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今天】一代聖君唐太宗逝世

唐太宗/大紀元資料庫

  人氣: 189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07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陶靜慈綜合報導)歷史的今天,貞觀二十三年(649年)五月二十六(己巳)日,中國歷史最偉大的帝王之一,唐太宗李世民病逝於翠微宮含風殿,享年51歲。

唐太宗李世民是唐朝第二位皇帝,高祖次子,母親為太穆順聖竇皇后。太宗出生時,有二龍在門前嬉戲,三天後才離去。太宗4歲時,一位相面先生謁見高祖李淵說:「公在相法,貴人也,然必有貴子。」當見李世民時說:「龍鳳之姿,天日之表,年將二十,必能濟世安民矣。」高祖懼怕便想殺了他,但那人卻突然不見了,遍尋不獲後,便為兒子取名李世民。

唐太宗在位的23年中,出現了一個政治清明、經濟發展、社會安定、武功興盛的治世,政治經濟都發展到了空前的盛況,「路不拾遺,夜不閉戶」,萬國來朝,成為當時世界上最富強昌盛的國家。史書記載:貞觀年間「官吏多自清謹。制馭王公、妃主之家,大姓豪猾之伍,皆畏威屏跡,無敢侵欺細人。商旅野次,無復盜賊,囹圄常空,馬牛布野,外戶不閉。又頻致豐稔,米斗三四錢,行旅自京師至於嶺表,自山東至於滄海,皆不糧,取給於路。入山東村落,行客經過者,必厚加供待,或發時有贈遺。此皆古昔未有也」。歷史上把這一時期稱為「貞觀之治」,他的治績一直為後世所傳頌。

寬容大度 任人唯賢

用人和納諫,既是貞觀之治出現的原因,又是貞觀之治的重要表現。他獨具慧眼,看到了個人力量的不足,充分認識到君王如石、良臣如匠,方有美玉問世。

他能知人善任,做到人盡其才。著名的房玄齡、杜如晦就是一個典型,他們不善於斷案和處理雜務,但卻善於謀劃和決定國家大事,所以用為宰相,用其所長,避其所短。而戴冑則相反,他不通經史,但做事正直,所以讓他做大理寺少卿,負責審理案件。結果他辦事異常幹練,案子從不積壓,深得唐太宗賞識。 有了正確嚴格的選官標準,加上君臣的共同努力,使貞觀時期出現了眾多賢良有才幹的名臣。

他能既往不咎,在即位之初,新的中樞決策班子裡除了唐太宗原來的屬下,還包括太子李建成原來的人。李建成死後,東宮集團裏有很多人想找機會加害唐太宗,最少也是在心理上認太宗為敵人。唐太宗卻將這些人看成自己人來真誠對待,根據才幹大小委任官職,貞觀名臣魏徵便是其中之一。太宗曾質問魏徵:「你為甚麼挑撥我們兄弟關係?」魏徵並不求饒,反而倔強地說:「如果太子早聽我的話,一定不會是今天的結局。」唐太宗很讚賞他的直率,便以禮相待,並根據他耿直的秉性,讓他任諫議大夫,後又讓他行宰相職權。

魏徵去世後,唐太宗異常悲痛,他說:「人用銅做鏡子,可以糾正衣冠;用古代歷史做鏡子,可以明辯國家的興盛與衰亡;以人做鏡子,可以知道自己的得失和過錯。現在魏徵走了,朕便失去了一面寶貴的明鏡。」

除了這些選拔和考核的措施之外,唐太宗還利用了在隋朝便開始實行的科舉考試制度。這使選官的途徑增多了,選擇的範圍也擴大了,為一般的讀書之人提供了良好的機會,比原來的推薦制度更有它的合理性。並增加科學考試的科目,擴大應試的範圍和人數,以便使更多的人才顯露出來。有一次,唐太宗看著眾多新考中的人,高興地說:「天下的良才都來為我服務來啦!」

