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名人系列:剛毅端正的王竑

淑萍
  人氣: 23
【字號】    
   標籤: tags: ,

王竑生性豪邁,有正氣節操,相貌堂堂,且敢於直言諍諫。

明英宗到北方巡狩時,郕王在午門代理朝見群臣,很多大臣彈劾王振,說他誤國該判死罪。大臣們跪在地上宣讀彈劾文,但郕王有所顧慮,所以讓群臣們出去待命。但眾臣都不願起來,大家跪在地上哭泣,希望郕王拿出勇氣將王振繩之以法。

這時,與王振同黨的錦衣衛馬順突然出現,高聲怒斥那些前來進言的大臣。當馬順要離開時,王竑很生氣的跳了起來,抓住他的頭髮大吼說:「你們這群奸人,禍國殃民,早就該被殺頭了,到現在還敢這麼囂張?」邊罵邊咬馬順的臉。其他人見狀,也加入助陣。沒多久,馬順就被打死了。現場頓時失控。郕王覺得很恐慌,急忙想要回宮中,王竑便帶領群臣緊跟在郕王身後,郕王問他們到底想怎麼樣?王竑說:「宦官毛貴、王長隨也都是王振的同路人,請依國法將他倆懲處吧。」郕王只好將這兩人叫出來,群臣便將這兩人也打死了,連台階都被鮮血染成紅色。

王竑的名聲因此威震天下,郕王也自此開始看重王竑。

郕王即位後,也先入侵京城,郕王命令王竑、楊善在京城防守,並提升為右僉都御史,統領毛福壽、高禮的軍隊。寇賊敗退,皇帝派他與都指揮夏忠鎮守居庸關。王竑到任之後,把士兵、馬匹都精簡編制,把重要關塞都重新修繕,把不稱職的將帥予以彈劾,王竑這麼一做,使軍記煥然一新。

明代宗景泰元年四月,浙江鎮守中官李德向皇帝進言說:「馬順縱使有罪,該判死刑,但那些大臣竟然擅自將他打死,若不是有宦官保護,皇上您當時處境是很危險的哪!所以,這些大臣都犯了冒犯皇上的罪,請皇上不要再任用他們了。」

奏摺一出,朝廷群臣議論紛紛,于謙等人上奏說:「太上皇蒙難,禍害是由王振引起的,馬順是王振的同黨,陛下監督國事,群臣請命將王振治罪,而馬順卻膽敢當眾叱喝,實在太過分了。所以,激發了當時的文武百官及禁軍士兵的忠心,一時無暇顧及紀律,槌死那三人。這不就是《春秋》所說的『誅亂賊』的意義啊。假使皇上因此流離失所,而奸人仍在,國家的安危就可想而知了。」

代宗對群臣說:「我知道你們之所以會誅殺亂臣奸人,是以此來安撫人心;你們的忠誠赤膽,我已經明白了。李德的話,你們就不要太介意了。」八月,王竑因病回朝。不久,代宗命令王竑同都督僉事管理漕運,管理通州到徐州的運河。

隔年,尚寶司檢查馬順的牙牌卻找不到,馬順的兒子請求對王竑做出懲處,代宗答應了。眾言官說:「馬順那夥人惡貫滿盈,當時群臣一起誅殺他,根本無暇追問牙牌。況且這又不是王竑一個人的錯,若真要責怪王竑,那參與此事件的忠臣們都會感到恐慌了。」代宗想想也對,於是擱置了先前的命令。同年冬天,耿九疇被召回京,代宗命王竑兼任淮、揚、廬三府的巡撫以及徐州、和州兩地,並兼管兩淮的鹽稅事宜。

景泰四年正月,天災接連出現,正值春天時節天氣卻異常寒冷,王竑建言說:「請皇上下令讓百官都自我反省,想想哪裡有做不好的地方。減少冤獄刑罰,減輕貧苦人民的賦稅。並且取消奢華的工程,禁止浮誇不實的賞賜,這樣才能贏得民心的歸向,愛護百姓才是立國的基礎啊。陛下您應該對有德行的大臣們更加親近,談論關於大道和品德的事,如此便能拔擢君子、遠離小人,挽回已失去的民意啊。」代宗採納了他的建言,下令整治反省,廣納諫言。

有一次,鳳陽、淮安、徐州大水災,路上好多人都餓死了,王竑上奏朝廷,但未等到回覆,王竑就想開倉賑災。但是掌管糧倉的中官不同意。王竑便對他說:「現在這種情況,如果再不開倉賑饑,百姓被逼急了就會成為強盜,到時候地方亂起來了,你恐怕就是第一個要被斬首的人。而我呢,我會上奏朝廷,說明擅自開倉的原由,並請求治我死罪。」中官這時才聽從王竑的話,開了糧倉。之後,王竑又鼓勵富戶出米救濟災民,並給生病的人送藥物、死的人送棺材、要返鄉的人給予路費補助。百姓因此對王竑頌讚不絕,幾乎忘了飢餓。當初皇帝對於王竑擅自開倉賑饑的舉動有所擔心,但後來看到王竑上奏自我彈劾,就高興的說:「王竑真是賢能啊,他這樣做是對的,救活了許多百姓呢。」同年10月,王竑就被擢升為左副都御史。

