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父的轉變 從舉報到「我替你發資料」

吉林省大法弟子
font print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

在我的印象中,岳父是個受中共毒害很深的人,也比較勢利。在我結婚前,就時不時的耍點小心眼兒,讓我替他做些家務活。當時他還不到五十歲,下崗在家,那時他家燒火炕,所以劈柴呀,砸煤呀,甚至洗衣、涮碗都讓我做。積攢多了,我心裏就有些怨言,這也就罷了,還有他在外面偷著搞女人,以為我不知道,還總是裝一本正經。所以他在我心裏他就成了個勢利小人加偽君子,我對他印象很壞。我結婚後,岳父偷腥依舊,直到岳母病逝也不收斂。為此,他和女兒關係很僵化甚至相互仇視,女兒認為是她父親間接導致母親生病並去世;而我從來沒認為他是個好人。九九年「七﹒二零」後,他更是時不時用話敲打我。

岳父知道我的心思,所以有甚麼事都把我牽連上,有一次他和相好被我們堵在屋內,為了讓那女人順利走開,他開始廝打女兒,並說最恨的人就是她。我去拉他們的時候,他開始衝我來了,後來他報了警,並聲稱家裏有「政治犯」。這之後,我也開始恨他了:連親人都往死裏弄,覺得這樣的人已經不可救藥,他就應該屬於第一批被淘汰的人。從此,我們之間關係越來越僵,已經幾乎不互相來往,只是年終的時候我去象徵性的看望一下他。

去年十月,聽說他的手在幹活的時候被電鈕打掉一塊肉,需要植皮手術,我和妻子去看望了他,這時候他已經沒有房產了,曾經的女人也離開了他,自己租個了小破房過日子,我們知道肯定是敗壞光了。看到他的慘景,我們也有點於心不忍,畢竟是我們的父親呀!

逐漸,我們之間的冰山開始融化,我也開始從修煉人的角度來從新看待我的岳父:人和人之間誰對誰好了壞了,都是業力輪報所致。我和岳父之所以弄到這種地步,也許是我前世也曾經對他這樣過,但這世睡覺醒了就不想認帳了,所以總覺得心理不平衡,有怨氣,怒氣。其實,師父在法中早就說過:「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人為甚麼能夠當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為這個情活著,親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講情份,處處離不了這個情,想幹不想幹,高興不高興,愛和恨,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轉法輪》)這些年,在和岳父這麼多年的恩恩怨怨中,過去我總沒有向內找提高自己。比如,他記恨我,是不是我這兒也有一顆怨恨的心;他不正經有女人,我應該看看自己的色心和慾望去沒去;他總在心裏想我如何看不起他,是不是因為我這兒的容量不夠大,把自己的親人當成了敵人等等。這麼多年,錯過了這麼多提高的機會,當然他做的那些錯事是他造業了,而且已經開始償還了。

現在我岳父願意和我們說話了,能說到一塊兒。在向岳父講真相過程中,發現他在「大法學員是否參與政治」這方面有癥結,於是我就利用各種史實打開他的心結,最後他說:「以後有資料我去替你發,我歲數大,那些警察不能把我怎樣。」這句話是我認識岳父以來最神聖的話。後來,了解到岳父曾經在文化大革命時,參加過「紅衛兵」運動,我把他身上的這點獸印也聲明抹除了。

