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修煉故事

道德贏得經濟效益 青年建築師傳遞希望

大陸大法弟子 清馨
【字號】    
   標籤: tags: ,

九十年代中期,社會風氣已經趨向人人為私、向錢看。此時我從大學建築系畢業,進入省級大型科研設計院,開始了工作生涯。

一、幸遇真理

單位分配了一位年長的高級工程師教我技術,他身體不太好,技術上是權威,每當我請教他問題時總是耐心解答。最令人難忘的是在我工作的第二年,我們辦公室的人都發現,這位高工以往拖著走路的腿能抬起來了,人也越來越精神,待人也更熱心。一天,他遞給我一本書,讓我有空看看。翻了一下,覺得這書很新奇,裏面講修煉的事,隱約感覺高工的身心變化是來自這本書。但想想自己從小到大一帆風順,眼前只想在專業技能上有所長進,多賺些錢,所以沒再多想,把書放了二天就歸還了。

不久的一天,下班看到家裏書架上多了幾本書,有一本似曾相識,想起來是那位高工曾給我看的《轉法輪》。我好奇地拿出幾本書翻看,馬上被裏面的論述吸引住了,書裏告訴人為甚麼要重道德、做好人;古往今來人們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書中三言兩語就說出了根本答案;還看到裏面提到地球圍繞太陽旋轉,和電子圍繞原子核旋轉很相似,等等。我想:怎麼從來沒有聽過這樣思維開闊的說法呢?這真是前所未聞的百科全書啊。

我記起在辦公室裏看過《中國青年報》上的一篇文章,講現在科學發現的大量事實,令達爾文的進化論陷入尷尬境地,許多化石和生物現象都證明進化論是錯的。對於生命的起源有兩種觀點──神創論和進化論,既然進化論已經站不住腳了,唯有考慮神創論了。

這時我才注意到:到處都有學法輪功的人。這些書就是媽媽拿回來的,她在另一科研單位工作,也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了。我親眼看到教我技術的高級工程師抽了一輩子的煙戒掉了,身體從多病到健康。他還經常告訴我:「幹咱們這一行的,別為了吃回扣在設計中用不好的材料呀!」我們設計院幾個學術帶頭人,年輕有為,他們也在修煉法輪大法。同事們對這些人都很佩服。他們道德高尚,淡泊名利,又有著出色的工作成就和融洽的人際關係。是甚麼把他們變成這樣完美?想必就是宇宙的真理了。

作為宇宙中的一員,我要遵循甚麼標準生存呢?想起中學老師的話,真理可能被埋沒了很久,但真理一直在。如今他出現了,我不能錯過了。一九九八年五月,我也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了。

二、是你的不丟

修煉後,我知道了「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轉法輪》)道理,明白了那位高工身體健康的原因──由於按照「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精神境界提高了,帶動了身體也向好的方面轉變。

學法輪功不久,一天我和丈夫去超市買一些嬰兒用品,還有二條巧克力,結賬時收銀小姐只收了一條的錢,我們在回家的路上發現後,就回去補交了另一條巧克力的十元三角錢。雖然是微乎其微的小事,但是真切感受到按照「真、善、忍」做人時內心的光明坦蕩。以前儘管學了那麼多的科學知識,可道德標準還是很可憐的,這也是無神論者的悲哀吧。如今明白了善惡有報的道理,即使沒人看到,我也不會暗室虧心,從此以後就做一個真正的好人,做有益於別人的事。

不久單位開始「改革」,工作任務安排到每個人頭上,幹出相應的產值,年底才一起發工資。同事們因獎金分配不公,紛紛找所長吵架。因為我休了五個月的產假,一九九九年底結算工資時,發給我的很少,這時有人跟我說:產假是國家法律規定的,不給工資犯法!我想起《轉法輪》中的話:「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想到這兒,我一笑了之。沒多久,所長找我,他不好意思地說:「把你的情況給忘了。」並給我補發了全部工資。

三、靜能生慧

按照「真、善、忍」歸正自己,道德境界迅速提高,我的智慧也在大法修煉中被開啟,專業技能飛升。

記得我曾畫一個公共娛樂場所的施工圖,經審圖中心審查後,沒有挑出任何問題,這在我們單位還從未有過先例,多少都會被挑出點毛病的。總工說:「現在,全院她畫圖最利索,一點毛病都沒有。」如今,我已經是技術總工程師了。

