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修煉故事

「六一零」人員領著朋友找尋大法

大陸大法弟子

(圖:明慧網)

font print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前言

我修煉法輪大法已有十四年了,歷經了邪黨的種種摧殘後,今天我依然走在修煉的路上。我的每一天充滿了充實和快樂,這份灑脫緣歸宇宙大法,是真善忍的光輝,照亮了我即將乾涸、悲苦多憂的心田,現在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十四年來,我與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一樣,向身邊的人不斷地講述著大法的美好。然而,在邪黨的謊言毒害下,仍然有眾多的民眾,對大法真相表示出質疑和對抗。下面講講我身邊人的修煉故事二三則,從中會給人啟發與思考,望善良的人都來了解法輪功,走進法輪功。

一、「六一零」人員領著朋友找尋大法

「六一零」是中共專事迫害法輪功、凌駕於公檢法之上的非法組織。「六一零」人員都是直接參與迫害法輪功。法輪功教人修心向善,祛病健身有奇效的例子比比皆是。在長期接觸法輪功學員中,有些「六一零」人員終於明白了真相。(本文涉及的人名均是化名)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輪大法日)上午,我的手機上顯示著四個未接電話,是同一個手機打過來的。下午這個陌生電話又打過來了,我接聽了電話。對方說:「我是新明,我有事找你。」新明曾經是我的同事,我們約定了見面地點。見面後,新明三言兩語就轉入了正題。新明說他遇到了麻煩,得了病,治療無效,對醫院已經失去了信心。沒等他說完,我就勸他:「跟我學煉法輪功吧,只要你按真善忍的標準修心向善,甚麼奇蹟都會出現。」新明說他就是專門為此事來的,還擔心我拒絕教他煉功呢。我讓他第二天去我家裏請大法書,並學煉五套功法。

當晚,多個疑問在我心中翻個兒:真是很奇怪的事,還有在世界法輪大法日要求煉功的?難道新明與大法緣份真是這麼大?莫非「六一零」派他來當特務?等等疑問,不斷翻騰著。五月十四日,新明來到我家,我毫不隱諱地說出了我的疑問,他很坦誠的講了他為何學煉法輪功的全部經過。

原來,新明患有多種疾病,已有八年的時間了,先是膽囊炎,後來肝、肺、胃等部位都出現了異常,隨後患了高血壓。新明說自己的身體各器官都像走向了衰竭一樣。他才四十多歲,身體就這麼糟糕了。這次又得了個醫院都無法診斷的綜合症,用了長達十七天的含有激素的藥物後,病情沒有一點減輕,醫生都納悶,從拍出的片子看,當時醫院斷定結果是非常不好,但診斷不出來究竟是甚麼病。醫生建議新明立即轉往北京等地的大醫院治療。

新明說他每時每刻都承受著劇痛,身體各部位的疼痛感覺都不一樣,心臟有時窒息的像要死過去一樣難受,有時在腰部、背部像刀扎、刀割,有的部位像抽筋拔骨。新明說,在承受不住時真想拿刀捅了自己,儘快了結。

病情來勢兇猛,又是徹入骨髓的疼痛,當地市級醫院,又催促他轉院治療,新明預料不是甚麼好兆頭。晚上在劇烈疼痛中,要麼成宿不能入睡,要能睡點覺的話,就是做夢跟他過世的父親在一起喝酒聊天、幹活,他越發感覺死神在步步走近他,生命的進程要走到頭了,於是他去黎明家交代後事,叮囑黎明在他死後對他妻兒給予哪些照料。倆人都心如刀絞,悲哭一場。

「這樣吧,」黎明最後說:「你學煉法輪功吧!」黎明給他講了幾個例子,說法輪功如何神奇。新明說:「那我跟誰學呢?」黎明說:「我幫你找找某某。」這個某某就是我。五月十三日那天上午,黎明領著新明到處找我,找不見,下午接著找。後來新明自己繼續找,那天終於找到我。
黎明因能言善辯,被當地邪黨政法委看中,在十幾年前被調入「六一零」,他曾多次組織過洗腦班,一次我被綁架到洗腦班,黎明就是對我進行「轉化」迫害的骨幹。當時我給他詳詳細細地講了法輪功真相,日後他又接觸了不少法輪功學員,這樣他真正地了解了法輪功,在他朋友危難之際,勸朋友學煉法輪功,並領著朋友找尋大法。黎明是「六一零」成員,他的電話早被登在明慧網上了。新明說,黎明每天都接到海內外真相電話,他每次都接聽完電話,之後向對方表示感謝。