太宗十分注重人才的選拔,嚴格遵循德才兼備的原則,尤其是地方官吏的選拔更為嚴格,他親自選派刺史,為了選擇好的刺史,他將全國刺史的名字等情況寫在自己寢室中的屏風上,根據各方資訊及時記錄他們的功過,作為以後考核的重要參考。

虛懷納諫 從善如流

太宗以煬帝拒諫亡國為戒,即位後盡力求言,他把諫官的權力擴大,又鼓勵臣下直諫。進諫的官員不下30餘人,如王珪、馬周、孫伏伽、褚遂良皆以極諫知名。而朝中又以魏徵最能犯顏直諫,一人所諫前後200餘事,數十萬言,皆切中時弊,對改進朝政很有幫助,太宗多克己善加容納。

關於魏徵直諫的故事頗多,這裡僅舉一例。武德九年(626年)太宗即位之初,剛將原太子李建成的屬官王圭和魏徵等人,赦而不罪,委以重任不久,宰相封德彝鑒於兵源不足,便向唐太宗建議將不到參軍年齡的中男(唐初十六歲為中)體格健壯者簡點入軍。唐太宗當即同意,並令中書省起草詔令,送門下省審議後,交尚書省執行。而當時唐制的規定,是要到年滿二十一歲才能入軍的。當這一詔令送至門下省時,專門負責簽名蓋章的門下省官員給事中魏徵卻拒不簽字,中間雖經多次交涉,均未成功。

太宗大怒,召來魏徵,聲色俱厲地說:「簡點健壯中男入軍一事,是我已經同意的。這件事究竟與你有何干係,竟這樣固執地不肯同意,我真不明白你這是甚麼意思?」魏徵鄭重地回答道:「我聽說竭澤而漁,並不是打不到魚,但明年無魚;焚林而獵,並不是捕不到獸,但明年無獸。如果將中男簡點入軍,那麼這些人原來承擔的租賦雜徭,將何取給?並且兵不在多,關鍵在於如何訓練。如果訓練得法,人百其勇,何必湊數?」接著,還一連列舉了唐太宗即位以來失信於民的二三件事。最後,還嚴厲指出,如果常此以往,怎能取信於人!魏徵說:「您常說要以誠信治天下,但即位以來,僅幾個月就多次失信於民,這怎麼能說是以誠信治天下呢?」唐太宗聽後,沉吟半晌,終於誠懇地說:「我沒有深思熟慮,竟犯了這麼大的過失。如果長此以往,還能求得天下大治嗎?」遂立即下令停止簡點中男,並給魏徵賞賜了金甕一口。

類似這樣的事情還很多。一次,在民間選拔官員的時候,發現有一些假冒的人,太宗打算按照已經發布的命令處死他們。兵部郎中戴冑勸阻說,「按照法律應該處以流放」。太宗生氣地說,「你想遵守法律從而使我失去信譽嗎?」戴冑說,「皇帝的命令是出於一時的喜怒而下達的,而法律是國家公佈的用來取信於天下的。陛下對欺詐之事很憤恨,因此要殺掉他們,當然也知道按照法律不可以這麼做。如果用法律來衡量就可以忍己之小恨而取得整個天下的信任」。太宗說,「你能這樣執法,我還有甚麼可以擔心的呢!」

有一天,太宗對大臣們說,「人要看到自己的形象得照鏡子,皇帝要想知道自己的過失得靠忠臣。如果皇帝拒絕群臣進諫而且自以為是、群臣用阿諛奉承的辦法順著皇帝的心意,皇帝就會失去國家,群臣也不能自保!像虞世基等為了保住自己的富貴用諂媚的辦法侍奉隋煬帝,隋煬帝被殺,虞世基等也被殺了。你們應該記住這個教訓,我做的事情當與不當,你們一定要說出來。」

