呢?」我看著愁眉苦臉的兒子說:「修煉的人要事事都為別人著想,做甚麼事情都要先考慮別人的感受,何況你的爺爺奶奶?你是不是不夠善啊?」兒子聽後不出聲了。但從此以後每週都很自覺的去他爺奶家,他爺爺還告訴我說:「我這大孫子可孝順了,聽話又懂事!」

這樣的事情很多很多,我和兒子用法輪佛法的法理相互扶持,看似苦惱的事情最終都能一一化解。「叛逆期」的兒子不但不「叛逆」,還成了我的「小支柱」,我們母子的感情也因此非常的融洽,令外人羨慕。

從初中學歷到外語研究生

我是一所大學院校的職工。為提高自身的學歷素質,二零一零年我在工作和家庭都兼顧的情況下,考上了本校的外語研究生。其實熟悉我的人都知道,由於多種原因,我讀高中時只念了一半,雖說後來自費學了不到兩年的「夜大專科」,但說白了,只是一個標準的初中畢業生。我奇蹟般的讀研經歷轟動了我所在的大學,人們對我讚歎的同時也頗感「不可思議」。我曾親耳無意中聽見大學人事部門的主任和他的同事在議論我說:「誰這麼牛啊,工人能考上研究生?」而我則深深的感到有大法的陪伴與支撐,才使我有了這樣的奇蹟。

人們都知道「佛法無邊」,正是法輪佛法使我始終持有一顆平常的心,專注於我應該做好的,而不是一味的去追求。為了緩解考前的緊張,我是念著「法輪大法好」和背著師父的「經文」走進考場的。由於備考時間短,還要兼顧工作和家庭,我只是粗略的、盡可能的複習了一些考試的科目,並沒有多少自信。修煉法輪大法的人都知道佛法可以給人帶來美好,而我的成功驗證了這一點,佛法使我平靜又充滿智慧。

大法可開智開慧,在上初二的兒子身上再次驗證。明年就要中考了,兒子每天的學習任務很重,這個階段的孩子非常辛苦,為了所謂的競爭,幾乎每個家長都給自己的孩子報了各種補習班,為了提高自家孩子的學習成績,家長們使出了渾身解術。而我的兒子除了每週末的一個英語班之外沒再參加任何的補習。他自己對照大法的法理完全知道該怎麼做,也絲毫不用我操心。

當然兒子的學習成績也始終名列前茅。不僅如此,兒子還彈得一手好鋼琴。三年前曾在一次全國範圍的鋼琴比賽上獲得「青少年組」金獎。很多家長向我討教經驗,我告訴他們:大法可為人開智開慧。

面對當今世界中太多的不良誘惑,我的兒子在「法輪大法」的修煉中依舊純淨,我不必像別的家長擔心孩子「早戀」,也不必像別的家長擔心孩子「泡網吧」,他自己知道如何用大法「真善忍」的法理歸正自己,做一個好學生,做一個好孩子,我無數次的感謝大法給我塑造了這麼一個好兒子,我真的很幸福。