新明在修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裏,重病就好了,多年的老病也都好了。他驚喜之餘,當即寫下一首詩:「重痾八載難醫治 幾將後事付遺言 旦夕禍福由宿命 半生名利悟空然 喜結聖緣修大法 主佛揮手化靈丹 陰霾掃盡乾坤朗 精修正果路通天」。

新明的妻子與他一同走入修煉。剛剛學法,她就感受到了法輪的旋轉,天目就開了。現在新明一家三口都走入了大法修煉。

我還引導過一個「六一零」人員走入修煉。那是二零零六年春季,該「六一零」人員得了肝硬化,她母親就是得這種肝病離世的。在生死抉擇面前,她選擇了修煉大法,六年來再沒吃過一粒藥,病徹底好了。她現在也是全家人都修煉法輪功。

二、丈夫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

丈夫在修大法前,是個嗜酒如命的酒鬼,每日都離不開酒,每日都是醉醺醺的。每晚深更半夜到家後,開始耍酒瘋,大吵大鬧大打,不僅攪得我們母子整日不得安寧,連左鄰右舍都跟著遭殃。
我日日都要承受他無理的打鬧,他大打出手時,跟那惡警沒甚麼兩樣,踢踹搧耳光揪頭髮、掄菜刀、摔東西、罵爹罵娘,樣樣幹得出來。在他耍酒瘋的那一刻,在他身上,看不到一點點的人味兒,與魔鬼無別。

他半夜回到家,會把熟睡的孩子,從被窩裏拖出來罰站,孩子凍得直打哆嗦。再過來對付我,有時孩子給他下跪求饒,說:「爸爸,你別打了,那是我媽媽呀。」記不清有多少次的寒冬深夜,我被他趕出家門。

他每天至少兩頓酒,有時從大早就開喝,到中午酒友們聚一起大喝,喝到三點多,酒還沒醒,四點多的酒桌已經備好了。他在邪黨的那個百姓都叫土匪強盜的單位上班,經常有人請他們吃喝。一旦沒人請,他就請別人喝,幾千元的工資很快花光,花光了開始跟我要,二、三百元錢根本不放在眼裏,不知有多少次,因為我給了二、三百元,他把錢給撇在地上,還惡言惡語的數落著我,說我像個要飯的一樣窮酸。

丈夫喝酒成癖,不僅傷害著我,他單位的同事和朋友,也不時的遭到他的謾罵侮辱,他有幾個多年的朋友因此而離他遠遠。我看著他酒後失去理性的樣子,心想:這哪是個人?分明鬼怪上了身、附了體,在指使他的一言一行,要不怎麼連自己親生的孩子都要百般折磨?很多人都說,他這輩子讓酒徹底毀了。

我的親朋好友都勸我快些與他離婚,不少朋友埋怨我沒骨氣,質問我:「你這麼年輕,守著這麼個瘋子,甚麼時候是頭?」在天天的打鬧折磨中,我決定與他離婚。有個朋友知道後,高興地說:「好!你辦完離婚手續的那天,我在城頭掛上鞭炮、放鞭炮給你來慶祝,到時候你一定告訴我,別忘了!你早該與他離婚了……」

丈夫長時間沒有節制地酒,把他的身體糟蹋的已經不像樣了,他有時手抖動拿不穩東西,有時還吐血、便血、頭暈等。尤其他的一個熟人,年紀輕輕車禍死亡。這件事對他觸動很大,他感受到了生命的脆弱,人生的無常。他感覺這樣活下去,早晚眾叛親離,妻兒走散,後半生會很淒慘的。