在「國家一級註冊建築師」的考試中,「大設計作圖」一科是大家認為比較難的,很多人考了幾年也考不過去。我平時由於工作、家務等各種事情繁忙,沒有時間複習,但是因為修煉法輪大法,心很靜,所以事忙而心不亂,做事也很有成效。記得我是在考試的前一天晚上,才抽出點時間複習一下,看了一個交通類型的建築設計。結果第二天考的就是客運站。考試要求在六小時內完成,既要完成方案設計和作圖、所設計的面積還不能和題目給的面積差百分之五。開始畫圖前我沒核算面積,畫完後剩點時間一核算,居然一點不差!結果一次就順利高分通過了考試。

四、道德贏得經濟效益

河北一家很有實力的房地產開發商,要在我市建一些酒店和住宅,先在北京找了一家設計單位,但是對所設計的外觀效果不太滿意,又到我市找了幾家設計院(包括我院)做外觀效果圖設計,院長很希望能贏得這個合同。

學習師父關於美術方面的講法,使我在建築設計上找到正確的方向。我知道了人的道德和藝術是息息相關的,所以遵從傳統美學的完整、和諧、鮮明的要素,既注重細節和技術,又注重整體效果,不隨著社會的怪異潮流走,想著設計的東西要對人有益。最後那位地產商選中了我的方案,表示很滿意。之後,這位地產商做其他項目時,又特意找我做外觀效果圖設計。

最近我們單位做了一片小區的一期工程,我按照傳統美學的方向給他們做了其中的一個公共建築,客戶非常滿意,要做二期工程時向領導點將,要求非我做不可,否則就要把活兒拿走。領導很為難(因為我還有其他設計任務,不可能全做),就讓我在技術上把關、協調。

有一個客戶,是大家公認比較挑剔的,同事們和他幾乎要鬧僵了,實在合作不下去了,院長就讓我接著做這個項目。我想到師父告訴我們凡事替別人著想,就耐心地為他提供技術服務,對他不抱怨,站在他的角度考慮問題。他感覺到了大法修煉者的善良和寬容,多次給我單位領導打電話,說我素質高、對我非常滿意,並很快和單位簽下了設計合同。

五、「教會徒弟,餓死師傅」?

現在社會上流傳一句話:教會徒弟,餓死師傅。一次,聽到幾個剛來的大學生聊天,說現在找人問技術問題簡直太難了,「問甲工程師吧,他敷衍一句,再問就煩了」;「問乙工程師呢,他說:自己查查資料吧」;「問丙工程師,他就像沒聽見似的,目視前方,毫無反應」。

經常有新畢業的大學生來設計院實習或工作,的確,哪位工程師都不愛告訴他們,一是覺得耽誤自己時間(耽誤掙錢);二是如一個工程師說的:「教會他們了,我們幹甚麼去啊?」但是無論誰問我問題,我從來不保守,因為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做事要符合「真、善、忍」的天理,善待他人,不求回報。我發現,其實按照天理做事的時候,事情的結局往往也很奇妙。

有一天我正在做一個設計方案,新來的大學生小宇來問我問題,我就放下手中的活去幫她,先幫她解決棘手的問題,然後告訴她解決這個問題的根本方法,並幫助她查到「建築規範」的原文,這樣她就會舉一反三,徹底明白了。小宇高興地說:「謝謝!你講得最明白了。」

幫完她,又繼續我的工作,結果發現我的下一步工作,正好用到剛才幫小宇的那些技術,我沒費力氣就完成了餘下的工作。

有趣的是,那些新畢業的大學生,他們似乎感覺到了我是真心對他們好,所以總是發揮他們的強項來幫我。比如:這些年輕人掌握了很多最新的電腦技術。有一次,院長讓我設計一個方案,需要查很多資料。不一會兒,小宇來到我身邊說:「這是在網上查到的資料。」另一個大學生也來說:「這是我整理的資料。」結果他們幫了我很大的忙。平時他們學會了甚麼新的技術,也都來告訴我一聲,使我無形中有不少的收穫。