太宗對群臣說,「人家說皇帝地位尊貴,甚麼都不怕。我不是這樣,我上畏懼蒼天的審視,下害怕群臣仰望,兢兢業業,還怕不符合天意和民眾的願望。」

注重法制 珍惜生命

唐時中央朝廷方面延續了三省六部制。中書省發佈命令,門下省審查命令,尚書省執行命令。一個政令的形成,先由諸宰相在設於中書省的政事堂舉行會議,形成決議後報皇帝批准,再由中書省以皇帝名義發佈詔書。詔書發佈之前,必須送門下省審查,門下省認為不合適的,可以拒絕「副署」。詔書缺少副署,依法即不能頒布。只有門下省「副署」後的詔書才成為國家正式法令,交由尚書省執行。這種政治運作方式很有點類似現代民主國家的「三權分立」制。李世民規定自己的詔書也必須由門下省「副署」後才能生效,保證了政策的可行性、及時發現錯誤並糾正。在一定程度上杜絕了不良政策對國家及人民的危害與影響。

唐太宗十分注重法治,他曾說:「國家法律不是帝王一家之法,是天下都要共同遵守的法律,因此一切都要以法為準。」法律制定出來後,唐太宗以身作則,帶頭守法,維護法律的劃一和穩定。在貞觀時期,真正地做到了王子犯法與民同罪。

太子李承乾以謀反之罪被廢後,他對幾個兒子說:「父親疼愛兒子,這是人之常情,不用教導,人人自知。作兒子的能夠忠孝兩全,這是最好不過的。如果不聽教誨,不遵禮法,必然招致殺身之禍,父親雖然疼愛,也是無可奈何的。」據說,從此以後,這些龍子龍孫們都奉公守法,很少有人胡作非為。

太宗執法時鐵面無私,但量刑時又反復思考,慎之又慎。唐制規定,判死刑,在京城要在兩日內五次復奏,在各州要三復奏。他說:「人死了不能再活,執法務必寬大簡約。」由於太宗的苦心經營,貞觀年間法制情況很好,犯法的人少了,被判死刑的更少。據載貞觀三年,全國判死刑的才29人,幾乎達到了當時社會法制的最高標準——「刑措」即可以不用刑罰。

貞觀六年(632年)全國死刑犯390人,太宗審查時令全部390人回家團年、待來年秋收後回來復刑,結果390人均準時到來,無一人逃亡。

至誠治世 官吏自廉

貞觀時期是中國歷史上基本沒有貪污的政治。在李世民統治下的中國,皇帝率先垂范,官員一心為公,吏佐各安本份,濫用職權和貪污瀆職的現象降到了歷史上的最低點。當時朝廷中不少卿相家境貧困,如戶部尚書戴冑,由於生前生活簡樸出了名,死後家裏連個祭祀的地方都找不到。至於魏徵更是如此,一生也沒有個像樣的正屋。

而能夠達到這樣的效果卻並非用了殘酷的刑罰。唐太宗處分受賄官吏的方法頗為獨到。將軍長孫順德接受了別人的贈絹,事情敗露,在朝廷上,唐太宗卻賞賜他幾十匹絹。許多大臣不解,以為是在助長貪慾。唐太宗卻說:「如果他尚有廉恥,我賜他絹,那恥辱比受刑還要難受。如果他不知羞愧,不過是禽獸而已,殺也無益。」果然,長孫順德萬分羞愧,眾臣也深有感觸。

在重用和尊敬功臣的同時,唐太宗還非常注意對他們的統轄,決不允許他們居功自傲。尉遲敬德為李氏江山出生入死,立下了汗馬功勞,深得李世民的信任。但他經常盛氣凌人,驕縱無比。一次酒宴之上,尉遲敬德竟然毆打任城王李道宗。見敬德如此放肆,李世民十分不悅。他對敬德說:「朕要與你同享富貴,而你卻居官自傲。你可知漢朝韓信、彭越為何被殺?那並不是漢高祖劉邦的過錯。」敬德這才害怕,從此大有收斂。