有一天,他說要跟我修煉,改掉所有惡習。我當然相信大法會從根本上改變一個人,多壞的人,只要修煉大法都會變成世上最好的人。修煉法輪大法,說方便的話,真是很方便,不用出家進廟。說不容易也不很容易,得時時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要求自己,甚麼煙酒賭博甚麼惡念色慾,統統得去掉,方可真正走入大法修煉。

我丈夫開始每天讀一講《轉法輪》,早晚煉功,平時還聽聽明慧廣播的神傳文化故事,不好的行為習慣,在漸漸地去掉。他說:「師父在法裏邊講了,喝酒會亂性。按大法的標準要求,我一定戒掉酒癮。」

最初,認識他的人,聽說他要戒酒了,沒有不撇嘴的,根本不相信他能戒酒。他的同學們聽說他戒了酒,都說不可能,沒有一個人能相信他能戒酒變成正常人。一次客戶請他們喝酒,他起身去衛生間時,同事們給那個女客戶交代了他的實底,說他在戒酒,有段時間不喝酒了,同事們給這位客戶出招,叫她想盡辦法讓我丈夫喝上酒。事後一個同事告訴了經過:當時他回到酒桌上,新的酒令、酒招開始了,輪到我丈夫,他依然喝水,這位女客戶走到他身邊,百般獻殷勤,雙手捧起酒杯給我丈夫敬酒,好話說盡,在場的人也幫腔勸酒,我丈夫執意不喝,最後那個女客戶說:「你給我個面子,賞個臉,你沾一下,喝一滴。」我丈夫站起來接過酒,說:「你不要為難我,我喝一滴,跟每天大喝是沒兩樣。」說話間貓腰把酒撒在地上。從此,他們同事徹底服了,從此再也沒人勸酒了。他的一些同事知道是因為修煉法輪功而不喝酒了。

丈夫修煉大法後,與過去相比判若兩人。他拒收所管轄的單位、個人給他送的禮,那些人都說:你怎麼這麼好,現在還有這樣的人?

現在他對家人還是對外人,都是以善相待,處處按大法的標準約束著自己。過去在家裏,他寸草不捏,不打不罵就是好事了,哪有幹家務活的時候。現在只要他在家,一日三餐他全包,孩子早上大早上學,他大早起來學法煉功後給孩子做飯。

丈夫脫胎換骨的變化,親人看在眼裏,沒有一個不感歎大法的神奇。我的婆婆在他的帶動下也走入了修煉。我妹妹說我丈夫,修煉大法後,眼神再也不兇巴巴的了,變得年輕了,還帥氣了。我們瀕臨破碎的家,最後變成一個祥和美滿的家。我的姐夫由衷的跟別人說:「大法的威力真大!把他這麼個酒鬼變成了一個好端端的人。」

在現代迷亂的生活中,因為沒有道德和心法的約束,人人放縱著自己。多少個家庭因男女亂性、耍酒瘋等原因而離異,有多少個孩子承受著家庭破碎的苦痛。在修煉法輪功的人中,沒有一個吃喝嫖賭的,現在的世間只有法輪功是一塊兒淨土。

希望善良的人,不要受邪黨謊言毒害,走進法輪功,走進法輪功學員,了解一下,他們為何血雨腥風十三載,依然不改初衷。那是因為法輪大法講述的是宇宙的真理、生命的真諦和生命的意義。請善良的人相信真善忍是普世真理,他是最美好的。

三、爸爸再也不跟村裏人吵架了

從我記事起,我爸爸給我的印象是脾氣大,性子急,一旦遇上麻煩不順心的事,眼睛一瞪,開口就先罵人。久而久之,都形成了習慣,先罵人後說話,即使平時正常說話,聲音也是高分貝的,也是急頭白臉,大聲吵著說,每每都是強詞奪理,爭得臉紅脖子粗。

我媽媽九八年開始修煉,腦血栓等病,不到兩天的功夫就徹底好了。爸爸親眼所見,很相信大法。二零零五年左右,爸爸患了高血壓,腿部又長個大塊兒腫瘤,為緩解病痛,爸爸走入了大法修煉。