有一次,我們設計院的一個經理有兩個項目,這位經理讓我做游泳館,設計費少;他做軍隊大樓,設計費多。我坦然接受了。一天,他在我面前嘟囔:「絆住了,絆住了,我被這個部隊的辦公樓給絆住了。」原來,他做了很多個外立面設計方案,客戶都沒看中。我想起師父告訴的,凡事替別人著想,要無私。就決定幫幫他。我隨手到書架上抽出一本建築雜誌,一看:真是太巧了!經理要設計的案例和封面上的建築很對路。同事說:書架上那麼多雜誌,就是特意挑半天也不一定挑到這一本啊。我讓經理參照這個試一試,把圖改了。結果馬上就被軍隊方面看中了。經理興奮地在辦公室裏說:「甚麼是神,這就是神!」

後來這個經理又遇到了難題,他找到我說:「那個軍隊大樓的活兒給你幹吧,我還有別的活兒,心不靜,實在幹不下去了。」

六、傳遞希望

漸漸地,我發現辦公室裏互相戒備、人人為私的情況也在改變。

一天我的電腦硬盤壞了,剛畫好的圖等於白畫了,很著急。這時大家都放下自己的工作來幫忙,最後一位經理說「不能讓你浪費精力再畫一遍」,然後他開車到電腦城,花了四百元錢把硬盤數據恢復了。大家都覺得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因為那四百元錢雖然單位給報銷了,但是這位經理以前就管自己,誰也叫不動他,如今竟然也能主動為別人著想了。

我們單位新來一位結構工程師,他來半年後因為覺得賺錢少又挨累(當時他那個專業只有一個人),氣得夠嗆,他覺得我可以信賴,就和我發牢騷、怨領導。我開導他說:你的人生福分,別人是動不了的,有失必有得。又給他講了個古代小故事,一個賣柴的人,一位和尚告訴他能賣120錢,他不信,說我就賣100錢,結果賣給一家員外100錢,可正巧員外的兒子結婚,就又賞他20錢。結構工程師聽後說:心理寬敞多了,順其自然吧。他還告訴我,你們學法輪功的人和別人不一樣,講道德,為人也特別好,他大學老師中就有很多煉法輪功的。

不久,這個結構工程師得到了一個更好的工作機會,臨走時他留下很多聯繫方式,告訴我一定和他聯絡,再談談法輪功的道理。

設計院的大學生走了一批又來了一批,他們離開的時候,很多人都帶走了法輪功真相資料,有一個大學生說:「要是到了新單位,也能遇到煉法輪功的該多好啊!」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以後,我堅持講真相,也曾經遭到非法勞教三年的迫害,但是在師父的幫助下,幾個月就走出了勞教所。單位的領導讓我回去上班,說:「共產黨打壓法輪功,我們和它的態度可不一樣,它幹的事哪有一件是對的呢?你儘快回來吧,位置一直給你留著呢。」

我回到單位,果然我的辦公桌擺設原封未動。拉開抽屜,「法輪大法好」五個字映入眼簾──這曾經是我最想告訴他們的話,如今已經成了這些見證大法美好的世人的心聲。

記得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時,讓各個單位開除堅持修煉的人,我們設計院的領導和同事都議論說:「開除誰,也不能開除煉法輪功的。如果沒有法輪功,我們設計院也就完了。」