唐太宗也非常注意自己要行得端,做得正。有一次,民間有人上書請求清除佞臣。太宗問到,「誰是佞臣呢?」上書人說,「皇帝可以假裝憤怒來試探,據理力爭的是直臣,害怕皇帝威嚴順從的就是佞臣」。太宗說,「皇帝是河水的源頭,群臣是大河的水流。源頭污濁了卻要求河水清澈,不太可能。我使用了詐術,怎麼能夠要求群臣鯁直呢?我以至誠之心治理天下,常常對過去的皇帝喜歡用權謀對待群臣感到恥辱。你的計策雖然好,我也不想採用。」

薄賦尚儉 體恤百姓

唐太宗倡導廉政、節儉、樸素,重視農田水利,不濫用民力、注意予民休息。京官外巡迴京太宗先問及農事,曾因太子冠禮與農時違背而更改。

他還精簡了機構。在隋朝時,中央的官員達二千五百人之多,李淵建立唐朝後基本上沒有變動。李世民命房玄齡負責調整精簡機構,最後確定文武官員的編制為六百四十人,提高了辦事的效率,也大量地節儉了政府的開支。他還曾前後放出宮女多達三千餘人。他說「官在得人,不在員多。」

有一次,太宗和群臣討論如何制止盜賊的事,有人主張制定嚴酷的法律。太宗說,「民眾之所以偷竊,是因為國家規定的賦稅和勞役太重、官吏貪婪,加上自己飢寒交迫,所以就顧不上廉恥了。我應當節省費用、減少賦稅和奢靡,選擇廉潔的官員,這樣民眾衣食有餘,就不會當盜賊了,何必用嚴酷的法律呢?」這樣幾年之後,天下出現「海內昇平,路不拾遺,外戶不閉,商旅野宿」的局面。

太宗對左右說,「皇帝依賴於國家,國家依賴於人民。如果苛求人民侍奉皇帝,就等於割下自己的肉填飽肚子,吃飽了也死了,皇帝富裕了國家也滅亡了。所以,皇帝的憂患不是來自於外面,而在於自身。皇帝慾望多花費就高,開支多人民的賦稅就重,民眾因此就會十分愁苦,國家就危險,皇帝也就當不成了。我常常這樣想,因此不敢放縱自己的慾望。」

寓兵於農 救災恤貧

唐太宗發展經濟的措施很多,這包括:推行均田制,獎勵墾荒:頒行租傭調法,輕徭薄賦:勸課農桑,不奪農時:設置義倉,救災備荒;增殖人口,獎勵婚嫁,發展生產;興修水利設施,疏濬河渠。使農民有可能安定生產,耕作有時。

他恢復了「均田制」,18歲以上的男子分田百畝,其中80畝為「口分田」、20畝為「永業田」,既促進了農業生產的發展,又保證了國家賦稅的收入;唐太宗推行「府兵制」。府兵從民戶中徵集,21歲應徵,60歲免役。平時務農,農閒時集中訓練,服役時要自備兵器資糧,分批輪流守護京城或邊境。一旦有戰爭爆發,由朝廷下令徵集,交給大將統率。戰爭結束以後,返回各地。這種「寓兵於農」的做法既能保證兵源,又減輕了國家的負擔,同時,由於兵將不能長期相守,避免了有野心的將帥擁兵割據。

隋末唐初天下大亂,田園荒蕪,百姓流離;唐太宗招撫流亡回鄉,授田給予耕作,以安定民生。貞觀二年(628年),關內發生旱災,百姓缺糧,有許多人賣兒賣女以換取衣糧。四月,太宗詔出御府金帛贖回被賣兒童,交還父母,使災民得以度過荒年。