爸爸開始學煉法輪功,酒一下子就戒掉了,那怪脾氣也沒了,整個人都變得那麼祥和。人們常說:「江山易改,秉性難移。」可我爸爸修煉大法後洗心革面,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真的開始了新的一生。

那年遇上大旱的季節,眼看莊稼都要旱死了,抽水澆地都費勁,有的村裏人壓井都壓不出水了,整個夏季村裏人吃水都困難。唯獨我爸家等幾戶人家的井裏有水,鄰居們就去我家挑水吃。從這件事上,我爸爸更加認識到了,修煉大法有神靈護佑。

聽媽媽說,爸爸在修煉大法前,每到開春澆地時,肯定跟村裏人為搶水而吵架。我爸爸修煉後,一次好心的鄰居提醒我爸爸說:「大哥,快去澆水吧,水快沒了。」我爸爸說:「我澆上了,別人不也就澆不上了嗎?」要是在以往,我爸那脾氣,不用別人催促提醒,自己就會隨時跟人搶水吵架。

那年村裏人都搶水澆地,為澆上水,日夜在地裏守候著。我爸一次都沒有去搶水,說是村裏人都澆完了,他最後去澆地。過了些時間,村裏人都澆上水了,管理水的村民通知我爸,在那天晚上能澆水了。我爸媽說天太晚了,第二天再澆吧。真是天賜洪福呀,在當夜,老天下了一場透透的雨,地也不用澆水了,爸媽本來想把方便給予別人,自己卻得到了最大的方便。

那年因為乾旱,我家的玉米秸很單細,都沒有長到一米高。有經驗的農民都知道,玉米秸要長不高、長不壯實,玉米就長不好。但是秋收的時候,我家玉米長得又大又飽滿,哪家的玉米都趕不上我家的好,收成最好。村裏人都覺得這是怪事,感嘆我爸媽是因修煉大法而有了福氣。現在我們村裏人大多都認可大法,退出了邪黨組織,還傳看真相資料。

我爸修煉大法後,身體健健康康,都六十九歲的人了,幹農務活,一般年輕人都抵不過。幹完家裏的活,就去幫別人幹活,忙前忙後,忙別人幹活,就像幹自己家裏的活一樣認真。

我爸媽經營一種農產品,到了上市的季節,用紙箱裝好,每箱二十斤或三十斤,運到城市裏賣。有幾家單位買了這產品,都讚不絕口,說:「我們從來沒有買過這樣好的產品,箱子裏上下都是上等的好產品,還不缺斤少兩。從市場上買的,上邊是好的,越往下越不好。」有個人直接問:「老爺子,你家的產品怎麼箱箱都這麼好?他們都非常滿意呀!」我爸爸憨憨地一笑,回答說:「我不願騙人。」我在旁邊給補充說:「我爸是煉法輪功的。」那人聽了,會心的笑笑,說:「噢!我知道了。」還很神秘的小聲給我說:「煉法輪功的人都這麼善良。」