隔年,王竑進言說:「最近飢荒實在是很頻繁,百姓們生活痛苦,尤其是冬末春初,雪深數尺,淮河凍結達四十多里,人畜凍死的有一萬多,真是很悲慘啊。有些人餓到不行了只好把妻子兒女賣掉,或者乾脆偷竊搶劫,到處都是流離失所的人啊。陛下您安穩的坐在這裡,大臣們也安處在官府裡,所以不知道百姓的悽涼。假使您能目睹他們的生活慘狀,絕對會掉淚的。陛下您繼承皇位以來,並非不愛百姓啊,但百姓仍遭受上天的變故懲罰,依我猜測,恐怕是因為您雖修養聖德但未達到標準,倫理雖然有端正但還不夠篤厚,賢人雖有被任用但還未充分發揮,奸人雖有被屏棄但還未完全剷除,有施行仁政但尚未普遍…只要還有一項沒做好,就足以招來上天的警示和懲罰了。我希望您能深切反省,做得更好,因為如果做得很好而災害還不停止,這是歷史上從來不曾有的。」皇帝聽罷,褒獎了王竑,並採納他的建議,還勒令上下百官都加以反省修德。

兵部缺少官員,王竑與其他大臣一起推舉岳正、張寧兩人,但是被李賢阻撓,竟將此兩人調離京城,並取消聯合推舉的辦法。王竑非常憤慨,說:「我還待在這裡做什麼?」於是以生病為由,向皇帝提出辭呈。皇帝還想要重用王竑,因此多次派遣太醫去探視他的病情,並極力予以慰留。王竑擔任尚書這一年當中,有四個月請病假,所以才華沒有完全發揮出來,令人惋惜。面對王竑的辭意堅強,最後,皇帝只好允其請辭。

王竑退休返鄉後,稱他的故居叫做「休庵」。終日閉門謝客,鄉里人很少能見到他。當時李秉也剛好罷官返鄉,但李秉作風卻與王竑不同。李秉每天出入鄉里,與四方好友到處遊宴談笑。王竑很不以為然,說:「國家的大臣怎能不養尊自愛呢?」李秉聽了,笑說:「難道所謂的『大臣』,就是以跟鄉里人不同、矯情做作、偏激為賢能嗎?」儘管作風不同,但當時鄉里人對他們兩位都很敬重。

王竑在故鄉住了二十年,弘治元年十二月去世,時年七十五歲。正德年間,追贈太子少保。謚號「莊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年富做事詳細,計算考核都很用心,所以一些積弊都能夠被革除,而百姓們的生活也因此大有改善。
  • 此番長途跋涉,帶給他啟示:「碰到不如意的事,除了忍耐之外,沒別的法子,勉強自己走,也總是走得下去的,忍耐過了就沒事了!」
  • 宣化法師是東土第九代溈仰宗法嗣,西土第四十六代禪宗祖師,更是二十世紀中葉,將佛法播種到美國,促成三寶在西方落地生根,畢生為法忘軀的中國僧侶。
  • 廣欽老和尚,福建惠安人,俗家本姓黃,生於清光緒十八年(紀元一八九二年)。四歲時,因家貧,被賣給晉江李姓農家為養子,養父母視同己出,愛護有加。
  • 斌宗法師居山時期,物質生活匱窘的程度,較諸「一簞食、一瓢飲」的顏回,實有過之,而無不及。曾經歷過十多天以「鹽水煮著小石子佐膳」的日子。
  • 慈航法師於受戒後,即行腳參方,拜謁名山聖地,親炙高僧大德。前後近廿年之參學,法師遍禮九華山、天台山、普陀山諸道場,參禪於揚州高曼寺,聽教於諦閒法師,學淨於度厄法師,請益於太虛法師,受法於圓瑛法師。
  • 太虛大師一生總計有三次悟境,不止生理、心理有所改變,思想、文字的風格,亦由空靈活潑,轉為條理深細縝密。
  • 根據連橫寫的《台灣通史》卷廿二<宗教志>的記載,紀元一六六一年(清世祖順治十八年)明遺臣鄭成功,入主台灣時,台灣佛教已漸興起。
  • 覺力法師小時候因班上同學生病猝逝,倍感人生病苦無常,遂於某日放學後,留言紙條予家人,即逕自出走,飄然有出塵之志!
  • 光武帝每天早晨上朝,直到傍晚才散。多次把文武百官,聚在一起研討儒家的理論,直到半夜才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