貞觀四年(630年)太宗閱讀中醫著作《明堂針灸書》後,認為人的五臟都歸結在背部。十一月下令,此後審訊犯人,不得鞭擊背部。

平定四方 一視同仁

太宗對外武功成就顯赫,曾多次對外用兵,先後平定東突厥、薜延陀、回紇、高昌、焉耆、龜茲、吐谷渾等,邊疆戰爭之頻繁和戰勝次數之多,在中國古代史上非常罕見。

唐太宗雖然四處出擊,卻堅持師出有名。太宗在位的時候,突厥經常進犯唐朝邊境。有一年,突厥遭遇大雪,羊馬死亡甚多,民饑畜瘦,群臣勸太宗藉機進攻突厥。太宗說,「我和人家剛結盟就背棄盟約,這是不守信用;在人家遭災的時候牟取好處,這是不仁愛;乘人家在危難的時候取得勝利,也不是正當的武裝行動。即使突厥各個部落都叛亂了,牲畜一只不剩,我也不進攻,一定待到他有罪了,我再討伐它。」

唐太宗雖然武功顯赫,卻少有鄙視邊族,故東亞各民族逐漸進入,當時在長安居住的突厥族就有萬家之多,原屬鮮卑族的元氏、宇文氏、長孫氏等,在太宗時已不被視為外國人。

各民族的人到了唐朝後,不但可以同唐人一樣可以自由自在的生存,還可以做官,著名的少數民族將領阿史那思摩、執思失力、契芯何力、黑齒常之、乃至後世的高仙芝、李光弼等都為唐朝做出了傑出貢獻。

由是唐帝國聲威遠播,加上太宗能維護外族風俗,並設置都護府制度,終貞觀之世,四方服悅,西北各族共尊太宗為「天可汗」。

唐太宗說:「先前的帝王們只知道重視漢族,卻總輕視少數民族,只有我能像愛護漢族一樣愛護他們,因此他們才像父母一樣對待我。」

四夷來朝 文化廣播

由於太宗胸懷大局、四海一統的民族和外交政策,使唐朝成為當時世界上唯一的文明最為強盛的大一統帝國,首都長安是世界性的大都會,各地民商來往不斷,就像今天的美國紐約一樣。那時的唐帝國是世界各國仁人志士心目中的「陽光地帶」,各國的傑才俊士冒著生命危險也要往唐帝國跑。來自世界各國的外交使節紛紛讚歎唐朝的盛世,唐朝高度發展的文化,使來到唐朝的各國人,大多數以成為大唐人為榮。不僅首都長安,全國各地都有來自國外的「僑民」在當地定居,尤其是新興的商業城市,僅廣州一城的西洋僑民就有二十萬人以上。

商業城市像雨後春筍般地興起。當時世界出名的商業城市,有一半以上集中在中國。自漢開闢的「絲綢之路」 一直是聯繫東西方物質文明的紐帶,唐朝疆域遼闊,在西域設立了安西四鎮,西部邊界直達中亞的石國(今屬哈薩克斯坦),為東西方來往的商旅提供了安定的社會秩序和有效的安全保障,結果絲稠之路上的商旅不絕於途,品種繁多的大宗貨物在東西方世界往來傳遞,使絲稠之路成了整個世界的黃金走廊。

太宗戮力復興文教,獎勵學術,大興國學,又下詔修諸經正義及史籍,外國君長如高句麗、日本、高昌、吐蕃等皆遣弟子來唐留學,使唐代學術文化廣播四方。

當時和唐朝交往密切的國家有七十多個。唐朝的先進文化也向外傳播,特別是對亞洲的影響尤其巨大。日本僅官派的公費留學生就接收了七批,每批都有幾百人。民間自費留學生則遠遠超過此數。這些日本留學生學成歸國後,在日本進行了第一次現代化運動 ──「大化改新」,也就是中國化運動,上至典章制度,下至服飾風俗,全部倣傚當時的貞觀王朝,使處於原始部落狀態的日本民族平空躍進了一千年。像唐朝的政治制度,法律制度,均田制和租用調製,甚至都是照搬過去直接來用,這些制度一直延續到了十九世紀的明治維新。

貞觀二十三年(649年7月10日)五月二十六日,太宗李世民病死於翠微宮含風殿,享年51歲,他是歷史上最為偉大的皇帝之一。二十九日發喪。六月一日(7月15日),高宗即位,將太宗靈柩停殯於太極殿。八月十八日,出殯遷靈柩,葬太宗於昭陵(今陝西禮泉煙霞鄉九嵕山)。