因為法輪功講誠信、講善良、講寬容,是世上最好的人,現在不論在哪個地區,了解法輪功的老闆總裁,都願意聘用煉法輪功的人。希望善良的你,不要錯過機緣,看看法輪功傳單,那裏邊有救人的真相福音,他將幫你走過劫難,獲得平安。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0/【徵稿選登】「六一零」人員領著朋友找尋大法-256818.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有一對年輕夫婦推著嬰兒車徑直向法輪功學員走來,諾雅女士一上來就說:「我們等了很久,想要學煉法輪功!我們是在網上發現法輪功的,你們能教我們煉功嗎?我們最少有五個人想學煉。從二零一零年十一月開始至今,芬蘭法輪功修煉者越來越多,他們在修煉後感覺很好,就又帶來親朋好友學煉。每一次煉功結束後,他們都感到身體很舒服,有的還能感到很強的能量場。
  • 我是一位具有高職稱的演員,修煉法輪大法已有十四年了,大法給予我的是脫胎換骨……修煉前,自己的專輯在全國發行,觀眾的反饋也很好,在同行中也算小有名氣。然而人生無常,就在我的事業如日中天之時,我被確診為「聲帶兩面小結」,手術後更是唱不了了…如果說身體上的變化是奇蹟,那我心靈上的變化就是翻天覆地。通過學法我知道了「返本歸真」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明白了今後怎樣做一個好人,做一個無私無我的修煉人,我的身心等於是被大法淨化後重新復活。
  • 我曾是少年體校的教練,學武術氣功時是師從某宗師的關門弟子,從一九八零年我開始在少年體校教武術氣功。我帶的學生在省、市比賽中曾取得了好成績。當時正值電影《少林寺》在全國掀起了「少林」風,因此來跟我學武術氣功的人很多,在大街上一走一過,身後都會跟來一大群徒弟。名利讓我隨波逐流不可一世染上酒癮打人的惡習,妻子準備和我離婚並帶著孩子回老家,就在一九九四年,我接觸了法輪功,並被其高深的法理和輕盈的動作所折服,立即走進了法輪大法修煉。隨之,我的身心發生了巨大變化…
  • 我是二零一零年秋得法的法輪功新學員,得法一年半來身心各方面都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從一個感覺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人一躍變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能夠得到法輪大法,受再多的苦也值了!那才是真正的不枉活一世啊!用盡人類所有美好的語言、詞彙和想像都無法描述和形容大法的美好!簡單介紹我得法前後的一些情況和變化,以及對熟悉我的一些人的影響。希望更多的世人能夠從中受到啟發和覺醒,找到真正的自己,了解生命的本源和人活著的真正意義,只有這樣才不白活一回啊!
  • 那是一九九九年三月十五日,大我十歲、在鐵路機務段退休的老伴,突發腦梗塞加腦出血,住在鐵路醫院搶救室,四十多天昏迷不醒。期間,我兒子私下請了當地醫院有名的教授、院長會診,但不見起色。院長對我說:「我院心腦血管科的專家自己都突然成了植物人,你丈夫早已超過了發病後搶救時間,還能有甚麼辦法?」…
  • 自從修煉法輪大法之後,我的身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現在我的體重又恢復到一百八十斤,滿面紅光,精力充沛,企業也有了新發展,資產收入已達到千萬,每天開著高級轎車上下班。這在修煉前的我是從來不敢奢望的。現在的我在工作和生活中,儘量用大法中要求「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名真正修煉的好人。親朋好友都從我的身上看到了修煉法輪大法的神奇與美好,也有不少走入大法修煉的。即使沒走入修煉的,也都親眼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純正與美好。他們也都從正面瞭解了大法的真相。
  • 我是因為女兒的眼疾才有緣修煉法輪大法的。當時女兒剛出生五個月,患有先天性眼疾,眼球位置靠近內眼角,不會轉動,而且沒有表情,既不會哭也不會笑。醫生說,「動手術也無法把眼球恢復到正常位置,而且她終生無法像正常人一樣立體的看東西,我們也無法預測將來她的視力能有多少」。後來,丈夫在公司裏聽說了一種叫做「法輪功」的氣功,我走入了大法修煉。…很快的,女兒女兒眼睛在我煉功後發生了變化,一歲半時,醫生給她做檢查說「沒有問題。」當知道女兒的眼睛從來沒有接受過治療時他很吃驚…
  • 我體會到,這個超常的科學只有親身去實踐、去修煉,才能觸及到。下面是我經歷的幾件小事…有一次實驗我沒去,晚間睡覺的時候,我看到飛行試驗時,剛飛出發射架不遠,就發生了發動機爆炸。我當時考慮了一下,為甚麼會發生爆炸?是忽視了發動機的裝藥是半截裝藥,有一半是空的,點火後會因脫佔而爆炸。第二天下午來電話說,上午實驗發動機爆炸了。
  • 鑑於對「真善忍」的普世價值的普遍認可,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今的十三年中,法輪功已經受到世界各國各級政府頒發的褒獎和支持議案、信函三千多份。其實很多中國大陸的民眾尤其是年輕人不知道,法輪功在洪傳的初期,中國社會各級政府同樣盛讚有加。下面就以筆者親身經歷,向您講述一下法輪功修煉者整體的道德風貌曾經帶來的不同社會反響。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