我很高興岳父能有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也很高興一家人能夠從新團聚,這就是大法的力量所在──「佛光普照,禮義圓明」!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11/岳父的轉變-從「舉報」到「我替你發資料」-260057.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老年大學組織旅遊,隨團的醫生給每位老人檢查身體,輪到許姨這裏,醫生看到許姨壯實的身板,驚訝的說:「哇!你的身體真好,健康狀態像年輕人一樣。你一定是年輕時的底子打的好,你年輕時身體一定很好吧?」老人們看到許姨的皮膚緊緊的,捏都捏不起來,哪裏像老人那樣鬆弛,這身板!隨之而來的是羨慕的目光。
  • 法輪功遭受中共迫害這麼多年,很多人漸漸看懂了法輪功是甚麼,共產黨在幹甚麼,不再為中共謠言所惑,以自己的良知善念默默支持法輪功學員,抵制這場對「真善忍」的迫害。這樣的善行是出自本念的,善良人就會得到上天護佑和大法給予的福報。李林保護法輪功學員,不但自己得福報,她的家人也得了福報。
  • 「法輪大法教導我按真、善、忍的原則做人,使我能夠勇於面對各種社會問題,並幫助華人社區解決一些事情。同時,因為修煉人不追求個人名利,華人社區也很歡迎這種精神。」這是多倫多法輪功學員張培新五月二十三日晚,接受加拿大自然資源部長歐理華(Joe Oliver)代表政府頒發的英女王伊麗莎白二世鑽石紀念獎章時,講的一番話。
  • 在法輪大法洪傳二十週年之際,我要分享自己對於兩個重要的人生話題的體會,以及法輪大法對我的影響。 李老師結合著科學,系統的、連貫的、全面的闡述法輪大法,闡述宇宙法理「真、善、忍」。我對神的信仰又從新拾回──按照宇宙的根本大法「真、善、忍」的指引做人──向內修心、純淨自己。所有一切都走回正軌,我從現代社會世俗觀念的束縛中解脫出來。神是真實存在的,不是久遠年代的傳說或童話,是理性的、符合邏輯的,是真正的現實。
  • 法輪大法是佛法,經常學法可以讓我放下自私的人心,並增加我的忍耐力和善心。真的是很奇妙,我的心中可以感受到很正面的東西。我的叔叔說,他很驚訝,在當今這樣一個社會道德十分敗壞的時代,我能夠做到如此謙遜和樂於助人。我知道這是通過修煉法輪大法才使這一切變成我的自然狀態。
  • 發生在家裏的故事太多了,我只記錄了一部份,但這足以見證實法輪大法提升道德的極大威力,以及大法對善良人的護佑。
  • 我感到每天都在修煉法輪大法中昇華,「真、善、忍」的準則使我修去了很多不好的執著心,特別是私心。在日常生活中,做事先考慮別人,純正、純善的行為表現在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中。所作所為無形中也改變和感動著世人,我想這就是師尊講的「佛光普照,禮義圓明」(《轉法輪》)
  • 我找到了煉功點。第一天參加集體煉功,就覺得周身內部都在湧動著,血液循環都能感受的到,甚至末梢的流動都感覺得清清楚楚,其實就是在通脈,因為大法修煉一上來就百脈全開。抱輪時,明顯感受到法輪的旋轉…我悔恨自己悟性太差,錯過了直接聽師父講法的機緣,但又覺得自己太幸運了,只要真修,師父就會把我當弟子帶。能在宇宙大法中熔煉自己,還有甚麼好求的呢,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啊!
  • 我曾是少年體校的教練,學武術氣功時是師從某宗師的關門弟子,從一九八零年我開始在少年體校教武術氣功。我帶的學生在省、市比賽中曾取得了好成績。當時正值電影《少林寺》在全國掀起了「少林」風,因此來跟我學武術氣功的人很多,在大街上一走一過,身後都會跟來一大群徒弟。名利讓我隨波逐流不可一世染上酒癮打人的惡習,妻子準備和我離婚並帶著孩子回老家,就在一九九四年,我接觸了法輪功,並被其高深的法理和輕盈的動作所折服,立即走進了法輪大法修煉。隨之,我的身心發生了巨大變化…
  • 外孫確診為淋巴癌,花去了二十多萬元,大夫下了死亡通知,女兒女婿心都碎了。我大年初一趕去,女兒一見我就哭的死去活來,並讓我求師父救救她兒子。我說常人的事都是有因緣關係的,師父不管常人的事,只能為修煉的人負責。女兒說那我們全家都煉法輪功!奇蹟真的出現了。第二天早晨,孩子喊著要卡迪那食品,已十多天不吃不喝、頭天喝水腮幫子疼得直哆嗦的孩子開始吃飯了!在場的人都驚呆了,都說:「太不可思議了,法輪功太神奇了,你們師父太了不起了!以後我們也煉法輪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