朋友們,人們都懂得凡事要親身經歷才有發言權。您只聽大陸媒體的「一言堂」就輕易判定事物的好壞是不明智的,因為那是為維持迫害而編造的謊言。如果您肯坐下來聽一聽,我們每一個修煉「法輪佛法」的人都能給您講出一個個震撼而又感人的故事!別被邪黨特意製造的「假相、邪說」矇蔽了您的眼睛,它是害人的惡龍,來了解真相吧,我和兒子的幸福您也會擁有,甚至能得到更多。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8/【徵稿選登】我和兒子的幸福生活-256794.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今年四十八歲的鐵道工程師史帝文(STEVE),自十五歲起染上毒癮。飽受毒癮折磨然戒毒總以失敗告終,不幸的是他的小兒子也從小染上毒癮…後來,這對吸毒父子卻是奇蹟般地戒了毒…
  • 不相熟的外系同學特地跑來問她:「你皮膚怎麼這麼好!是用甚麼牌子的保養品啊?」江宛芸笑著回答她:「我煉法輪功啊!」江宛芸的父親看到身體不好的人,更是把女兒的例子拿出來談,總是勸人家去煉法輪功。江宛芸慨嘆:感謝命運的安排!走上法輪功修煉的這條路後,不只是得到身體的健康,更讓她明白了生命的意義
  • 一個被評斷患有自閉症並會攻擊他人的孩子,行為失常猶如一顆不定時炸彈,令全校老師頭痛、同學閃躲。這樣一個孩子,轉變為能自我要求、為別人著想,幾乎讓人忘了還曾有個讓人傷腦筋的孩子的存在。這一百八十度的轉變,緣由於何?在不到兩年的時間裏,是誰解除了那顆不定時炸彈?是甚麼方法讓一個特殊的孩子回歸為正常?
  • 我看了一遍煉功帶,感覺動作很複雜,就是第三套功法比較簡單,我對照一下煉了一遍,感覺心裏很舒服,於是我又用心的煉了一遍,這次一煉非同小可,我感覺有一股強大的能量穿過我的手心,這股能量非常強大,連身體都烤得暖洋洋的,眼淚不斷的流下來,自己也不知道為甚麼流淚,我停止了煉功,坐在那大哭了一場。從那天以後我正式開始修煉了,我以後的人生也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了。
  • 從大學退休後,熱愛自然和運動的戴維選擇了這份愜意的新工作。在這裏,他發現了一個似曾相識而又全新的領域──法輪功,一種源自中國的能令人身心淨化、精神昇華的修煉。五年來,戴維從開始默默觀察、以學者的嚴謹對法輪功進行全面研究,到後來經常來煉功點幫助向遊人介紹情況、解答疑惑,成為法輪功的忠實支持者。對於中共用經濟、政治利益在海外收買大公司、媒體和政客以減弱國際社會的譴責聲音,對於迫害得以持續十二年之久,戴維感到非常遺憾和痛心。
  • 塞班島的天氣經常酷熱難耐,把他曬成了一個黝黑的水手,十多年的磨礪把懵懂無知變成了成熟練達。和其他八零後的獨生子來說,他的經歷簡直就像電影裏面的驚險故事片,但是這確實不是故事片,而是一段真實的經歷。
  • (shown)我一直都在想往高層次上修煉,我的生命中一直在等待靈性的發展。我接觸了很多種宗教和精神運動門派,但是每次嘗試之後我都失望地發現它不是我要找的。」「而我一看到法輪功的內容,我開始讀,就停不下來了,這感受太令人震驚了,因為我就像接通了電源開關一樣,我讀的越多,越覺得法輪功的教導很有道理,能夠走進我的內心深處。
  • 我在獄中接觸到一個服刑人員,叫伏車平(化名),三十多歲。由於犯攔路搶劫罪被判有期徒刑十三年。在監獄中服刑期間,右腳關節嚴重傷殘,成了一個跛腳的殘廢人。我剛入獄時,他知道我是因煉法輪功而遭迫害的,就很想和我接觸。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他問我:法輪功是甚麼?中共為甚麼要迫害法輪功?我根據他的接受能力,給他作了詳細解答。最後他問我:既然中共要迫害,為甚麼你還要堅持煉?我問他看過《西遊記》沒有,他說看過。我告訴他:法輪功可以使人修成神。他頓時眼睛大睜:「真的?」我嚴肅而又認真的說:「這是千真萬確的!如果你想修,我可以介紹你入門。你回去想想再談。」
  • 現代的很多人,往往面對工作壓力很大時,吃不好睡不好,弄得精神緊張,家庭關係亮紅燈,生活中仿佛隨時有顆不定時炸彈會被引燃,弄得身心俱疲,苦不堪言。任職於台灣中山科學研究院的曾先生曾經是其中一例,幸運的是,曾先生於人生低潮時遇見法輪功,人生從此獲得改變。
  • 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大肆迫害法輪功開始,全世界法輪功學員堅定地走上反迫害的漫漫長路,他們有的在街上發資料,在景點講真相,用電腦、電話傳真或是直接打電話、寫信等方式向大陸各階層民眾講真相。十三年來徹底地揭露了中共惡行,大陸民心紛紛覺醒,了解了大法真相,迄今已有超過一億一千五百萬人聲明退出中共黨組織。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