(責任編輯:童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唐太宗李世民不但是中國歷史上一位傑出的帝王,在中國書法史上,他也取得了非凡的成就。唐太宗從小就受翰墨薰陶,雖然半生戎馬倥傯,但只要有機會就會揮毫作書...
  • (大紀元記者陶靜慈綜合報導)歷史上的今天——626年7月2日(唐朝武德九年六月初四庚申日),由唐高祖李淵次子秦王李世民為首的秦王府集團在唐朝首都長安城(今屬陝西省西安市)大內皇宮的北宮門——玄武門附近發動的一次流血政變,史稱玄武門之變。李世民殺死正欲加害自己的長兄皇太子李建成和四弟齊王李元吉,成為皇太子並掌握實權,旋於同年八月初九甲子日(9月4日)繼承皇帝位,是為唐太宗,從此開始了他輝煌的貞觀之治,為後來的開元盛世奠定了重要的基礎。他以文治昭昭、武功赫赫而永載史冊,成為一代聖君。
  • 中共邪黨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近十三年了。這十三年中,法輪功學員始終以大善大忍之心面對這場殘酷而邪惡的迫害,通過面對面的講述,或者通過發資料,發傳單,或者通過網路,通過電話等等各種方式一直在對民眾講清真相,希望能喚醒人們的良知與善念。
  • 2008年5.12汶川地震是中共建政後最為嚴重的一次大地震,死亡人數僅次於1976年的唐山地震。像歷次災難一樣,中共首先想到的是如何維持穩定、如何做秀、如何隱瞞真相、如何嫁禍於別人,以及如何讓災難變成為其歌功頌德的大好機會等。所有這一切均在汶川地震中得到了淋漓盡致的表演。5.12汶川地震既是天災,更是人禍。
  • 唐大宗李世民以仁孝治天下,讓治下的社會路不拾遺,夜不閉戶,開創了大唐盛世,成為中華民族歷史上的一代明君,流芳千古。但是起初他並不是皇帝,也沒有想當皇帝的野心。那麼是甚麼讓他取得權力,從而恩澤天下,開創出政治、經濟、文化均空前繁榮的治世的呢?廣義地說,是上天的選擇,具體地說,是「玄武門之變」!
  • 【大紀元2012年05月05日訊】 李世民(598─649 ),史稱唐太宗,是中國五千年歷史上首屈一指的明君,被譽為「千古一帝」。他雖然名為第二代皇帝,作為功績顯赫的天策上將,他實為唐朝的締造者、開國之君。他也是中國歷史上偉大的軍事家,卓越的政治家,又是理論家、書法家和詩人。在位二十三年(627-649),在位期間國泰民安,社會安定,經濟發展繁榮,軍事力量強大,史書上有「貞觀之治」之譽。
  • 唐太宗晚年,貞觀二十二年,太白星多次在白晝出現,太史占卜說:「太白晝現。主女主昌盛。」而且這個時候太宗得到一本祕讖,所謂祕讖就是專門預言吉凶的書,可能是文字,也可能是圖籙。這本祕讖說:「唐中弱,有女武代王。」是說唐朝將要衰弱,有「女武」將取代唐而擁有天下。
  • 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逝世,引發青年學生對胡耀邦的同情和大規模悼念活動,併進一步激發對民主和政治體制改革的的訴求。然而,由於中共專制體制對民主訴求本能的恐懼和之後處理方式的步步錯誤,終於在1989年4月27日,北京各高校10萬大學生因為反對「4.26社論」將學生運動定性為動亂,舉行了當時最大規模的大遊行。
  • 唐代貞觀元年,青州因發生謀反的事件,監獄裡抓滿了人。皇帝下詔派薛仁師去複查。
  • 有一次,唐太宗詢問大理卿劉德威說:「最近,我發現刑法律條,在執行中有些苛刻。這是甚麼原因造成的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