金子永遠是金子,即使被蒙上,也一直在閃光。法輪大法傳世已經二十年了,雖然歷經中共十三年的邪惡迫害、造謠誣陷,但是天理永存,宇宙佛法「真善忍」是不可摧毀的。希望人們珍惜這特殊的歷史時期──法輪佛法在人間,了解真相,別錯過這萬古機緣!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16/【徵稿選登】青年建築師-傳遞希望-257060.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鄉政府把女職工進行排班,輪流值班目地是阻止他們學法煉功。在此值班期間,我發現法輪功學員說話和氣,愛清潔,講衛生,把好事、方便讓給他人,一年四季不吃一粒藥,身體健康,精神飽滿,對他們的師父和法堅定不移,雖然他們其中有很多在進洗腦前進過勞教所,吃過很多皮肉之苦,但他們從不言放棄,至死不渝地堅修大法。就這樣時間一長,我慢慢地被他們深深地打動了。他們確實是一群好人,是從骨子裏面體現出來的一種美,更讓人羨慕,讓人敬佩,甚至讓人崇拜!
  •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引發全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反迫害、講真相。二零一二年七二零前夕,多位美國聯邦議員致函支持法輪功,聲援反迫害。
  • 我天目剛開不久,有一次我單位一個同事入邪黨宣誓,我清清楚楚看到就在他舉手宣誓的那一瞬間,另外空間一個紅色惡龍形像的生命體一下就上到他的手臂上去了(初看是黨旗上那個斧頭鐮刀的標記,後變成紅色的惡龍形像),後來我找到這個同事談心,勸他趕快退黨保平安…學煉半年多後,我就和所有法輪功學員一樣,放下生死,加入到講真相救世人的行列。
  • 我是一個警察,二零零四年,在我轄區內發現幾起法輪功學員散發真相資料的所謂「案件」,當時由我直接主辦,對多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非法拘留和勞教,說是非法,因為所有辦理的所謂法輪功案件可以說都不是依法依程序,嚴格的講,在法律上都是站不住腳的,更經不起歷史的檢驗,說穿了只是在用法律作幌子行迫害之實而已。幸運的是,我看到了法輪功學員許多的閃光點,他們普遍都非常善良、真誠、謙和忍讓、品德高尚…
  • 他修煉了法輪大法以後,因為思想境界得到昇華,身體健康了,在經濟上也並沒有失去甚麼,相反他拓展業務做甚麼成甚麼,業績在公司還是一直遙遙領先,人緣與口碑也很好。
  • 學生看到我身心如此巨變,驚奇的問我怎麼會變化如此之大?我告訴他們是因為我煉了法輪功。學生們說也想煉,於是我利用午休時間給學生放師父的講法錄音,全班學生靜靜的聽著,當時就有四個學生打開了天目,晚上就有十四個學生淨化了身體。學生利用業餘時間學法煉功,按「真、善、忍」標準做人,在大法的指導下,學生發生了全方位的變化。
  • 出於好奇和興趣,從下午三點一直看到第二天早晨,把整本《轉法輪》和後面的小傳一口氣讀完,這從前聞所未聞的宇宙大法的法理如雷貫耳,喚醒了我迷失的心智。知道了只有完全同化「真、善、忍」才能解決生命的終極問題──返本歸真,深知這是一本天書,原來人間真有天書啊!我怎麼才看到,真是相見恨晚!
  • 九六年八月的一天,我們從省城回到老家,一個好朋友向我推薦了法輪功,我不經意的把《轉法輪》遞給了丈夫,就忙著跟朋友到公園裏學煉功,接著我又一個人趕回省城上班。三天後,我在辦公室一連接了兩個老家來的電話,一個是朋友打來的:「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你丈夫的腰桿直起來了,能一口氣上完菜市場的台階啦!(丈夫的類風濕和嚴重的腰椎骨質增生,使他平時上菜市場的幾十道台階都要休息兩三次)」另一個電話是大嫂打來的:「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你丈夫會笑了,會跟我們說話了!」我一下子淚流滿面,禁不住大聲的說:「感謝李老師給了我丈夫第二次生命!感謝李老師挽救了我們這個家庭!」
  • 在度過迷茫的兩年後,我想來想去,覺得按照法輪大法的要求真、善、忍去做事沒有錯,對人對己都是有益無害的,我覺得還是應該堂堂正正的心態,利用我的技術,多幫助別人,不考慮他們對我的不公,我就盡心盡職的完成我的工作。
  • 有一天,我艱難的來到門口,看見王姨拿著一本書,看到書背後的那朵蓮花與夢中的蓮花一模一樣,我連忙叫住她說:「讓我看看你手裏的書,怎麼跟我夢裏見到的一樣。」接過《轉法輪》,翻開書看到書中師父的像和夢中見到的人一樣,原來是師父,我把書抱在懷裏,淚如泉湧,心底在呼喊著:我可找到您了,我可找到您了,我有救了!拿著寶書都捨不得鬆手。王姨也很激動:「我和別人說都沒人相信我,你卻叫住我要書看,這可真是緣份啊。」
評論